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33章 不脏能叫牧师吗?

时间:2017-11-13作者:小电流

    “这么奇怪的书,上面到底有什么能让陆亡那么感兴趣啊,我看看我看看!”

    陆亡从图书馆内借出了这本一看上去就是不详之物的书,也许是夜行种魔物娘对诅咒神马的也不感到奇怪?总之,陆亡意外的很顺利地借出了这本书。

    然而莉莉丝现在想看,陆亡有点纠结该不该把这种一看就是歪门邪道,专属反派的技能书给她看。

    “呜,小气........”见陆亡不太情愿的样子,莉莉丝的眼睛一下子蓄满了泪水,开始装可怜。

    “好吧,但你别去学上面的东西就是了。”陆亡立马缴械了。

    莉莉丝头上的呆毛晃动着,心情大好的接过了书,其变脸速度让陆亡感慨一声真不愧是莉莉娜的孩子,基因遗传果然还是有的。

    “噢~真的是诅咒魔法教学呢。”莉莉丝呆毛竖起,一副很震惊的表情

    “不然呢?你以为是什么?”“我还以为是日记,笔记本,或者施法书神马的~”莉莉丝的想法意外的和陆亡先前的想法吻合,莉莉丝又翻看了两页,皱起了小眉头:“这个.......”

    “嗯?我看看。”陆亡见她一副纠结的表情,低头看向了她手中的书本,那一页记载的是一种让人被怨念缠绕至疯狂而死的诅咒,发动条件为......先刻印下献祭法阵,然后在法阵有效范围内杀死生命作为献祭,献祭至少50条生命后,接触诅咒对象方可发动,根据献祭生命的数量决定效果的强弱。

    啧,真残忍。陆亡撇了撇嘴,这种类型的诅咒他肯定不会去碰的。

    “陆亡,为什么这个魔法的发动条件那么残忍呢?你会去学吗?”莉莉丝神色很失落地看向了陆亡,心中肯定很是煎熬,如果陆亡要学这些的话,她......

    “当然不会了。”陆亡的话让莉莉丝脸上的阴霾被驱散了。

    “拉钩?”“嗯,拉钩。”陆亡的手指和莉莉丝的手指相钩后,莉莉丝笑着把书还给了陆亡,随后又问出一个问题:“可是坏魔物娘们会用这些吗?”

    “坏魔物娘么。”陆亡已经是过了那种把好坏分成绝对的年纪了,他想了想,说道:“不清楚呢,不过,如果有魔物娘用这种邪恶的法术的话,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总有勇者会去制裁她的吧?”

    “陆亡也会去吗?”“.......当然。”“那作为契约魔物娘的莉莉丝也想一起去行吗?”“对方都已经那么残忍地用了这种法术,要去讨伐的话会很危险的哦?”“没关系,只要陆亡在,莉莉丝就不怕,因为契约勇者会保护我的吧。”“小滑头,不过这是一定的么,毕竟啊.......”陆亡抬头看着星空,感叹道:“现在,我姑且也算是勇者吧。”

    ——————

    第二天.......

    “所以说,脑子一热,我就转职为了脏牧。”“哈哈,不愧是勇者,学习能力就是强,别失落啦,诅咒术什么的又不一定全市邪恶残忍的法术,我也会不少呢,放假时,我可以给你单.独.辅.导.哦~”莉莉娜拍着坐在草地上,对着摊开在地上的那本诅咒书发牢骚的陆亡的肩膀,挑逗道。

    今天莉莉娜也一如既往闲着没事干,想想自己女儿和勇者上学一天了,于是就来看看他俩适应不?她特地挑了个很巧妙的中午时间,果然莉莉丝和大多数魔物娘学生都睡着了,莉莉娜驾轻就熟地跑到学校后山草坪上,果不其然看到了坐在一个床边,脸色很是颓废的陆亡,就有了下面一幕。

    “最让我难过的不是这个,而是我堂堂一名牧师,竟然对诅咒术的天赋比对光系魔法天赋还高啊!”陆亡仅仅用了一上午就学会了三种小诅咒,分别是疾病诅咒,怠惰诅咒,以及厌食诅咒,这速度,简直让他自己都怀疑其实自己是咒术师的料子而不应该是牧师。

    “且不说你奇怪的牧师自称到底是什么意思啦,但仅仅一个上午就学会了3类诅咒的入门,这种速度也确实让人震惊呢,虽然你这种诅咒,最多就是让人起个红疹,稍微懒一点,以及饭量小一点而已。”莉莉娜一边夸奖,一边毒舌。

    “我倒是觉得,第二种诅咒对你而言,比催眠术来的都更有效,足以让你一整天被沙发禁锢住了!”陆亡不甘示弱,直接反讽回去。

    “嗯.......有理!”

    你竟然还有脸点头赞同了啊!我这不是夸奖吧!

    “所以,你既然学了烧钱术,那么材料方面的资金肯定会缺不少吧?没关系,一次我给1000,啊不,3000魔晶币!”莉莉娜认定了陆亡没钱,于是提出了肮脏的交易条件。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你口中的‘一次’,肯定不是纯洁的那种,恕我拒绝,而且诅咒术也不一定需要媒介和材料来发动的么,不也有用自身力量直接发动的那种么?”陆亡才不可能答应这种公然“约吗”的交易呢:“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出门在外,钱也是不可少的。”

    “钱?是指魔晶币吗?”莉莉娜得意的晃了晃脑袋:“嘿嘿,我这里有很多哦~怎么样,只要一次,就能让你几个月不愁吃喝哦~”

    “哈?”“不答应的话,可是会饿肚子的哟,这都没关系吗?”莉莉娜一副胸有成竹,等着看陆亡纠结的表情。

    可是陆亡是一副看智障的表情,嗯,我并不需要吃饭,而且哪怕没钱我也不是很在意,但既然莉莉娜这么调戏我的话,那我就应该一同和她不要脸才对。

    陆亡坏笑一声,计上心来:“那我就抢莉莉丝的零花钱,呐,我就不信你会舍得让莉莉丝饿肚子。”

    “哎!这么无耻的发言,你真的是那个勇者陆亡吗!”莉莉娜被震惊到了。

    “看来我在你心中形象还不错啊~”陆亡见莉莉娜吃瘪了,很是高兴。

    “不过呢~”莉莉娜脸上的震惊表情一瞬间变成了一副调笑表情,她用手捂嘴,轻声笑道:“莉莉丝太饿的话,也许会觉醒魔物娘的本能,去吃一些陆亡你专属的产出食物哦?这样也没问题吗?啊,确实是没问题,反正是早晚要做的事情么......”

    “我专属产出的食物?早晚要做的事情?”陆亡有一瞬间不太懂,但是看着莉莉丝渐渐下移的目光,他就懂了.......

    “呼呼呼~小勇者的表情还是那么可爱呢。”见陆亡露出了一副窘迫和羞急的表情,莉莉娜宣布了自己的胜利。

    姜还是老的辣。陆亡算是学到了一课。

    玩笑一阵后,陆亡算是回到了正题。

    “那么,你今天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调戏我的吧?”陆亡没好气对着莉莉娜道。

    “当然不是啦,虽然这也是计划之一。”莉莉娜坦然地回答道。

    真亏你竟然能光明正大说出这种话啊!陆亡算是拿她没辙了。

    “那计划之二呢?”“嘛,顺便来看看你们过得还好不。”“喂,这才是关键好不好,为什么是顺便啊喂!”“毕竟我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以调戏别人换来的卑劣的开心,竟然还那么光明正大的接受了,果然你就是应该被勇者退治一下才好!”“那小勇者你要不要退治一下我呢?就在这里吧~无论是什么姿势都可以的哟~”“你确定你这话中的‘退治’没有什么歧义吗!”

    陆亡深知自己估计是说不过这个吸血姬中的流氓滴,于是急忙转换话题:“最近我听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来着。”

    “是吗?过去的往事吗?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你如果要安慰我的话就不必了,有着功夫不如挨个给你的先祖们上上坟,等到上到我当时那一辈的先祖坟时,估计就天烟了吧.......”

    “你知道吗,我听那事时有一瞬间还挺同情的。”陆亡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道。

    “噢~真是善良的小勇者呢,人家好感动啊~作为回报,只能以身相许.......”“现在我只想再打你一顿!”“那么又要回到上面关于退治的话题了吗?”“挖坟自重啊喂!”

    陆亡实在是心累到不想吐槽了,虽然莉莉娜很漂亮,又强大,但为毛现在性格变成这副模样啊,明明故事里的莉莉娜是一个很勇敢,很忠心的吸血姬来着。

    难不成,受刺激太大,变成逗逼了?陆亡恶意地揣测着。

    “总觉得小勇者你在想一些对人家很失礼的事情。”“绝对没有,我以勇者的名义发誓。”陆亡信誓旦旦。

    “可你自己之前还说自己是牧师来着,敢不敢以哪个什么‘牧师’的名义发誓呢?”“对不起我错了。”智商上也是绝对的碾压啊。

    两人同时不开口了,就这样静静坐了一会儿后,莉莉娜用手挡住了太阳,突然对陆亡说:“小勇者,你喜欢这种生活吗?”

    “嗯,没有理由不喜欢吧?”陆亡躺倒在草地上,回答的很是干脆。

    “如果,有一天,有魔物娘来破坏这种生活,你会打破你的善良,去杀死她们吗?”莉莉娜这个问题很是沉重,沉重到了让陆亡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莉莉娜也没急着等他回答,沉默了一会儿后,陆亡说道:“我想我应该不会吧,最多,制服她们。”

    “制服了以后呢?要知道,激进派魔物娘们,可不会因为你善良的放过她们而放过你,就如同当时的爱斯菲尔与她的契约勇者一般,其实,当时早在她们去世百年前,教会还没有兴起前,他们就有实力大举发动进攻,将激进派连根拔起,但是,他们动摇了,他们还想努力以和平方式劝说那些激进派。而他们这一动摇,就是百年多,正是这种动摇,换来了他们最后的死亡,如果说早点发动战争。”莉莉娜叹了口气,说道:“那个突然出现的‘教皇’,也许当时还没那么强,也许直接就死在了战乱中,世界就和平了,你说是吗?”

    “战争永远不会带来和平呢,只能带来死亡罢了,我想,他们的想法也是这样吧,至少,他们的愿望还与世长存着,总有一天,会有人来替他们实现这个夙愿的吧?不然,哪里来的和平派呢?”陆亡笑着安慰道。

    “是吗,这也是我存在的意义呢.......那小勇者,你也会继承他们的遗愿吗?”莉莉娜也躺在了陆亡边上,转过头问道。

    “我啊......”陆亡看着天空,虽然被夜幕结界笼罩,但阳光依旧是那么灿烂:“或许没那么大的抱负呢,虽然我不自大到让世界和平,但对象如果仅仅是珍惜的人的话,我可以发誓。”

    “还是以那个勇者的名义发誓吗?”莉莉娜揶揄道:“还是说,这次稍微诚心一点,用那个牧师的名义发誓?”

    “不,这一次,以陆亡的名义发誓。”陆亡闭上了眼睛,心中一片释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