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09章 行吧,你赢了

时间:2018-06-09作者:小电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哼哼,今天总算是让我遇上了这种好事,太好了。”那位名叫莎华的狐娘背在身后的手偷偷捏拳,彰显她心中的激动,没错,莎华就属于那种深受傲天毒害,满脑子想着实现这种魔物娘救勇者,对方以身相许的骚套路,为此,她这种奇特的执念,加上为了美救勇者时不装逼失败,硬生生让天赋平平的她,练到了五尾这样已经是算是优秀的实力了。

    当欲望能成为催动魔物娘成长的催化剂时,着实口怕了点。

    参加警备队其实也有一部分是这样的原因,而且她总是喜欢有事没事去那种人烟稀少的小巷啊,胡同啊这种地方“巡逻”,说不出理由的情况下,理所当然的被同伴们怀疑是在“摸鱼”(偷懒),肯定又是在那种没人打扰的阴凉处休息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过去抓她都难以抓到现行,但还是很不爽啊有木有。

    久而久之,她虽然实力已经是5尾了,别人这个实力基本上小队长应该是稳得了,但她却依旧没有被提拔,还得到了一个讽刺的“小巷探索者”的称号,当然,其本人毫不在意。

    因为主角,总是在初期饱受一些不理解的目光的。她如此坚信着。

    直到今天,也许是今年真是狐族受神明恩惠之年,她隐藏在心中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在一个无人会来的偏僻小巷内,一群一看打扮就不是良民的狐娘,围住了一个“瑟瑟发抖”的勇者,准备对其侵犯时,自己从天而降,如同一个英雄般从这群坏魔物娘的手里救下勇者,用自己的强大与温柔,俘虏这位勇者的心。

    完美。

    只是唯一的缺陷,是忘了段词,嘛,这种小细节,这位此时此刻因为得到救援,心中满是对自己的崇拜与爱慕的勇者,肯定不会在意的吧?看啊,他的脸色都被吓得苍白了几分,面无表情,一看就是被这群坏魔物娘的行为吓坏了,哼哼,完美的开局。

    陆亡确实不说话了,因为他怕一开口,自己的吐槽就停不住了,行,装逼机会让给您,我在边上为面前这位五尾大佬扣一波666吧。

    “好了,识相的就赶紧退去吧,如此美妙的日子,我可不想用暴力解决问题,尤其是在这位性格温柔的勇者面前,使用暴力可就太失礼了。吓到一位绅士,可不是淑女该做的事。”莎华的唯一优点,就是没有捧读,好歹感情充实,语气起伏到位,不然的话陆亡就真的要开口了。

    不过这仿佛已经操练过千百遍的熟练语气,让陆亡还是增加了一条新的吐槽点,至于绅士和淑女问题,算了,习惯了,大佬您继续。

    “呵呵。莎华,你让我们走我们就走,岂不是很没面子吗?别遮遮掩掩的了,抛开你我的身份和观念以及手段,你难道不是也想得到这位勇者吗?那么,咱们就用魔物娘的方式解决问题吧。”四尾的首领将枪口对准了还站在长枪杆上的莎华:“哪边赢了,勇者就归哪边。”

    “哼,正合我意。”莎华纤细的身躯如同一根羽毛般从枪杆上轻轻飘下,柔软的小手握住了枪杆,微微一用力,就把长枪从地里拔了出来。

    “等等,你这个人设炸了!你这里这句‘正合我意’完全推翻形象了啊,你应该说‘我本不愿意付诸武力,怎奈你们执迷不悟,勇者,请把眼睛稍微闭上一会儿,我向你保证,等你再次睁眼时,您就会回到安全的地方了’这样的话语才对!”陆亡还是忍不住了。

    “哎?原来是这样的吗?多谢指正了。”莎华把右手长枪重新竖在地上,左手从胸口处拿出那本,翻看着:“哎呀,虽然台词并不是这样,但貌似我刚刚的确......”

    “喂,走点心啊!”陆亡一个侧步冲着她的面前伸出了手,一个小型的透明屏障挡在了她的胸口前,只见一发土黄色的子弹重重击打在了屏障上,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子弹的轨迹被这个临时撑起的屏障给改变了,咻的一声,光芒从莎华的脸颊边扫过,一丝血迹伴随着微微的疼痛感从她的脸颊边缓缓流下。

    “真是可惜了,没想到这位勇者反应这么快,莎华,你身为魔物娘竟然还让勇者救了,真是丢人啊。”那位偷袭的四尾脸上满是可惜,差一点就能让这个多管闲事的五尾失去战斗力了,虽然莎华一看就很不正经,但毕竟五尾的实力摆在那边,她还是有点忌惮的。

    “这位魔物娘小姐,咱们现在在战斗呢,和台词咱们先不论了好不,话说你脸上都流血了,破相了竟然还能那么淡定地将书本塞回胸口内还真是令人佩服。”陆亡吐槽道。

    “没关系,这你就不懂了,勇者,伤痕可是魔物娘的浪漫。”莎华拔出长枪,一抹脸上的血迹,但这强行耍帅一抹的疼痛还是让她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陆亡注意到了这个小细节,我去,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读台词耍帅啊喂!他已经对这位救援不抱有希望了,实力不错,但脑袋脱线啊!

    不过莎华也没有对对方的偷袭行为表示不满,自己大意只能怪自己,话说刚刚让这位勇者救了的事实着实让她懊恼不已,这个剧本一下子走出了她的设定,让她的烦躁值飙升了起来,手中长枪一挥,一副要直突敌将的架势。

    但小巷的地形太狭窄,莎华手上的枪尖在边上的墙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时,她才突然意识到在这里使用长枪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但是对方的魔弹已经转瞬即至,她无奈之下将握杆的手向下一滑,将枪杆举起,黄色的魔力光芒覆盖在杆上,莎华微微转动枪杆弹开了两发射来的魔弹,但整个人也被强大的反震力给震退了好几步。

    “怎么不行了啊,五尾警备员大人?”对方当然心中了然地利对自己的巨大优势,于是开口嘲讽道。

    “你以为这就能难倒我了么?勇者,麻烦帮我拿一下枪。”莎华将手上的枪自说自话地朝着陆亡那边一丢,陆亡无奈之下只好接过长枪,看着那双手和尾巴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魔力膜的莎华,陆亡心知她是打算近战了。

    那么问题来了,近战的话我貌似更厉害些吧?你学过格斗术吗?陆亡抱着一杆长枪杵在原地,看着另一边不怀好意,一副打算等莎华分心就把看上去腾不出手脚的陆亡给抓起来的狐娘喽啰们,陆亡真的很想出声提醒那位脱线的莎华:咱们这是打群架,你就这样冲过去跟对面首领一对一,把我丢给了对方小弟?!喂喂,说好的保护我呢?

    所以说,勇者还是得靠自己。陆亡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用灵活的尾巴作为护盾噼里啪啦挡住无数魔弹后,开始用简单的格斗术和对方进行近战的莎华,以及对方貌似也会用近战枪斗术,虽然实力不及莎华,但要是想拖貌似可以拖上几分钟的混混头目,陆亡默默将长枪往旁边的地面上一插,对着那群趁机朝着他扑上来,喊着:“先抓住勇者!”的狐娘,说道:“行吧,我早知道会这样了,放马.....放尾巴过来吧!”

    “!”只是莎华听到对方的呼声后,这才想到了陆亡刚刚吐槽的店,身躯一震,魔力爆发开来将对方震退几步后,猛地一个回身下趴,双手一拍地面:“休想趁机伤害到勇者!”

    伴随着地下一震轰鸣声,两道土墙在已经摩拳擦掌的陆亡面前升起,将他与那些狐娘隔了开来,隐隐还能听到对面貌似由于跑太快刹不住车而撞上墙的痛哼声,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又破坏我装逼机会啊岂可修!陆亡心中愤愤。

    “还有空管身后?贯心!”四尾头目冷笑一声,双手一同握住了手上的枪,魔力顺着手臂渐渐流入了枪身,在枪口处展开了一个小小的符文法阵,一道细长的黄色光针透过法阵飞射向了莎华,将她背后的魔力护罩连同蓬松的大尾巴一同打出了一个洞,眼看这一招就要将她单薄的身躯打个对穿!

    陆亡已经没时间吟唱或者瞬发能够挡住这种能量强度攻击的魔法盾了,而莎华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她眼神一凝,微微侧身让魔弹从自己胸口中央贯胸而过,她没有管自己面前飞溅的血花以及被染红了的魔弹,而是猛地一勾手,那被陆亡插在地上的长枪迅速升起,飞回了她的手里,她一个回转,以标准的投掷动作将手上的长枪猛地一投。

    在这狭窄的巷子内,飞行道具往往是最难躲的,莎华这一投是她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而这一击没有辜负她的期望,长枪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中渐渐放大,随后伴随着鲜血与撕裂声,对方手上的枪,被这一投给击得粉碎,魔力崩溃时的殉爆,将她的双手炸伤,她自己也因为魔力的反噬而昏迷了过去,失去了战斗力。

    “咳咳。”莎华见自己成功了,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才单膝跪地,用右手捂住伤口,左手迅速在腰间一扯,撕下了一长条布条,随后她却愣在了原地。

    没错,因为是贯穿伤,所以布条显然对伤口没卵用,这样的伤势,得赶紧去城中的治疗师那里。

    可是勇者还在等着她救援,哪有时间治疗啊,更别说离开了!她急急忙忙丢掉了布条,转而从腰带上痛心地一拔,一瓶装有血红色的液体的瓶子出现在她的掌心,她的手颤抖着,显然这颤抖的理由,疼痛只占了一半,总之,她一咬牙,将手上的瓶盖拔开,仰头灌下了其中的液体,脸色重新变得红润了起来,伤口处喷涌的血液也变得趋于平缓。

    为了勇者,这种小小的牺牲算什么!她在心中说服了自己后,猛地想起自己身后的土墙貌似因为自己受伤的原因坚持不了太久了,糟了!

    她一转头,却愣在了原地。

    “打完了?”

    只见陆亡拍了拍手,转过身来,他的身后,是倒塌的土墙碎屑,以及如同这倒塌的墙一般,一地昏迷的狐娘,每个狐娘都没有任何伤势,却很诡异地全部躺倒在地一动不动。

    “嘛,回归新手村的感觉。”陆亡的总结句是一句让她半懂不懂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