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19章 委托

时间:2018-06-22作者:小电流

    ,精彩小说免费!

    “这种感觉......陆亡,能理解么?”古晓然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都是因为我的好奇,所以,他们都死了......原本,他们可以活的更久.....而如今,我却在干什么......”

    “看开点吧,死去的已经死去了,至少,他们死的像一名勇者,他们死的有价值,他们,没有留下遗憾,不是吗?”陆亡也不知说什么好,他也知道这个世界勇者都是一群死脑筋,这一点,很像前一个世界的圣骑士,哪怕只是为了就一个平民,他们都愿意前赴后继地牺牲自我,而如今,这群勇者所救之人,可不仅仅是一位平民,而是被誉为希望的,比他们更强大,更会有作为的古晓然。

    勇者从来都没有想过在魔物娘的阴影下苟延残喘,无法自由的情况下,自尽是懦弱和逃避的表现。

    但是如果……换成是为了他人而牺牲呢?

    这个答案显而易见,他们经营谋划了那么久,终于有一天等到了已经快要放弃的契机,舍弃生命又如何?不如说,他们渴望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古勇者,为了信仰而死的,比比皆是,如今也一样。

    只是可惜了,古晓然是幸运的,因为他逃了出来,但也只有他一个了,特蕾芙和伊吉璃对陆亡说的那句话,至今让陆亡难以忘怀。

    “勇者,看来只有你一个了啊。”她们是这样对陆亡说的。

    如果可以的话,陆亡现在很想对她们说:“至少,还有一个。”

    但那又如何,两个勇者能干吗?凑成一对给魔物娘们玩玩调教式双飞?咳咳,对不起破坏气氛了。陆亡让自己神奇的脑洞停下了,总之,还是很为古晓然难过的。

    “我,必须为了他们,活下去。”古晓然抹了抹眼泪:“而玉藻,是唯一一个,愿意与我分担一半,这样的沉重的魔物娘,但是,我很对不起她,我真的很对不起她,明明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她大可以享受这样的日子,她是魔物娘,有自己凌驾一切的力量,却因为契约的缘故与我平分了,而如今,她想要城主之位,就是为了能建立起自己的势力,然后,发起战争,为了我的战争......”

    “额,战争......”陆亡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反对战争,但看着这样的古晓然,却又说不出口,怎么说?让他放弃仇恨?自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痛苦,没有见到过素不相识的人,为了自己一个个死去,而自己却落荒而逃,什么也做不了的场景。陆亡没有立场去反驳他,斥责他。

    “是啊,玉藻很强大,无论是力量,还是谋略,心灵,她的话,很快就能让魔王城批准,或者再不济,也能让魔王城默认她发起这场复仇战了吧。”古晓然喝了一口饮料,饮料不是酒,却让他有了醉意:“到那时,玉藻,还能那么幸福吗?肯定不行了吧,战争,我见过小型的,很残酷。”

    “所以?”

    “我要阻止她,不能让她为了我再牺牲那么多了。”古晓然一把抹掉了眼泪,双眼坚定地看着陆亡:“因此,我绝对不能让她得到玉藻头衔,我已经决定了,为了她,我愿意一辈子背负着内疚,哪怕死后,我被那些灵魂痛斥,我也愿意,就如同你说的一样,死去的,已经死了,但是玉藻,我不会放手的。”

    “真是的,我觉得,如果你是这样的想法,那些灵魂不会痛斥你,相反,你如果能满足地死去,他们会很开心,如果你能想得开的话,他们会更安息的......”陆亡苦笑一声,喝了一口酒......

    嗯?貌似度数比之前高了不少?陆亡感觉到了酒的浓度正在一点点变化,很快心知这大概是收了小费的服务员,故意为之,帮助古晓然把自己“灌倒”,这样的小心思反而让陆亡会心一笑,驱散了不少心中的压抑。

    “古晓然,我问你啊,你觉得我是不是一名勇者?”陆亡拍了拍古晓然的肩膀。

    “是。”他肯定道。

    “比你优秀吗?”陆亡接着问道。

    古晓然愣了愣,随后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我远远不及你。”

    “那么,不如放轻松一些。喂,把你身上的,背负着的勇者的使命,全部交给我吧,我,代替你,代替古晓然,去东边.....”陆亡微微一笑:“先驱者,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她们的实验高塔。”

    “你.....为什么呢?她们的目标,不是你吧。”古晓然摇了摇头:“你比我更强,所以,我更应该继承前辈们的遗愿,这一次,轮到我来牺牲自己,来保护你才对......”

    “不对不对,所谓勇者,并非是弱小牺牲保全强大的,才叫勇者……真正的勇者,是敢于踩着同伴的尸体,带着他们沉重的遗物,一步,又一步向前走去的那个。”陆亡笑了笑,随后向着古晓然伸出了手:“虽然我不能说帮你复仇的大话,但我现在可是许诺,你这个任务,我接了,玉藻祭上,我会阻止你们取得玉藻称号的,但是,我想要和你们组队。”

    “为什么?”古晓然看着陆亡伸出的手一愣。

    “因为,既然要做,就要彻底地大闹一场啊。”陆亡微微一笑:“让这个世界看看,勇者,可不止你一位,让这个世界看看,什么才是……”

    陆亡一把握住了古晓然颤抖着举起的手,飒然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活着的,真正的勇者!”

    古晓然哽咽了……他什么也说不出口,新潮澎湃之余,心中却像是撤下了一个重担,一个压着他几年的重担,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有和他一样的,比他个子更高的勇者,为他顶起那片塌下的天空。

    然而,就像是不让陆亡好好搞好气氛一般,总有些破坏气氛的魔物娘。

    “堂堂魔物娘竟然在勇者面前哭成这样,真是难看啊,呐,可爱的小勇者,别跟这种软弱的家伙喝了,不如跟姐姐我喝两杯如何?”一只狐娘过来搭讪着陆亡,而她身后也有两只掩嘴而笑的同伴,也不知其中笑意究竟是什么含义。

    “抱歉,我没有心情,走吧,酒也喝完了,我们回去吧。”陆亡拉起了古晓然,准备带着他离开了。

    “这么不给面子的么,小勇者?呐,真不明白,这样哭哭啼啼的魔物娘究竟哪里被你看上了?行吧,既然敬酒不吃的话,那么,我要和你发起交尾决斗,就让你看看你喜欢的魔物娘究竟多么无……”

    她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一只手,已经轻轻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陆亡,只是一眨眼,就突然出现在了那只狐娘的身后,而那只狐娘感觉自己肩膀上的不是手,而是一块冰块,一块渐渐让她全身发冷,寒意深入骨髓的冰块。

    恐惧感蔓延到全身,让她浑身僵直,什么也做不了,而旁人看来,陆亡只是将手轻轻搭在她肩膀上而已,什么也没做。

    “请恕我拒绝,最近,我有点腻了,不喜欢打打杀杀的,那么,能让我离开了吗?不说话,就当是默认了。”

    随后,陆亡将手收回,缓缓和古晓然一起离开了酒馆,只留下一个好久好久才缓过神来,大口喘气的狐娘……

    ————

    “这里就是陆亡住的地方吗?”古晓然跟着陆亡到了旅店,打量了下环境:“真是委屈你了……”

    额?委屈?陆亡觉得这词用的有点奇怪,这么幽雅清新的环境,还有温泉,虽然是人工的,但无论哪里都和委屈搭不上边啊!

    不过,这比喻也侧面体现出……古晓然你现在住的地方究竟有多豪华!

    “我觉得已经很好啦,虽然床只有一张……”也就这点需要抱怨一下了。

    “晚上,和三个魔物娘……睡?”古晓然虽然话语没啥问题,单就他的语气和停顿位置来看,他说的意思应该不是正经意思。

    还带着些许敬佩,看得出来,就玉藻一个,就让他晚上力不从心了,陆亡,三个=三倍于他的厉害。

    “不,这也太过了,说到底,莉莉丝和希芙还小,伊丝姬……啊还没介绍呢,我新带的伙伴叫伊丝姬。”陆亡说完,接着道:“只是旅游伙伴,人家老师和母亲让我带她游历,我是不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的。”

    “那,陆亡有想过以后的打算么?”古晓然坐到一张椅子上,熟练地倒了杯茶:“陆亡,想不想长住在这里呢,也方便我回报您的恩情。”

    “不打算。”陆亡很干脆地拒绝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是么……果然陆亡是不一样的啊,勇者们都喜欢过安逸的生活,一路走来,只有陆亡你主动说要去探索外面危险的世界。”古晓然也不知是羡慕还是无奈,只得道:“很对不起,看来我的力量还不足以帮助您……只能,祝愿您一路顺风。”

    “人各有志么,我也许才是格格不入的那个,别在意啦。”陆亡笑了笑:“趁魔物娘们没回来,不如和我讲讲玉藻争夺赛的事项,毕竟说了要帮你参战……是叫追随者吧,怎么成为呢,登记一下?”

    “恩,只需要我们同意,在赛前签订契约就行了。”古晓然点了点头,随后皱了皱眉头:“只是,肯定会有不少不满或者挑战着的,陆亡,毕竟是新人,还是勇者身份……魔物娘们不会认为你的实力足以上玉藻争夺战的,所以,肯定会向你发起挑战。”

    “哦……”陆亡毫不在意:“那真是太好了,这次我让希芙解决就行,正愁没地方给她练级呢。”

    “……”古晓然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这句话,陆亡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