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26章 月华之舞

时间:2018-07-05作者:小电流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知何时,莉莉丝醒了,也不知何时,古晓然也醒了。

    众人默然坐在了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月亮,一言不发,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降临一般,亦或者只是看着明月映照着自己的内心,让往事在心头滴滴荡漾。

    没有人说话,大家安安静静地坐成一排,除了希芙和莉莉丝吃着手里的小零食以外,其他人都在很专注的赏月。

    “我有点想家了......”伊丝姬开口打破了这份寂静。

    “是么.....”陆亡不知如何安慰她。

    “不过,只是想而已,大陆,很有趣,我还想再多旅游一些。”伊丝姬淡淡道。

    “陆亡大人,也想家了吗?”希芙感觉到契约中传来的一丝丝波动,于是将头上的双角靠在了陆亡的肩膀上。

    “没有......只是觉得现在很安静而已。”

    是啊,怎么会想家呢?因为自己根本没有家啊,地球吗?之前的世界吗?它们都遥远到令他压抑。

    “快要开始了呢。”玉藻突然开口道。

    只见天边的星河突然开始缓缓流动起来,渐渐地化作了一个人形的轮廓,接着是尾巴,耳朵,慢慢组成了一位狐娘的样子。再然后,那位由星光组成的狐娘开始变成了一位有色彩的虚影,双手拿着两把琉璃色的扇子,缓缓展开,做出一副托起月亮的姿态,随后,静静地凝滞在那里,就像是一副铺展在夜空中的画卷。

    淡漠无名,月下起舞......吉丽娜手上的扇子突然一合,一挥。边上的星辰渐渐散了开去,慢慢地,虚影开始了舞蹈,月与影渐渐交织起来,时而不分彼此,时而以影衬月。

    如果说吹笛人林诗音的笛声能让人沉醉其中,体会到他诉说的情感的话,那么观赏吉丽娜的月华之舞,让人什么也没法思考,双目中,心灵中,脑海中,只剩下了一轮明月以及她的身影,什么也无法思考,什么也无法想象,琉璃色的扇子展开,便是月华满地;扇子收拢,便是星空闪烁。

    吉丽娜的身影若隐若现,给人一种快要渐渐远去,离开人间,飞向月球的缥缈感,想要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却只能抓住水中之月,一汪虚影飘散开来,却又在不久后再次凝聚。

    而后你才知道,她与明月一样,只能存在于心中,却握不到手中,你只能站在地上,默默地看着她,默默地祝福她,回味着心痛与不舍,回味着那一瞬间存于手中的光芒。

    圆月一直没有移动,但吉丽娜的舞蹈,让这轮明月活了过来,随着她的身姿,化作了她手中的舞具,随着她身影的闪烁而忽明忽暗,整片天空以及天空中的一切光芒,就像是化作了她舞蹈的一部分,如影随形。

    渐渐地,星星落下了,化作了漫天粉尘般的星光落下了,那是月神的赐福,点点星光洒落在了大地上,田野中的植物焕发了生机;星光洒落在了家家户户,狐娘们的尾巴开始闪闪发光,不少狐娘生出了一条新的月亮色的尾巴,那是进化的标志;星光渐渐洒落在了勇者身上......

    除了陆亡之外,所有勇者都获得了“月神祝福”的buff,在夜晚随着月光强度提升自身魔力恢复速度。

    陆亡么,诚如吉丽娜所占卜的一样,反正这种“神”的祝福是轮不到他的。

    没有一点声音,整座城市就像是沉睡了一般,所有人都无言地抬头望着星空,看着舞台,此时此刻,只有一人起舞,整座城市,整片星空,都在映衬着吉丽娜的舞蹈。

    那是祈福的象征,是美好的象征,是狐族兴盛的象征,也是玉藻祭开幕的象征。

    “将精神力与魔力相结合,配合一些我所不了解的神秘力量,不仅能逆转日夜,甚至能做到这种特效和打动人心的场面,虽然这舞跳的的确很美......怪不得当时那位哥布林娘推荐我买这种扇子。”与旁边已经完全沉醉于舞蹈的魔物娘们和古晓然不同,如果说大家都已经完全进入了吉丽娜舞蹈的世界中,心神成为了天上一颗随着她的舞蹈而动的星辰,那么陆亡只是单纯的以一位观众的身份,一位欣赏者的角度看待这场舞蹈,他也许会因对方高超的舞技而叹服,但心神绝对不会被舞蹈动摇。

    说实话,这种感觉并不好。陆亡心中微微感叹了一句,这也就意味着,自己永远无法让自己的心神沉醉于其中,哪怕麻痹自己一分一秒,自己的情感极其难被外物动摇,有时也是一种痛苦,比如此刻,他就感觉自己与众人格格不入,大家都处于舞台之旁,而自己却立于观众席上,开口则折煞意境,却又无法下决心让自己转过目光,错过一丝一毫。

    一个能让观众们一言不发,不鼓掌,不思考,仅仅是注视着,欣赏着的舞蹈,3如果无法进入像周围人们那种身临其境的状态的话,整整30分钟,就这样抬着头,看着天空,绝对不能说全程都是一种享受......

    加上越到后来,身影越是虚幻,看不真切,所以陆亡难免走神了,月亮啊.......他想起了红月,想起了莉莉娜,也就是莉莉丝的母亲,她现在还好吗?教会会不会找她麻烦?莉莉丝走后,她会寂寞吗?边境......现在还和平吗?她现在,会不会和自己一样,和莉莉丝一样,抬着头,在看天空上的皓月?

    莉莉丝会不会想家,而家中的母亲,会不会想她?那......自己,该与谁一起看这轮圆月呢?一种淡淡的迷茫感在心头升起,月亮是孤独的,就如那起舞的身影,也是孤独的,孤独的身影,只能与孤独的圆月相伴,但是日出之后,残月之时,又有谁能够相伴那道身影呢?

    陆亡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了,一转头,莉莉丝那对血红色的双眼同样看着她。

    感觉着手心上传来的温度,那小小的柔软的触感,陆亡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旁还站着一个人......不,是一位魔物娘,莉莉丝她......也是一名观众啊。

    “呐,死.....陆亡,今晚的月色,很美呢,你,想家吗?”莉莉丝轻轻地靠在陆亡身旁,轻轻地对着他耳边说道。

    “有什么好想的呢?其实,它一直都在我的身旁吧。”不知为何,就如同从心底中窜出来的一般,陆亡下意识地握紧了几分莉莉丝的手,脱口而出,不知不觉,自己的眼角竟然有些湿润,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那么难受,就像是,失去了什么,但是却又一直一直都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永远抓不到的,很珍贵的东西,就像是,一轮水中的明月,明明那么近,却又那么遥远......

    “莉莉丝,你果然还是想家了吧......等这次祭典结束后,我们就回去一次吧。”陆亡还没来得及思索理由,却发现边上的莉莉丝用右手掩面,轻轻抽泣着,于是如此安慰道。

    “不,我只是很高兴......”莉莉丝冲着陆亡露出一个笑容,不知为何,陆亡有种这个笑容很熟悉的感觉......熟悉到让他心痛。

    眼中莉莉丝的身影与一个熟悉的身影重叠了起来,可是,那个身影,是谁呢?是莉莉娜吗?不......那么,究竟是......

    陆亡的眼前突然一阵模糊,然后便是一阵恍然隔世的感觉,再一看周围,不知何时,天上又只剩了一轮圆月以及周围闪烁的星光,周围的魔物娘们和古晓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而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和莉莉丝两个人,脑袋靠在一起,双手十指相扣,紧紧握着,就这样睡着了.......而且很不科学的,身体互相平衡着睡着了。

    “陆亡真是厉害呢,那么美的舞蹈都没吸引你,竟然还和自家的小吸血姬调情......”玉藻掩嘴而笑,被古晓然打了一记手刀,捂着脑袋吐了吐舌头。

    很尴尬,非常尴尬,虽然希芙一副羡慕的样子,看上去并不介意,伊丝姬也不在乎这种事情,周围也就只有熟人和亲近的魔物娘,但是陆亡还是感觉很尴尬,自己怎么突然睡着了?不不不,只是半小时而已,或许只有十几分钟,也不算睡着,但是,总有种睡了很久很久的朦胧感。

    “莉莉丝姐姐,很想家吧?”希芙看到了莉莉丝脸上的泪痕,关切道:“陆亡大人,祭典后,要不,我们先回一次莉莉丝姐姐的家吧?”

    “嗯,希芙真懂事......”陆亡点点头,微笑着。

    “嘛,虽然很抱歉打破你们的气氛,但是,接下来......就要开始了哦,感觉到了吗?”玉藻难得严肃了一回。

    没错,陆亡已经感觉到了,那城中压抑着的激动,那蠢蠢欲动的感觉,那种属于魔物娘的躁动感,以及,两股强大而沉稳的,陆亡十分熟悉气场,已经渐渐笼罩了这里。

    “开始了啊,玉藻争夺战......那么,希芙.......”陆亡打算带着时刻做好准备的希芙。

    “不,陆亡,这一次,我和你一起去。”莉莉丝突然睁开了眼眸。

    心中一动,陆亡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但是当莉莉丝眼中露出了高兴的神色时,陆亡才感到有点后悔......

    理由么,很简单,诚如玉藻所说:莉莉丝还只是个孩子啊!这可是大佬们的争斗,带上她真的没问题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