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37章 那我岂不是很危险?

时间:2017-11-13作者:小电流

    “这么说,那些附近的激进派魔物娘很强咯?那这里也算是和平派的势力范围吧?魔王城,就不管管?”

    “远水救不了近火,飞地(指不与领土接壤的土地)又如何容易管理呢?魔王城那边也有介入过这边的事情,派出了一对白手套过来维护治安,驱赶那些经常搞破坏的激进派。”

    “噢?最后是失败了?”“嗯,契约勇者和他的魔物娘们都死了。”“听上去真惨啊,这些刁民还敢杀朝廷特派员?”陆亡心中为他们默哀一句。

    “刁民?朝廷?特派员?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越来越好奇勇者你的家乡在哪里了呢。”莉莉娜皱着眉头,这些词闻所未闻,连书上也没见过。

    “这就不必在意了,那么到底是谁干的呢?不是说了激进派魔物娘一般不懂合作么。”陆亡回避了这个敏感的问题。

    好在莉莉娜也不多追究下去了:“确实不合作,以一敌二,成功双杀,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你也应该很熟的吧,就是我给你上报了的,你和莉莉丝的‘战功’。”

    陆亡想起来了,之前那只螳螂娘确实有说过什么“白手套我也杀过一副”这样的话,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初入异世界不怕高手啊,原来白手套说明白了,就是最高权力机构的外派行动员,就跟特警一样的存在,人家说杀就杀,啧啧、

    “原来那只螳螂娘那么强么.......”“是啊,不如说她真的是被你和莉莉丝用契约仪式坑了一大把,一身实力十不存一,最后竟然倒在了你那种脆弱的护罩之下,想必很不甘心吧,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用契约仪式来作为伤害打击的呢,怎么形容呢?真是胆大,但也不失急智。”“哎嘿嘿~”那边一直没发言的莉莉丝听到表扬后,很得意地笑了笑。

    “哦对了,说到青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莉莉娜突然一扫颓势,一副很认真的语气。

    “行~行,你说。”陆亡表示自己习惯了,肯定又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要么就是嘲讽自己。

    “我当时光顾着想给莉莉丝和你作为庆祝和礼物,于是把染血的青叶的击败者,填了你们的名字.......虽然大家估计都会认为这是我干的,也都明白这只是一个名义而已,但毕竟青叶也是激进派有名的强者呢,虽说不是教会的人,但她的败北,想必会惊动一些激进派的其他的强大的魔物娘们,而把视线放在这边吧?更何况,即使大家不觉得你们有这个本事,但陆亡你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是魔物娘的名字,勇者这种身份,无论在哪里都很敏感呢,更何况是一个能在‘染血的青叶’手下安然回来的勇者。”

    “喂,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陆亡心里一凉。

    “哎嘿~抱歉了呢~”莉莉娜一敲脑袋,吐了吐舌头,一副做错事后卖个萌的样子:“我之前想提醒你,青叶那种等级的强者不可能在失败前不留下点什么的,很可能在最后一击中留下了标记,或者是通过某种方式将信息传达出去了,好在她似乎不认识你。因此,我本来想来告诉你,最近不要太出风头,为了防止一些无视距离的探查法术,最好就安安静静在我家躲一阵子的,结果.......那天回家后,由于太累了,不仅忘记把青叶交给卫道者,还把这个提醒给忘了。”

    “我......”陆亡张了张嘴,最终没能说出一句话,忍住,身为牧师,不能说脏话。

    “怎么一副吃了坏东西的表情呢?安心,这座城她们肯定不敢光明正大打进来找,即使是潜入,我也能感知到对方的位置,所以学校和我家至少是安全的。”莉莉娜安慰道。

    陆亡的表情更加难看了,随后默默走到了莉莉娜边上,蹲下了身子,将嘴凑到了莉莉娜耳边。

    “啊啦,接吻吗?”莉莉娜转过了头,脸色微红:“这么突然的感谢吻,倒是也不错。”

    “吻你个头!”陆亡的身子下意识往后一退,半蹲在地的他重心一不稳,差点摔倒,心中不由得一闷:“我和你说正经事呢!这事还得怪你。”

    “哦?小勇者才来几天就有正经事了么......莉莉丝怀孕了?这么快?”“呐,我能给你头上加个buff吗?用物理方式!”陆亡看着莉莉娜的揶揄表情,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还是很想打这个满脑子不正经的家伙。

    “好吧,你说我听就是了,不过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禁言诅咒!”陆亡突然想起了自己还可以用这个技能,于是将手按在了莉莉娜背后,体内的光系魔力中和了死亡之力,化作了诅咒的供给源,源源不断地通过陆亡的手臂流传,支持者莉莉娜嘴前的诅咒法阵。

    这下莉莉娜就没法一下子消掉诅咒了。

    “呐,其实昨天还是前天,我做梦了。”“........”莉莉娜就这样静静看着陆亡,半天没等来回应,陆亡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急忙把诅咒撤销掉。

    “所以,你费工夫把我禁言,就为了说你做梦这种小事?”“好吧,我的表达问题。”陆亡自己觉得做梦很不可思议,但突然想到别人不这么认为啊,毕竟自己现在还是人类的身份:“准确来说,我被魅魔拉近梦境了。”

    “哦?”莉莉娜突然来了兴趣:“很舒服吧?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了么?所以,你就屈服于人家的技巧下,和人家签订契约了?”

    “我像是这么没节操的吗?”“毕竟是人类的男性,掌握住下半身就能代替其上半身思考的生物,不好说呢。”“这么精辟的比喻还真是费心了啊!”

    “嘛,也是预料之内吧。你连高级魅惑术都能直接免疫,这种小小的梦境诱惑完全奈何不了你的吧?”“但问题是,对方直接远程催眠了我,还把我拉入了什么‘她的梦境’,我听说,这是什么‘大魔官’级才有的实力吧?”陆亡看了看下面已经开始的考试,又看了看周围的魔物娘似乎没有把注意力完全放在这边,于是压低了声音道:“这种催眠有办法免疫吗?”

    “真是不明白你的能力呢,明明免疫了魅惑术,可是同属精神类法术的催眠术却没法免疫.......”莉莉娜皱着眉头,仿佛是想起什么似的:“哦,对了,也许这不是催眠术,而是入梦魔法,这样就解释得通了。”

    “入梦魔法?”“强行将对象的意识拉入梦境,但前提是一定要有对象的精确位置,以及在精神力上留下印记才行。”莉莉娜叹了口气:“实力么,至少是大魔官,看来我想的没错,青叶最后还是给你留下了点‘小纪念品’,那么这次动手的魅魔估计是青叶的好友吧,那位大名鼎鼎的教会大祭司,夺梦者安瑞莉拉。”

    “你别告诉我就因为那只螳螂娘,我成功引起了最终boss组织的注意力,连练级的史莱姆都不给,直接就是大祭司等级的来恁我吗!”陆亡有点崩溃:“那我咋办,强行拉进梦境的能力也太bug了吧,万一以后我战斗,或者是战略性撤退时,突然被拉近梦里,那么现实中的我岂不是直接gg了?”

    “那倒不会,强行拉入梦的条件,是目标处于‘安定’状态,而且,印记应该已经消耗掉了,只是.......我现在开始好奇了,被安瑞莉拉拉近梦里的人全部成为她的精神奴隶了哦?可陆亡你现在怎么还能保持着自主意识,活着跟我说话呢?”

    “你这是咒我死吗?哪有你这样幸灾乐祸的啊!明明是你的疏忽导致我被袭击了一次啊!”陆亡被这种无耻震惊到了。

    “别岔开话题,要是不说出你一个男性怎么从她梦境里出来的,我就亲自把你抓起来好好研究一下~”莉莉娜看向陆亡的眼中充满了新奇,人陆亡有种自己被科学怪人盯上的感觉。

    “因为我正直。”“直男就更不可能能躲过她的诱惑和控制了!”“那......我是弯的好不?”“别扯了,安瑞莉拉绝对可以把弯的扳成直的,只要你是男性,就几乎不可能能在她的梦里打败她。”莉莉娜没有吐槽陆亡的话语。

    “好吧,但我确实没有被控制的感觉,更别说什么诱惑了,脑袋里一点邪念都没有,没错,我就是这样的正直,和圣骑士一般。”陆亡脸不红心不跳,把自己一开始入梦后选择“放弃抵抗,享受梦境”的事实给抛在了脑后,什么?谁说的想春梦无痕的?肯定不是我这种正直的人说的话对吧?

    “圣骑士又是什么奇怪的称呼?嘛,你不愿意说就算了。”莉莉娜也不再强迫陆亡说事实了,反而有点担心地问道:“你的名字有跟她说吗?或者说你有和她那啥过吗?哪怕是吻过都会很麻烦了呢。虽然可以拉你入梦,但你的位置她却是没法锁定的,但如果你做过这种事情的话......嘛,我只能.......”

    “.......被摸了几下算吗?”陆亡心虚了。

    “什么!竟然.......”莉莉娜话说一半停了下来,做出了震惊的表情,弄得陆亡心中七上八下的。

    “竟然只是被摸?不是你摸人家吗?”“喂!你的关注点偏了吧!到底有没有问题啊!”陆亡一时间有点抓狂。

    “当然.......没有,只可惜你竟然能逃出她的梦境,这可不是小事啊,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万一对方凭借记忆带人来这边找你,运用侦测法术,配合对你的印象.......哎......”莉莉娜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那边兴致勃勃看着下面考试的莉莉丝:“要不,你两私奔吧,我替你们断后!”

    “请把动词说的正经一点,这叫‘避风头’!”陆亡吐槽道:“还有,值得庆幸的是,对方的侦测法术应该对我无效,以及,她大概不记得我是谁.......吧。”

    “哈?”莉莉娜不明白了:“别告诉我,你反过来抹消了安瑞莉拉的梦境记忆?呵呵,那你为什么不干脆反过来用梦境控制住她,让她怀上你的孩子,再带着更强的孩子反过来去打倒教会?”后面这话纯粹是反讽了。

    “为什么连毒舌都那么的富有歧义,我只是说可能而已,而且跟我无关就是了。”陆亡把自己脑中什么‘催眠’‘控制’‘调养教育’这种富有诱惑力的词给剔除后,正经地吐槽到:“生育工具神马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真的不考虑私奔吗?”“在我没熟悉周围环境前,别想拉着我跳坑。”“啧,我还以为魔物娘保护小勇者你出去后,会有勇者以身相遇的触发剧情呢。”“总觉得该吐槽的是人设反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