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和你诉说爱情 第1116章 重要宴会

时间:2019-04-16作者:邢烈寒邢一诺

    邢一凡提着水果一起走进了白夏的家里,白夏拿起进口大樱桃去厨房里洗了端出来,邢一凡坐在她的沙发上,脱去了外面的军绿色外套,里面仅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坐在灯光下,修长迷人的,有一种禁欲气息。

    “吃樱桃吧!”白夏坐到他的身边,她很喜欢吃樱桃,就是太贵了,她平常买起来就是肉疼。

    白夏拿着一个往他的嘴里喂去,邢一凡眼神里闪过一抹笑意,直接含住,白夏的手反应不过,也被他含了一下。

    白夏立即俏脸泛红,浑身都热了起来,她咬着红唇道,“你吃就吃,咬我的手干什么。”

    “你知道我今晚最想吃什么吗?”邢一凡一边咀嚼着多汁甘甜的樱桃,一边眯着眸看她。

    白夏立即眨了眨眼,“那你想吃什么?刚才你又不叫我买。”

    “我想吃的,就在我面前。”邢一凡的目光热度在升级。

    白夏立即想到还有一袋进口山竹,她忙道,“你想吃山竹吗?诺,这里有啊!”

    邢一凡不由无语,他直接道,“我想吃你。”

    白夏去拿山竹的手立即僵在半空,只感觉四周的气息都充满了一股危险气息,她忙扭头警惕的看着他,“邢一凡,我警告你,别乱来啊!”

    她的声音清甜,又带着一丝软糯,哪里有什么警告的意思?简直就是在勾惹着邢一凡那根危险的神经。

    “如果我乱来呢?”邢一凡的目光眯紧,深幽得有些逼人。

    白夏环着胸口,咽了咽口水,“不行,你说过要尊重我的,如果我不愿意,你不许强迫我。”

    邢一凡也只是在试探着,他当然不会强迫她。

    他嘴角邪恶的笑意一收,笑着往嘴里塞了一颗樱桃,“好,今晚吃樱桃,你留着以后吃。”

    白夏的俏脸还是泛红,因为他说话太暧昧了,什么叫吃?她又不是食物。

    白夏也伸手过来拿樱桃,她一张红唇,在咬着樱桃的时候,那咀嚼着的动作,一双纤长的睫毛,也可爱的扑闪扑闪着。邢一凡也不知道心底哪里惹来一把火,如果不能让他占一点儿便宜,他今晚怕是不好过了。

    他立即伸手过来,把白夏往怀里拉,白夏吓了一跳,抬头看他,邢一凡低沉道,“只亲不碰。”

    “嗯!”白夏眨着眼,红唇就被男人覆住了,她被按在他的怀里,他炽热的荷尔蒙气息包围四周,白夏在他的怀里,呼息间全是他清冽气息,顿时脑袋晕呼呼的。

    邢一凡每次都不能尽兴,因为这种事情,越是亲下去,难受得是他。

    邢一凡把她放开,他起身道,“明天见。”

    白夏在沙发上软软的依靠着,看着他怆慌逃出门的身影,她扑哧一声笑起来,看来他是自找罪受了。

    她安逸的打开了电视,找了一部爱看的动漫,一边看一边解决着水果。

    邢一凡回到房间,洗了一个澡再出来,现在对他来说,只能手动解决,不需要脑补什么,只要想着白夏就行了。

    邢一凡穿着睡袍坐在电脑面前,打开文案开始写材料,他准备尽快结束这次的案子。

    夜晚里下的白宅,显得冷清清的,两个孩子被叶佳媚早早的打发去睡觉了,而她独自坐在沙发上等着一直未归的白世泽。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打电话寻问他此刻在哪里了,可今晚,她不敢,她知道叶世泽这次的是真得生气了,甚至是怀疑她了。

    叶佳媚此刻想哭都哭不出来,因为她以前和胡胜偷情的时候,从未担心过有一天他们的事情会被白世泽知道。

    白世泽从来不管她的事情,她只要把两个孩子照顾好,把家里收拾打扫干净就行。

    现在,叶佳媚有一种惶恐不安的心里,仿佛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随时会被人夺走。

    白世泽这会儿正在外面喝酒,他现在才知道,当另一半在背叛他的时候,内心是这么的愤怒和烦燥,这令他想到了前妻。

    想到了她以前在家里,绝望的等着他回家,而他因为年轻,也因为家境不错,又长得帅气,身边围着一堆的女人讨好,而主动的更是很多。

    白世泽年轻的时候,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栅都栅不住,当前妻写下遗书跳河自杀之后,他整个人就激灵灵的清醒了过来。

    那个时候,他的身边虽然也围着女人,可是,他发现他满脑子都是前妻的身影,所以,他后面很久一段时间没有碰过女人。

    叶佳媚是找机会趁着他酒醉的时候和他好上的,他虽然并不喜欢她,可是叶佳媚告诉他,她怀孕了,孩子就是他的。白世泽和她一起去医院计算了日期,他相信那是他的孩子,他的家族在催着他再要一个男孩。

    白世泽就相信这是一个男孩,所以他那段时间在叶佳媚的紧逼急催之下,加上四个月之后,得知她肚子里的就是一个男孩。

    那个时候家人也很同意他们结婚,白世泽就又再婚了,后来生下了一个男孩,他的工作令他需要在很多的场合上逢场作戏,叶佳媚没有再管他的生活,她安心的呆在他的身边,照顾着他和前妻的女儿白夏,还有他的儿子。

    那段时间,白世泽处于创业的最佳时间,他忽略了大女儿白夏,一直到她十八岁,说出国留学,他才恍然想起,他错过了很多。

    他供她出国上学,等她再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快步入五十的年纪了。

    他现在有三个儿女,一个还算平静的家庭,他也想趁着壮年时间,再打下一笔产业,将来留给他的儿子和女儿。

    可现在,叶佳媚竟然和别人暧昧,甚至他有一种预感,叶佳媚和那个胡胜不是一般的关系了。

    他在等,等他的助理查出那个胡胜开房的记录,其实他不用等,用他成年人的思想去思考,就知道叶佳媚肯定背叛过他的。

    这些年,他因为在外面应酬,常常感到疲倦,回到家里,自然不能满足她的夫妻生活,可她也每次体谅他,也不烦他。

    白世泽现在想想,这可能她在外面和别得男人有私情,才导致她根本不在乎夫妻生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叶佳媚等了凌晨三点,她都快睡着了,等她激灵灵的被冷醒的时候,发现白世泽还是没有回来。

    她的心都凉了。

    清晨。

    白夏醒来,她看着那件军绿色的外套,她不由甜滋滋的笑起来,她走过来,伸手抚摸了一下,便再一次穿起来。

    她来到邢一凡的房间门口,按响了门铃。

    邢一凡从里面拉开,顿时,两个人都是穿着情侣款的外套,白夏露出一排整齐的贝齿,笑咪咪问道,“你怎么又穿这一件啊!”

    邢一凡自然是想穿,感觉他那些几十万一件的纯手工外套都比不过这件看得顺眼。

    “跟我去吃早餐,吃完之后,我们去接朵朵它们回来。”

    “嗯!好啊!”白夏点点头,觉得把朵朵送到宠物所很可怜。

    邢一凡陪着她一起下楼,刚出电梯里,他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眼是大哥打来的,他伸手接起,“喂!大哥。”

    “一凡,今晚有空吗?”那端邢烈寒低沉的声线传来。

    “嗯!有啊!怎么了?”邢一凡笑问。

    “我有一个宴会邀请推不掉,我已经把你的名字报过去了,今晚你替我参加一下,代表我们邢氏集团出席。”邢烈寒朝他说道。

    邢一凡怔了一下,“必须去?”

    “宴请人你也认识,是杨主席,我们家每年都会参加他的宴会,不去不行,会显得我们邢家不给他面子的。”邢烈寒倒是希望他必须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