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九章 我竟无言以对

时间:2017-11-07作者:小电流

    不过莉莉娜一瞬间又变回了高深莫测的微笑脸,让陆亡怀疑自己刚刚一瞬间是不是看错了。

    “不知道哦?不过你已经是我女儿的契约勇者了吧?契约勇者和魔物娘之间,应该是一直在一起的。”莉莉娜看见了怀中已经眯着眼睛打瞌睡的莉莉丝的脖颈处,有一个淡淡的金色蝙蝠纹身,她见多识广,怎不知这是契约印记呢?至于对象是谁,那还用说么?于是莉莉娜用看女婿的眼神看着陆亡,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看你流浪在外,没地方去的样子,不如就在我家住下好了。”

    “额?契约上有不许远离的一条吗?其实吧,我不太想麻烦你们的,房子里多个陌生男性,总是很不妙的吧?”陆亡虽然不觉得自己属于禽兽一类的,但也绝对不是那种禽兽不如的人(这个梗自己领悟),嗯......因此,反正契约上也没说离得太远会有什么问题,那就当结下个缘分好了,果然人类这边才适合陆亡啊。

    “没关系没关系,不过契约可不是儿戏哦?一旦契约完成后产生了背叛心,随意疏远另一方的话,神明大人可能会降下神罚的喔?”莉莉娜微笑着说出了一个让陆亡浑身一颤的消息:“那样也没关系吗?会复.活.的.勇者?”

    原本陆亡是不信神的,但自从他成了牧师后,就信了.......

    “好吧,话说,您的丈夫不介意您就这样随便的.......带个人回来住的吗?”陆亡心里有点虚,万一神罚把自己真弄死了呢?自己还想好好探索新世界的呢,只能无奈道:“要不要先通知一声?或者干脆,我就搬在你家边上住吧。”

    “丈夫?”这次轮到莉莉娜疑惑了,她歪了歪脑袋,似乎是没想通。

    “?”陆亡对于她这个反应,也没想通,话说你孩子都有了,怎么可能不知道丈夫是什么啊!难道是这边世界的称呼不同吗?

    “啊!你是指她的父亲,也就是那名勇者吗?”

    “啊,对。”不然还能是谁啊!陆亡心中吐槽道。

    “我没莉莉丝那么好运,能找到自己的契约勇者呢,因此,家里就只有我和莉莉丝,莉莉丝的父亲的话,是稍稍借一下别人的契约勇者的喔?”莉莉娜面色依旧饱含笑意。

    陆亡大脑一瞬间当机了,这个.......信息量怎么那么大!这个东西还能借的吗?你这叫寝取吧!咳咳,难道这个世界已经开放到如此地步了吗?魔物娘之间的底线何在!

    以及,这句话之后我该怎么接?笑着说您真厉害?抱歉我说不出口啊!还是说应该一脸鄙视?对方看上去及其不好惹啊,鄙视的话,我会不会直接进入badend?

    伴随着陆亡的沉默,一瞬间气氛尴尬了,陆亡急忙打了个哈哈缓解气氛,随后随便找了句话出口:“那就承蒙好意了.......”

    说完这话,陆亡就想抽自己嘴巴,果然不经过大脑处理的话语都是禁语,看着对方更加灿烂的笑容,陆亡也知道说出的话不能反悔了,不就是去人家家里住么,哪里不是住呢?她还能吃了我不成......行吧还真有可能,那种意义上的吃,但人家都有女儿了,应该不会的吧?是吧?

    于是乎,一脸颓丧的陆亡,就跟着一手抱着熟睡的莉莉丝,一手拽着锁链的莉莉娜,缓步向前走去......

    不多久,一座城堡的轮廓出现在了陆亡的眼前。

    “哦对了,你们是刚刚签订契约,恐怕我女儿还没和你说,我们和平派魔物娘这边的规矩吧?”莉莉娜突然转头对陆亡说道。

    “规矩?”别说魔物娘这边的规矩,这个世界的规矩陆亡都不知道呢,自己刚穿越来,就先来一手万米高空超级迫降,之后遭遇qb萝莉要和自己签订契约,再被人连杀几次,最后阴差阳错签订了契约,成为了魔法.......总之,要么是我的世界打开方式不对,要么就是这个世界太6,我陆亡玩不来。

    “是,既然是契约勇者和魔物娘,在我们和平派之中就是重点培养的组合,白手套知道吗?那个是属于最低级的,维护和平,顺便抓捕一些激进派恶徒的组合,不过再往上,就是魔王大人钦点的契约组合了,就会给予一个响亮的称号,而且契约组合的话,在毕业后直接就可以当2级佣兵,积攒功勋努力得到魔王大人的赏识,就是我们和平派魔物娘的目标!”莉莉娜解释道。

    “是吗?那我能不能选择不出来抓人,开个小教堂行吗?每天治疗些病人,就这样?”陆亡直接枪毙掉了莉莉娜大多数抱负。

    “哎?教堂?那种禁忌的东西......尽量还是别说吧。”莉莉娜神色一下子严肃了不少。

    “哈?”陆亡感到很奇怪,你们不是说好的信神明的吗,教堂神马的,为啥是禁忌了啊!

    “好吧,看你的样子,似乎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莉莉娜叹了口气,边走边说:“我们和平派的最高领导,是被称作‘魔王’的魔物娘,而激进派,也就是她一方的最高领导者,是‘教皇’。”

    “emmm.......”陆亡觉得这里有问题啊:“和平派和激进派的区别就不用解释了,刚刚我也能看出来了,但为啥和平派的领导是魔王,激进派却是教皇,总感觉,反了.......”

    “因为信仰的神明不同,我们信仰的是和平与契约之神,而激进派信仰的是本源与力量之神,他们的最高组织叫做‘教会’,我们这边相应的组织就叫‘魔城’,名字神马的大丈夫啦,关键是信仰问题。”莉莉娜的最后一句话让满腹吐槽的陆亡一下子无言以对,好吧,就接受这个设定好了:“虽然很想吐槽为什么像这样的.......”陆亡一指地上失去意识的螳螂娘:“弱肉强食法则观念根深蒂固的一方,竟然还能有组织一说,但我倒是很好奇,难不成激进派和和平派生活在一起的吗?还是说她是偷渡来的。”

    “当然是分开住的啦,激进派有自己的城堡,我们也有我们的城堡,而且两派连年小战争不断,幸好人类这边能培养勇者,而且愿意帮助我们构建一个魔物娘与人类和谐共存的世界,因此我们两边战力应该差不多吧?”

    哦,原来加了勇者这种自带光环的生物,战斗力也只能说是“应该”差不多,激进派到底是有多强大啊!哎?不过这样一来,怎么听上去人类就和附庸国一样的存在,我大人族亿亿万,怎么就没法一力对抗世界了呢?

    “说起来,人族的城堡你竟然不知道吗?”陆亡觉得这个问题很关键。

    “人类怎么会有城堡呢?村落的话也许在一些隐蔽的地方会有的吧,但是人类建立城堡,岂不是将目标完全暴露给激进派,然后男性被掠夺,女性被杀戮吗?人类除了少数的勇者,大多数普通人对于魔物娘来说,哪怕是幼生体的魔物娘,都能轻松对付一群呢。”莉莉娜被他这个想法逗乐了:“你不是人类吗,怎么连这种道理都不知道啊。”

    我.......我想回家,这个世界不友好,这是种族歧视!陆亡感觉心灰意冷,你们魔物娘住城堡,人类只能住村庄,这也就算了,现在看来,哪怕是住村庄都不安宁,还得偷偷摸摸,苟且偷生,就和旧时代的农民一样,能被随意剥削的那种,还有,男性掳走女性杀光,这什么道理我怎么不明白啊,你确定你不是口误了吗!

    以及,说好的勇者就是那种:我,既是一支军队!的这种存在呢?凭什么勇者“们”都没法保护人族啊!还得去“依附”和平派魔物娘。

    陆亡十分痛心疾首,他似乎能脑补出那些被欺压到奄奄一息的人类们了,身为一名人族,肩负着那种种族使命感,以及一点点爱族情怀,要不是自己不行的话,他真想开一个世界级传送门,然后将自己上一个世界的人族传送过来,让那些欺负人类的魔物娘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犯我人族,虽远必诛......

    哦,现在的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怂,我怂就是了.......

    “总之,今天抓到的可是一个大头呢,染血的青叶。”莉莉娜转头拉了拉锁链:“这个我就上报说是你和我女儿契约后的战功咯,就当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为女儿找到了契约勇者的贺礼吧。”

    “哦,您高兴就好.......”陆亡也不知道在这里这种战功意味着什么,直接推辞又显得很突兀,他个人喜欢自力更生,但送上门的奖励拿了也就拿了吧。

    很快,莉莉娜就和陆亡来到了城门口,这远看不觉得,等头上苍翠绿树消失,视野一开阔,近看城堡,顿时就发现这座城可谓是高耸入云霄一般,抬头都望不见顶,怕是有几百米之高吧,城墙上的配置自然是看不清晰,但城门口倒是很奇怪地种着一棵违和感满值的大树。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战争古树?陆亡看着那颗比大约有10米高的城门还高的大树,顿时思绪就联想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方面,而且城门口也没守卫,甚至来来往往进出的人也没有,显得冷冷清清,这点倒是非常的奇怪。

    总之.......只能去了吧?虽然感觉这里透露着一丝丝诡异,但陆亡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莉莉娜前进了,走一步算一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