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8章 好像明白了什么

时间:2017-11-07作者:小电流

    “就算你这么说……虽然我有空是有空,但……”陆亡停下了话语,纠结了半天,最后神色复杂地憋出一句:“所以,你想干嘛?”

    “那勇者大人一般什么时候睡觉呢?”魅魔没有直接回答陆亡的反问,而是问了个新问题。

    “呵呵,我一般不睡觉。”陆亡瞬间感觉自己掌握了主动权,面带微笑地淡然回应道。

    “……”魅魔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凝固住了,似乎她完全没想到还有这种奇葩的回答,旁边的众魔物娘也被她们认为的,陆亡的“玩笑”给逗乐了,看着那魅魔一副尴尬的表情,不禁轻笑出声。

    魅魔干笑两声后,重新故作轻松道:“勇者还真是幽默呢,人类不可能晚上不睡觉的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你要知道我什么时候睡觉干嘛……我记得这所学院的魔物娘们,都是夜行种吧。”陆亡琢磨了下,想到了一个以装傻来回应的方法,他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哦~你的意思是,让我调整一下作息吗?也是呢,毕竟我们作息是反的么,多谢你的建议。”

    “不是,只是想问勇者,想不想让自己的梦境变得更有趣生动一点呢?一天之中白白浪费半天睡觉可真是太可惜了,勇者肯定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吧。”魅魔觉得陆亡的思维太跳,她觉得也许勇者都是这样的吧,没办法,只能自己试图引导着陆亡的思维方向:“每天梦境中的事情都是零碎的,梦中迷迷糊糊,醒来后也记不起来,甚至梦中都没有感觉的,浪费掉了睡觉的时间去享受更有趣的事情,肯定很可惜吧?那么,想不想要一些有真实感觉和记忆的,并且很有趣的梦呢?”

    然而从挂掉以后,我再也没有觉得我的时间有浪费一秒的……陆亡心里吐槽完后,索性直截了当地回绝道:“抱歉,如果是你们的梦的话,我不太习惯啊,梦魇小姐?”

    “啊啦,翠碧丝你的小伎俩被识破了呢。”学院长看戏半天没开口,看到这里终于是忍不住调侃了起来:“看起来小勇者并没有上当啊,而且种族也暴露了哦,看来勇者是知道梦魇一族的呢。”

    “什么叫上当啊,我可是很认真的哦。”魅魔翠碧丝冲陆亡抛了个媚眼:“最高级享受的梦境,而且天天都可以拥有,正处于人类青春期的小勇者就不想要吗?反正是梦对吧?安心,只是幻境而已,不会被榨干的,第二天我保证勇者依旧神清气爽。”

    陆亡对自己长的年轻表示无奈,其实自己已经不小了……喂,等等,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很可怕的词汇!

    陆亡正不知如何开口时,莉莉丝悄悄地拉了拉陆亡的衣摆,陆亡疑惑地转过头,只见莉莉丝凑上脑袋,目光闪烁地看了一眼翠碧丝,对着陆亡耳旁悄声道:“陆亡,梦也是可以自己设定的吗?那我能不能......”

    陆亡心下明了,莉莉丝肯定又误会了什么,这种纯洁的误会可真是令人感动啊,不过莉莉丝倒是提醒自己了,魅魔既然能把梦变成那种黄暴的梦的话,那普通的梦境,也应该是可以的吧?

    “莉莉丝。”陆亡想了想,接着道:“这种事情很复杂的,果然还是别麻烦老师比较好?”

    “是吗......”莉莉丝略显失落地低下了小脑袋。

    “哦?学生有什么困难的话,老师我当然是很乐意帮忙的啦,没关系的勇者,有要求尽管提么。”翠碧丝听到陆亡的话语后,倒是意外地热情。

    “只是莉莉丝想让自己的梦变得丰富一点。”陆亡说完后,莉莉丝更加不好意思了,然而陆亡并没有感觉到她的害羞,接着道:“身为魅魔的话,修改梦境是做得到的吧?”

    “能啊,但很麻烦的说,而且根据不同对象,还得准备不同的材料和链接物,入梦虽然简单,这毕竟是我们梦魇一族与生俱来的天赋,但要创造自己所掌控的梦境,并且把对象拉进来的话,是特别麻烦的。”翠碧丝想到了什么般,皱着眉头抱怨道:“对象的睡觉时间,睡觉地点,紧密的思维联系之物,以及一大堆施法材料,最难找的就是幻梦花,而且为了保护自己精神不受梦境反影响,以及不被外界现实所干扰,还得做好充足准备。”

    陆亡听后心中突然一跳,上次自己被拉入梦境时,那只魅魔大姐姐有说什么那是“她的梦境”,能把自己这个完全不需要睡眠的人都拉进梦中,而且......思想紧密联系之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东西落在她手里了啊!

    “那......有没有魅魔能够把那些没睡着的人强制拉进梦中,就是那种快速催眠什么的。”陆亡突然想到早上的事情,试探地问道。

    “有啊,催眠术么,这种小法术......”翠碧丝目光火热地看着陆亡,抿了抿嘴唇:“为了不时之需,大家总会学一下的么......勇者想玩这种play吗?”

    陆亡没由来地身体一寒,什么叫不时之需,什么叫这种play?你这样看着我的眼神,完全暴露了你的思想啊喂!这种可怕的魔法,每只魔物娘都会学,到底是为了怎样啊!

    “不不不,是那种远程催眠的。”陆亡最终还是屈服于对异世界魔物娘的求知欲,硬着头皮追问道。

    “那倒也是稀奇,勇者你是怎么知道有这种效果的法术的?”没等翠碧丝开口,学院长赛菲娜就抢先转头,皱着眉头质疑道:“难不成你们勇者学院都已经将大魔官实力的魔物娘作为教材假想敌了吗?这样的生僻大魔法记录在课本上的话,未免也太好高骛远了吧。”

    赛菲娜的话把陆亡提到嘴边的话语给堵住了,大魔官,听上去就是很厉害的称呼,况且自己这个冒牌勇者也没什么立场去揣测真正勇者学院在干吗,但此刻告诉学院长“巧了,我今早刚遇上个你口中有着大魔官实力的魔物娘把我远程拉近梦中,还要和我嘿嘿嘿~”,绝对会被她们当成逗逼的吧!

    “那,大魔官实力的魔物娘,究竟有多强呢?”陆亡想了想,还是问个普通点的问题罢,至于早上那只魅魔的事先放一边吧,先把这个世界魔物娘实力搞清楚再说;“学院长你也是这个实力吗?”

    “大魔官啊,我还远远不够呢,不过你家不就有一只现成的么,莉莉丝的抚养人,红月的伯爵。”赛菲娜摇了摇头,随后表情变得八卦起来,身子侧倾,手臂支撑在副学院长的桌子上,对着陆亡调笑道:“这么说起来,小勇者肯定已经被红月的伯爵先品尝过了吧?毕竟她的行事风格可是很果断的呢,除非小勇者你有堪比大魔官的实力,不过这怎么可能呢.......哎嘿~大魔官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难以忘怀啊?”

    “.......”陆亡心中是woc的,什么鬼,那个看上去一回到家就像是个废宅的莉莉娜,竟然是一个比能展开夜幕大结界的学院长还强的魔物娘吗!还有,我该不该赛菲娜的话语吐槽回去,但我怎么解释我和莉莉娜打平手的事实?对啊,我当时只用了一点点力量,为什么能和一个似乎比这位学院长还强的莉莉娜打成平手,似乎还有占优势倾向呢?我原来那么强的吗?不对,不对!

    被这样一点醒,陆亡突然意识到,那一晚上莉莉娜肯定是放水了,如果莉莉娜真如学院长所言是个执着的魔物娘,那她那晚放弃的也未免太过干脆了,就像是.......

    额,早就准备好那张契约等我上钩一样.......陆亡越想越觉得自己被坑了,一想到莉莉娜肯定是看出自己不太想战斗的心思,于是将计就计假装和自己战斗,本着随便打打,轻松打得过的活就推了自己,如果自己反抗力强一些,那就别费力气,直接进行谈判的态度坑自己一把,之后再加点演技,装出一副震惊的表情.......是啊,哪有人那么容易就相信一个能够重伤她的人类勇者,是因为迷路来到魔物娘这边的啊!她很肯定我不是她对手,以及和莉莉丝契约+她双重保险的契约后,才那么干脆的接受我的吧!

    现在相同了前因后果的陆亡san值开始狂掉,整个人的背景都有点灰白起来,不过最后还有个疑问,莉莉娜为啥要这么做呢......

    “怎么了?”发现陆亡突然陷入沉思和受打击状态的赛菲娜很是疑惑,按理说就算是在“回味”,那也不该是这幅吃了x一样的表情啊?

    “陆亡.......不舒服吗?”莉莉丝关切道:“也许陆亡是困了吧,我能从契约链接中感觉到一种沉重感,那个,老师,我能带陆亡先走一步回去休息吗?很对不起的说.......”

    陆亡听到莉莉丝话语的一瞬间,思路全通了。

    如果自己很菜,那么莉莉娜当晚就可以把自己推了,并且从此以后自己和莉莉娜就绑定了,那么自然也不会离开莉莉娜太远,而莉莉丝由于和自己契约的关系,肯定也不会愿意和自己分开,从而就和莉莉娜绑定了,这样莉莉丝就不会像之前一样偷偷溜出去乱跑,结果遭遇危险,再怎么说莉莉娜也不是神,不能时时刻刻一只盯着去保护莉莉丝,哪怕是对外宣称莉莉丝不是亲生女儿,也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但如果自己能从她那种诡异攻击方式的手下苟过去,那么自己就证明了有实力能保护莉莉丝,毕竟莉莉丝不可能一只待在她的身边,孩子长大了终究会想要闯荡,但至少要等莉莉丝长大,实力变强她才放心,自己就是她为莉莉丝准备的“保护人”。她也不指望我有大魔官实力,只是试探以此,之后再用一纸契约,说是说将来和成年后的莉莉丝为伴侣,但深入思考一下,这又何尝不是“让自己保护莉莉丝直到成年”的意思呢?

    这样一想的活,莉莉娜可真是一位好母亲啊。

    但......这样我就成了衬托她母性光辉的跳坑勇者了啊!陆亡泪流满面,怎么说呢,感动+想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