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30章 殇之战

时间:2017-11-07作者:小电流

    “不行,我要去保护爱斯菲尔!”一间紫色的房间内,一位小腹微微隆起的吸血姬,正在和死死守着房,一脸无奈的吸血姬守卫争论。

    “放心吧红月的伯爵大人,虽然这次刺客实力很强,但魔王大人和勇者大人一定能击败刺客的,您只需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千万别去做傻事啊。”两位卫兵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可恶.......”莉莉娜心知肚明,这次的刺客的实力,想必是极其恐怖,竟然能在魔王爱斯菲尔召开会议时,闯入大厅,并且,通过了血液感知魔法,她震惊地发现大厅内已经有3个大魔官战死了,这是什么概念!在整整11个实力站在魔物娘界金字塔顶端的魔物娘联手围攻下,还能反杀3人,这种实力.......

    “放我出去!这是命令!”“抱歉恕不从命,我们听从更高地位的魔王大人的亲自指派,前来保护和照顾伯爵大人的,因此,大人的安危才是第一位,请伯爵大人对魔王信任一点吧,只是一个刺客而已.......”

    “4......5.......7。”每失去一个生命感知,莉莉娜的心就凉一截,她咬了咬压,强行发动了高速移动天赋魔法,随后逐渐变成金色的瞳孔,看着那两个守卫惊慌的眼睛,慢慢的,守卫表情变得安详起来,缓缓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地上。

    “呼......呼.....”怀孕时的魔物娘很虚弱,莉莉娜对着两个高等级的魔物娘用了强制催眠术,自己消耗也是甚大,但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

    爱斯菲尔,等着我!莉莉娜化为了一股红色的旋风,冲出了房门。

    “可......恶.......你到底是........”那只叫“小菈”的龙娘,双目欲裂,伸出自己的爪子抓向那位眼神淡漠,双手抓着一把巨大的,滴着鲜血的十字架的少女,少女的身上依旧是一片洁白,哪怕此刻大厅内已经满是血迹和狼藉,她依旧是一尘不染,表情没有一丝丝波动,默默用手中的十字架,将地上一位还有呼吸的小恶魔娘砸成碎片后,淡淡看向了那边兀自挣扎的烟龙娘。

    但烟龙娘仅仅只能做出这样一个无谓的动作了,她的身体被无数光矢贯穿,钉在了地面上,手臂自然也够不着那边转过头看向她的,如同天使与死神结合体般的少女,她最后看了一眼那边身体上同样插着无数箭矢,身上被羽毛覆盖,早已死去多时的章鱼娘,身躯猛地胀大了起来,准备自爆了,就算是死,她也绝对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为什么要阻止我的梦想呢,为什么要阻止我的爱意呢?神明是仁慈的,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梦想的权利。”少女语气淡然,虽然是疑问句,但依旧是平淡无波的语气,对着地上的烟龙娘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十字架:“阻止她人梦想的罪人,愿神明大人宽恕你的罪恶。”

    “该死,剑塑造!”那边的勇者放下了怀中重伤的魔王,此时此刻他们两人也十分狼狈,就在刚才,少女一下子召唤出了巨大的十字架,随后便是整个大厅的四面八方飞射而出的光之矢,天上不断飘落下唯美的白色羽毛,但被羽毛碰到的魔物娘,一瞬间就化作了灰烬,哪怕是大魔官实力,哪怕是再多的护盾和魔抗,下场都是变成飞灰。

    更可怕的是,少女似乎用了一个完全闻所未闻的法术,让一只蜘蛛娘一瞬间被控制了心智,表情狂热地用蛛臂洞穿了旁边的吸血姬的胸口。

    等勇者和魔王出手时,局面以已经控制不住了,面对无处不在的,无视防御的羽毛和光箭,哪怕有着无限剑塑造和强化的勇者,为了保护身旁的爱人,都不可避免地在肩膀上中了一箭,而仅仅是肩膀上的一箭,就让他整个人无法行动,灵魂仿佛被无形之锁禁锢住了一般,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女漫步于被鲜血浸染的大厅内,一个,一个地将毫无反抗之力的魔物娘用手中的十字架补刀杀死。

    而那些魔物娘的攻击,则是被少女召唤出的一个奇怪的小盾投影给全部“吸”了过去,随后缓缓撞在盾上被吸收,连一丝丝爆裂都没有,魔力如同雨水落入海中一般,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现在,他努力恢复了行动力,但少女置若罔闻地用一个护罩将自爆的烟龙娘罩住以后,除了那边出现的一个大坑以外,连一丝波动都没有掀起,更别说受伤了。

    “杀意我很好的感觉到了,但......最强勇者的名号,你......不配呢。”没等少女动手,勇者瞬间被周围空间内冒出的锁链给束缚住了,浑身一丝丝力量也用不出了,绝望地看着少女慢慢走向了场上最后一只还活着的魔物娘,也是魔王......

    “亲爱的,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魔王爱斯菲尔向着被束缚在那边的勇者伸出了手,眼泪流淌过脸颊,看着向她举起十字架的少女,决望地闭上了眼睛:“我们来世.......再见。”

    “不!住手啊!不要.......求求你放过她!你不是想抓我吗?我跟你走!放过她,她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勇者走下了王座,抛开勇者身份,也不过是人类罢了,对于他而言,爱斯菲尔仅仅是他的爱人,魔王什么的身份,都是无所谓的,看着不为所动的少女,绝望,憎恨,疯狂,这些他从未有过的情绪,如同决堤一般爆发开来,充斥着他的心灵。

    “住手!”一道红色的光芒从门外射出,飞向了少女的后背,少女放下了十字架,一道金色波纹展开将血光挡住,她缓缓转身,门口正是恰好赶到的莉莉娜:“爱斯菲尔,快跑!这里我来挡住!”

    “莉莉娜,你快跑......不要管我,我已经不行了。”魔王爱斯菲尔用尽全身力气,大喊道:“如果要救我的话,就好好生下那个孩子,如果她是女孩,那她未来就是新的魔王,如果是男孩,请让他成为比我们更强的勇者,为我报仇!”

    “神明的乐章中,不能留下一个不和谐的音符。”少女转过身,飞快踏前,对着门口以及进入战斗状态的莉莉娜举起了手中的十字架。

    “血色裁决者!”莉莉娜的手中出现了一把血红色的细剑,迎向了少女......

    ————

    “到裁决时间了呢,你竟然能伤到我,值得肯定。”少女冲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莉莉娜淡然道,缓缓举起了手上的十字架,此时此刻,她全身上下依旧是一尘不染,如果硬要说有,那只有刚刚莉莉娜最后一击,给她脸上带来的一道小口子,但相应地,莉莉娜的腹部中了一击重击,鲜血从裙下直流而出,就是这一击,让莉莉娜再起不能了。

    “我的......孩子.......”莉莉娜捂着腹部,双目恨恨地看着少女。

    “可惜,目光并不能杀死魔物娘啊。”少女毫无触动,一如既往地举起了十字架:“毫无痛苦的解脱吧。”

    “莉莉娜,请好好的活下去啊。”那边的爱斯菲尔用尽全力爬到勇者边上,与泪流满面,心知最后时刻已经来临的勇者吻了一口后,用哽咽的语气对着莉莉娜喊道:“一定啊!”说着,她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渐渐化为血雾消散在了空中,而莉莉娜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连一句话都没能留下,只有两滴晶莹的泪水混合着血水徒留在她趴着的地方。

    莉莉娜被传送在了一片森林中,她默默地养伤,并且用秘法,让自己实力大跌,用生命力保护住了肚子内的孩子,那个孩子就是莉莉丝,但由于孩子当时已经是濒危阶段了,即使后来生了下来,身体也十分孱弱,魔力量又低,但莉莉娜依旧深爱着莉莉丝,因为莉莉丝就仿佛爱斯菲尔的寄托一般。

    这次战斗被称为“殇之战”,那名少女正是激进派“教会”势力的首领,被称为“教皇”。但很奇怪的是,自从那次事件后,少女并没有带领激进派一举进攻和平派,而是如同闭关了一般,整日待在教会总部的祈祷室内,渐渐地,除了渺渺几人以外,再无人见过她。

    几年后,新魔王上位。68年后,红月的伯爵,带着名义上“领养”的莉莉丝回到了和平派的领土上,大家心知这次战争给她带来的打击,正巧激进派的领导“教会”也不怎么发动战争,莉莉娜就住在了边远的小城住下来了,拒绝了一切权利的邀请,带着莉莉丝过着平常魔物娘一般的生活,而深深忌讳着那场战争的魔物娘们,对莉莉娜自然是尊敬有加,也不再强求,只要她开心就行了。

    无论莉莉丝再弱小,莉莉娜发誓自己会一直守护她下去,哪怕是欺骗她也一样,她骗莉莉丝说,说她其实很强,只是力量被封印了而已,她甚至自己都相信了这种谎言。

    但是,战争最后,有一段已经被埋没历史,只有一人,也就是那位少女才知道.......

    ————

    “生命献祭换来的瞬发不稳定传送。”少女第一次露出了头疼的表情,只是一刹那而已,又恢复了原来的面无表情,对着那边已经生无可恋般的勇者,低语道:“算了,那就先作为礼物带回去吧。”

    说着,她走到了依旧被锁链绑的结结实实,已经不再挣扎的勇者身边,居高领下俯视着面无生气的,被誉为“最强勇者”的,现在只是一个绝望的凡人的“曙光之剑”,轻叹一口气:“到底......最强的勇者在哪里呢?”

    “我诅咒你.......”勇者突然抬起了头,双目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他的身躯一点点的萎缩,这种异变让少女皱了皱眉,她能感觉到,虽然此刻勇者依旧在说话,但不知为何,仅仅是开口的一刹那,他的生机就断绝了。

    “献祭我的生命,我的灵魂,堕落者的诅咒啊,背弃勇者一族的荣耀,出卖我的灵魂,我诅咒面前之人,终有一天,终有一天!会有一位最强的勇者,携卷着死亡和天灾,亲手用最残忍的方式,将你和你的教会,赶尽杀绝!”勇者目光一点点变得明亮起来,等到最亮的那一刻时,他张了张口,似乎是纠结着什么一般,表情一瞬间变得释然了起来,没有憎恨,也没有恐惧,仿佛死前彻悟一般,放下了心中最后的仇恨,双目看着面前的虚空,那里,有着爱斯菲尔,微笑着和他在礼堂内缔结契约,两人双手相握,发下了“人类与魔物娘和平共存的誓言”,那是他人生中,最幸福,也是最忘不了的一刻。

    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是说出了生命中最后一句话:“突然觉得比起无止境的报仇,我更希望他会.......完成我们的梦想吧......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啊.......是来接我了吗?久等了.......爱斯菲尔.......一起走吧。”

    说完,他艰难地举起了干枯的手臂,手指渐渐收拢,就像是想要握住什么一般.......

    动作定格在了这里,他的尸体如同火焰中的枯木一般,渐渐化作了飞灰,飘散在空中.......

    少女静静低着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地面,双手合十为他祈祷一声后,抬头通过房顶上的大洞,看向了深邃烟暗的天空......

    天空中,一颗烟色的星辰滑落天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