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2章 我肯定是直的!

时间:2017-11-07作者:小电流

    陆亡再次睁眼时,看到周围的景象是这样的,周围是一个粉色墙壁装饰的房间,房间也是很富有少女情怀的布局,可爱的玩偶摆放在床上,床上的粉红色枕头上,写着“可以哟”这三个意义很明显的字。

    陆亡自己呢,则是躺在房间内,软软的粉红色大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上衣和裤子,旁边躺着一个身着暴露,身材火辣的,正在一脸妖媚地盯着自己的脸看的蓝发魅魔大姐姐,连气氛都是粉色的呢~

    “我一定在做梦.......而且还是春梦。”陆亡用了3秒来思考后,得出了正解,之后,他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哪自己该不该醒呢?我的法术模型位……

    去他丫的法术模型!陆亡顿时将魔法丢在了一边,让自己躺平了,模型可以随时搞,这种梦失不再来你说是吧?

    “醒了么~勇者小弟弟,看上去你还挺年轻,气息很浓郁,肯定非常的......”魅魔舔了舔嘴唇,看向了陆亡下面:“美味呢~”

    “哦,你就是把我拉进梦里的魅魔?额,错了,你应该是梦魇吧。”陆亡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只梦魇,明明思想很不健康,可他的表情和心情倒是十分淡定,淡定到他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无能了。

    “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梦呢?又或者说……梦与现实又有什么区别,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永远这样在一起,永远的享受不是很好吗?”梦魇冲着陆亡甜甜一笑,纤纤玉指抚摸上了他的胸膛,朱唇在他耳边轻轻吐息:“现在,可爱的小勇者,接下来姐姐和你玩一个很快乐的游戏好不好?~

    ”说着,她就想用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随后恍然道:“对哦,这是我的梦境呢……”于是没等她自己动手,她身上的衣服就渐渐透明,直至消失,两块布丁弹出来的感觉,冲击了陆亡的视野。

    “切,虽然我也想,非常想,但是心里就是有种说不出的危机感,让我下意识排斥。”陆亡切了一声,顿时有种orz的感觉,也没反抗:“别误会,我很肯定我是直男,但现在这种情况,我不知为何只能用石更不起来这句话进行总结?毕竟明明是那么漂亮的魔物娘主动倒贴,而且还是梦境,怎么都好的情境下,我却感觉像是面对洪水猛兽一样。”

    “不过即使你不想,你也发现浑身没力气了吧?梦境可是我的主场呢。”梦魇轻轻一笑,舔试着陆亡的耳垂:“安心,我的技术很好的,从来没有勇者能拒绝我的梦境呢,你一会儿就会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

    陆亡心里毫无波动,当然也不想笑,最终,他纠结了半天,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彼此不熟而紧张导致的……嗯,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于是他最终选择一咕噜从床上起身,将梦魇的手掌甩开后,从床上跳了下来,随后一招手,浑身就变为了一套厚实的牧师袍,脸上微红:“穿的太少有点不太习惯,哪个……你们魔物娘这边我理解,但我毕竟是人类,嗯,保守的人类,我想我们才刚见面,这样直接实战不太好吧,不过从聊聊天开始培养感情也不错,反正是梦里,虽然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梦……”

    “为什么!”梦魇捂着嘴惊讶道:“你能在我编造的梦境里控制自己!可恶,束缚!”她手指一指陆亡。

    可是令她震惊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陆亡好端端站在那里,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束缚?这种play我不太喜欢呢……果然还是让我们先了解彼此……还有,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事穿上衣服再说如何?”

    额,不知为何,陆亡总觉得自己这句话有很多槽点……

    还没等陆亡以欣赏艺术的眼光,光明正大地将魅魔大姐姐完美的身材刻在脑海中时,下一刻,粉色的床不见了,房间也一下子被烟暗吞噬,陆亡就这样静静和那只发现自己动弹不得的梦魇站立在一片烟色的空间内。

    “什么情况?”陆亡看着周围的变化,顿时觉得不可思议:“梦魇小姐,您的梦境貌似不太稳?”

    “不可能,竟然有人从外界直接强行突破到我的梦境,而且……控制权……”梦魇身上突然像是打了马赛克一般模糊起来。

    “我去……河蟹大神这么厉害的吗,全宇宙都有的吗?”陆亡见眼前的免费福利打了码,吐槽了一句,顿时有点失落,其实他虽然没感觉,但还是有点期待接下来的发展的,毕竟是梦境么,不用负责么……不对不对!是春梦无痕是吧?

    随后他就看见那边烟色空间中,突然冒出一个很熟悉的……虫洞?

    “咳咳,这位打扮非常的有魅力……不如说是根本没穿比较好?总之,梦魇小姐,接下来本某借一下你的梦境,然后这一切如果你都忘记就更好了,担心不会忘记也没关系,记忆毁灭!”突然,烟色的梦境中撕开了一道裂口,之前陆亡见到的那个名叫“邢如风”的奇怪男子从裂缝里钻出,随后抬手就甩出一道烟色气息将已经变得模糊不清的梦魇打散。

    “我去,虫洞科技已经发展到了梦境都能穿的地步了么?”陆亡在那个男子看向自己的一瞬间,突然之前还有点迷糊的意识全部恢复了清醒,随后张口就是一句吐槽。

    “什么虫洞科技,多低端,用大佬的话来形容,本某这叫徒手撕空间。”邢如风看着因为他闯入而变得很不稳定的梦境,随后也不顾着耍嘴皮子了,急忙道:“这次瞒着拉克丝,额,就是那个天使过来,自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本某是谁这种蠢问题你也别提了,就当是新手村村长好了,本某说你听,别提问。”

    “嗯。”“其实本某来这边就想说一件事......”“那你倒是说啊,这个梦快爆了吧。”陆亡也意识到了空间的不稳定,为什么?我擦都出裂缝了,而且感觉自己的身体也打码了,明明有很好的穿着衣服……咳咳,总之,这还能叫稳定吗。

    “关于刚刚,为什么你石更不起,额,本某是指有那种危机感么,因为一旦你......”邢如风比了个很形象的手势,把右手比作一个“ok”,左手伸出一根食指,然后抽插.......“然后对方就会被你的死亡之力瞬间转化为‘死侍’,当然,是有意识的死侍,而且言听计从。”

    “这不是很好么......”陆亡一听顿时来劲了,这玩意儿不就是人工少女……

    总之,应该是那种充满粉色意味的东西,啊呸,是生物吧?

    “叫你别废话!”“额抱歉。”

    “但是死侍会不断加深你和死亡之力的联系,死亡之力可是有意识的力量啊。结果不用多说了吧?你一切的控制直接付诸东流,而你也会被死亡之力控制,是被控制!别想着侥幸,比如有着一个死侍我还是能控住的这种念头,要知道,死侍实力越强,对你的反馈也越强,魔物娘这种生物,可是会随着成长越来越强的啊,还有,你和死侍“玩”的次数多了,死亡之力传过去,她也会变强,说白了,只要有一个,你的结果就是......呵呵......”邢如风没有说完,但最后一句呵呵已经包含了一切,让陆亡不寒而栗的一切。

    “哦对了,其实也是有解决方法的,比如契约......”话还没说完,整个梦境就一瞬间崩碎了,陆亡也带着一脸懵比看着邢如风一下子消失了。

    “喂!契约怎么了你倒是说完啊!我去,这关乎到我人生大事啊!”

    陆亡大喊着坐了起来,却发现面前已然是一片青青草地,而自己的大喊声,仅仅让旁边睡得正香的萝莉吸血姬们咕囊了一句,翻了个身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回音,四周空旷而开阔,这一次,和煦的微风拂过脸庞,给陆亡的感觉就没之前那么惬意了,任谁知道自己“幸”(请用后鼻音读)福生活被掐灭掉后,都不会觉得再惬意了吧。

    陆亡愣了一会儿后,低头回忆了起来:我刚刚貌似在做梦,一开始是粉色的梦境,梦魇大姐姐在旁想和自己做游戏,这很正常,对于一个男性而言,但自己竟然怂了!而且随后钻出一个帅气的男性,一下将大姐姐打灭掉,告诉自己什么来着?哦,千万不能和魔物娘啪啪啪......

    陆亡抱住了脑袋:“我是直的吧!绝对是直的吧!这什么情况,春梦还可以被截胡的啊!”

    感慨了一下梦境后,陆亡开始思考这个梦的真实性......梦哪来的真实性啊喂!陆亡自我吐槽起来,但既然魔法和神明都有了,梦也许是真的呢?所以最后到底契约怎么了?契约到底怎么解决我这个不能进行爱的鼓掌的问题呢?

    陆亡不清楚,现在可能性很多,比如多签点契约能解决?少签点契约就能自然解决?还是说有些契约祝福可以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说我现在的契约者莉莉丝能帮我解决问题?额,关于我觉得莉莉丝该怎么帮我解决这个问题的,求本子的全部面壁去!

    完全没有头绪啊……

    陆亡再次躺在了草地上,头疼啊,不知道具体情况,自己也不敢尝试啊,搞不好死亡之力操控自己,到那时死掉都是小事了,半死不活看着自己毁灭一切才是真的痛苦。只能先维持现状,等那个叫邢如风的神秘男子下次和自己见面吧,不过这个大佬神出鬼没的,还有,既然能穿梦境,为啥不直接像上次那样撕开空间直接到这个世界里和我交流啊!陆亡心中吐槽道,仅仅告诉自己一个坏消息后却不把解决方法讲全的大佬,太差劲了!

    (邢如风:“阿嚏!貌似有人说我坏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