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05章 高速是不可能的

时间:2018-06-05作者:小电流

    是夜,莉莉丝和希芙早早地就睡了,她们这样的小孩子,奔波了许久,到了安稳的地方后,无论心里如何,生理上总之本能地选择放松了下来,而陆亡给她们盖好了被子,哄完她们睡着后,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下(陆亡和伊丝姬中间隔着莉莉丝和希芙,他睡在床的边缘),重新换上一身轻薄的袍子,坐在旁边的小桌前,打开边上的魔法小灯,在昏暗的灯光下,打开了莉莉娜送给自己的空间口袋,将精神力渗透入其中,开始翻阅里面有些什么。

    “2326魔晶石,两个月储备的食物,音塞克特的蜂蜜竟然还有5罐,唔.....这个莉莉丝喜欢吃的红色的糖已经放了那么久了,大概不能吃了吧,丢了吧。”将一些看上去应该过保质期的食物丢掉后,陆亡这才发现,袋子里的东西貌似并不是那么充裕。

    不如说,一般而言,冒险该带的东西,不应该是红药蓝药,装备武器,辨识卷轴这种吗?可是陆亡的袋子里,除了钱,就只有食物了,连一些有用的道具都没,龙族给的那些东西陆亡实在是不清楚作用,上面那隐晦恐怖的魔力波动,让陆亡已经不打算拿它们出来用了。

    龙娘的宝库,怕是自己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啊,拿出来用,一个运气差就是自我毁灭啊。

    陆亡还是挺相信自己的运气的,不用,坚决不用。

    “嘛,反正应该是用不上什么道具的,不过明天我确实应该去买一把剑作为新武器了。”龙岛上面没有收集武器的习惯,就算有也是爪类这种龙娘适合的武器,所以陆亡最终还是没有拿到趁手的新兵器。

    接下来,就是刻印魔法,陆亡觉得闪现这个技能简直是这辈子他学过的最好的技能,没有之一,于是直接刻了三个位置,还有一个位置,陆亡犹豫了一下,因为如今他的死亡之力与光魔法并不冲突了,所以也可以直接刻一个冥界之门的沟通位,秽土转生的话需要尸体或者亡灵作为媒介,不是很好用。

    但冥界之门也不稳定,就像上次那样,没准又从里面跑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亡灵。

    最终,陆亡决定还是刻一个光之救赎,是啊,我原来应该是个牧师啊,为什么不优先刻治疗法术啊,天啊,我已经被这个世界同化了......

    感叹几句后,突然感觉自己的背后有动静,不过后背上隔着空气就能感受到隐隐传来的温度,让他即使不用回头,也知道站在自己身后的是谁了:“伊丝姬,睡不着么?”

    “嗯......”伊丝姬不好意思地轻声道:“我.....睡不着,这里的床,不习惯......”

    哦,凤凰娘原来是认枕头睡觉的啊,陆亡也没打算作死去问问你有没有把故乡的枕头带来这种愚蠢的问题,而是接着道:“那,怎么办呢?”

    “勇者大人,很亲切......所以......”伊丝姬支支吾吾地说道这里,又戛然而止了。

    “你言下之意,是让我陪你睡?”陆亡点了点头,一副明了状。

    “可以吗?”见陆亡那么干脆的挑明了,伊丝姬顿时喜出望外,还以为陆亡会绕开话题,或者回避的呢,这么干脆的话,说明......

    “可以啊。”

    ————

    “哎,可是勇者大人,不是说好了......”

    “没错,陪你睡觉的意思,不就是让你睡着,讲讲睡前故事么,以前莉莉丝睡不着时我经常这样哄她睡觉。”陆亡坐在床边,看着重新躺回被窝内,面露失望的伊丝姬:“不然呢?你也知道的,我并不需要睡觉。”

    “我还以为会做完上次在帐篷内没做的事情。”伊丝姬小声嘀咕着。

    “我都说了,上次帐篷内没什么事情我没做完啊,额,这话听上去好奇怪,总之,上次我确确实实没有邪念好不好,我这个状态下,不会有什么克制不住的情况的。”陆亡为自己的节操做着辩护。

    的确,自从死后,陆亡的情感淡化了不少,虽然如今好转了很多,起码也有喜怒哀乐了,但问题是,总比正常人要麻木的多,反正不会一时冲动。

    他虽然也能理解伊丝姬的想法,并非是迟钝,而是.....他不能就这样顺从了啊,莉莉丝和希芙还在边上呢,不不,就算不在他也不会那么随便的吧,这个世界好歹应该还是需要一位有点节操的勇者......

    嘛,那种事情无论怎么样都好啦,等自己这边彻底安定下来,有的是时间.....

    陆亡还不太确定自己的力量到底是完全掌握了还是仅仅是半吊子,毕竟那个冥界之门里的亡灵就很不甩他,上次那位貌似是同为穿越者,新手村引导员的叫.....邢如风的大佬很久都没有出现了,自己身上都异变了不知道几次了,他到现在都还没给自己什么新提示,果然,大佬就是神秘莫测。

    陆亡自己也不清楚现在自己算是个什么情况,话说,我的幸(福)生活到底能不能恢复了啊。

    陆亡发现自己的手被伊丝姬紧紧地抓住了,就在他分神之际,疲惫了一天的伊丝姬就这样握着他的手入眠了,看那死死抓住,如同溺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力度,他不仅苦笑一声,看来今晚就得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了,真是的,早知道还不如不起来了,躺一晚上也比坐一晚上好啊。

    一夜无话......

    ————

    第二天早晨,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陆亡是眼睁睁看着外面的天色由暗转亮的,不过他也习惯了。伊丝姬醒的最早,一醒来她就感知到了自己貌似握着什么东西,一睁眼发现是陆亡的手,心中顿时一惊,难不成做完陆亡勇者趁着我睡着.....

    结果顺着手臂看过去,对上了椅子上的陆亡也看着她的视线。

    一下子气氛就很尴尬。

    “勇者大人,真是对不起,小女子不知怎么突然就这样睡着了,让您困扰了。”彻底清醒后,她立刻松开了手,面带歉意地起身。

    “没事,你睡得好就行,早安,今天咱们就要参观下这座城,去打扮一下,整理一下吧。”陆亡点点头,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维持着这个姿势坐了一晚上,浑身都有点不自然的感觉,关节貌似都生锈了一般嘎吱嘎吱的,看来得活动活动,舒展下筋骨了。

    莉莉丝和希芙相继起床时,热腾腾的早饭已经放在了边上的桌子上,虽然伊丝姬不太会做饭,但陆亡很会,他用了旅店冰柜里放着的食材,做了豆皮包饼,再用音塞克特成的蜂蜜糖浆,配上浴室旁边放的牛奶,兑了一杯甜牛奶,虽然不知道蜂蜜牛奶行不行,但应该是无毒的吧。陆亡这样想着。

    伊丝姬在边上学的很认真,时不时还微微张口,帮陆亡“加个火”,没错,由于魔法灶台这种东西陆亡并不太会用,伊丝姬也不会,索性就直接人工吐火做饭了。

    可以,这很魔法,陆亡一边说着:“伊丝姬,火势小一点。”一边心里对自己那么快就习惯了有魔物娘在旁边喷火,自己烧饭,这么奇葩的场景而吐槽。

    不过,从背后看去,很有一种异世界家庭的温馨感,孩子还在睡眠,身为丈夫的勇者在做早餐(没错勇者打理家务是常识),魔物娘则是在边上帮忙。

    总之,一切都很顺利,没有突如其来的敌人,也没有什么紧急事情来限制时间,舒舒服服地坐在竹椅上晒太阳,看着三只魔物娘满足地吃着自己做的早点,陆亡顿觉这样的人生才算是生活么。

    “勇者大人不吃点吗?”伊丝姬也问出了这个问题:“明明是您亲手做的早饭,只让我们吃,小女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我本来就不需要进食,再说了,这是带你旅行,帮你准备个早饭也是我分内之事。”陆亡摆摆手,看着窗外楼下,大街上来来往往地,长着耳朵的狐娘们,早晨一起来这座城就充满了活力,和豆香味,不过早点吃油炸豆腐真的不嫌腻吗?

    不过陆亡也发现了,大多数狐娘都只有2,3条尾巴,幼生体基本上都只有一条尾巴,偶尔街边巡逻的狐娘,为首的那位也就只有5条尾巴而已。

    根据狐族尾巴数量和实力成正比,不不,是实力会随着尾巴的增多而成几何增长的趋势,玉藻的九条尾巴......

    是世界太小,还是我太背?陆亡感叹道,要是是升级流主角的话,一开始碰上的怎么可能就直接是9条尾巴的玉藻啊!这样一来,连敌人都因为同伴等级过高而提升,变成了教会高层。

    原来不是世界的错,只是我的打开方式有问题啊。

    不过这样一想他也释然了,玉藻显然是这座城的稀有品,找起来也很方便了吧。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下楼和老板娘打招呼为止。

    “早安小勇者,竟然还那么精神啊。”老板娘看见陆亡带着3只魔物娘下楼后,冲着她笑了笑挥挥手的样子,面露惊讶之色。

    “哈?”陆亡怀疑自己听错了,哪有旅店老板这么对客人打招呼的,自己睡得好,有精神,对你这个旅店老板娘来说不是好事吗?

    “抱歉抱歉,昨晚过得还舒服吗?”老板娘换了个话题。

    “额......挺舒服的。”虽然明明是在椅子上尬坐了一晚,但陆亡还是撒了个善意的谎言,毕竟自己特殊么,就旅馆来看,还是挺舒服的。

    “是么~看来床单的押金我还没那么好得到呢。”老板娘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向了伊丝姬,后者微红着脸偏过了脑袋。

    “呵呵,你说笑了,对了,向您打听件事。”陆亡心里明白她的意思,但实在是不想多吐槽:“您有听说过玉藻吗?”

    “这位小勇者真爱开玩笑,我是狐族的魔物娘,您一位勇者问我有没有听说过玉藻,倒还是新奇。”老板娘掩嘴而笑:“就如同咱们魔物娘问你‘您认识曙光之剑吗’一样。”

    我擦曙光之剑又是谁?哦哦,想起来了,是那个悲剧故事里的魔王配偶,还被莉莉娜寝取,给魔王头上添了绿的那个勇者.......咳咳。陆亡收回了心思,他突然意识到了玉藻的名字和这座城的九尾玉藻称号貌似重复了,我擦这货当初取名时就已经认定了玉藻非自己不是了吗?这么神的吗?但又不能说“我有个朋友叫玉藻”,这就和对基督教徒说:“我有个朋友叫耶稣”一样愚蠢。

    “那么,您认识一位叫古晓然的勇者吗?他的话,大概是几个月前到这里的。”陆亡换了个说法,虽然玉藻这货的名字实在太令他想吐槽了,但这种事先放在一边吧。

    “古晓然?哦?这位小勇者认识那位啊,这可真是了不得。”

    老板娘的话语让陆亡一愣,什么情况,女装大佬成名了不成?明明记得这货离别时还是女装打扮的啊,难不成狐族的魔物娘就好这口?啧啧,看来自己很安全了。

    “阿嚏,奇怪。”古晓然一身古风白袍,长发扎成一束垂于右肩,端坐在一间茶室内。正和玉藻两人享受着暖炉,品着桌上的茶与油炸豆腐时,突然打了个喷嚏:“是不是最近太怠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