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200章 陆亡的野心

时间:2018-05-26作者:小电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由于古兰娜尔芙的乱入,于是宴会也就没头没尾地结束了,最高兴地莫过于陆亡,他算是找到机会摆脱那些魔物娘的盛情了。

    虽然不知为什么,总有种小小的失落,毕竟也是一名男性,陆亡总希望能发生点什么美妙的意外的......

    当然,前提是如果对面不是龙娘和凤凰娘这两种一看就是坐地吸土实力的魔物娘,再加上自家的两只小魔物娘在身边,妮尔芙和伊芙也在这边的情况下,现在么,就这个关系,别说是同花顺的局面,就算是王炸都能给你截胡了。

    不过,古兰娜尔芙得知了事情告一段落,龙凤重归于好的消息后,她本身也是挺高兴地,一连跟着特蕾芙拼了一夜的酒,虽然宴会结束了,但一群龙娘选择了回到龙崖接着high,其中有几只直白的邀请陆亡去参加某种“夜晚集体性活动”,这7个字的断句应该是断在第五个字后面,但陆亡更多的觉得这群龙娘和凤凰娘的断句大概是断在第四个字后面的。

    开什么玩笑!陆亡义正言辞地以照顾醉的不省龙事的希芙为理由推辞了。

    但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这个理由导致了他现在这个很尴尬的局面。

    面前是特蕾芙和古兰娜尔芙在拼酒,旁边床上躺着呼呼大睡的希芙,妮尔芙和伊芙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莉莉丝则是在一旁专注地摆弄着各种小道具。

    自己,坐在桌前,尴尬地面对着只是笑笑不说话的两只龙娘,也不知说些什么。

    据说这里是妮尔芙以前住的山洞,虽然当了龙皇后很久没来住了,但瓦瑞拉还是时常来打扫的,不过此时此刻,瓦瑞拉貌似是卡在了某个地方,妮尔芙接到她消息的时候已经是陆亡和伊吉璃开打前两天的时候了,她这边的信息才更新到长老会这边,难不成是某个有着时差的神秘空间?

    这个且不提,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气氛有点令陆亡窒息,要不是特蕾芙和古兰娜尔芙的“再来一杯”“哼,和大人拼酒是你这辈子最不明智的选择了古兰娜尔芙。”这样的声音时不时响起,那气氛怕是要凝固了。

    好在妮尔芙率先开口打破了陆亡的尴尬:“陆亡,我大概也能猜到你的想法,真的不打算在这里常住吗?住下来的话.....伊芙,即使没有契约,也可以当你的魔物娘。”

    姐妹play?陆亡那一瞬间有一丢丢心动了,仅仅是一丢丢,但随后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寒意让他一个激灵回过了神,茫然看了一圈周围,奇怪,没有其他魔物娘在暗中盯着他的样子吧。

    “常住啊,嘛,其实也不是不行,如果抛开一些在这里很不切实际的梦想,只是想要追求平静的生活的话,那么,龙岛真的很完美,每天钓钓鱼,陪陪自己的魔物娘,跟小龙一起玩耍,和成年龙娘和凤凰娘们钻研魔法,清闲,却很有趣。”陆亡心里顺便补充了一句:而且夜生活肯定异常多姿多彩。

    “既然这么好,为什么陆亡还是一副要走的语气呢?”伊芙有点好奇:“我家妹妹也希望勇者大人留下来,过这样平静的生活的吧,这里是绝对中立的地区,无论是和平派还是激进派,都无法打扰这边,这一次的事故也给我们和凤凰娘一族敲响了警钟,加强了关系,以后肯定会增添戒备,不给其他势力可乘之机,勇者的实力又那么强,没有比这里更适合你生活的了,毕竟......外面的勇者,过的比这里的勇者要艰苦很多吧。”伊芙小声说道:“当初母亲大人带着我在大陆旅行之时,见到勇者们并不好的生活境遇,也许和平派那边会好一些,但终究没有绝对的自由吧?毕竟和平派那边,有着契约限制的交尾决斗的规则。”

    “额,这个梗.....”陆亡一时语塞,但他也没太过纠结这个槽点满满的问题,而是转而淡淡道:“嘛,你说的对,但是啊,来到龙岛的几个月里,让我突然懂得了一件事。”

    “方便和我们说吗?”妮尔芙问道。

    “有什么不方便的。”陆亡笑了笑:“其实也很简单,有些事情,该面对的,总是逃不掉的,无论跑到哪里,这个世界,一直是这个世界,今天,我可以被教会追着跑,当我躲藏起来,利用我的寿命取得了胜利,当我满怀欣喜地打开穹顶之下的罩子,我大概很快就会发现,另一个教会的罩子很快就会罩了下来。”

    “陆亡,是由于被教会抓捕,才来到这里的么?”妮尔芙问道。

    “恩,一开始,的确是。”陆亡自嘲般的笑了笑:“本来,没勇气的勇者带着自家的魔物娘,跑出了那片混乱的地方,按照心中的想法,来到了一个和平之地,在旅途中忘却烦恼,培养感情,完成自己多年的梦想,结交朋友,就这样一直过下去.....”陆亡顿了顿,接着道:“但是,直到有一天,勇者看到了自己的背后,那与自己站着的光明世界,截然不同的阴影面,也许光明可以永远挡住阴影,但那也意味着,勇者这一生,永远只能看见半个世界,活在半个理想乡里。”

    “但是,勇者没有必要将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所谓的勇敢只是一种态度,没有勇气也并不可耻,那是一种明智。一个人的光辉即使再耀眼,也没法照亮世界,太阳带来的白天,也带来了黑夜,光明照亮了世界,也显露出了阴影,勇者只是想得太多了而已,得到了光明,坦然接受就好。”妮尔芙回应道。

    “勇者认识到了自己的无力,但是,他接触了阴影后,看着自己沾满了鲜血的双手,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需要许多理由和答案。”陆亡拿起桌上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后,再给面前的妮尔芙和伊芙倒上了一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缓缓气后,接着道:“我在这个世界的理由,契约的理由,力量的理由,杀死先驱者们的理由,教会的理由,这个世界勇者衰弱的理由,以及......我一直过着这样幸福生活的理由,时间,会带给人厌倦。”

    陆亡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杯中茶水中,自己脸庞的倒影,几十年了,还是这样一幅17,18岁的模样,他明白,自己永远都会是这样的模样了,每次看见镜子中,水中的自己的模样,他的心中总会猛地一跳,永恒带来的不仅仅是空虚,还有无所适从。

    如果他的一生有100年,那么他当初就不会离开伊文森城,而是跟莉莉丝和莉莉娜一同面对命运,如果一生有1000年,那他此时此刻会选择留在龙岛,跟着希芙一起看日出日落,生儿育女,在大限将至时,幸福地与希芙一同离开人世。

    普通龙娘的寿命,大概也就是千年上下,而莉莉丝,在契约的作用下,也是如此吧。

    如果.....他一生,是无限呢?

    那,他该留在哪里?

    他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是很清楚的,那就是自己要活下去,必须找到精神支柱,不然,迟早有一天,他会崩溃。

    从他和希芙契约的那一刻,那个金色的文字告诉他的那一刻,他就清楚了。

    死亡的力量,不仅仅是一份不可控的畏惧,而是可以用来守护他人的,在这个世界上。

    他在离开伊文森城之前,答应过莉莉丝,要和她成为优秀的契约勇者和契约魔物娘组合,虽然理由是很天真的“退治坏蛋”。

    既然前方有了灯塔,他为何不向那里前行?教会,先驱者,魔王,激进派,和平派,弱小的人类,上古实力逆转的谜团,这些是多么地令人好奇啊。

    玉藻,古晓然,林诗音,莉莉娜,达妮兰,嘛,最起码,这个世界还有这么些人目前还会挺挂念自己的啊。

    “我,打算离开了。”陆亡很突兀地开口说道,眼神中透露出的坚定与深邃,让妮尔芙满腔的劝说,不知怎么的,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陆亡的眼神,在此时此刻,犹如穿越时空一般,虽然妮尔芙并没有见过,但她却仿佛知道,这样的眼神,正是和那些远古勇者的眼神一模一样,那是魔物娘们,倾尽一切都无法劝阻的眼神。

    “那么,你会带上希芙吗?”妮尔芙垂下了眼帘。

    “希芙啊......她更适合和亲人待在一起,和同伴待在一起。”陆亡的话语让旁边的古兰娜尔芙和特蕾芙都为之一愣,一下子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了貌似专注到忘我的莉莉丝在摆弄小道具的声音了。

    “你.....你的意思是......”妮尔芙的声音有些颤抖,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很复杂,她很渴望希芙能留下来,但却不希望这话是从陆亡这里出口的,但实际上,希芙的去留,只有陆亡能确定,这份矛盾,让她两面为难。

    而如今,陆亡的话让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只有无数的疑惑萦绕心头。

    “就是字面意思么,别误会,我并不是嫌希芙太弱之类的,那个,请你们相信我的人品.....人格。”陆亡看着四周诡异的眼神,急忙解释道:“只是单纯觉得希芙那么善良的孩子,不适合跟我去进行危险的冒险,虽然,我也知道这个选择很残忍,但是,这么想吧,无论我怎么选择,希芙都会受伤,而唯一的不同,只是在于你与我之间。”

    “陆亡,你错了,如果你选择留下的话,那么大家都不会因此难过!”妮尔芙的语气带着一丝责问。

    “的确,但是啊,妮尔芙。”陆亡站了起来,冲着她微微一鞠躬:“请恕我狂妄之言,这里,容不下我。”

    “这个世界,还有比龙岛更能容下你的地方吗?”特蕾芙眯起了眼睛:“如果是那样的话,咱倒是愿意洗耳恭听,陆亡小勇者的容身之处。”

    陆亡环顾了四周,眼神在莉莉丝和希芙身上逗留许久后,开口缓缓道:“我的容身之处,也许是一个小屋子,也许是一个小医馆,在一片安静却又不失活力的地方。”

    没等特蕾芙和妮尔芙的疑问,陆亡接着开口道:“那样的地方,处于一个世界上,一个不会有母亲为了躲避敌人,保护孩子的安全,把孩子的一切托付给了一位见面不久的陌生勇者的世界;一个不会有母亲抛弃孩子,忍痛让孩子独自生存却无能为力,最终需要一名勇者的善心将她带回到准备迎接死亡的她的面前的世界;一个不会有为了自己命运不公,而将自己生生变为两种极端性格,以疯狂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并不是为了她人而活的魔物娘的世界;一个勇者们不需要带着自己心爱之人跨越千万距离,负伤累累,吞下一切仇恨,只为了躲避追击,寻找安身之所的世界。”

    陆亡的话语让几位魔物娘哑口无言,最后,他顿了顿,说道:“那样的世界,需要勇者来创造,而不是一名牧师,更不会是魔物娘。你们不行,哪怕整个世界都是魔物娘为主的了,哪怕男性在这个世界上变得软弱了不少,哪怕这个世界上的最强勇者也已经打不过二流魔物娘了,但是......”

    他露出了笑容:“我还是不服气,有些事情,只有勇者,只有我能去做。抱歉,这就是我身为男人,身为勇者的傲慢,不必劝,也改不掉的。如果最强勇者也倒了,那么就让我来接替,如果全世界勇者都倒了,那么我也要站着举起手中的剑,这可不是为了造福大众,这是为了我自己的梦想,不,是我的野心!所以,我要走,勇者的野心,魔物娘怎么可能拦得住啊。”

    一旁莉莉丝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