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41章 花式躲斩

时间:2017-11-18作者:小电流

    “好吧,既然你还是不屈服的话,血爆。”赛菲娜看着陆亡一副宁死不屈般的姿态,这让她心中对陆亡更加渴望之外,也许是魔物娘们的观念问题,对于陆亡这幅惨状,并没有什么怜悯之情,伸出手指一指陆亡的手臂,一道血色光波就从她指间射向了陆亡的手臂。

    没想到趴在地上,似乎动弹不得的陆亡如同脱兔一般,整个人来了个平地后滑,之后一个鹞子翻身,稳稳重新站在了地面上,最骚的是他还顺便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捋了一头柔顺的白发:“呼,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不可能,我刚刚那一击明明击中了啊!”赛菲娜这次是真的心态崩了,感觉陆亡是个不倒翁一般,总之怎么打就是还能再强行续回来,而且续的方式也完全捉摸不透,明明应该体力魔力都被吸干了才对,但依旧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明明双腿的骨头应该断了才对,但才短短几十秒,他又重新站了起来。

    至于陆亡骚不骚,她可不关心这个,也不会被嘲讽到。

    “我要纠正你两个思想。”陆亡得意的晃了晃脑袋,伸出了一根手指:“第一,我是牧师,牧师虽然不能自己套buff,但是却可以自奶。”

    这个就是陆亡胡扯了,这次是死亡之力的自我修复,“死”的状态下,陆亡是无法自奶的。

    “第二。”没等赛菲娜回应,陆亡伸出了第二根手指:“我体质特殊。”

    赛菲娜:“……”

    “最后还有一点。”“不是说好了只有2个吗?”“两个建议一共有三条,这不应该是常识吗?好吧,其实最后我就想说,你还有12分钟。”

    “啧.......”赛菲娜心中对陆亡的渴望更甚了,多么神奇的能力,这些能力要是能被继承下来的话,如果他们的孩子是天赐者的话,那么等长大以后,说不定就能将周围的激进派全部扫清了,大魔官也许都不是不可超越的.......

    “那么,这个方法也似乎不管用呢,抬走,下一个?”陆亡现在完全不虚,只要对方不杀死他,任由你随便折腾,就如他之前说的,能把我打趴下算我输。

    “你干嘛,突然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陆亡突然发现对面赛菲娜的眼神变得诡异而又妖艳了起来,似乎,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

    “既然......这些方式都没法制服你的话......反正,你不也没法挣脱我么?那干脆,我就用身体压制你好了。”赛菲娜冲着陆亡邪邪一笑后,一瞬间把那边突然懵逼的陆亡绊倒,随后再次骑在了他身上。

    “都说了,这也不算让我失去反抗之力的吧,光剑召唤!”陆亡再次徒劳地使用了光剑召唤,虽然一点卵用都没,但这照样能证明他有力量反抗,就不算输。

    “魔法无效,精神无效,物理无效,那么方法只剩下一种了呢……不知道小勇者在高x时,是不是还会有反抗的心和力气呢?”

    “等等,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一个消音词!”陆亡看见莉莉娜开始伸手解自己衣服了,顿时魂都差点没了:“住手,大庭广众之下……”

    “学院长加油!”“把勇者大人的身体俘虏吧!”“这种战斗福利赛高啊!勇者大人的……想想就好激动啊……”

    陆亡感觉自己像进了痴女堆一样,这算什么,瞬间切换bf模式战斗吗?我肯定没打开这种设置啊。不行,这种时候,我绝对不能就这样屈服,至少,我身为男性,应该主动才对,还有,我陆亡的第一次可不想玩那么羞耻的play啊!

    “都说了,磐石状态下,推我可是没用的哦,毕竟是人类呢,即使是勇者,力气又怎么可能大过我们魔物娘呢?如果你没有别的技巧的话,那就乖乖地享受交尾吧~”面对身下陆亡无力地挣扎,赛菲娜把陆亡的白袍一瞬间用魔力剥离了,随后碎片化作光芒缓缓消散:“啊咧,竟然是纯魔力制成的衣服?”

    口哨声和欢呼声更响亮了,甚至陆亡还看见许多魔物娘萝莉们,满脸通红,眼神却又无比期待地看向这里,面对孩子们也跟着家长一起精神麻木败腐,他不由得一阵心痛,就想借用一句鲁文豪的名言,随口怒吼一句“救救孩子”神马的。

    前提是,他不是那位被压在身下,有着即将成为主演之一趋势的倒霉勇者。

    “可恶,真的推不动……”陆亡感觉游走在自己身上的纤纤玉手正在下游至自己裤子这边,顿时炸了毛:要不要直接开大?不行这样赛菲娜肯定得挂,但一旦被她这么做了的话,切不说我愿不愿意吧,如果邢如风没骗自己,那么死亡之力就会失控,这更糟糕啊,可恶啊,如果她的力量能再弱一些,如果我也会莉莉娜那种削弱吸收技能的话……

    “陆亡,我来救你!”莉莉丝见局势不妙,她虽然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但看着陆亡一脸“痛苦挣扎”的表情,毅然决然地冲了过来,虽然这也有点返场的赖皮嫌疑,但顾不得那么多了:“血魔弹!”

    这是莉莉丝魔生中第三次成功的攻击魔法,一颗比气球还慢,比网球还小的红色光团缓缓悠悠朝着赛菲娜飞去。

    “真是败老师兴的学生呢,嘛,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血魔弹吧。”赛菲娜抬起了手,几乎是一瞬间,一发脸盆大的红色光团,如同闪电般将莉莉丝的血魔弹击溃,随后擦着呆立着的莉莉丝身旁飞过。

    赛菲娜手一握,血魔弹在莉莉丝身后十米处炸开,爆炸的气浪将莉莉丝掀了个跟头,随后她的身下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法阵。

    “嘛,对付莉莉丝的话,这么点威力的吸取法阵也够了,安心睡一觉吧。”赛菲娜看着逐渐失去力量,随后眼角挂着不甘的泪花颓然倒地的莉莉丝,笑着教育道:“这也是一堂课啊,哭和泪水是没有用的,没有实力的话是保护不了心爱的东西的,所以莉莉丝还要多努力,以红月的伯爵为目标才对。好了,安心休息吧,勇者我就先借走一周了……”

    “呜呜,老师,不要抢走我的陆亡……”莉莉丝力尽倒下了,陷入了脱力后的休克状态。

    “好了小勇者,接下来我们这边继续吧,安心,她只是累了而已,我毕竟也是学院长么,不会伤害她的,一周后你们就可以再见面了……”赛菲娜把目光移回到了陆亡身上,看着陆亡侧着脑袋盯着莉莉丝许久后,以为是他为莉莉丝难过,于是安慰了一句。

    “嘛,契约还能有模糊的心灵感应啊。”陆亡转过了头,直视着神情兴奋的赛菲娜:“虽然相处不到几天,但莉莉丝不知为何对我好感度极高,大约是因为我是人类,是异族,因此我不会以魔物娘的力量标准去评判和瞧不起她,也愿意主动帮助她,给她将一些莉莉娜从来不会跟她说的,没有意义的故事。嘛,我倒是没想到,曾何几时,牧师竟然还能成为别人的心灵依靠。”

    “哦?说这些奇怪的废话,是想拖延时间吗?十分钟内,我想干什么都绰绰有余哦~”赛菲娜舔了舔嘴唇。

    “这倒不是,我只是觉得吧,你的教育对于莉莉丝来说太过沉重了,毕竟魔物娘小时候就是看天赋的么,没有也没办法是吧?还有,弱小不是她的错,没错就不该受到惩罚。”就在莉莉丝闭上眼睛一刹那,陆亡感觉到了一丝心痛,一丝失去一半世界般的心痛,这肯定不是他的感觉,那是谁的,就很明显了。

    “也许吧,但也很现实不是吗?毕竟小勇者你现在就是最好的例子,这次只是分开一周而已,但放在激进派这边,如果被抓,可就是一辈子分开了哦,我这也是为了刺激一下她么,还是说,你心疼了?真是善良呢,自身难保还想着契约魔物娘么?”赛菲娜揶揄道:“但你不得不承认,你所想否定的力量理论,现在正使你屈服哦?”

    “还不肯用真本事么,还是说h的小勇者就想这么玩一次羞耻play呢?没想到陆亡口味如此重啊,区区夜袭都已经满足不了他了吗?可是我女儿和我都没碰过,原装货给赛菲娜拆了实在是有点不甘心呢。”莉莉娜皱起了眉头,随后表情充满了恶作剧地意味:“要不要传音刺激一下陆亡,给他点反抗的压力?比如……输了的话,就饿莉莉丝几天,随后觉醒本能……再把陆亡和莉莉丝关在一间房间内,咕嘿嘿~”

    “那我开动了哦~”伴随着气氛进入了高潮,赛菲娜的手伸到了陆亡的裤腰处,但,却再也拉不下一点了。

    “可恶,这种会让人为此受伤的,满足自己私欲的力量,我,绝对不认同!”陆亡心中一瞬间闪过了一丝模糊地奇妙感觉,他贴在了赛菲娜的肩膀上做推开姿势的掌心内,突然升腾起淡淡的烟色雾气,等他话语说完后,莉莉娜的眼神一刹那便失去了神采,整个人一头栽倒在了陆亡胸口处。

    “啊嘞?”陆亡被这一击小脑袋砸你胸口的攻击给砸懵了,这.......也算是赛菲娜的“姿势”之一?

    “学院长怎么突然倒下了?”“不知道,估计是舔舐胸口,调情?”一位吸血姬家长扶了扶眼镜,做出了一个令周围人信服的解释。

    “游戏结束了。”正当学生与家长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倒在陆亡身上一动不动的赛菲娜身上时,莉莉娜不知何时从露天平台上消失了:“一击就将学院长的魔力和体力完全抽取,连生命力都能一同吸取,这种力量,可从来没听说过啊,小勇者,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呵呵~反正契约已经成立,这边可以先放一边,那么,去见见城门口的不速之客吧,真是多事之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