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94章 生存过的痕迹

时间:2018-05-20作者:小电流

    “勇者,不抢攻么,这里,是你的结界吧。”伊吉璃看着握剑而不动的陆亡,缓缓开口道:“还是说,你其实没法完全掌控这个成型结界的力量?”

    “嗯,的确。”陆亡被说中了心事,不仅没有惊讶,反而还冲着伊吉璃笑了笑:“没办法,我刚掌握这个领域,还不太熟悉,要不,你等我先感悟感悟再开打?”

    伊吉璃看见陆亡这幅有恃无恐的模样,反而捏不准他到底是不是诱敌之计,再加上她虽然刚刚轻易伤到了陆亡,但说不准这只是人家故意的让她轻敌之策呢?毕竟这是在陆亡的领域,领域是公认地压箱底手段,而且千变万化,有着世上也许有一样的叶子,但却没有一样的领域的说法,因此她在未完全看穿这个成型领域的效果前,还是有所顾忌的。更何况刚刚她明明全力一击打中了陆亡,为了确命中还特意放弃攻击要害,而是锁定了他的右臂,虽然陆亡的右臂一瞬间被气化,但此时此刻他原本的手臂处冒出的黑雾,让伊吉璃感觉到一丝诡异,陆亡在她眼里毕竟是那实力近乎爆炸的上古时期所存的勇者,仅仅是对一条手臂的伤害,可不敢让她增添多少自信。

    于是两边各抱着试探和警惕,加上双方均不愿意以生命冒险,最终竟然达成了一种微妙的气氛,就这样静静隔着几十米互相看着彼此的眼睛,如同化作两座雕塑一般一动不动,但两人心中明白,谁先动,谁的气势就先输一筹,哪怕一点点的劣势,在这种对决中,都可能被无限放大......

    当然,以上这些对于伊吉璃而言的确是需要考虑的,陆亡也是知道的,但陆亡却没纠结那么多,在他看来,自己打不过的几率远远大于打得过,所以什么气势啊,微小优势啊这种东西都不被他考虑在内,按照他的话来说,开玩笑,就算现在对面伊吉璃让他一条手臂,优势大了吧?但他还是怂啊,更别说现在是自己成了杨过了。陆亡觉得自己现在所要考虑的,只是怎么打才能让自己不在自己的领域丢了性命,至少,得保持个平局吧?要是能用嘴炮唤醒对面的良知,那才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结局啊!

    没错,我可是主角!主角可是自带嘴炮技能成功率加成的。

    “这位美丽的凤凰娘小姐啊,你我两者相斗,无论输赢,彼此都得不到好处。”陆亡轻轻摇头道:“况且,为何心中总想着要征服世界呢?如今的世界上,凤凰娘一族已经立于魔物娘的顶点,就算你征服了世界,然后呢?难不成你想将世界上所有的种族都消灭,徒留一族么?那样的话......我觉得生态链估计会不允许的。”

    “人类勇者的共生想法吗?几千年前你们就一直是这个样子,到如今,你也依旧还是抱着这种想法来劝解魔物娘们的么?”似乎是陆亡的话语有效了,总之伊吉璃竟然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所要的,不是立于世界的顶点,而是永不磨灭的功绩,天下生灵,难免会有一死,死后一切都会被时间渐渐磨灭,你可曾还记得魔物娘始祖们的名字?还记得远古时期你与你一起战斗的勇者伙伴的名字吗?千年了,你已经忘了吧。没错,忘了......哪怕是拥有远比我实力强大的存在,也都被遗忘,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身影和笼统的称呼......但我不甘心,我满心为了族人成为了巫女,却发现自己踏入了一条不归的死路,本想为我族献出力量,却反被安排为一个傀儡而身不由己!其中的绝望,你这种被魔物娘宠爱着的勇者又怎么可能理解!如今我终于挣脱了锁链,既然我能做到逆命,我绝不能让自己和那些愚蠢的家伙一样空抱着力量碌碌一生,我要让自己永远铭记于此世,成为世界的主人......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我是凤凰娘一族的巫女,我这一生,早已奉献给了族人,那么,就只能让我们一族来成为世界之主。”

    “可是你说这段话时,我感觉不到你的激昂,只能体会到你的愤怒,真正想要统治世界的反派魔王,说出这种话时也会有着一种令人着迷的邪恶,傲慢,让人不由自主地心中澎湃,不由自主地成为阴影的帮凶,可......你刚刚......只有不甘产生的报复心吧?”陆亡疑惑地看着面无表情的伊吉璃:“你更像是,为了完成复仇而去做的,也许是我不能理解你的愤怒,但是啊,放弃吧,这样的毫无信念地征服世界,其实一点也没法带给你满足感不是吗?”

    “放弃?真是可笑,勇者,余问你,支撑你跨越千年的勇气是什么?”伊吉璃突然反问道。

    虽然陆亡一时间没能理解她这话的意思,但大概也明白这又是一个误会了自己身份的魔物娘了,算了多一个不多,顺着她的话说吧:“嘛,还没活够?”

    “那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自己活够了呢?不如说,你觉得你生存的下一秒,已经开始进入无休止的与过往的一切重复后,还有什么能支持你?”伊吉璃不屑道:“你也许可以抛弃亲情,友情,身边的一切,独自一人忍受着孤独而跨越千年,你有着这种坚韧的顽强,但你终究会败在永恒的时间的手里,到那时,你也会和我一样不择手段,只是为了让自己在消失前留下自己活过的印记,每当我看着历代巫女的遗像,我的心中都会不由遏制的颤抖,一想到未来的我也许和她们一样,永远地以这样的形式尘封在那处幽闭的巫女殿内,那种害怕,甚至让我连自己的傀儡命运也都忘记了。所以,勇者,你抱着想活下去而战的想法,是战胜不了和我一样的,只是想要证明自己活过而不择手段的魔物娘的。”

    “我明白了......”陆亡说完后沉默了起来,伊吉璃的话语不无道理,自己的时间也许已经是永恒的了,那么,会不会将来的某一天,站在伊吉璃那个位置的人成为了自己,而新的勇者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以同样的话语来和自己对话呢?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是无论怎么说,伊吉璃是一位可怜的魔物娘,她拥有了他人一生无法企及的实力,却迷失了自己生存的意义,巫女虽然是龙凤两族中地位和身份的象征,但同样的,这个身份的背后,是一副镣铐,一副因祖龙祖凤的不甘以及复活的愿望,而设下的镣铐。

    伊吉璃从镣铐中挣脱了,但是,她潜藏于囚衣下的愤怒,悲伤,不甘,也全部因为枷锁的崩碎而爆发。

    她想要统治世界,证明自己这个囚徒改变了世界,而不是以国王的姿态,默默无闻地在那神秘未知的辉煌宫殿,实际读作为监狱的地方死去。

    而陆亡,则是要阻止她,因为伊吉璃的举动,一定会伤害龙族,伤害到希芙,所以,勇者为了守护,必须向着那可怜之人举起手上代表着死亡的漆黑之剑。

    伊吉璃看着陆亡默然不语,却重新变得坚定的眼神,以及陆亡那渐渐举起,指向了自己胸口的剑尖,开口叫唤了一声:“勇者。”

    “嗯。”陆亡知道最后的平静即将要结束了,于是答应道。

    “如果你我两人的寿命只有如人类般的刹那百年,如果你我两人的实力不足以撼动世界,如果我不选择作为巫女而是一只自由的凤凰娘,如果我们的相遇在你与龙族之前,你还会对我刀剑相向吗?”伊吉璃突然开口问道。

    “不会,因为没有理由不是吗?”陆亡很理所当然道:“如果你现在放弃了自己的念头的话,我也会放下剑的。”

    “那么,如果我换个条件,说我不会伤害龙娘和你身边之人呢?”伊吉璃继续问道。

    “唔......不好说。”陆亡皱了皱眉头:“但是,你的行为肯定会引起天下大乱,战争的火焰波及到的事物,可不是个体的力量可以控制的,一路走来的所见所闻,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不应该被战火笼罩,没有魔物娘天生就应该是一名战士,哪怕她们一出生就有着这样的实力,但在我眼里,她们不过是会魔法的女孩子而已。也许我如今会收手而退,但我觉得,如果我现在退了,迟早有一天,我们还会在这里相遇的。”

    “是啊......是啊......因为你是勇者,过去的勇者永远都会把自己的剑锋指向破坏世界平衡的坏人,从来没有退缩这个词。”伊吉璃自言自语般地说道:“你也许是最后一个了。可我也是不会放弃的,这是我最后的执念,我牺牲了一切,只是为了活下去,那么,就不能让自己活的如同死了一般。好了,作为勇者,你应该还有与我之间的最后一句话吧。”

    陆亡心中会意,眼神中充斥着惋惜,只见他轻轻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情感如同被洗涤过了一般,陆亡的眼神中只剩下了淡漠,他缓缓开口道:“记住,退治你的是......勇者陆亡。”

    “只是以勇者作为自称么......那么,自大狂妄的勇者,即将将你的灵魂和**一同化为灰烬的,是凤凰娘巫女的末裔,吞噬了祖凤力量的第十代凤巫女,伊吉璃!”伊吉璃说完后,她的周身冒出了一团团金色的烈火悬浮于空中,火焰的热量将空间都烧得波动模糊了起来。

    而陆亡,则是一个滑步向前冲去,左手握住的一念生死爆发出强烈的黑芒,带着一股萧然之气扫向了空中充斥着浓郁生命力的旺盛火焰。

    两者的交战就从这一刻开始,在这片与世隔绝之世界中,展开的是一场信念的厮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