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和你诉说爱情 第963章 乔慕泽清醒

时间:2019-04-16作者:邢烈寒邢一诺

    抢救室里的灯光还在亮着,而赶过来的乔越阳夫妻已经心急如焚,乔夫人的眼泪从听到消息到现在,就一直没有停过。

    “乔夫人,别太担心,我相信你儿子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谢谢你,真得太谢谢你救了他。”乔夫人感激之极的说道。

    “还好,我路过了及时送到医院里。”

    “那是什么车,事故是怎么发生的?”乔越阳还是想要再确定一番,儿子的车祸,到底是人为的,还是真得意外?一旁的乔辉阳的心弦不由扯紧了几分,他的目光也紧紧的盯着这位邻居。

    “我是从家里这边出来的,发生车祸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车况,直到我看见你儿子的跑车翻滚在路上,我才紧急刹车停下。”

    “我看了一下,停在你儿子旁边是一辆大卡车,那卡车应该是从那里的路口急冲出来,你儿子当时应该是撞上去的,但是,他急拉了手刹,导致了车尾后掀,整辆车翻了起来。”

    “不过,那卡车的司机下来了查看,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还是一脸慌张的样子。”

    乔辉阳不由松了一口气,看来大哥一定只会认为这是一场意外了。

    乔越阳此刻,真得没有心情追究其它的,他只想要确定儿子的安全。

    就在这时,等了两个小时之后,抢救室里的灯光灭了,一个主刀医生穿着防菌服走出来,“谁是伤者的家属。”

    “我们是,我儿子怎么样?”乔越阳赶紧出声。

    “你儿子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的腿部有严重的骨折和出血,脑部也有一定的受创,目前还没有醒过来,我们也无法确定有多严重,但脑震荡一定是会有的。”

    “那我儿子的腿!还能恢复正常吗?”

    “只要休养好,可以恢复正常的。”

    “谢谢医生。”

    两夫妻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听到医生的话,就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了,只要儿子没事就好,其它的都不重要了。一旁的乔辉阳脸色有些阴沉,没想到乔慕泽只是伤了腿,不过,医生说他还没有醒过来,难道他的脑袋会受到什委重伤?

    没一会儿,乔慕泽被推了出来,他的左腿打上了石膏和木板定型,而他的头部也包扎起来了,一张英挺的面容,除了失血的苍白,没有受到损伤。

    “慕泽。”乔夫人立即冲过来,俯下身看着儿子,心脏抽疼着。

    做为父母,她宁愿现在躺在这里的是自已,也不要是她的孩子。

    乔辉阳也在一旁安慰着乔越阳,“大哥,多亏是慕泽命大啊!我也是吓坏了。”

    “慕泽没事就好。”乔越阳叹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落下心头的石块了。

    接下来,乔慕泽被送进了病房里,而乔母则是一步也不愿离开的守着,乔越阳也陪着,大概十几分钟之后,乔辉阳的电话响了,乔越阳见他不接电话,他出声道,“慕泽也没事了,你有事就先离开吧!”

    “那……那我明天过来看望慕泽。”乔辉阳也实在不想留在这里,而且,电话是李达打来的,他不好当着乔越阳的面接。

    乔辉阳一离开这一片的病房,就立即回了一个电话给李达。

    “怎么了?”

    “乔总,乔慕泽怎么样了?”

    “没事,还活得好好的,除了腿受伤之外,他什么事情都没有,这就是你办得事情?越来越让我失望了。”乔辉阳趁着话筒那端,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对不起,乔总,是我们没有算计好。”李达也怕他生气。

    “算了,乔慕泽的腿,也够他躺一个月了,这个月,你盯死了庄暖暖,有机会就朝她下手,绝对不能给她机会,找到当年庄严明隐藏起来的帐目。”

    “是!我一定会盯紧庄暖暖的行踪的。”

    乔辉阳出来医院里,李达的车就已经在等着他了,他脸色阴沉的拉门坐进去,“你和那个人都沟通好了吧!这件事情,只能算是意外,绝对不能扯到我们。”

    “已经说好了,保险公司的人也来了,他们会赔偿这一切,不用他付什么责任,最多就是关几个月,吊销驾照这些。”

    乔慕泽的床边,乔越阳夫妻安静的守着晕迷未醒的乔慕泽。

    医生也几次过来看望。

    在两个小时之后,只见一直昏迷着的乔慕泽,突然就睁开了眼睛,乔夫人看见了,立即惊喜的唤了出来。

    “慕泽,慕泽,你醒了。”

    乔慕泽拧了拧眉,刚醒过来的他,感到一阵头疼欲裂,他扭头看向了父母,“爸,妈。”

    “没事没事,还认得我们,看来脑袋没撞伤。”乔夫人惊喜起来。

    乔慕泽看着受惊过度的父母,内心也很自责,他的脑海里,清晰的回忆着发生车祸的那些瞬间片段。

    如果他没有这么做,那么以他的速度将会撞在这辆车的车身处,卡车在调头,整个车头就是辗压过来的结果。

    乔慕泽的目光射出一种复杂的冷寒,这看似意外的一场车祸,可是仔细想想,真正的后果,将不会是这么幸运的。

    也许,他的跑车撞上之后,来不及挪车,大卡车就会辗压过来。

    “慕泽,你在想什么?”

    “妈,几点了?”乔慕泽的神情思绪,看着也非常清醒。

    “快晚上七点了。”乔夫人回答他。

    乔慕泽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七点,他担心,如果他这一睡,睡到了明天,那么家里的那个女人怎么办?她一定会很担心吧!

    乔慕泽醒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全身的所有伤势所在。他能感觉到,只有左腿小腿骨折,额头处撞出了血口之外,没有其它的伤势了。

    “慕泽,你这腿要好好的休养,医生说,只要你配合,以后是可以恢复正常的。”

    “嗯!我会的。”乔慕泽点点头,然后,朝父亲道,“爸,警车去现场了吗?”

    “去了!明天会出结果,你可真是命大。”乔越阳后怕的看着他。

    乔慕泽眼底闪过一抹冷戾气息,是命大吗?还是这是一场争对他的谋杀?

    身为当事人,他清楚的感觉到一种死亡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拂过。

    “慕泽,你在担心什么?”乔夫人好奇的问道,儿子一醒来,就仿佛心事重重的样子。

    “妈,我有点儿饿了,你能不能去问问医生,有没有什么吃的。”乔慕泽朝母亲道。

    “好,你想吃什么?”

    “我想喝点粥!”

    “好!妈去给你端过来。”乔夫人一说便起身推门离开了。

    乔越阳是了解儿子的,他觉得儿子这是有意支开了妻子。“慕泽,你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爸,我觉得这次意外并不单纯只是意外,而是有人在对我下杀手。”乔慕泽冷静的看着父亲启口。

    乔越阳神情也为之一紧,拧眉道,“我刚开始也怀疑过,是不是有人故意伤你的,但是,救你的邻居李先生说,好像是一场意外。”

    “爸,如果当时我反应慢三秒,我的下场应该不是躺在这里,而是,你们过来替我收尸了。”乔慕泽知道,他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寻问父亲真相。

    乔越阳立即脸色震惊了几秒,然后,还是骂了一句,“你别吓我。”

    “害我的人,应该和杀害庄暖暖父母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乔慕泽平静出声。

    乔越阳这次惊得猛地站起身,“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爸,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乔慕泽拧了拧眉,而他的内心里,已经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了。他今天会出事,想一想,仿佛在那个人的算计之中。

    “你……这不可能。”乔越阳摇摇头,还是不肯相信这一切。

    乔慕泽看着父亲,“爸,我为什么会出事?是因为我中午赶着回来吃这顿饭,而是谁让你打电话让我回家的?这分明就是一场预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