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99章 迟来的团圆

时间:2018-05-20作者:小电流

    宴会的气氛到达**时,也许是最欢乐的时候,因为酒精和肆无忌惮地畅谈,让大家一时间忘却了一切烦恼,根据本能来寻求快乐。

    但对于某些小部分人来说,宴会的**不仅不能嗨起来,而且心中还反而非常郁闷。

    好吧,其实只有这位不会被酒精所控制的陆亡,以及他边上眼神不断闪烁着的,表面上在优雅地进食,实际上时不时不动声色地看一眼边上和一群魔物娘拉拉扯扯的陆亡的莉莉丝。

    此时此刻,陆亡倒是没注意莉莉丝的目光,因为他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喝醉的女人也许别有吸引力,但喝醉的龙娘和凤凰娘,那“吸引力”只能用“可怕”来形容。

    因为她们选择的是主动吸引。

    “勇者~酒喝太多了,身子好热啊,嘛,反正都是我们龙娘一族的勇者,稍微借我用一下……”一只金色翅膀的龙娘在陆亡耳边吐气如兰,只是她的动作就没那么“柔”了,而是以擒抱姿势死死抓住了陆亡的手臂。

    “反正……咱们两族不是和好了吗,那么……作为和好的象征……勇者什么的,也应该要一起分享。”几只同样醉醺醺的凤凰娘也凑了过来开始拉拉扯扯起来。

    “希芙,这群魔物娘喝多了,圣光对这种灵魂上的龌龊貌似没啥作用,换句话说,她们已经没救了。因此我打算撤了……希芙?”不知何时在气氛高涨之下突然被前来敬酒的魔物娘们抓住的陆亡,打算一个闪现后先开溜,但只见一直低着头喝饮料,没啥动静的希芙,在他这轻轻一晃中,啪叽一下,小脸砸在了桌上不省人事。

    “我擦,她竟然偷偷把饮料换成了酒!”陆亡嗅到希芙碰翻的杯子里的液体那淡淡的酒香味,顿时纳闷了:“不对啊,我特意检查过希芙经手的饮料,明明都应该是果汁才对……”

    “哼哼~”只见特蕾芙不知何时从桌上抬起了头,朝着被一群龙娘凤凰娘撕扯衣服,露出窘迫表情的陆亡,做出了一个报复成功般的坏笑,陆亡随即看见了特蕾芙那不知何时伸入一个酒瓶中的手指,这才转而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了希芙杯子内,果然,那里面有一个微小到不仔细看就绝对发现不了的白色小孔。

    “龙族恢复力真厉害,那么快就解除眩晕和醉酒状态了啊,不对,我还纳闷为啥能一下子打晕特蕾芙,她刚刚压根是演戏的吧,真是可怕的心机啊……还有,夭寿啦,空间魔法被拿来恶作剧,也是没谁了啊。”陆亡欲哭无泪,特蕾芙的小心眼程度再一次突破了他心中的上限。

    “哼哼~这就是和大人做对的下场,陆亡勇者,你还太嫩了点。”特蕾芙似乎是酒醒了不少,口齿也变得清晰起来:“只要是我想要的,那你就绝对跑不了的,小勇者。”

    “特蕾芙陛下,我投降认输了还不行么。”陆亡讪讪地苦笑一声,随后一个闪现出现在了旁边,让旁边的魔物娘们纷纷抓了个空。

    识时务者为俊杰,陆亡知道此时此刻必须给特蕾芙一个面子,不然按照特蕾芙的手段,怕是自己走夜路时走着走着就被传送到某只龙娘的家里也不是不可能的。

    “让我丢了那么大面子,就连道歉都那么不诚恳,即使宽容的我也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你的。”特蕾芙轻哼一声,大有在一边看好戏的姿态。

    “怎么样才算是诚恳啊!”陆亡一个滑步躲开了一只咸龙爪,当下只有特蕾芙才能控制局面了吧,这群魔物娘喝醉了以后,貌似一点也不在意地点和场合问题啊,大有一副撸(tuo)起(xia)袖(yi)子(fu)说干就干的态势。

    “勇者道歉时露出(哔——)是常识啊,你父母没有教过你吗?”特蕾芙一副责怪的表情。

    “这是哪个次元的常识啊喂!还有你的粗鄙之语都被消音了啊!”陆亡惊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说了啥,我说的是露出手臂不行吗?哦?那小勇者倒是说说看,你联想到了啥?”特蕾芙托起下巴,面带笑意。

    “这么露骨的调戏真是够了啊喂,如果是手臂的话还能被消音么,你现在不就说出来了嘛,大家都是成年人,知己知彼的,这种东西能明说么?”陆亡完全停不下吐槽。

    “咱也没让你明说,行动给咱看就行。”特蕾芙依旧面带微笑。

    “我拒绝,还有,我记得龙崖里不是有些勇者的么,饥渴了找他们去啊,喝醉了回去快活啊!”陆亡此时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把锅丢给了那些看家,照顾小龙的可怜勇者们。

    “不一样不一样,咱家的勇者没有陆亡勇者那么帅气~”一位龙娘红着脸,醉醺醺地将身子压在了陆亡的手臂上,顿时那一阵波涛汹涌让陆亡心中不由自主地一颤,不过他更在意的,是对方夸自己帅气的这点。

    这位龙娘,不愧为高级生物,有眼光!陆亡虽然极力想装出一副高冷地拒绝状,但嘴角还是忍不住向上微微一扬,将他内心的小得意给稍稍暴露了一些。

    旁边的莉莉丝突然拿起了桌上的树皮纸,低下头做出一副擦拭嘴巴的样子,现在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陆亡的身边,笑吟吟地看着那些比较主动的魔物娘对陆亡的“死缠烂打”,旁边那小小的莉莉丝自然就被所有人忽视了。

    莉莉丝的瞳孔中显出了一个符文,她用细若蚊呐地声音低语道:“存在即命运,微小即可能,可能即肯定,打破现界的可能性命运。”

    在她说完这句话后,她瞳孔中的符文便一闪而逝,她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丢在一边,做出一副擦拭完毕的模样,一套操作无缝衔接,随后便继续拿起边上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里面给她准备的特质血液饮料,喝饮料的动作,完美掩盖住了她那幸灾乐祸的笑容。

    于是,在陆亡几乎难以抵抗周围魔物娘的火热的主动邀请,眼看就要进入僵局时,突然旁边的空中出现了一个硕大的裂缝,狂暴的气流将宴会桌以及上面的菜肴一并掀翻,伴随着一阵混乱地乒乓响声以及无数魔物娘迅速展开魔法来防止这些当空盘旋的菜肴落到她们身上时,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黑黝黝的裂缝中,猛地窜出来一头体型硕大的龙娘,如同一架失控的飞机般迎头冲向了露天的宴会场上,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本想用攻击魔法消灭掉从中冒出的飞行物的龙娘和凤凰娘们纷纷一愣,那可是她们同族(刚刚恢复关系的龙娘),当然不能用攻击魔法来摧毁了,又不知该不该大难临头各自飞,要变身吧又太过仓促。再说了,变身以后由于一个和同胞机头对撞导致躺在家里恢复几天,传出去面子也丢光了。

    幸亏在座的也有几只战斗经验丰富的魔物娘,比如特蕾芙,比如妮尔芙,伊丝娜,幽月等等,她们一边迅速地向着那只由于空间斥力而不受控制冲过来的龙娘发动了束缚类魔法,一边展开结界魔法,伊丝娜让空中飞舞的杂物全部化为了灰烬,而且控制力度精确到让空中自燃的菜肴没有烧到任何一位魔物娘,而特蕾芙则是一个抬手用屏障将那个空间裂痕给堵住,让狂乱的气流平息下来。

    “咳咳。”那只龙娘很快就止住了势头,随后身子在空中缓缓变小,大家仔细一看,竟然是不知何时不见的古兰娜尔芙,于是一头雾水的龙娘全都把各自带着疑问的目光投向了她,眼神中仿佛蕴含着同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的出场特效那么炫酷啊,空间裂缝加掀桌子,4只魔物娘才勉强拉住你。”陆亡替她们把问题直接问出了口,以吐槽的形式,刚刚在看到飞机头,额,是龙头朝着自己这边直冲过来的时候,陆亡第一时间就读懂了那只龙的眼神的意义,大概是:“哎?我在哪,前面的勇者怎么有点眼熟,啊,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小心。”这样的。

    只是,身体上反应跟不上思维,陆亡想撤,但问题是自己的闪现不能抱着希芙一起啊,吟唱多人传送?抱歉,按照这个接近速度,那估计陆亡被来回碾上个几十回也弄不好一个这样的魔法,陆亡的内心当时是woc的,这叫什么事?宴会岛上开,飞机,啊呸,巨龙天上来?

    不过好在特蕾芙也没小心眼到看着陆亡被撞,毕竟陆亡也是她这一桌的,于是她还是开了传送把他连同自己这边的整个桌子都移到了边上的位置,也就只有特蕾芙这桌在这场事故中完好无损了,连酒杯中的水也没晃出一滴来。

    “我貌似迷路了。”古兰娜尔芙也不脸红,很直白地回答道:“当我准备朝这里赶来时,突然冒出了一个空间裂缝将我吸入,再反应过来的一瞬,就已经不受控制地冲向这里了。”

    “空间裂缝?据说由于上古时期魔物娘和勇者战斗太过激烈,导致有些地方的空间一直不稳定,所有偶尔会突然出现一些空间错位现象,但是这个概率可真低,况且.....这里可是龙岛,按理来说,在祖龙的加护下,空间很稳定的,古兰娜尔芙,该说你真是好运气,还是......”特蕾芙也不觉得古兰娜尔芙会说谎,于是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看着周围一片狼藉,以及一群被打断兴致,一副苦大仇深地看着古兰娜尔芙的龙娘,要不是这边有她和伊丝娜镇场子,估计那些急性子的龙娘一个热血上头,就要找古兰娜尔芙好好“比划”一下了。

    虽然特蕾芙也知道如果这样的话,这群龙娘大概也会被古兰娜尔芙痛痛快快地揍一顿后就会消停了,打赢?不存在的,古兰娜尔芙的实力怕是和妮尔芙差不多了,而且谁知道魔王那边给了她什么好处,就这群连本尊显现都累的半吊子,欺负欺负别的种族还可以,但和血脉近乎完全觉醒的同族打,那还早着呢。

    “不过......”特蕾芙看向了正对面那只正在往陆亡怀里蹭,一副“我好怕怕,求安慰”表情的莉莉丝,眼神中闪过一丝纳闷,刚刚古兰娜尔芙就那样冲过来的时候,那只小吸血姬貌似还在淡定地喝着饮料啊,一点也没有受惊吓的样子,莫非.....血脉残缺的魔物娘,反射弧比较长?

    莉莉丝在特蕾芙感知中还是一只微乎其微,蝼蚁般的存在,浑身貌似也没什么魔力和力量,于是莉莉丝的异常就被她带过了。

    此刻被陆亡摸头安慰着的莉莉丝,心中笑开了花。

    嘛,这可是咱的勇者,随便碰可是不行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