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95章 法则层面的失败

时间:2018-05-20作者:小电流

    “沐浴死亡,生机断绝,斩!”陆亡手腕一翻,面前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剑痕,飞快地切割开沿途的火焰朝着面前的伊吉璃冲去。

    伊吉璃则是面无表情地一挥手,陆亡的身影瞬间被火焰吞没,而她的身影被黑线切割后,化作了一团红色的火焰渐渐被黑色离子吞噬一空,而伊吉璃本人的身影则是出现在了陆亡站立处那团冲天火柱旁,手掌一翻,一轮金色的圆刃出现在掌心上,对着包裹住陆亡的火柱一挥,将一条火柱直接一切为二。

    但被砍断为两截的不是陆亡,而是里面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扇白骨大门,而陆亡则是突然从伊吉璃身后打开的口子钻出,手中的一念生死对着伊吉璃的后背处就是一记直刺。

    “陨阳,残轮。”伊吉璃的身影在那一刹那间仿佛化作了一团火红色的影子一般,在翅膀被黑气沾染的一瞬间回身,避开了一念生死的直刺后,手握住的金色轮刃立刻就接上了一记斜斩,让来不及转移的陆亡瞬间失去了右边一半的身躯,但下一刻,陆亡的半边身体就在黑雾的弥补下恢复,只是唯一没有恢复的便是那条右手手臂。

    “嗯?”伊吉璃发现了这一点后,顿时心中明了了陆亡再生能力的限制,对她而言,用一只翅膀的代价来换取这一情报是稳赚不赔的,而陆亡则是为自己的底牌再掀一张而感到焦躁,刚刚的一轮交手,除了废了伊吉璃一只看似毫无用处的翅膀外,并没有发现她有别的弱点,相反,因为这一次的偷袭未果,反而会让伊吉璃在之后更加警惕。

    “轮回再生之火,以万物为根,绽放不败的生命之花,燃尽天下!”伊吉璃的胸口处弹出了一朵红色的火焰,火焰静静地飘浮在了空中,但是仅仅是飘浮在了原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飞快地蒸发燃烧了起来,就如同将整个空间作为了可燃物一般,火焰由它为中心飞快地蔓延向了四周,没有缝隙,没有漏洞。

    “漆黑之夜,万物凋零。”陆亡的黑雾右臂也猛地爆发开来遮蔽了天空,让周围的一切全部被黑暗笼罩,黑与红交织在了一起,一个爆发着生机,一个象征着死亡,但原本平衡的姿态,在那朵本体的火焰在伊吉璃的操控下渐渐逼近黑雾后,局势一下子逆转了,黑雾在那朵本源之火面前溃不成军,很快那如同大将一般的本源之火,带领着熊熊火焰逼近了陆亡。

    “不能就在这里止步,如果我输了的话,领域就会消失,到时候,整个凤岛会被这股能量所摧毁的吧。”陆亡咬了咬牙,虽说凤岛的存亡和他无关,但特蕾芙她们好歹也在这里,而且她们的状态似乎也不好。

    若是自己失败的话,还有谁能够站出来呢?若是自己失败的话,那么背后对的人就会被火焰灼伤,我决不能在这里倒下!

    只是,意念并没法转化为实力,火焰还是一点点消融着黑暗,吐着足以融尽万物的火舌,逼近了陆亡,感受到那股令他灵魂战栗的生机,与生命之火对他的灼伤感后,陆亡咬了咬牙,终于是准备舍弃形体,拼尽全力:“不牺牲就会死,既然这样,我不如放手一搏!全部的死亡之力爆发,虽然无法掌控,但是不这样的话,就一定会输!神明禁令,解封!”

    陆亡体内用于限制力量的金色符文瞬间溃散,与此同时那团火焰也正好撞上了他的身躯,漫天黑雾的蔓延顿时一顿,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天空染上了一层澄澈的火红色,就如同燃烧了起来一般,将这片昏暗荒芜的世界照的通明。

    “这种火焰的气息是......”远处的伊丝娜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忍不住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空间景物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就像是电视信号收到了干扰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趋势,让她心头一紧:“领域开始趋于崩溃,这说明陆亡勇者他......他......”

    “别急着下定论,要学会相信陆亡,他已经多次引发奇迹了啊......”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特蕾芙的双眼中却也暴露了满满的担忧,甚至心神不宁到让她抵御外界死气的护盾都开始闪烁起来:“领域还没完全崩溃,说明陆亡还活着,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保存力量。最坏的打算......是为陆亡补上那最后的一刀,他不会甘于被轻易打败的,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来,即使是……失败,他也不会用留下遗憾的方式,就和我族一样。”

    “母亲大人......为什么老师要和陆亡勇者战斗?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原谅老师,老师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和伊丝姬解释?为什么一定要以杀死来解决一切呢?我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人死,他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陆亡对我有恩,伊吉璃老师就和我的母亲一样。”听到特蕾芙这般残酷的话语,让伊丝姬顿时心中再次无比动摇了起来,她不想让陆亡为自己的事情受伤,更不想看到伊吉璃受伤,可是,之前还是自己最亲的人,如今却成了死地,甚至还在和对自己有恩的勇者相杀,她不知道该帮谁,何去何从,迷失心灵方向的她,只能寻求母亲的回答。

    “因为,这就是宿命吧,路只有一条,面对面遇上了的话,只能这么做......”伊丝娜叹息一声,随后将手掌覆盖在了伊丝姬火红的秀发上,摸了摸她的脑袋后,缓缓将魔力输送:“乖女儿,睡一会儿吧,就当是做了一场梦,等醒来以后,一切都结束了......”

    伊丝姬被一股强烈的困意笼罩,很快就倒在了伊丝娜的腿上不省人事。

    “这样好吗?一个人撑起两人份的痛苦。”特蕾芙撇了撇嘴:“小孩子不懂事,应该教育才是。”

    “不是她的错,我又何从教育?说到底,是我疏忽了教育她这些对的错。不过,伊丝姬在我眼里永远是个孩子,我不希望她面对黑暗。这样的感觉,对于没有孩子的你,是不会理解的。”伊丝娜看着特蕾芙,目光平静如水。

    “或许吧.....等这次事情结束了,我确实应该做做这方面的打算了,嗯.....”特蕾芙闭上了眼睛。

    ————

    就只能到……这一步了么……陆亡可不知道另一边特蕾芙在乱立flag的事情,他的视野开始模糊了起来,眼前是渐渐开始淡化的灰色天空,以及自己身体内四散的黑雾,不如说,他的身躯已经变成了不断溃散的雾态。

    赤红色的火焰在他的周围盘旋冲击,一刻不停地将黑雾灼散,深入灵魂般的痛处已经似乎不那么重要了,深深的疲惫,让他的思维凝滞了起来,浑浑噩噩地无意识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抵抗着火焰,尽管陆亡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抵抗,是有效的,还是仅仅是一种自己还在挣扎的幻觉。

    “看来千年的苏醒,让你变得残缺不全了呢,就连法则,都只有如此脆弱的一块碎片,虽然继承了完整的领域,但也只是一个空架子而已么。”伊吉璃脸色惨白地将空中悬浮着的本源之火吞入口中,顿时她的面色恢复了不少红润,但依旧白的得有些病态:“不过,消灭了你以后,就没有人能够再阻止我了,远古的力量,可不是如今在虚假的杠杆和平中腐朽的魔物娘们能够比拟的。”

    “一念……”一道虚弱的意念从雾气中传出,一把已经被烧毁了大部分,只剩下一段剑刃和半个剑柄的剑,在这股意念的驱动下,摇摇晃晃地在空中竖起,如同一个坚强的战士一般屹立于一小块薄薄的黑雾的包裹中,就如同被陆亡的手重新握住了一般,朝着面前的伊吉璃挥下了自己一生中最后一剑,如同落日余晖一般,如同一场人生落幕一般,即使它仅仅是一把残剑,但此时此刻却挥出了悲壮的一剑。

    没有剑气,没有魔法,没有光辉,有的,只是一把残剑,径直冲向了伊吉璃。

    “就连剑,也是残剑,那么,就陪你的主人一起在火焰中走向尽头吧。”伊吉璃的背后窜出了一个庞大的凤凰虚影,一口将面前的残剑吞没,在淡红色的身躯内,一念生死渐渐地融化,一声轻鸣过后,黑白的颜色,就彻底的消失在火红色之中。

    ————

    “好,好疼......”在龙崖内和伊芙坐在一起准备吃饭的希芙突然整个身子缩成一团,颤抖着倒在了边上的草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处连连打滚。

    这一变故让伊芙和莉莉丝吓坏了,旁边的妮尔芙(被放出来了)急忙冲上前去抱起希芙:“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明明龙娘应该不会轻易生病的才对,而且就算是孕痛,也该捂住肚子才对吧。”

    可惜陆亡不在,在场的一群龙娘愣是没一个对这句话有吐槽意识的,甚至还有不少觉得此言在理。

    “我.....我也......”莉莉丝就像是被传染了一般,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满头大汗地蹲在地上,小脸苍白,一副咬着牙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的模样。

    “吸血姬一族就是脆弱呢,只是脖子疼而已吧。”旁边的龙娘对莉莉丝的反应完全是两个态度,不过特蕾芙也有命令要照顾好莉莉丝,她们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走进前蹲下,会治愈魔法的龙娘于是就立刻对着莉莉丝用了魔法,一道白光笼罩在了莉莉丝身上。

    “好难受......”只是莉莉丝的症状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还有开始恶化的趋势,连头上的呆毛都蔫儿了,整个人缩成一个小小的球形,在那边不住的颤抖着,几只龙娘顿时皱起了眉头,虽然很奇怪为什么治愈魔法没有用,但看样子也不像是装的。

    “嗯?这是.....”一旁照看希芙的妮尔芙掀起了希芙的衣服,反正这里都是魔物娘,就算被看光也无所谓,但是当她看见伊芙捂住的地方,那金色的龙型印记开始闪烁淡化的时候,妮尔芙的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契约印记出问题了!”

    “契约?”旁边的龙娘并不清楚这个契约的功效,毕竟有自己契约勇者的龙娘,如今也不会单纯的生活在岛上,契约的脾气很奇怪,那些被她们抓来放在岛上的勇者,没有一个能触发契约条件的,因此她们也只把契约当做了“力量赠送”而已:“那么,是那位契约勇者出事了吗?”

    “陆亡大人......”

    希芙挣扎着起身,一副要展开翅膀飞去心中越来越淡的契约感应联系的另一边,却被妮尔芙死死地抓住了:“希芙冷静啊,要相信你的勇者,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死掉的勇者,如果你就这样过去了,反而会让他担心的。”

    “可是,母亲大人,不去的话,希芙有一种,再也看不见的,不好的预感。”希芙流下了眼泪,挣扎了起来:“契约变得好模糊,模糊到了让希芙感觉自己抓不住陆亡的身影了,所以无论如何,希芙都要去陆亡大人那边,母亲大人,请别阻止我,哪怕再危险,至少我还能替陆亡大人阻挡几次攻击,希芙还是有点用的!”

    “希芙妹妹,我这里,有办法过去。”莉莉丝晃了晃脑袋,随后向着边上的希芙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抓住我。”

    “等等!希芙!”妮尔芙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随后紧紧地抓住了希芙,但希芙的手,已经搭在了莉莉丝的手指上。

    “母亲大人,希芙答应你,会平安回来的,对不起,这一次,要让您等希芙了。”希芙抹掉了眼泪,虽然知道自己接下来也许会面对可怕的敌人,但不知为何,心中却充满了心安,她微笑着朝着抓了一空,脸上满是激动的母亲挥了挥手。

    莉莉丝和希芙的身影渐渐化作了金色的粒子,消散在了空气中。

    金色的光芒,沿着那已经模糊不清的联系,飞向了凤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