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6章 学院长计划通

时间:2017-11-07作者:小电流

    “好了勇者评委,好好看着魔物娘们的天赋展现,顺便给个评价吧?”学院长的话将陆亡的思绪带回了考场,这时第一组全由吸血姬组成的学生已经开始展示天赋技能了,首先是魅惑魔法,这个是要看下面幻术抗性强的猫头鹰老师给评价的,在之后就是齐刷刷的血弹射击,大家都开始卯足了劲往手心聚集血能量,除了一个似乎是尖子生模样的学生先于旁边同学2秒发射出了一次双发血弹以外,其他人都是差不多时间发出一发威力不一的血弹,打在前面的靶子上亮出了一个击打效果的分数。

    “当然,这个分数只是伤害分,还要看实际的灵活性以及施法速度。”副学院长温瑞拉一边打分一边提醒陆亡:“当然,要以孩子的标准去看,太严格也不行。”

    喂!刚刚是谁突然袭击完还一顿教训的啊!陆亡感觉这句话由温瑞拉来说好违和。

    “不过按照这个标准,让我来当评委也真是头疼,除了那个会连发血魔弹的,威力和灵活性都不错的以外,在我看来都是0分啊。”温瑞拉又补充了一句。

    行了,这下不违和了。陆亡瞄了一眼她手上的打分表,除了5号那位尖子生拿了24分以外,其他学生的成绩都是12分左右(满分30分)。

    哇,连个勉强及格都不给!陆亡为那些学生默默哀悼了一下,这位打得分,肯定就是那种“去除一个最低分”的担当了吧?还能更低一点吗?

    咱们好心的陆亡想了想,给那只连发魔物娘打了个28分,其他同学给19分,这是及格分,陆亡觉得对于孩纸来说果然不能太苛刻。

    大多数吸血姬学生都是这种套路,几个自觉优秀的,性格又开朗的吸血姬表演完后,还会得意的冲着评委席上的陆亡挥挥手,陆亡自然也会回以微笑,让这些小家伙们很是兴奋。

    但也有几个个例,比如有一只把魅惑法术的施展,改为了描绘了一个小小的聚魔法阵的吸血姬,虽然法阵只持续了几十秒就崩溃了,但陆亡依旧给予了一个29分,因为他觉得会绘制法阵是一种技术,遥想自己当年学法阵刻画,那叫一个痛苦经历,稍有差错就会直接崩溃。

    顺便一提,温瑞拉打的分是18分,原因是什么拿这种不完善的技能用,不仅浪费时间,还没有收益,看在高级法阵的前置功课这位同学有先预习和自学,学的还算不错的份上,就给她个及格。

    陆亡:“.......”真是名不虚传的严格啊,人家都玩超纲的法术了,竟然只给个合格分。

    “说起来,勇者你会哪些法术?除了刚刚那个防御法术以外。”下面吸血姬们的考试结束了,进入了准备换班,评委们交换分数的休息环节,副学院长趁此空闲,冷不丁地问了那边若有所思的陆亡一句。

    “嗯......我还会治疗法术吧。”陆亡想了想后回应道。

    “真的吗?勇者大人也会稀有的治疗类魔法吗?”副学院长身边的爱丽朵听见后很是激动,迫不及待地问道:“会什么类型的法术啊,能治好什么样的伤势?有没有后遗症?对于哪种魔力,或者特殊种族有排斥效果?”

    “爱丽朵,你问的太多了。”副学院长轻哼了一声,吓得爱丽朵缩回了脑袋,但神情依旧是无比期待。

    爱丽朵也是评委之一,不过她评分标准是学生们有没有量力而行,为了分数勉强自己的身体的话,爱丽朵会酌情扣分的。还有就是看看有没有学生为了考试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比如用上那种用一次就要休息一个月的大招,虽然初等部也不太可能会有学生会这样的大招,但凡事以防万一么。

    “伤势的话,只要还有一口气,我都能救吧,要说真的有活着却不能治好的后遗症的话,灵魂的受损我不会治疗,精神力受损的话我得要花一个很长的疗程来治疗病人,当然,治疗结束后实力还是会掉,后遗症的话,就是精神力再突破时,会更加艰难吧。”陆亡也不想辜负人家的期待,详细的回答道:“还有大多数负面效果我也可以治好,包括诅咒的话,只要能及时发现,我当然也能出手消除,至于魔力的排斥,暗属性魔力使用者可能会有点不适应,但忍一忍的话,也可以治的,就是效果可能没那么好,得进行长期的保守治疗。”

    “哎?!”爱丽朵惊讶一声,连副学院长温瑞拉的眼中都似乎带着惊讶。

    “怎么了吗?别这样看着我,灵魂治疗神马的,那是神的领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类而已,做不到的啦。”陆亡以为别人觉得他太菜,自己行医,额,是做牧师那么多年了,竟然被人看不起治疗术那简直是丢脸,于是急忙辩解道:“也许你们魔物娘这边的方法比较特殊?我们人类学不来?”

    “不是不是,我是指,你的治疗能力竟然那么强吗?没有副作用,只要还活着就能救,不用事先准备复杂的材料吗?还有仅仅只和暗属性不兼容,但依旧能治疗,这种包容性听上去完全像是幻想一样......”爱丽朵一副不相信的语气。

    “嘛,因为我是牧师,还是大主教么,仅仅是救人,我还是挺有自信的。”陆亡明白了对方惊讶的原因,也是,这边又没有专精治疗的牧师,甚至治疗技能体系都不一定那么发达:“不信也没关系啦,以后如果有治疗方面的需求的话,我随时欢迎。”

    “牧师,大主教?人类那边对医疗师的称呼吗?可是刚刚勇者大人自己还感冒了来着。”爱丽朵小声鼓囊了一句。

    陆亡:“........”我说那是世界的恶意,你信吗?

    “那么那么,对于那种刺入体内的残片武器,勇者大人有办法吗?”爱丽朵追问了一句。

    “有啊,外科手术么,我自然也会,当然精通算不上,但对于去除刺入体内的异物,我还是有自信的,反正麻药一打.......咳咳......”陆亡习惯性地想说麻药一打,病人意识消失后自然可以随便折腾,反正异物拿出来以后,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可以用圣光救赎拉回来,但这话出了口怕是会把病人吓着,没错,这是医学机密,怎么能说给别人听呢?

    对了,这个世界有麻药吗?陆亡突然想到了这茬,虽然痛觉屏蔽术效果也一样,但果然还是让病人完全失去知觉才是最好的么……这样他们就不会害怕过程了不是吗?反正结果好就行了hh。

    要是知道陆亡恶意满满的想法,善良的爱丽朵怕是会直接气晕过去。

    “这么强的医术配合战斗力,勇者大人真是多才啊。”爱丽朵羡慕道:“我天赋技能就是治疗方面的,因此战斗能力比起同龄人弱的多,甚至连学生我都不一定打得过呢,好羡慕勇者大人的学习能力。”

    “额.......”陆亡第2次听到魔物娘夸他厉害,一点也没觉得骄傲,他很想说其实我也是个菜鸡,大家应该团结友爱,彼此互啄才对,但这话出口就显得有点过分谦虚般的感觉了,只能以呵呵一笑来掩饰心中的尴尬,不过硬要说厉害也不是不行,死亡之力全解封的话,陆亡也不知道会有多大威力。

    但用上死亡之力的话,陆亡的直觉告诉她,觉得爱丽朵心目中所羡慕的“强大”,与死亡之力肯定是背道而驰的。

    他又突然有点庆幸幸亏是自己得到了死亡之力,不然如此善良的爱丽朵可能就不会还羡慕着力量了吧,这种只为让生灵变为亡灵而存在的力量,竟然降临在最不需要它的一位牧师身上,虽然这可能是穿越者的福利?但更因为如此,杀人什么的,完全不可能习惯的吧?要真是福利的话,为啥不把我光系攻击魔法的学习力点到和治疗系的一样高啊喂!

    世事真无常啊,陆亡心里感叹了一句。

    “莉莉丝,这次我要垫底了的说,都怪你找到了勇者大人。”帕蒂从考场上来后,用幽怨地小眼神看着那边由于置身事外,一脸精神奕奕+惬意的莉莉丝,刚刚她发射血魔弹时,出了点小差错,导致原本晃晃悠悠和散步速度一样的血魔弹,才飞出3米就消散了,连靶子都没碰到,自然是0分。

    “没关系,没关系,帕蒂已经很厉害了,我连血魔弹都不会呢。”莉莉丝笑面含笑意安慰道。

    “呜~就知道说风凉话,哼~”帕蒂可怜兮兮地看向了陆亡:“勇者大人,我的评分能不能~”

    陆亡是何许人哉,接受大天朝应试教育的过来人,听闻帕蒂的求情话语,哪怕只有含糊的半句,顿时他也就心中了然了,用一句话形容他此刻的想法,那就是——我闻到了py交易的气息!

    只不过……“嘛,评分单已经上交了啦,就算你这么说,我也……”陆亡皱着眉头一摊手,一副无能为力的语气,同时,他也为帕蒂敢于在一群真正的评分大佬旁边和自己求交易这样的勇气,感到一阵敬佩。

    “哎~”帕蒂表情一瞬间变得很失落:“那勇者大人最后给我打了几分呢?”

    陆亡听到这话后一愣,随后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右手边的副学院长,似乎在和旁边的评委商量着什么,很好,没有注意到这边。

    于是陆亡悄悄示意莉莉丝往后靠一点,自己弯下腰,将身子凑上帕蒂的耳边,轻微而快速的说了一句:“嘘~我给了友情分19分。”随后没等帕蒂反应过来,陆亡一瞬间就变回了原来的坐姿,冲着帕蒂眨了下眼暗示完后,目光直视前方,仿佛没事人一样。

    在莉莉丝疑惑的目光中,帕蒂的一下子变得荣光焕发起来,露出灿烂的微笑,微红着脸,眼神中充满了感动,对着陆亡激动道:勇者大人,你真是太好了,竟然给了帕蒂从没有过的高分,爱死你了!”

    感受周围全部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而吸引过来的目光,陆亡哭笑不得。

    怎么说呢?少女,你真是卖的一手好队友!

    学院长自然一听也似乎懂了什么,翻看了下评分表,找到了帕蒂几乎全是四舍五入变0分的评分表中,唯一一个打了两位数的那张,嗯,这想必就是勇者大人打的分吧?

    学院长顿时会心一笑,暗暗地将那张独特的单子塞进了中间,并且把那一叠划为了自己结算的那一堆中。

    学院长心中想这样对帕蒂说:孩子哟,魅力分也可以算进天赋得分的哦~

    嘛,当然,除了她以外,再也没人会知道这份成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