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32章 看看人家学的是啥!

时间:2017-11-07作者:小电流

    “你好,我想.......”陆亡和莉莉丝到了图书馆内,进门就看见趴在服务台上,一副百般无赖地用尾巴翻过一页书页的,貌似是图书管理员的魔物娘。

    “啊,是新来的勇者大人,以及您的契约魔物娘吗?”那个管理员一下子来了精神,随后没等陆亡开口,就凑上前小声道:“没关系的,现在人很少,就算发出的声音大一点也无所谓的~”

    哇,你这是一位图书馆管理员口中该说的话吗?不应该是请小声一些别打扰到别人吗?你旁边那个“禁止喧哗”的标志,难不成是装饰品吗!

    虽然很想吐槽,但陆亡更想借书看,吐槽就先放一边:“好吧,那个,我想找关于人类勇者技能的书.......”

    “哎?至于那么认真的吗?书本什么的,随便找一本掩饰一下就好了啦,不过既然为了图刺激的话,完全不需要掩饰才是正道吧?”那个拉米亚娘有点奇怪。

    “哈?”陆亡不明白了,我来图书馆能找什么刺激啊!哎等等.......

    他看了眼边上拉着自己手,眼睛四处乱瞄的莉莉丝,仿佛明白了眼前这只拉米亚的想法,大概是脑中正在播放小电影:图书馆play吧,真不愧是图书管理员,真是博学多才有姿势呢.......个鬼啊!谁要玩这种不纯洁的游戏啊!

    “那个,我真的是来看书的。”陆亡投降了,无奈道:“而不是来.......”说着,他轻轻松开了莉莉丝的小手,然后轻轻拍了三下手掌,随后问道:“懂?”

    “哦,是么......”拉米亚娘脸上的兴趣消散不少。

    你到底是多想看这种真人羞耻play啊!好好看书学习啊,书中自有颜如玉你造不!

    “那......这本?”她拿起了桌上那本封面上写着《论勇者的48种技♂巧》的书,似乎是她刚刚自己看的那本。

    首先,48这个数字不知为何我有种抵触,其次,技巧中间那个符号是什么?我怎么就看不懂了啊!

    “我要的是正经的战斗技能教学,而不是这种‘技能’。莉莉丝听话,别碰那本书,手会变脏的,心也是。”陆亡及时制止了莉莉丝伸手接这本书的举动,看着莉莉丝一脸不解的表情,默默在心中为自己的反应迅速点了个赞。

    “这种不也是‘战♂斗♀’技巧么,我倒是觉得勇者大人以后肯定会用到啦~”拉米亚娘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劝说道。

    “喂,不带这样推销小黄书的吧!”陆亡感觉自己有点崩溃,我来图书馆怎么就一定要读小黄书了呢!至于以后用到......这点虽然我没法反驳也不想反驳,但以后再说啊!现在的话,果然还是提升一下可用实力,了解这个世界的勇者才对啊!

    “好吧~真是不爱开玩笑的勇者大人呢。”“不,我没看出来,话说你之前到底哪里是开玩笑的态度啊喂,明明那么一本正经的啊.......”陆亡吐槽道。

    “那么,关于勇者技能的书,嗯~由于没有多少魔物娘看呢,就放在最里面的角落里了,可能书上有灰尘啊,虫子神马的,要不要我去帮忙打扫一下?”拉米亚娘无视了陆亡的吐槽,总算是说出了一句符合身份的话语了。

    “多谢好意了,不用麻烦.......”莉莉丝似乎有点不喜欢虫子,听到可能有虫,她的神色有点紧张和不自然。

    “但万一有虫的话,这位魔物娘小姐似乎讨厌虫呢,果然会影响体验性和舒适度的吧?”拉米亚娘面带纯洁的微笑,用手比划了一下活塞~

    这都能给你绕回来!陆亡实在是无力吐槽了,安抚一下莉莉丝:“没关系,有虫我帮你赶走就行.......”

    总之,向管理员道谢后,陆亡带着莉莉丝前往了最角落里那一个孤零零的书架前,粗略一看,虽然书上大多蒙尘,但也没像管理员说的有虫子那么糟糕。

    “嗯,剑强化技巧,四元素的基本运用,对不同种魔物娘攻击方式的解析,轮一名勇者的自我修养,调息术,如何反艹魔物娘.......啊嘞这是什么玩意儿!”陆亡被这本书的封面惊到了,随后调整了下心态,是啊,也许人类也有这种奇葩的么。

    不过,这些书对陆亡来说都没用,陆亡体内是纯光系魔力,不适应这些技能。

    “光系......噢,圣光弹!”陆亡总算是在一本光系入门里找到了一些实用的攻击魔法,随后看了下教程,是这么说的:静心与光元素沟通,用意念将光元素聚在一起,想象一下光弹爆破的样子,然后丢出去......

    “这......是魔法教学书吧!这算哪门子教程啊!魔力回路呢?门罗夫元素排列公式呢?再不济言灵启动,连精神力沟通这种词都已经不屑去用了吗!”陆亡对这种印象派教学很是无语,最关键的是,他翻看了一下其他教学书,除了一些有关于锻炼自身魔力,魔力聚集量,以及学会技能的前置条件的教程还稍微有点精确性以外,其他总结一句话,就是“请自行感悟天地,然后等级到的时候,你就会‘叮’地一声领悟啦!”

    最坑爹的是,这个世界关于的勇者记载,到处都是“xx岁时领悟了xx技能。”

    陆亡以orz姿势跪地,这个领悟能力,在下叹服啊!

    “陆亡,这些学不会吗?没关系的,加油!”莉莉丝见陆亡一下子颓废了,急忙鼓励道:“学魔法很难的,不必那么灰心的,慢慢来就好,我......我其实不在乎你强不强的说。”

    不,正因为我发现别人勇者学魔法一点也不难才灰心的,行吧,他们甚至就不需要学好不!还有,你倒是告诉我,这些意识流的教程,我怎么去“学”,学什么啊,感悟天地?干脆与自然化为一体得了。

    “行吧,莉莉丝,我再努力一下。”陆亡尝试自我抢救一下,翻开了一本关于自我治疗的书,作为治疗的行家,说不定能在这本书里找到一些共通点,然后举一反三,换个角度去观察那些意识流的教学。

    “自我治疗:调息:将意识沉浸于体内,调息自身的气息与脉络,可以做到恢复一切物理伤势的效果。”

    “冥想:吸入外界魔力,恢复自身的魔力量,方法同上。”

    “静心:驱散一些精神类负面状态,方法同上。”

    “以上技能,根据等级和熟练度不同,效果不同,调息在短时间内有恢复上限,其他则没有,注:被打断后效果暂停。”

    “陆亡,振作点啊!”“别拦我,让我就这样躺着与天地沟通好了。”陆亡将书一丢,脸朝地躺在了地上,失去了最后一点动力,厉害了我的勇者,打坐回魔也就算了,物理伤势治疗也太可怕了点吧!你只是那样坐着调息啊,还能治疗hp的!人形血包吗?那还要牧师干嘛,我直接失业了啊!

    “嗯?”正当莉莉丝对着地上一副燃尽的陆亡手足无措之时,陆亡偏过了头,看见了书架底下有一本很脏的书,是她们掉地上后没注意的吗?算了,捡起来放好吧。虽然陆亡没心思再去学“勇者技能”了,但好心的他,觉得这种举手之劳应该做一下,等捡完书就回去吧。

    陆亡摸出了书架底下那本书,抹掉了上面的灰尘后,展露出那透露着不祥气息烟色封皮,封面上赫然有两个血红色的大字。

    “诅咒?”陆亡想了想,这该不会是那种“死亡笔记”这样的神器吧,写谁谁死的那种。

    行吧,肯定是想多了,那种因果律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呢,肯定是某家病娇少女失恋后的笔记本吧?陆亡本着好奇心,想想反正失主早就不在意了,自己拿来看看病娇魔物娘的内心世界也不错,好歹也算是此行有所收获了。

    翻开第一页,满页都是鲜红色的吓人字体,陆亡表示这种套路习惯了,但问题是.......

    “啊嘞,这本书真的是诅咒类法术的讲解书啊.......”陆亡看到标题上一个“绝望诅咒”后,心中果然有点失望,得,还是白跑一回。

    “虽然这本书讲解很全面,施法材料,布置仪式,要求,咒文,运用魔力量都十分详细地记载了,可惜了,我是牧师,纯光系魔力怎么可能与诅咒术有联系呢?失落。”陆亡难得发现了一本有用的书,但却是和自己适应性最差的一种,随手翻了几页后,失望的摇了摇头,随后支起了身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将书从地上捡起,准备塞回书架。

    可他的余光突然瞄到了其中一条诅咒:死亡倒计时.......

    那一瞬间,他体内的力量突然蠢蠢欲动起来。

    “喵的,这也行的,简直是祸不单行!”陆亡下意识地将书本丢在了地上,刚想对着前面看着陆亡起身后,以为他振作而高兴地莉莉丝大呼,让她逃跑时,奇怪的是,这次死亡之力仿佛只是为了彰显一波存在感一般,只是波动了一下就再次销声匿迹了。

    “怎么了陆亡?脸色很差呢,手也冰冰凉的。”听到莉莉丝关切的话语后,陆亡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瞬间已经吓得连冷汗都冒出来了,还以为死亡之力突然失控了呢,不过这倒是也让他想起来了,自己体内的另一股力量,或许......

    他的目光看向了那本名为“诅咒”的书,如果,如果是用死亡之力,来模拟一些虚弱类诅咒,那样自己也算是有自保之力的人了,既可以不伤害他人的性命,又可以让对方失去反抗之力,这样的手段,陆亡是知道有许多诅咒都能做到的。

    但这同样也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为一旦有了这种想法并付诸实践的话,意味着自己又要开始和死亡之力打交道了,如果可以的话,陆亡甚至不想再动用它的.......

    但是这个世界似乎没那么和平,自己也不是置身事外就能不被牵连的样子.......

    “呐,莉莉丝,如果有一天,我......用力量做出了很可怕的事情,你会讨厌我吗?”陆亡看着地上的那本书,喃喃道。

    “陆亡是我的契约勇者啦,无论怎么样,我肯定都会喜欢着陆亡的啦,怎么可能会讨厌呢?”莉莉丝笑道:“因为契约魔物娘和契约勇者,永远都是一体的不是吗?”

    这话陆亡听着怎么有点污?算了.......陆亡缓缓蹲下身子捡起了那本书,诅咒,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直被死亡诅咒着的呢?无论何时,自己都是徘徊于生与死的边界线上的孤独一人,这种孤独感一直没有消失,所以陆亡一直一直在找事情......额,是充实自己来忘却它,但此时此刻,莉莉丝的存在,让陆亡看到了让他不再孤独的希望。

    但这种希望,让他也回忆起了刚刚穿越时,抱着莉莉丝亡命奔逃的场景,这样一想,自己是多么自私,一直以来,都以“不伤害他人”为借口,封印了死亡之力,这样,自己虽然可以不死,但莉莉丝却不是永生的,自己口口声声要保护弱小者,却没有相应的力量,虽然牧师和治疗也尽了力,但这真的算得上是保护吗?陆亡看了一眼正一脸微笑看着他的莉莉丝,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有违他信念的一个想法。

    如果,真的不能兼顾的话.......哪怕,只有两个人.......陆亡握紧了那本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