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87章 特蕾芙的“指导”

时间:2018-04-26作者:小电流

    ,精彩小说免费!

    “玩得很开心啊,是吧?”

    “不......不是这样的,特蕾芙陛下,我......”

    “哦?那你说说,我让你回来看家,你为什么会跟着这群小孩子一起躺在这种地方,就连衣服也不穿?而且你腿上.....啧。”特蕾芙眉头一皱。

    “这是因为我中了......额......”妮尔芙急忙捂住了腿,但话却说不出了,难不成说她被一只普通魔物娘暗算了,还是说被伊丝姬母女坑了?都不行吧。

    妮尔芙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但即使是低着头,她也比特蕾芙高一些,这个差距让特蕾芙顿时更加不爽起来,向后退了几步以距离感缩小了高度差距感后,接着审讯面前被她的魔力给束缚住的妮尔芙:“中了?中了孩子们的陷阱不成?哼!撒谎也请找个不那么幼稚的理由啊!我在外面努力聚集族人,你倒好,不仅让你监视的凤.....魔物娘弄丢了,还自己加入了那群幼生体荒谬的乱......咳,游戏中,玩得真的是不亦乐乎啊,都玩晕过去了哈?很好,非常好,来龙啊,这次换成年龙娘挨个跟你玩,再顺便拿点道具,让妮尔芙你彻底玩个痛快如何?”

    “特蕾芙陛下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大人大量,能不能别和我这种小孩子计较?”妮尔芙浑身一个打了个寒战。

    “嗯~”唯独这种话让特蕾芙很受用:“哼,对,和小孩子计较有失我大人的风度,但是惩罚必不可免,正好现在你们都在,有些事情我得好好教育你们,尤其是你,妮尔芙,背着龙岛出去生了两个孩子,毫无规矩可言,趁现在得好好‘指导’你们真正的龙娘该干些什么了!”

    虽然特蕾芙这话说的激扬热血,但在座的每一只龙娘,心中都升起了一种“我不想去,还有你不也趁机在外摸鱼几十年了吗?”这种想法。

    “嗯?”特蕾芙眯起了眼睛,环顾四周,直感让她觉得周围的龙娘貌似在心腹中诽谤她。

    “特蕾芙陛下,咱们还是先把小龙娘们送回各自的家里去吧。”妮尔芙机智地岔开了话题。

    “恩。”特蕾芙点了点头,所用龙娘顿时松了口气。

    ————

    “这边就是龙崖了,第.....不知道第几次回来了,嘛,都习惯了。”陆亡带着三只魔物娘来到龙崖后,第一眼就发现了门口倒着的龙娘卫兵不见了,好消息是他不用第三次偷袭人家了,人家站在这里那么久还被打晕两次,想想也怪可怜的,坏消息是,这说明了龙岛里有人来过了,能把两只龙娘变没,不是特蕾芙回去了,就是强敌进去了,不过无论哪一个,陆亡都觉得有点尴尬,之前答应特蕾芙跟着妮尔芙回去的,结果自己又溜号了,还去监狱接了个人,把祖龙之源弄丢一半,哦,最后还有把龙巫女的四肢和一只翅膀卸了,虽然当时可能对方是被控制了,但这听上去.....我算不算是大闹龙岛了?

    为了避免危险,陆亡先让三只魔物娘待在原地观望,自己踏进了龙崖的障眼结界中,四周场景一瞬间变换,而且还有一声熟悉的声音在前面的空中响起。

    “哟,你还知道要回来。”陆亡面前的空间一闪,一只娇小的,穿着银色连衣裙,依旧是裸足的龙娘出现在了那边的空中。

    “啊哈哈,特蕾芙啊,龙崖太闷,我出去逛一圈......”虽然很想吐槽特蕾芙的话语似乎有那么些毛病,但看着她的脸色,似乎已经是火山临界状态了,陆亡还是不做这根点火的火星了。

    “是么,龙崖闷,确实是闷啊,闷到了勇者出去乱跑,自家人在里面乱x的地步了。”特蕾芙眼神中透露着不善的光芒:“陆亡,能说说,你是去哪里了吗?还有,永恒监狱里的魔物娘,你是怎么带出来的?”

    “勇者的秘密。”陆亡依旧不说,他已经做好了特蕾芙来“严刑逼供”的准备了。

    “切,无趣的小孩。”没想到特蕾芙没有火山爆发,而是哼了一声后,转移了话题:“喂,我说,那两只凤凰呢?还有,玛格丽特那样子是怎么回事?你干的?真是重口味啊,手脚被砍去,意识模糊,痕迹也清理的很干净,拿龙巫女当xx道具的勇者,远古时期也没有人敢这么做。”

    “我才没有这么鬼畜啊!。”陆亡叹了口气:“这个,说来话长......”

    “放心,你要庆幸我是第一个发现的,她现在已经被我关起来了,没有别人会看见了,有的是时间给你解释前因后果,你都已经做到这种事了,没什么咱不能接受的了。”特蕾芙深深叹了口气:“就算你跟我说你把永恒监狱挖穿逃出来的,我也可以接受了。”

    “哦......”陆亡点了点头,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

    “.......”特蕾芙看着陆亡的动作,脸色一下子又难看了不少,随后再次深深叹了口气:“算了,反正祖龙之源还在,可以自己修复的,只不过时间长一些而已。”

    “特蕾芙,你刚刚说,我无论做了什么你都会接受的吧?”

    “恩......要看情况,不过哪还有比挖穿监狱,打残巫女更疯狂的事情了?你说吧。”特蕾芙没有上当,而是模棱两可地逼问。

    “我偷摘了岛上的果子。”陆亡回答道。

    特蕾芙用看傻子的眼光盯着陆亡看了许久,直到后者浑身不自在起来后,半晌才说出一句:“这种小事,你随意。”

    “我还不小心破坏了岛上的花花草草。”陆亡再次说道:“刚刚跑太快,似乎弄坏了点树。”

    “我说了,这种小事,怎么样都好!少废话,你在拿我开心吗!”特蕾芙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既然这样,我把一半的祖龙之源给带了出来也可以理解的是吧?”

    “所以我都说了,这种小......”特蕾芙话语说到一半顿住了,机械般地抬起头,空洞的目光看向了陆亡:“你......说.....什......么.....?”

    “特蕾芙,这个事有很深的原因的,你.....容我解释吗?这其实是从敌人手里夺回来的,你......信吗。”

    “.......”

    “好,什么话也别说了,我知道您的回答了,那么,请您高抬贵足,别踩脸,谢谢......”

    龙崖边上,银色的光芒席卷了大地,周围的地皮在爆破中被掀起了一层,伊芙看着那边的魔力爆发,心中对陆亡让她们停下的先见之明而赞叹,那边果然有危险。

    陆亡勇者那么强,一直从未失败过(虽然失败的结局就是直接be),所以他肯定会没事的......

    要是陆亡知道外面有只龙娘给他插旗子,他肯定爬也会爬出来吐槽一句的。

    “打完了?”陆亡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好吧其实没有泥土,只是陆亡为了显得自己狼狈点,让特蕾芙看的舒服点所以抓的一把土而已。

    “一点也不过瘾。”特蕾芙还是留了手的,虽然声势浩大,但她还是把力量控制在了最低界限,虽说陆亡对法则级别以下的攻击可以说是免疫的,但特蕾芙的力量依旧连一念生死的被动都没打出来,可见这个被判定为了“非攻击”。

    陆亡也察觉到了这点,心知特蕾芙嘴硬心......至少现在还算软,于是急忙从虚空中抓出一块石头递给了特蕾芙,只是这半块祖龙之源的颜色似乎比刚刚得到时暗淡了了不少,让陆亡和特蕾芙都微微一愣。

    “里面的力量消耗了那么多么?”特蕾芙有点怀疑地看着陆亡:“还是说,你用了?”

    “不不不,大概这个原因和苹果放在空气中会氧化,魔力从高浓度向低浓度传递一样的化学反应吧。”陆亡很快就想通了这个原因,因为这块石头的能量太大,导致空间袋里没法放,于是陆亡就把它丢在了自己刚刚开辟出来的“死域”领域里了,貌似结界里的死亡之力侵蚀了这块石头,所以才让它损耗了不少能量,但好在拿出来的比较及时,不然估计等会儿这块祖龙之源就彻底给自己的领域吞掉了。

    当然,这话他肯定不会作死和特蕾芙说实话的,只能用着对方听不懂的话语糊弄一下。

    “化学反应?勇者这边的新力量?”特蕾芙将信将疑地接过了半块缩小了的祖龙之源,把它丢进了身后展开的银色波纹内后,转身对着陆亡道:“好了,进来商量吧,去把外面的几只魔物娘也叫来,那一只龙娘是伊芙吧?”

    “你怎么一副预料之中的样子,明明我救伊芙应该出乎您的预料才是,不给个什么久别重逢,喜极而泣的cg说不过去啊?”陆亡看着特蕾芙一副淡定的样子,吐槽道。

    “我又不是小孩子,处变不惊是大人的基本品质。”特蕾芙轻哼一声后,展开了背后的翅膀,飞上天空冲入云霄中。

    陆亡耸耸肩,转身去叫外面的三只进来了,既然特蕾芙都在的话,那么这边应该是很安全的了。

    他的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了伊芙和希芙抓着他落地的一刹那(莉莉丝力气小,所以伊芙担心她抓不稳,就代替了莉莉丝抓着陆亡飞。)

    “各位龙娘姐姐们下午好啊......那个,有何贵干?”陆亡一落地,就发现四周的树木里,洞窟里,一双双金色的大眼睛瞬间盯上了自己,大家都一言不发地静静地盯着他,这个诡异的气氛让他总有种不好的感觉,但看着面前背对着他的特蕾芙,他只能硬着头皮先打个招呼。

    “喂,勇者,你竟然带着下等种族吸血姬来到了龙崖!”一只龙娘从树林中飞了出来,双目转向了躲在陆亡背后瑟瑟发抖的莉莉丝,一股龙威从她身上发出,在周围卷起了一阵树叶形成的小风暴:“这里可是龙娘一族的领地,勇者进来也就算了,可是区区......”

    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银色的锤子,重重打在了那个龙娘的头顶,将她毫不留情地一锤子打倒在地,脸砸在地上发出巨响,而周围龙威形成的气流被这一击打得消散了,周围的金色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畏惧,不再像刚才那样咄咄逼人了。

    “我放进来的,有意见么?”特蕾芙转过身,环顾了周围一圈,没有一对眸子敢于与她正面相迎,龙娘一族虽然看不起别的魔物娘,但还是对强者很尊重的,尤其是特蕾芙这种从小开始给她们留下心理阴影的龙娘一族的“导师”,在场所有龙娘都是成年龙娘,在未成年时,都经由特蕾芙教授,而特蕾芙,在她们童年留下的印象,也只有“梦魇”来形容了,所以才会对她格外的畏惧。

    陆亡看着刚到他胸口的高度的特蕾芙,再看看周围一群身材高挑,和他差不多高的也有不少的御姐们,对着正中央一只萝莉唯唯诺诺的样子,心中很想吐槽,但却又不知该用什么话吐槽才好。

    不过看了看那只在地上脸朝着地躺着的,由于脑袋上银色锤子的重压导致还起不来的龙娘,这是一个很好的前车之鉴,陆亡为了自己不跟着一起吃土,很识趣地把脑袋中的吐槽欲望放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