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32章 掠夺,释放

时间:2018-07-05作者:小电流

    寂静的挽歌,这把原本狰狞的骨剑,样子变得奇怪了些,黑『色』和白『色』的气息环绕在其上,活脱脱地一把附魔特效剑的感觉,之前,明明没有这种魔力特效的才对

    而且不仅如此,原本那布满倒刺的骨剑,此时此刻突然变得稍微雅致了些,虽然骨剑还是骨剑,但是那些倒刺貌似变成了平滑锋利的骨刃,看上去总算是有种正常大剑的感觉了,不过陆亡却清晰的感觉到了,它的威力以及与自己的联系感,貌似更深了不少。

    不过刚刚那个声音到底是?

    “啊呀,原来陆亡勇者有武器的吗?”玉『露』娜和柯酱同时在城内场外问出了同一个问题:“之前不用是为了隐藏实力?”

    “也不是刻意啦,只是有点担心威力”

    “不够?”玉『露』娜点点头,一副了解的模样:“也是,这么大的剑,用起来很不方便吧?尤其是这种需要高速的战斗。”

    不,我是担心这把完全超脱我掌控的剑威力太大,万一打破了空间的守则,造成了对现实的真实伤害该怎么办陆亡心中暗暗吐槽道。

    “是寂静的挽歌呀,这样的姿态真是好久不见了呢。”莉莉丝看见那把变化很大的挽歌后,眼神变得朦胧起来,一副怀念起往事的模样:“之前为了帮助我恢复,一直看到的都是那个掠夺形态的可怕样子啊,这种释放形态只在那一次见到过”

    说着,她的脸微微一红,像是害羞,但是眼神中随即又『露』出了感伤,像是为什么而难过一样,随后只是轻轻地自言自语道:“虽然并没有成功,但是我还是很感动”

    这么复杂的情感,这么高深莫测的话语,不管旁边那些魔物娘有没有懂,反正陆亡表示自己完全不懂。明明说的是同一种语言,意思单独看陆亡都懂,但是他愣是没明白莉莉丝到底说的什么玩意儿,就拿那什么掠夺形态和释放形态来说,这剑还能变身的吗?我自己都不知道啊喂!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意思就是让我拿着这玩意儿砍爆对面是吧?这也许就是巫女说的‘神明的启示’?管它呢,接下来怎么样我可不管了啊!”将玉『露』华一发试探般的冲击波一刀砍断后,陆亡的身体一倾,双手握剑斜垂于身侧,一副完全放弃了防御,只追求一记无死角的,无法躲闪的斜上全斩的姿态,迅速贴近了与玉『露』娜的距离后,猛地就是一个转腰圆斩:“招式什么的不存在的,斩!”

    “好草率”玉『露』娜想要一个高跳躲开这来势汹汹的一斩,但是她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像是被什么压制一般,沉重到完全无法起跳,而且后背上似乎也被一堵墙挡住了一般,退无可退。

    “命运的复刻——重力术。”莉莉丝的双眼绽放出前所未有的金『色』光辉,这个重力术的复刻是她一开始就存着,终于等到了如今可以用来翻转战局的一刻,释放了出来,单手指着玉『露』娜,浑身微微颤抖,但依旧死死地咬着牙坚持着:“命运的分岔轨迹(瞬间释放两个不同效果的命运法则),二重效果叠加——无法回头的命运。”

    “大地庇佑,地陷术!”玉『露』华也瞬间被庞大的压力笼罩,整个身躯有从空中坠地的趋势,她迅速做出反应驱散了自己身上的重力异常重新升空拉开距离,看出了自家姐姐的窘境后,急忙想让自家姐姐脚下的大地下陷,让她一瞬间陷入土中的话,就可以躲开那一招根本没法通过侧身或者弯腰闪避的斜轮斩。

    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咳咳!”莉莉丝的嘴角沁出了丝丝血『液』,金『色』的双眼死死盯着玉『露』华,伸出了另一只手的手指,微微颤抖但依旧坚定地指着她,低声道:“没用的,不会让你妨碍陆亡的,三重『吟』唱,咳咳,虚幻之命(技能发动强制无效化。)”

    “来得好!”既然已经无处可退,剑刃已经快要临身,玉『露』娜索『性』将心中的警兆压下,运起全部的力量对着陆亡的胸口一拳打去,而另一只手连同剩余的四根尾巴一起运用所有魔力,组成了最坚固的护盾,挡在了剑锋前。

    “命运,看着吧,阻挡在你与我之间的,就算是存在,我也斩杀给你看!”不知为何,陆亡眼前的玉『露』华突然变得模糊起来,渐渐地又开始与一个身姿重叠,他不由自主地喊出了这句自己都不清楚理由的话语,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主动意识到,自己的双眼已然漆黑一片,握住这把剑,同样地一记毫无保留的攻击,同样的义无反顾,同样的,对方被命运所牵制住动弹不得,就像是场景再现了一般。

    “触之即死,万物终焉,挽歌,灵魂斩灭。”剑身猛地变为漆黑,雾气从剑刃处喷涌而出,时间,空间,全部都为这一斩凝滞了一瞬,明明剑还没有斩出,而玉『露』娜就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视野中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色』,随后,连同自己一起,整个世界,一分为二,然后,寂静地死去……

    之前这一斩结果,是怎么样呢?斩出这前所未有过的,从来没有学习过的,却浑然天成的一斩时,一种模糊的记忆冲击了陆亡的大脑,撕裂般的疼痛,只记得当时,那一斩之后,自己的剑,身体,法则,灵魂,只是一刹那,就全部崩溃了只听到一声模模糊糊的,撕心裂肺般的叫喊声“母亲大人,不要!”

    母亲大人,是谁?不要是意味着,自己,输了吗?

    一阵强大的冲击力贯穿了他的全身,把他的思绪打回了现实,而他手里的剑,在他一瞬间的爆发下,毫无阻碍地玩成了一轮半圆斩,一道黑『色』的波纹扩散开来,周围的山脉无声无息地在波纹的切割下化作了两半,切口处的石头变成了灰白『色』,灰白『色』渐渐蔓延开来,不一会儿,周围的山,崩碎了,碎成了一地厚厚的灰『色』粉末,就如同玉『露』娜看到的一般,死去了。

    而眼前的玉『露』娜,保持着微笑,身体开始渐渐发光,说出了淘汰前最后一句话:“陆亡,太帅了”

    说完,她的身体变成光粒子消散了,是退出月华之境了吧,太好了,这一超乎自己预料的一斩,似乎还没到干涉空间法则的地步。

    但是,这并不是一个回合制游戏,就当陆亡斩出那惊世骇俗的一斩的同时,不,还没斩下的时候,玉『露』华就已经动手了,她自知救不了姐姐的一瞬间,就已经想好了最优对策。

    没错,姐姐这边只能凭自己本事挡下了,而自己该做的,是相信姐姐的同时,将那位看样子由于瞬间使用了那么多技能而如此疲惫虚弱的吸血姬给干掉!

    一刹那,她就用上了自己最强的手段。

    八条尾巴一瞬间汇聚于身前,看上去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将她完全遮蔽的球,尾巴尖聚拢在一起,一个散发着恐怖波动的魔力球瞬间聚集,天上那大得诡异的月亮一瞬间黯淡了几分,仿佛整个世界的月光都汇聚到了这个光球中一般,而莉莉丝此时此刻突然被一个『乳』白『色』的透明囚牢所困住,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不大,却散发着恐怖波动的光球朝着自己飞来。

    “坠月。”

    莉莉丝闭上了眼睛,因为再看上几秒,她感觉自己的眼睛就会失明,白『色』,哪怕闭上眼睛,眼前依旧是一片白『色』,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月光的『乳』白『色』,什么也看不见,挡不住,自己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挡下这堪比法则威力的一击了,不过,看着陆亡那熟悉温暖的一斩,以及又一次见到了挽歌的释放形态,让莉莉丝觉得这次比赛已经满足了……就这样吧,说到底,自己也是个不称职的魔物娘,没法陪着自己的勇者走到最后……

    来不及!来不及!闪现过去?没有用,魔力的波动让自己的技能无法使用,当陆亡回头时,光球已经到了闭着眼睛,一脸满足的莉莉丝的面前。

    满足?为什么是满足的表情?是因为她帮助自己击败了玉『露』娜而满足?还是因为觉得自己让玉『露』华用了大部分力量对她使用大招,分担了自己的压力而满足?

    不可以!不可以!明明约定好的,明明说要陪着他一次又一次地逃跑,直到她的母亲答应为止,为什么,为什么又『露』出那种表情!

    “死亡,太好了……这样的话,这次……就轮到你等我了……姐姐,对不起,我……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我不后悔,只是求你原谅死亡,好吗?”

    一模一样的表情,自己沉默着,一手死死地抱着莉莉丝,她的身上『插』着一把金『色』的剑,身体开始渐渐淡化消失,而自己的另一只手,将挽歌『插』入了另一位,天使样貌的女子胸膛中……

    “混蛋……是谁给你的权力,『露』出这种,讨厌的表情啊!!”陆亡的右手臂突然化作了黑雾,黑雾猛地膨胀弹出,变成了一只庞大的黑『色』手掌,一把握住了近在莉莉丝眼前的光球。

    “记住了,没有得到我的允许,死亡只是一种奢望。”陆亡冷冷地自言自语着,随后双眼中的黑『色』猛地一闪,他的雾化手臂猛地朝着莉莉丝的方向弹出,对着那白说的光球一握:“就用这只手,掠夺一切。”

    黑『色』的巨大手掌猛地一握,白『色』的光芒涨裂开来,巨大的能量几乎掀翻了周围的一切,刚刚被陆亡这一斩化作灰烬的山脉,其残灰漫天飞扬起来,就像是形成了一个沙尘暴一般,白『色』的光芒冲破天际,将天空中的云彩都击出了一个大洞。

    但是哪怕这只手已经因为庞大的能量千疮百孔,如同一个努力握住高压水龙头的手掌一般,白『色』的光芒渐渐一道道地穿出,击破一切阻碍之物,但是唯一只有莉莉丝那边的那片手心,死死地挡住了能量的爆发,哪怕周围的一切都被卷入了风暴,只有莉莉丝所站的位置,风平浪静。

    结束了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