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14章 世界辣么小

时间:2018-06-22作者:小电流

    最快更新最强勇者与魔物娘最新章节!

    “莉莉丝你说,你要管理资金?”陆亡看着那边一脸认真地抬起头看着他的莉莉丝,疑惑道:“想买东西的话直说就好了啦,没什么好害羞的。”

    “才不是害羞呢!死亡你也真是的,明明身为旅行者,却一点也不在乎盘缠之类的吗?”莉莉丝小脸气鼓鼓的,头上的呆毛晃动着,似乎是在为她助威一般:“稍微要有点危机意识呀,魔晶石可不仅仅是货币,也可以用来吸收里面的魔力,或者布置结界的,就这样白白浪费了,真是太可惜了,这个东西很难赚的,又不可能有第二位母亲大人或者魔物娘女皇们再给你那么多钱......也就是说,咱们现在的财政一直都是赤字呀!这么有用的东西,不积攒一些,只出不进怎么行啊!”

    陆亡顿时觉得莉莉丝的话语是多么的不可动摇啊,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她对自己称呼中的异常,他完全说不出任何一个字反驳她的话语,虽然莉莉丝的性格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这样,但这样的气势,看上去还真的十分可靠呢,要不是......

    陆亡看着身高直到自己胸口的莉莉丝,哎,年龄限制了咱对你的观念啊,陆亡始终觉得莉莉丝就和自家孩子一样。

    “好吧,那就给你吧。”一半是带哄的语气,陆亡把腰间的空间袋给了莉莉丝:“好好保管,可别丢了哟。”

    “放心~”见陆亡这么干脆的莉莉丝一愣,随后心情值顿时回满了,手上的袋子在金光一闪中消失不见,脸上笑地连小尖牙都露了出来:“绝对不会弄丢的,莉莉丝保证~”

    希芙和伊丝姬对这个小插曲毫不在意,她们都是对钱没有兴趣的魔物娘,也许龙娘一族对亮晶晶的东西很感兴趣,但魔晶石这种大路货,希芙才不会动心呢。

    说起来,最近回归本心的希芙,开始渐渐冒出了一些龙娘一族的小习惯,比如见到亮闪闪的东西会不由自主地去看上几眼,又比如平时在街上时,总是贴着陆亡,有意无意地不让别的魔物娘和陆亡触碰,即使是擦肩而过也不行,这样的保护欲,不如说是龙娘对自己宝物的占有欲,反正都开始逐步的显现了出来。

    虽然希芙自己貌似没有意识到,但陆亡都看在眼里,他也不打算限制希芙的天性,龙么,顺其自然好了,希芙是个好孩子,陆亡相信她也不会太出格的,反正希芙一直都和自己在一起,陆亡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去哪里?还是说直接回去了?”陆亡也有点无奈,原本是打算买好武器去城中心逛逛,体会下祭典前夕的氛围,再去白玉城特有的神社拜访参观下,泡一泡温泉放松一下之类的。

    但问题是,城中心有洛圣都啊洛圣都,如果说陆亡以前最不想碰到的是教会的教皇,现在......好吧也还是她,排名第二的是先驱者,第三的就是这个洛圣都了,达妮兰那莫测的思想实在是让他没脾气。

    不过说起来,自己的龙血还没给她来着,这样一直躲着也有失道义,说到龙血,陆亡又想起了在永恒监狱内,那位鬼族交给自己的亡灵魔法手册,再加上他刚刚想到吐槽的五行铃铛,他其实还有不少支线没做啊。

    对,五行铃铛的槽点就是说好的水火木金土,可是这个风铃铛是哪里冒出来的啊喂!看样子,这个五行铃铛和陆亡观点中的五行不太一样,不过槽点也不差这一个了,这个世界上许多常识都和陆亡的观念产生激烈碰撞的,这种碰撞就和思想强x一样,强着强着你就麻木了,就适应了,就享受......享受是不存在的,至少陆亡还会坚持吐槽的。

    “啊嘞?这只吸血姬好眼熟......”一旁的一个茶楼内,一位两尾狐娘和一位穿着长裙的女子结伴而出,两人笑着交谈着,那只狐娘的余光扫到了陆亡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边,随后对着旁边的少女皱起眉头:“晓月,你看那个勇者和魔物娘,虽然多了一位不知道哪里来的,看上去又是一位强者的魔物娘,但光看那边三个,像不像陆亡,莉莉丝,还有那只小龙?”

    那位少女顺着狐娘的手指方向看去,随后愣了一愣,压低声音道:“真的很像,只是虽然陆亡很强,但是那么快就能从那个传闻中的,神秘的龙岛回来,并且就赶到这里,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我记得那只吸血姬和小龙应该是没法长距离飞行的才对,陆亡应该是不会飞行的。”

    “他们看上去要走了,不如去问问?就算不是也就当是认错人了,安心,晓月的打扮绝对没有人能够看出来的~”那只狐娘正是化名为古玉的玉藻,此时此刻她又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位普通的狐娘,而旁边的少女,不是古晓然又是谁?不得不说,这一手女装出门避免麻烦的手段,不愧为当今勇者的模范,任何人看去第一眼,不,只要是没有脱衣服,都完全不会认出这是一位男性勇者,最多就是奇怪为什么这个魔物娘和人类长得有点像而已。

    “等等~”陆亡被人从背后叫住了,有点纳闷,回头一看,是一只没有见过的狐娘,以及她旁边一位气质冷冷的少女......

    等等,少女?不存在的,这个世界不存在人类少女的。陆亡猛地意识到了这点,熟读魔物娘图鉴的他,动物世界资深爱好者的他,实在是想不出除了精灵和哥布林外,还有和人类长得简直一模一样的魔物娘吗?

    没错,这.....肯定就是那个能够变成任何样子的人工少女,啊呸,是“幽影娘”!稀有品种呀!装成这幅模样,果然是为了与人类男性更加亲近,毕竟外貌上相像的话,就完全可以接受了,而且有了一只幽影娘,就相当拥有了全世界的魔物娘呀,哪怕特殊技巧也许并不能复制,但至少也有外貌了,这么一想,幽影娘真是太棒了......

    行吧,陆亡其实压根就没往这个是女装大佬那方面想,不如说看见女性就立刻认为是女装大佬的,才是不正常的吧。

    看着陆亡疑惑的表情,玉藻心里笑开了花,她已经确认面前的勇者就是陆亡了,果然,古晓然这次的伪装天衣无缝,就连陆亡都没有看出来,稳了,那么,要不要给他们一个惊喜?玉藻心中已经冒出了无数的恶作剧模板了。

    “呐,这位勇者,初次见面,咱叫晓玉这位是咱的表姐,叫晓月……”玉藻微微一鞠躬,很优雅地说道。

    “……so?”陆亡有点懵,初次见面还叫住我干嘛,这次我旁边可是有魔物娘的!

    “其实……”玉藻的眼眶中突然泛起了晶莹的泪光,凑到陆亡耳边,踮起脚哽咽道:“你也看见了,我家姐姐的脸色很差吧,其实我家姐姐得了一种绝症,是由于血脉缺陷而导致的魔力失调……医生说她已经时日不多了,她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不苟言笑,一副绝望的样子,我想让她在最后的时日露出笑容,至少也要开心的离去,所以说……勇者,能满足咱的一个心愿吗?只有您这样的勇者才能帮助我了。”

    她抹了把眼泪,眼中满是希冀。

    “什么心愿?”陆亡对这个世界已经有所了解了,所谓只有勇者才能做的事,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事情会用到那“勇者有而魔物娘没有的部分”,哪部分大家都明白的。

    “求求您,能不能让姐姐在最后时刻,体会到交尾的快乐呢?如果到死都没有体会过的话,那魔生真是太悲惨了。”玉藻哽咽着。

    “……”陆亡表示自己早有预料了,他心中暗笑,随后微笑道:“嘛,别那么早就放弃治疗么,小姑娘,你可真是运气好,我自认为医术还是挺高超的,也许能治好你姐姐的病呢,看你那么关心你姐姐,这次的治疗就算你免费了吧。”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玉藻一愣,心中暗道不妙,自己一时得意,竟然忘了陆亡在强大实力之前,还是一位更优秀的医师。

    见陆亡就要向旁边表面上一脸淡漠,实际心中契约上已经向她传来疑问情感的古晓然走去,玉藻一个急中生智:“可是勇者,姐姐的种族有个规矩,凡是接触她们身体的勇者,都必须是配偶,如果不是的话,就会发起交尾决斗的,虽然姐姐很虚弱,但是这是种族的荣誉和习性……”

    “哎?”陆亡果然停住了,世界真是大啊,竟然还有这种奇异的种族,不过陆亡也接受了这个设定,毕竟地球古代女子也是摸了就会以身相许的,要尊重对方的规矩么。

    然而这就让他犯难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其实是一个托词,为的就是坑自己,但却又不敢冒险去赌一把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有着那样奇怪习俗的魔物娘:“那么,只是单纯询问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啊,那当然。”玉藻知道自己可能瞒不住了,在心中却也不回答古晓然的感情,侧开半步给陆亡让了路:“那么,勇者就要在这里为姐姐看病吗?要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么......”

    “不不不,问诊不需要脱衣服来着。”陆亡感觉到一旁希芙拉着自己衣袖,一副不太愿意自己过去的模样,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让她安心,随后走上前,小心地与古晓然拉开了几米距离,对着古晓然问道:“那个,我也许可以治好您的病,能不能告诉我您的症状呢?”

    “???”古晓然心中是懵的,玉藻也不回答自己的疑问,又像是达成共识一般让了路,现在对方突然对自己冒出一句完全不明所以的话语,这是什么暗示么?对方认识自己,以这种方式来避免暴露自己身份?

    见玉藻不着痕迹地微笑着朝他点头,朝着他心中传来了顺势而为这样的模糊想法,于是古晓然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这个是很久前留下的伤势了,看样子是很难恢复了......”

    伤势?陆亡也一愣,不是绝症吗?哦!我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医疗体系并不完全,在魔物娘强大的治愈能力下,疾病和伤势其实也没差,反正很快就能好,所以也许伤势过重无法治疗,结果导致的魔力回路崩溃,和那个玉藻说的什么血脉导致魔力失调在她们眼里没差,症状都是魔力出了问题,没得治了,所以就糊里糊涂归为一类了吧......

    “也许我有办法能治好你,但是却会冒犯您种族的规矩......您也知道,我虽说是勇者,但也有自己的魔物娘了。”体内魔力的问题陆亡没法不接触诊断,只能先尝试着让对方退一步,规矩是死的,魔物娘是活的,比起死守规矩,当然是命重要啊。

    玉藻判断出了陆亡话语的进程,恰到好处地朝着古晓然摇了摇头。

    “不行。”古晓然会意,于是轻轻摇头拒绝了。

    治病这么多年,陆亡第一次碰到这种刺头,怪不得人家妹妹那么苦心劝说自己,都是这位姐姐作出来的呀,不让碰这怎么治?

    但是陆亡的职业病不允许他见死不救,他思考了下,决定还是救人优先,不管怎么说,先治好她的病,然后再跑路或者把她打败让她死心就行,勇者神马的,生来就是应该破坏那些无聊的规矩才是!

    为了不让这位不让摸的魔物娘当街暴起,陆亡灵机一动:“那么,这位美丽的魔物娘小姐,能不能赏脸与我去共进晚餐?”

    这次不用玉藻指示了,古晓然自己心里也清楚,一位勇者邀请魔物娘(现在自己伪装的)共进晚餐,自己拒绝的话就完全不符合常理了,为了不暴露身份,古晓然只得点点头。

    感知到古晓然心中的无奈,玉藻在心中暗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