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98章 结束与新生

时间:2018-05-20作者:小电流

    伊吉璃死后,按照陆亡的话语来说,所有的boss都已经攻略完毕。

    但是,没有宝箱,也没有经验,有的只是每一位凤凰娘脸上的惋惜与悲伤,而龙娘一族,在此后与凤凰娘达成和解后,也都开始为战争中牺牲的同胞而难过。

    每一位魔物娘的心都是血肉做的,她们也有感情,也许战争中,个人的感情被压缩到了极限,龙凤的优秀本能与血液中流淌的好战基因,让她们可以在战场上化作一台台优秀的战争兵器,但在一切结束后,压抑的感情爆发出来,即使是自称坚强,面对酷刑也不会落泪的龙娘,都不禁在亲人友人的墓碑前嚎啕大哭起来。

    而凤凰娘这边更是如此,得知了伊吉璃死去的消息后,最难过的莫过于伊丝姬,她整整几天没有出过自己的房门,拒绝和一切周围的凤凰娘,甚至是她最好的朋友伊娜娜和她的母亲伊丝娜交流,一周后,她总算是愿意出门了,但神情憔悴,衣冠凌乱的伊丝姬,哪里还有半分凤凰娘优雅高傲的姿态。

    对于杀死伊吉璃的锅,陆亡自然是背了,勇者么,生来背锅的。

    但不知为何,在遇到这般颓丧的伊丝姬后,都已经打算送一条命给伊丝姬发泄的陆亡,却得到了后者一声轻轻的“谢谢”。

    原来是伊丝姬在悲痛欲绝整理老师伊吉璃的遗物之时,发现了她留下的一份日记,以及一份记录了一切的原委的遗书。

    伊吉璃是一位真正的伟大者,她做的事情的是对是错也许永远都无法定论了,但她在进行一切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失败的打算。输,也要输的光明磊落,失败就索性坦坦荡荡地以这种形式说出一切,至少这份遗书,让她的爱徒伊吉璃明白了一切的真相,心中的绝望便顺着泪水一同流出了她的内心。

    伊丝姬明白了,死亡,对伊吉璃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为了活下去,她不惜加入先驱者,为了活下去,她每天将自己伪装成收人爱戴的巫女,为了活下去,她不惜吞下苦泪,设局来让同胞自相残杀。

    她也许自己都觉得,活着,太累了,就像她百年来,从没有绽放过自然的笑颜一般,虚假的活着。

    伊丝姬烧掉了这一切,在火焰中,一切的罪恶与负担都化为了灰烬……临走时,她对着巫女殿,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

    玛格丽特此后含着泪水,向着所有龙娘们道了歉,也许是最近伤心事太多,也许是同胞们牺牲了太多,又或者是玛格丽特没有直接伤害到同族,特蕾芙终究是在一众龙娘的求情下,仅仅是免去了她巫女的职责,没有将她流放或者关进永恒监狱。

    而后,玛格丽特见到了陆亡,作为赔礼和感谢,将手上的海之铃铛的铃铛芯给了陆亡,这个意外收获让陆亡有点不知所措,但本着又便宜不占是笨蛋的想法,就欣然接受了,直到玛格丽特拿出铃铛芯,和他说明原委后,他才明白了,当时委托人鱼女皇阻碍出海的人,不,是龙是谁了,其实玛格丽特也是和伊吉璃差不多的想法,想要整合龙族,以祖龙的力量来消灭凤族,不过也仅限于此,人家也没想征服世界,而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祖龙用来复活的傀儡,糊里糊涂被夺了舍,现在被陆亡所救,心存感激之余,听了特蕾芙和她说了前因后果后,顿时内疚到无法自已,决定洗心革面,放下与凤凰娘一族的恩怨。

    ————

    其实陆亡才是最懵逼的一个,明明打输了却强行失忆,醒来后莉莉丝就告知自己战胜了对手,然后就是特蕾芙通知他的,莫名其妙的庆功宴,自己还是宴会主角,这让他一时觉得担待不起。

    “莉莉丝,话说,你是怎么学会了传送魔法的,还是抬手就用,厉害了我的莉莉丝。”陆亡在事后如此对着莉莉丝道:“一挥手就带着我回到了龙岛,难不成,你终于进化成了吸血姬中万中无一的战斗姬?不枉我一路上丢的强化材料(零食食物)啊。”

    换来了莉莉丝一个白眼,以及一声傲娇般的轻哼。

    陆亡当时还以为自己拿错剧本,或者是活在梦里了,我擦,这变厉害的莉莉丝,连性格都变了吗?!

    ————

    一周过后,龙娘和凤凰娘在龙岛上展开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几乎所有龙凤都参加了,虽然有些龙娘和凤凰娘压根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办宴会了,但喜欢凑热闹的她们,觉得反正无聊也是无聊,于是就纷纷欣然参加了。

    而当事人们,则是坐在最前面的一大桌围着,陆亡抱着希芙,右手边是他感觉最近一直怪怪的莉莉丝,左手边是伊芙,伊芙的左边是妮尔芙,再左边是特蕾芙,然后是伊丝娜,伊丝姬,伊娜娜,还有已经痊愈的龙巫女玛格丽特。

    “所以所以,后来陆亡大人和莉莉丝姐姐打败了......”希芙坐在了陆亡的腿上,她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陆亡还好好地在她身旁,而自己也与母亲和姐姐重逢,一切对她而言都是好结局,但她也知道现在伊吉璃的话题貌似挺敏感,所以急忙换了个话题:“总之,陆亡大人和莉莉丝姐姐平安回来,对于希芙来说,就连死都无憾了。”

    “小乌鸦嘴。”陆亡刮了刮她的鼻子,希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有什么关系么,头七也过了,身为龙娘和凤凰娘这样高贵的种族,我们要懂得向前看,同胞的逝去会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来,小勇者,给你一个跟大人干杯的赏赐~”特蕾芙摇摇晃晃地举起一个大酒瓶,对着陆亡晃了晃。

    “特蕾芙陛下,您喝醉了......”妮尔芙看着特蕾芙倒握着酒瓶,一副抄家伙打人的模样多过于喝酒模样的特蕾芙,忍不住小声提醒道:“那个.....再喝的话......”

    “你这个小孩子懂什么,大人的酒量,和你们,嗝~完全不一样!”特蕾芙对着妮尔芙喝到:“来,爱徒,给吾倒酒,我今天不把你们喝倒,你们就永远不把我当大人看了吧,哼,区区小孩子,我一人拼一杯你们都......嗝......哎?这杯子怎么没有口?好独特的杯子,身为龙皇,吾就要用这种独一无二的杯子喝酒~”

    “.......”妮尔芙看着特蕾芙将一个杯子倒拿着朝自己递来,一副你不给我倒酒我就要砸掉这“独一无二”的杯子了的语气,活像一个撒泼耍赖的孩子,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趁此机会给她来一记闷棍然后抬回去,免得万一特蕾芙发起酒疯,那真是神仙也拦不住了,不过多年来的阴影让她还是没勇气下手。

    “伊丝姬,不吃点吗?”伊丝娜给伊丝姬碗里夹着菜,后者虽然已经好了不少,还是一副抑郁的样子,貌似是没啥胃口,面对母亲的夹菜,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反正是龙岛上的食材,不吃白不吃。”陆亡开口道:“把龙岛吃穷,也是一种报复手段。”

    心情忧郁的伊丝姬愣是被陆亡这句玩笑逗得笑了笑,而旁边的妮尔芙则是白了陆亡一眼,大概是为自己卿定的自家女婿胳膊肘往外拐而不满。

    “莉莉丝,不对头。”陆亡无视了妮尔芙的白眼,转而看向了那边用小刀切割着一块牛排后,将一小块插起,准备送入樱桃小口中的莉莉丝,皱起了眉头。

    “?”莉莉丝转过头看向了陆亡,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总感觉你变了只魔物娘一样。”陆亡说道。

    “蛤?咳咳.....”莉莉丝急忙调整语气,做出一副天然状:“哎?莉莉丝怎么了?陆亡觉得莉莉丝有哪里奇怪吗?”

    “.......”陆亡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后,转过头道:“你以前吃东西没那么优雅的啊,还有,你面前手臂距离内竟然有甜品能活过3分钟,简直是不可思议。”

    莉莉丝的拳头微微握紧了,她手上的叉子发出了轻轻地吱呀声,随后她深呼吸了一次,柔声道:“人家其实觉得自己吃饱了啦,之前吃那么多,也许是为了进化积攒能量哦?”

    陆亡总觉得莉莉丝有点奇怪,但左看右看,却又说不清哪里奇怪,于是只得作罢,往莉莉丝面前推了一块布丁:“好吧,可是长身体的期间果然应该多吃点。”

    “嗯~”莉莉丝笑着点了点头。

    “勇者,我很中意你。”特蕾芙也许是真的醉了,开始口无遮拦:“今晚来吾的寝宫,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大人的技巧,哼哼,那些孩子肯定没法让你满足吧,你是我第一个提出交尾要求......命令的勇者,吾乃龙皇,你应该荣幸才是。”

    看着特蕾芙那平板身材加萝莉体型,甚至还没有不知何时貌似发育了一点的希芙来的出彩,陆亡差点没忍住嗤笑一声:“特蕾芙陛下,您是真的喝醉了啦,来,我给你加个清醒术吧。”

    说着,陆亡抬手在空中写了几个符文,飞向了特蕾芙,但后者超高的魔抗把这个小魔法的效果给抹消了,嘴里还嚷嚷着:“哈啊?清醒术?不需要,吾很清醒,勇者,从今日起你就是龙皇的勇者了,我会保护你的。不过,你貌似是妮尔芙女儿的契约勇者......没关系没关系,妮尔芙,吾乃胸怀博大的大人,与你和你的女儿一起共享,也不是不可以......”

    “哎?真的吗?”妮尔芙眼睛一亮。

    “喂!妮尔芙你就这样被轻易收买了?!”陆亡直接吐槽了出来:“龙娘那么好商量的么?不不不,我的意见呢?”

    “喔~特蕾芙陛下第一次说要男性勇者侍寝啊,这位勇者真是有福啊。”一位龙娘在旁边起哄。

    “说这话时把你嘴角的偷笑掩盖下谢谢!”陆亡反吐槽道。

    “陛下可是‘大人’的技巧啊,担心勇者几天会起不了床啊,嘻嘻。”一位蓝龙娘笑道。

    “这位更过分了,直接笑出来了啊!就不怕你们的特蕾芙陛下把你们拍平啊。”陆亡再次吐槽道。

    “嗯,很好~孩子们,作为吾得到中意勇者的庆祝,干杯......”特蕾芙完全是处于意识迷糊状态,听不出话语中的反讽:“陆亡勇者,赶紧去洗干净,等候晚上吾的宠幸......”

    有时候,膨胀的吐槽**,会赋予一个人勇气。

    这话在拿起旁边不知哪里来的棒子,对着后脑勺就是一记闷棍,把特蕾芙敲倒在桌上的陆亡身上充分地体现了出来。

    霎时间全场气氛凝固了,刀叉声和咀嚼声渐渐静止了,全场所有的魔物娘直勾勾地看向了陆亡,后者则是端着酒杯,一副悠然自得,就像是啥也没干的模样,如果......左手没有握住那根不知哪里来的棍子的话......

    “看我干吗,特蕾芙陛下不胜酒力醉倒了,咱们该吃吃,该喝喝啊~”陆亡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一只手里拿着棍子,一只手对着面前的龙娘凤凰娘娘们举起酒杯:“接过特蕾芙陛下的话,干杯。”

    在这种情况下,哪还有龙娘有心情和陆亡干杯演戏,大家都静静地看着陆亡,有一种在沉默后便是爆发的趋势。

    是啊,看到打晕陛下的凶手还朝着自己这边若无其事的举起酒杯,手里拿着棍子都不丢,却说特蕾芙是不胜酒力倒下的,一副不把众龙的智商放在眼里的陆亡,一群龙娘很快就爆发了出来,她们的吼声几乎要冲上苍穹:

    “厉害了这个勇者!”“我早就想这么干了啊!”“大哥,以后您就是我大哥了。”“请你一定要嫁给陛下,好让她也天天常常脑袋上挨砸的感觉!”“勇者,以后您就是龙岛公认的第一勇者,请您务必降服陛下啊。”

    一群龙娘顿时化作了不良一般,对着陆亡的行为叫好。

    陆亡:“........”

    不行了我的吐槽能量又要爆发了,要不在给特蕾芙的“尸体”补上一刀发泄下?也算是......众望所归?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