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43章 不速之客

时间:2017-11-18作者:小电流

    “嘛,意料之中的偷懒,她不说话时也挺可爱的,恩?”陆亡突然看见莉莉娜的腹部有一个小小的淤青,于是他不由得再仔细扫视了一遍莉莉娜的身体,才不是什么下流的情感啊喂!反正,他眼尖地发现了,莉莉娜的嘴角处也有一丝淡淡的血迹。

    “身为吸血姬,嘴角有血的话,最好的解释是吸过血了?但这个伤痕是什么......”陆亡记忆力很好,好到他还清楚地记得,上次莉莉娜夜袭他时,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蛮腰处光滑一片,应该是没有一点点瑕疵地才对......咳咳,重点不是为啥陆亡记得那么清楚,也不是肚脐控神马的!而是伤痕,是伤痕!

    “受伤了?”陆亡将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感觉到了她体内气息确实有点紊乱,幸好也不是什么很重的伤,身为一名牧师,陆亡一下子能通过这种情况判断出,莉莉娜似乎是被人用钝器重击了一下后,导致体内魔力紊乱了的缘故。

    “对方应该没有杀意才对,总之,先治疗吧。”陆亡没继续乱猜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职责是救人,至于找凶手,乱猜是没用的,不如把莉莉娜先奶醒再说:“从彼岸归来的引导之光,光之救赎!”

    光芒笼罩了莉莉娜全身,莉莉娜咳嗽了几下,身上气息很快趋于平稳了,随后缓缓睁开了她的玫瑰红色的眼睛:“这次自我恢复这么快的么......嗯?陆亡怎么在我边上?”

    陆亡没有来得及开口,只听莉莉娜继续道:“陆亡在我房间内,说明这是梦吧,没想到受伤一次还有这种梦境福利?既然是我自己的梦的话.......那么......陆亡,来,乖乖躺好。”

    陆亡不想说话,并且抬起手给了莉莉娜一击头栗。

    “痛......不是梦啊。”意识到这是现实的莉莉娜眼神中充满了失落,随后便开始调戏陆亡:“一回来就这么急着往我房间跑,该不会是积攒太多欲火,终于抑制不住了吗?要找我发泄吗?完全可以的哟,就趁着我睡着时袭击我不是更刺激吗?没必要特地把我叫.......”

    “禁言诅咒。”陆亡面无表情地抬手一点,让世界清静了一下后,解开了诅咒:“你造现在应该说什么话才对吗?”

    “哼~就算你给我治疗,我也不会感谢你的,这......这种小伤,我自己也可以治好的!才不是想让你帮我治疗什么的呢。”“别给我切换成傲娇模式啊喂!很奇怪吧!还有,这也不是正经话啊!”陆亡的高冷憋不住了,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那小勇者有什么想让我说的?莫非......你是要我主动吗?那......,小勇者,让大姐姐我手把手......”“别逼我再开一次禁言诅咒啊喂!”陆亡对莉莉娜这种奇葩魔物娘算是无语了。

    “好吧,嘛,你也知道的,身为一名为家为国的前魔王第一心腹兼闺蜜.......”莉莉娜知道瞒不住了,只能以一段长长的废话来使气氛活跃一点。

    “我只知道你光明正大地绿了当时魔王.......这个先不提,还有为啥你一副很骄傲的样子啊!唉~你现在的身份不过是个隐居的魔物娘而已,不过即使你以实力退步了为借口我也不会信的,那只螳螂娘似乎都自认打不过你是吧?因此到底什么魔物娘能伤到你?”陆亡一指莉莉娜身上的被子,准确说是腹部这边的被子:“初步鉴定为钝器重击伤,好在对方没有杀意,解释一下可好?你就算告诉我下一秒教会的魔物娘就会把你家门踹爆我也不会惊讶的,真的。”

    “其实......我也没算输啦,只不过是大意了一下下而已,毕竟一打二么,对方手段又诡异,只是稍稍被打中一下,恩,我还是占上风的!”莉莉娜支支吾吾说完了这句陆亡听来没啥底气的话。

    “原来你在纠结胜负问题吗!”陆亡算是明白为啥莉莉娜故意岔开话题了,原来是要面子。

    “当然不是,但在一名男性面前说自己打输了什么,对魔物娘来说很羞耻的吧,你得谅解我才是。”

    “你这不还是理直气壮地暴露了你打输的事实吗?”“啧~”“啧什么啊!所以接下来就是轮到我打boss的情节了?来得是谁,大魔官?大祭司?还是那个牛得一批的教皇?”陆亡的手握紧又松开,虽然这个一副要面对大boss的剧本也太跳了,但为了生存和自由,果然.......逃跑要趁早!

    “勇者你也太紧张了吧,仔细想想吧,如果真是这些人来,我打输了还能活着回来回复吗?”“有理。”陆亡一下子舒了口气:“那么,为啥和人家打呢?不过我更好奇你竟然还有打不过的。”

    “都说了我只是大意了而已!要是我展开血月领域的话,哪会让她们......”“直说故事好吗?”“好吧,事情是这样的.......”

    ————

    “守卫者,什么事情让你那么狼狈,慌慌张张地叫我过来帮忙啊?嗯?狐娘和......人类?”空中蝙蝠聚集在了一起,化作了莉莉娜落到城门口的地面上,面前是气喘吁吁地树精爱莲,此刻城门前的空地上散落着无数的枯枝,而爱莲的脸色也有点暗淡。

    再往前,便是一只背后有着5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的金发狐狸耳朵的萝莉狐娘,拿着一把折扇掩盖着充满笑意的脸,而在狐娘的边上,则是一个身后背着一把巨大的,堪比她人一般大小的烟色重剑,身材高挑,身着铠甲的蓝发单马尾女战士,奇怪的是,女战士双手中还握着一把剑身通红色的,款式差不多的大剑,仿佛背后那把剑只是装饰一般。

    “不,人类女性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魔力的,那么,你的种族是什么呢?哥布林娘?到底是谁给你的,以这么点人数闯城的勇气呢?教会最近真是自大。”

    “我们无意争斗,只想进入城中休息几日,而且我们也不是教会的人,我们是和平派的啊,都给你们看了佣兵徽章了啊。”那个女子声音低沉,而又透露着无奈,明明没有恶意,却被当做是怀着恶意的激进派想混入城中,门卫是一言不合就开打,无奈之下只能反击。

    这下好了,面前又出来个更有压迫力的吸血姬,自己和玉藻又带着伤势,本想冒险躲过染血的青叶,来这座隐城恢复伤势,可却被自己人拦下是有多绝望.......女战士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向了边上的狐娘玉藻,玉藻依旧是面带微笑,从容地冲着她点了点头。

    “佣兵徽章是没错,但身份还是难以确认啊,要不这样,你们先别反抗,我也不会伤你们的,进城后慢慢搜查,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答应你们的居住请求如何?”“恕难从命,在下不喜欢把性命和自由交给别人掌控。”“那就没办法了,爱莲退开,这里交给我,血之锁!”

    树精默默地带着本体钻入了地下,而莉莉娜的眼睛一瞬间变成了金色,几道锁链从她背后浮现射出。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狐娘并没有动弹,而女战士踏前一步,将大地都踩出一个小坑,将手中的大剑一横,身形顶着漫天锁链,冲向莉莉娜。

    “被这种锁链缠上后还想挣脱么.......”莉莉娜见对方“自投罗网”,不由得会心一笑:“血液吸取!”

    “大地的叹息。”那只狐娘扇子一指,女战士身上冒出了一阵土黄色的光芒,随后一瞬间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将面前阻挡她的锁链给撞断,在莉莉娜还没反应过来之下,用剑背打在了她的腹部:“抱歉了,以后再上门赔罪。”

    “咳咳......”莉莉娜并没有因为这一击失去战斗力,而是一抹留下一丝鲜血的嘴角,急忙化作一道血光飞到了空中,闪动着背后的翅膀,不住咳嗽道:“何等强大的力量,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不趁机杀我呢?教会的话,不是早就想除掉我了吗,要知道,你这一留手,我可就不会再让你得逞了,血月......”“稍等!我们真不是教会的人啊!”那个女战士也是醉了:“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证明我们的身份啊!”

    “嗯......用契约发誓你们不是激进派魔物娘。”“再说嘛,当然可以,以契约起誓,我们是和平派,并且没有歹心,向神明起誓。”女战士将手上那把不知何时变成褐色的大剑,用神奇的方法,突然变没了,单手指天,很发誓地很干脆。

    “好吧,那......爱莲,帮忙登记一下吧,都那么干脆的以契约和神明起誓了,她们应该不是激进派的,那我走了,真是的,白白挨了一记。”说着,莉莉娜重新化作了蝙蝠,离开了这边,身后传来一句淡淡的:“抱歉。”

    一回到家,莉莉娜就倒在床上休息了,刚刚那一击的力量,对她的实质性伤害虽然不大,但一瞬间仿佛力量被大地给压住了一般,体内的魔力和气息一下子凝滞紊乱起来,她也是强撑着才表现的一点事也没的。

    之后,就是陆亡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