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36章 祭月之舞

时间:2018-07-08作者:小电流

    既然陆亡等人都说了要逛逛祭典,吉丽娜也不再挽留,而且她还得为陆亡刚刚提出的第一个请求做准备,那个得花好大功夫。

    这一次,轮到陆亡带着自家的魔物娘去敲玉藻家门了,虽然地方那么大,也不知道敲门声能不能传进去。

    “古晓然,玉藻,你们醒了吗?来啊,燥作啊,比赛结束了,出去high啊。”陆亡在门口大喊着。

    “来了”古晓然在房屋内喊了一声后,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后,大门缓缓打开,古晓然目光略带歉意地看着陆亡:“玉藻她唉,陆亡,不如先进来坐坐吧?”

    “嗯。”陆亡也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是古晓然替他们开门,换做之前,肯定是活泼的玉藻充满元气的欢迎,但是现在么,毕竟昨天刚刚经历了那种战斗,玉藻大概心里也很难过吧?

    一进屋,就看见一个浑身被『毛』茸茸的大尾巴裹得严严实实的球体,一动不动地静止在一个暖炉边上,哪怕是陆亡很明显地和自家魔物娘脱了鞋走进了房间,那个『毛』球依旧一动不动。

    “玉藻,别难过了啦,都过去了对吧?”陆亡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自己无论做什么,必然会伤害一个,不过比起让玉藻发动复仇战,陆亡更愿意快刀斩『乱』麻,背锅满足古晓然希望让玉藻未来和平快乐的愿望:“好吧,昨天是我不对,突然就反水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原谅我,无论什么赔罪,我都会答应的。”

    “咱又没有怪你。”尾巴裹成的绒球内发出了沉闷地呜咽声:“咱知道古晓然的想法后,怎么会怪你呢?身为魔物娘,才不会对勇者发脾气呢,咱只是为自己的弱小而难过,如果咱更强一些的话,比陆亡这位勇者要强的话,那么之前就可以帮助古晓然了。”

    陆亡也大吃一惊,玉藻竟然在哭的样子,玉藻在陆亡心中的形象一直是一位乐天腹黑的合法萝莉魔物娘,陆亡认为玉藻也许会生气,也许会因此恨自己,但没想到玉藻竟然会为昨天的失败而哭泣,这反而让陆亡心中不太好受起来。

    “唉,这种复杂的情感我也许不太了解。”陆亡对着端上点心的古晓然说了声“谢谢”后,再次对着边上的绒球说道:“但是,我想玉藻你可能是把勇者想的太复杂了,勇者其实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他们会为了自己魔物娘的笑容而笑,也会因为自己魔物娘的哭泣而落泪,在勇者孤身一人的时候,他们也许会很『迷』茫,会对自己的存在不知所措,甚至会害怕自己的力量和身份会给自己带来怎么样的未来。会因为其他勇者而动摇,也会因为看见黑暗面而愤怒。”

    没等玉藻开口,陆亡接着说道:“但是,就是这样子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的脆弱勇者,在拥有了自己的魔物娘之后,究竟会有多强呢?玉藻,我看见过,一位弱小的,只会流浪与吹笛为生的勇者,为了能够见到自己心爱的魔物娘,向着一位不用手指都能碾死他的海之女皇发起了挑战。我看见了,一位面对自己无法撼动的存在,悍然举起大剑抗衡,只为了让自己的魔物娘逃跑的勇者,前一位你们不认识,后一位就是古晓然。玉藻,勇者应该受到魔物娘保护才对吧?那么为什么在那些时候,勇者反而站在了魔物娘的前面呢?是勇气,情感赋予了勇者勇气,很单纯很无畏的勇气,当一切有关于自己魔物娘的时候,勇者会果断的可怕。所以,情感的来源,就是你们这些魔物娘,这些他们把自己全部的人生和价值都压在你们身上的魔物娘。”

    陆亡顿了顿:“很奇怪吧?的确很奇怪,就像是母亲总会奋不顾身的保护孩子一般,勇者也会如此不假思索地保护自己的魔物娘。玉藻,你有没有想过古晓然现在在你的身边,他的心中,究竟是你更重要,还是那过去的仇恨更加挥之不去?每天日升日落,晚上晚安后闭上眼后,早上早安前睁开眼前,他心中牵挂的究竟是过去的恨,还是身旁的你的点点滴滴?然后,你再好好想想,现在自己该怎么做,到底什么,才能真正带给古晓然幸福。是让双手沾满鲜血,替他报仇雪恨吗?最后,古晓然,有些事情,还是请你自己亲口对玉藻说吧。”

    “”玉藻与古晓然同时沉默了,古晓然转过身子去,悄悄抹了抹眼角,轻声道:“陆亡说的没错,玉藻,我心中的伤痕,早就已经被你所填满了,所以玉藻,请不要难过了,比起复仇,我更希望你永远陪着我,像之前几天那样,开心地,以自己的方式满意地生活着。我其实,已经很满足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的志向远大,我只是想和你一直在一起而已,我只是想看着你笑,然后跟着你一起笑。虽然很对不起古晓然前辈,但是,我已经下定决心,打算就这样自私下去了,如果这样不能算得上是勇者的话,那么,我不当勇者也罢。”

    “可是,因为我的无力,让你替我受伤了,教皇造成的伤,到现在还没好,不是吗?我本来想用晋升九尾的力量,来治疗你的伤势的。”玉藻低声道。

    “无所谓啊玉藻,这可是我存在意义的象征,我为了你而受伤,是对我努力的肯定,所以,我并不难过,反而,我很为这个伤感到骄傲,其实,玉藻,伤心的话,就这样在我怀里痛哭也没关系的。我,一直都是你的契约勇者,你的夫君,只有你能理解我,同样,我也会包容你的一切,不是吗?”

    “呜,古晓然对不起”绒球突然散开,一道黄『色』的身影扎进了古晓然的怀里痛哭起来:“对不起,我输了”

    古晓然『摸』着她的头,自己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下:“没关系,玉藻,我不怪你,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我们都是一人一半。”

    “话说,希芙你为什么也跟着一起哭啊。”

    “不知道,呜,陆亡大人,总觉得您的话让希芙忍不住流下眼泪了。”希芙也被伊丝姬抱着『摸』头:“呜呜~原来陆亡大人的过去那么可怜,现在却又那么的伟大,希芙,希芙一定不会辜负陆亡大人的期待的。”

    “”陆亡虽然也有真心流『露』部分,但是说实话,他自己其实并没有很心『潮』澎湃,毕竟现在陆亡属于情感削弱的状态,就算那种感动到要落泪的气氛,陆亡最多也就心中感慨一些,再吐吐槽也就过去了。

    “莉莉丝,纸巾要么。”陆亡撕了一张纸巾给旁边眼圈红了一圈,但死命咬着牙不让自己跟着哭的莉莉丝。

    “才不要呢。”莉莉丝抹了抹眼睛:“是因为房间灰尘太多了,飞进眼睛里了啦!”

    “”行吧,傲娇属『性』也接受了,没什么设定我接受不了的了。陆亡心中吐槽道。

    “主人,点心,想吃。”旁边的伊念则完全不懂这些复杂的情感,身为一只新生的剑娘,她大概也保持着无机物的无心状态,只是对桌上的甜点感到了一丝丝兴趣,但是自认为“自己处于家庭底层”的她,在几位主母以及主人都没有吃的情况下,犹豫着没有命令和准许的情况下,到底能不能吃这个看上去很诱人的点心。

    “啊,你吃吧。”陆亡突然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莉莉丝有点疑『惑』,但随后看见了伊念面无表情地拿起桌上的点心后,莉莉丝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小声在陆亡耳旁问道:“陆亡,伊念对你是单方面心灵交流的关系吗?”

    “嗯。”陆亡也没有隐瞒的**,之所以没有说,原因就是“你们也没问啊”,于是他很干脆地点点头。

    “那也就意味着,伊念虽然表面上乖乖的,但是如果她对你有什么想法的话,或者说咱们坏话的话,咱们是不知道得咯?”莉莉丝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和善”。

    “莉莉丝,你相信我,伊念是个好孩子。”陆亡急忙回答道:“她和我的交流也很纯洁的,你听我的回答不就知道了么。莉莉丝,她还只是个新生的孩子啊。”

    “可我总觉得之前在哪里见到过她。”莉莉丝皱起了眉头:“可是想不起来了。”

    “大概是梦境论吧,就是突然之间就会有种晚上梦到过这个场景的感觉,说不定莉莉丝你就是在梦里预见自己遇到了伊念。”陆亡提出了一个假设。

    “也许吧。”莉莉丝显然不太相信这个假设,不过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索『性』就先应付了肯定什么都记不起来的陆亡,打算以后自己再独自想想。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