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和你诉说爱情 第1126章 不小心看光了

时间:2019-04-16作者:邢烈寒邢一诺

    宴会厅,离舞会时间也仅仅只有几分钟了,白夏一脸期待着,她想着一会儿要是灯光调暗了,她怎么跳都行,也不会有人笑话她的。

    就在这时,旁边有一个服务员端着一杯果汁,那果汁看着非常的浓稠,令在场的女宾客都不喜欢,也没有谁去端走,这位服务员很快就来到了白夏的面前,她在快到白夏旁边的时候,这名男服务员立即假装摔倒。

    “啊。。。小心。”他还朝白夏提醒一句。

    可是白夏哪里能反应过来,她只看见他托盘里的那杯果汁就这么直接的迎面倒了过来,不偏不移的直接从她胸前洒来。

    邢一凡想要挽救,他的手臂一揽,可还是晚了一步。

    白夏抽了一口气,冷意泛身,粘糊糊的芒果汁全在她的晚礼服上了。

    邢一凡的目光怒然瞪向男服务员,“你是怎么做事的?”

    说完,他脱下他的西装,用他那昂贵的西装布料去擦试着白夏的胸前,白夏低下头看着自已这一身,再高级的布料沾上这些黄色的芒果汁,都显得非常刺眼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脚滑了!对不起。。。”这名男服员假装出一副惊慌的样子。

    邢一凡的目光冷冷盯着他,就在这时,他看见这名男服务员端起酒杯的时候,他快速朝一个方向看了一眼,邢一凡敏锐的朝那个方向看去。

    只见不远处,他的三位高中女同学正在那里看笑话一样,得意之色尽显,不过,在邢一凡看来的时候,她们又忙同一的慌乱的背过了身。

    邢一凡眼底的冷光闪了闪,怒意强烈,看来,这不是一场意外,而那三个没脑子的女孩在有意害白夏。

    白夏这会儿已经慌乱又窘迫,四周有人的目光看过来,她伸手慌乱的遮住了胸前,朝邢一凡道,“我们离开吧!”

    邢一凡揽着她,拉住了宴会厅一位经理,“立即给我按排一间房间,要最好的。“

    ”好的!邢少爷,请跟我来。”经理哪敢怠慢,刚才他也看见了那服务员得罪了他的女伴。

    邢一凡揽着白夏走向了另一扇直通酒店顶层套房的电梯,在宴会厅之中,三位女孩目光失落的看着离开的邢一凡,立即跺脚不悦,“他怎么走了啊!”

    “刚才他好像看我们了,难道他知道是我们搞得鬼吗?”

    “不可能吧!我们也只是看热闹啊!”

    “放心吧!那个男服务员可是一句话也不敢说的,他收了钱,要是他敢出卖我们,我们就让他还钱。”

    一旁的叶筱脸上的失落也明显,还以为这三个女人把白夏的礼服弄脏了,邢一凡就会让人送她离开,可是,没想到邢一凡亲自送她离开。

    不,他们不是离开,而是去了这座酒店的某间房间,叶筱发现真是办了一件坏事,这不是让白夏有理由脱光衣服去勾引邢一凡了吗?

    该死的,太冲动了,叶筱转身离开,不想和这群女孩为伍。现在外面的温度还是很冷的,白夏被洒了一身,冷意自然强烈了起来,她在电梯里连打了几个喷嚏,男经理带着他们来到了一排豪华的总统套房面前,刷开一间请他们进去。“邢少爷,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前台。”

    “嗯!”邢一凡应了一句,把门一关,他朝白夏道,“去洗个澡。”

    白夏这会儿已经对身上的粘湿感到非常不适了,她赶紧二话不说就冲向了浴室的方向。

    邢一凡也跟着走到了浴室的房门面前倚靠着,以防她要叫他。

    邢一凡的眼底闪过一抹愤怒,那几个女人必要付出代价,敢这么对他的女人。

    白夏脱了全身,站在蓬头面前,她直接打开水,头上的水瞬间淋下来,她由于太急,忘记试水温了,所以,刚淋下来的水还是温冷的。

    “啊。。。”白夏被淋了一个激灵,她也发出了一声低叫声。

    门口的邢一凡立即以为她摔倒了,赶紧不顾一切的把门推开,就看见旁边玻璃里面的女孩,不着一物的站在那里,在看见他进来的时候,惊慌羞射的要钻地洞。

    “邢一凡,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白夏哪知道他进来了?

    邢一凡几秒的目光,立即呼吸一促,快速关门退出来。

    他强忍着一股笑意,薄唇紧咬着,这丫头是故意尖叫让他进去的吗?

    白夏这会儿淋浴在温暖的水温下面,一张俏脸也已经涨红了,浑身都通红了,天哪!这可是纯玻璃啊!被他看光光了。

    白夏要晕了。

    邢一凡继续在房门口等着,一件黑衬衫,配上修身黑西裤,大长腿遒劲的笔直,一张面容矜贵邪魅。

    白夏洗了快半个小时,她从头到脚都洗了两遍,她才关了水迈出来,她才发现浴室里只有浴巾,而睡袍一般是在外面的衣柜里的。

    白夏拿着一条浴巾擦了一下,裹着身子,一头湿发也暂时不打理了,湿嗒嗒的披散在脑后,露出一张小巧精致的瓜子脸蛋。

    镜子里映出她浑身白皙的肌肤,细腻中透着一丝粉色,这是洗出来的,也有羞出来的。

    白夏悄悄的拉开门,想着先去找一条睡袍把自已给裹紧一点,可她没发现,她刚偷偷摸摸的迈出来,就看见旁边的墙面上,倚着一个男人。

    邢一凡眯着眸,在灯光下打量着这个浑身上下,只裹着浴巾的女孩。

    “吓。。。”白夏吓了一跳,脚下连双鞋也没有的她,直接脚底打滑。

    邢一凡健臂赶紧探出,在她微仰之际,便把她纤细的身子捞进了怀里,同时,知道她赤着足,又在下一秒,把她打横给抱起来了。

    白夏吓得小手搂着他的脖子,原本浴巾就是非常容易脱落的东西,经她这么一折腾,她胸口那一个角有些险险的要掉下来了。

    白夏查觉到,立即低下头,两只手紧紧的揪住胸口,朝某个低下头的男人急声命令,“不许看。”

    邢一凡想到该看的,他已经过目一遍了,而他从小到大有一个优点,就记忆力非常好。

    “我送你上床,把头发吹干,不然你要生病了。”邢一凡说完,抱着她走向了主卧室的那张大床,白夏被放下来的时候,她立即钻进了被子里,而一头长湿发被邢一凡托着,白夏横着身子,邢一凡突然从她的被子里抽出了刚才她身上那条浴巾来,放在她的脑袋下,以防她的长湿发把床沿弄湿。

    白夏的一张俏脸刷得又了一圈,现在她的身体在被子里,什么也没有穿,她紧紧的揪住被沿,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我去给你找梳子和吹风机,别乱动。”邢一凡忍着一股笑意迈步离开。

    就算他让她乱动,她敢乱动吗?白夏望着天花板,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她当然还不知道刚才被洒果汁完全是陷害,她只以为那服务员当真是不小心的。

    这会儿她只能暗叫一声倒楣了。

    邢一凡拿着梳子和吹风筒过来,白夏依然是刚才那把被子盖到脖子以下位置,两只小手紧紧的揪住不松。

    “你不累吗?放轻松,相信我,不会趁人之危的。”邢一凡低沉启口。

    虽然,他早就不想当一个正人君子了。

    白夏也不是不相信他,而是,她七八岁开始,就独立洗澡了,她的身体除了自已,就没有让第二个人看过,她觉得自已身材不够好,不好意思。

    邢一凡半蹲下来,替她梳理着一头长发,黑色的发丝泛着光泽,在白色的浴巾里,显得格外的滑顺迷人,而仰躺着的女孩,光洁的额头,那卷翘迷人的睫毛在不时的眨动着,带着一丝可爱的气息,俏鼻之下红唇粉润,加上她此刻这副惊慌小猫咪一样的表情,有些说不出来的萌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