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82章 你要的真人

时间:2018-04-25作者:小电流

    “裁决者大人,咱们动手吗喵?”几位猫娘看着下面虽然已经清醒,但嘴里还一直鼓囊着:“真是可惜了,明明都已经倒了却不能有进一步发展,不过这大概就是幻觉吧,这样的幻觉哪里有学啊,教练我想自己给自己上debuff啊。”好像是在说胡话的陆亡。

    “emmm......”裁决者从没遇到过陆亡这种情况,而且看样子对方也不像是那种失去战意的样子,你看他手上的剑不还是握得紧紧的吗?(一念生死在战斗中不会脱手的设定)

    更何况,对方体力充足,魔力充足,而且诡异的手段层出不穷,如果他真是教皇冕下要找的勇者的话,那也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不是吗?

    她犹豫了起来,随后将手探进胸口处,从里面摸出来了一根洁白的光羽,这根羽毛,是教皇冕下力量的一部分,如果使用了它的话,也许......

    “你做的很好了,回来吧。”正当她准备动用这份力量时,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内心深处响起,让她如沐春风一般,紧张不安的情绪在这种治愈般的声音中消散一空,心灵变得平静起来。

    她明白,能做到这种事情的,只有教皇冕下了,她不知为何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她还担心自己完不成冕下的任务呢,既然冕下亲自这么说了,那就说明自己完成了任务。

    而让自己回去的原因,是她知道的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教会的曼陀罗与她知道。

    教皇百年没有出手,因为没人看见过她出手,只是看见过教会的信徒们动的手而已。

    那是因为看见她亲自出手那一瞬间的,要么死了,要么永远的留在了教会总部了。

    哦,还要算上最近逃脱的那个勇者古晓然,找出对方的位置,这也是她的第二任务。

    只见一道光芒很突兀地出现在那群还等着命令的猫娘身周,下一刻,空中几十只猫娘全部都消失在了原地。

    但有两样东西还留在了空中,不如说是很奇怪地浮在了空中,两样东西,一样陆亡很熟悉,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而另一个,他也似乎有点眼熟——一根纯白色的羽毛。

    “淦!”陆亡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第一次遇到古晓然打教皇的场景,顿时二话不说,黑色的雾气一瞬间将他的全身包裹:“秽土转生!”

    他打算直接逃回永恒监狱了,这根羽毛哪里是似曾相识啊,这不就是搞得他不得不往和平派这片逃跑的,教皇的那个力量赐福的道具吗?既然被赐福的对象没了,它却留在了原地,原因的话......陆亡也不是没见过献祭类的魔法,这大概是要开一个传送类的法术。

    唯一的好消息是,只用身上一根羽毛的话,根据献祭守恒原理,她是不可能将本尊直接转移到这里的。

    但管她转了什么过来呢,陆亡都不想打,要说最让他反感的组织是先驱者的话,那么教会就是他最不想扯上关系的。

    尤其是那个被说得像神一样的教皇。

    “这样独自逃跑,真的好么,勇者,在你的身后,还有其他魔物娘,不是吗?”幽幽的声音从光芒中传来,让陆亡浑身蠕动的雾气一顿,他转头看去,身后的空地上,的确是躺着许许多多身上仅仅是盖着衣服,陷入深深沉睡的龙娘萝莉们,哦,还有变小了的妮尔芙。

    “啧,既然你那么厉害,还拿那么无聊的事情威胁我,是不是有**份啊。”陆亡撇了撇嘴,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身体却很实诚,他身上的雾气消散一空,显然是中断了技能,无奈地静静站在了原地,果然不久后他周身的空间一下子扭曲了起来,四周的景色也全部改变了,那些龙娘也不知所踪,再定睛一看,陆亡震惊地发现,自己仿佛是回到了过去一般,这个空间,不,是这个房间......

    “这不就是我的书房吗!”陆亡环顾着四周的环境,死命揉了揉眼睛,可这一次,再睁开眼时,入目的景色依旧是那样,他还清楚地记得,这里是他穿越到这个槽点满满的世界的起点,也是他最亲近温馨的地方。

    周围既没有光芒,也没有什么教皇和羽毛,就仿佛是做了一个梦一般,陆亡从床上缓缓坐起,没错,不知何时他躺在了那张自己的床上,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一场梦?只是自己睡糊涂了?

    “不对!”陆亡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梦的话,那么他脑洞也太大了,而且即使所有的东西都能骗他,即使一念生死不知为何也消失了,但有两个东西,却是实实在在地象征着这不是一个梦境。

    第一,是那已经完全属于自己的死亡之力。

    第二,是内心深处,与莉莉丝和希芙契约的羁绊感。

    “是知晓我的记忆,还是说是由我自己的记忆引发的幻境?”跳下床后,陆亡开始静下心来思考,虽然此时此刻一念生死召唤不出,但他也并非没有反抗之力,死亡之力是对方无法屏蔽的,这一点让他着实安心不少,如果连死亡之力都被封印的话,那么对方的等级怕是完全碾压自己了,当务之急,是要想明白两个问题。

    第一,怎么出去。

    第二,教皇在哪里。

    于是陆亡开始翻找起自己的书房,发现书架上的所有书,自己都读过,而有些他没读过的书,翻开一看后内容也是一片空白,它们的存在貌似只是为了让房间符合自己的记忆一般,这个发现他顿时心中一松,这果然是自己的记忆编制出的房间,如果单纯思维窃取的话,也没那么逼真,总有几分破绽的。

    再翻看了自己的日记,在穿越前一天戛然而止的部分,依旧是对死亡之力的研究进程,这不禁勾起了他的回忆,自从得到了这份力量以后,他心中的正面感情便被淡化了,让他过着一种近乎麻木的,就像是不让人看出来的角色扮演生活一般,让他很苦恼。

    但如今再回过头去看,自从得到了死亡之力后,自己又何尝不是每天都把心思花在它身上,这其实不也是自己被力量所迷惑的一种表现,只是自己未察觉,一昧将原因怪在了死亡之力的头上而已吧,几十年的日记大部分是对死亡之力的记载,如果将这些时间用于旅行,用于完成梦想,会不会自己会有所不同呢?

    回忆过去,总是令人惆怅的,想到自己大概是回不去了以后,陆亡有点可惜自己当初为什么去探索那个世界,现在遗憾感油然而生,而且愈发不可收拾,很快竟然转变成了一种心如死灰般的失落......

    “哦,是负面情绪放大的效果么。”陆亡的眼神一凝,心中的颓然在死亡之力流过体内的冰冷感的刺激下,顿时一扫而空,死的状态下,他的情绪会被压缩到最低,甚至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变得没有任何情绪,刚刚不正常的遗憾感扩大,让他顿时明了了这个空间的效果。

    但即使被戳破,那个教皇也没说半个字,就像是陆亡在自言自语一般。

    “还有认知阻碍的效果么?”在排斥了所有多余的情绪后,陆亡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之前自己竟然完全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既然是房间,要离开的话,为什么不能开门呢?

    对,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但陆亡刚刚却满心想着要破开幻境,找出教皇,不知为何对旁边的门视而不见了,他立马也意识到这个同样是一种魔法的效果,不,这到底是不是魔法已经很难说了,能改变一个人的认知和思维方式,这样的事情......

    果不其然,当陆亡的手握住门把,转动,那开门的一刹那,四周的景色一下子全部消散了,而下一刻,他站在了一处充满着光元素的大教堂内,四周彩色的玻璃,面前的巨大石像,以及石像下,那缓缓起身的,似乎是在祈祷的修女背影,组成了一副如画般的景象。

    “教皇......是吧?”陆亡说完后,便沉默了,因为此时此刻,一念生死和光魔法依旧无法使用,他已经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幻觉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甚至有可能意味着他已经迷失在幻觉中,相应的,现实中的他,已经遭遇了不测了。

    “嗯,来聊聊吧,掌握着死亡的勇者。”教皇缓缓转过了身,这幅精致的面容再次映入陆亡眼帘,不过这一次,是真人了。

    可我没记得我哪里立过flag说要见真人的啊!陆亡急忙用吐槽掩饰自己面对教皇时那种心跳加快般的局促不安,镇定!这位是敌人,对敌人boss一见钟情神马的,简直是荒谬,这又不是什么小说套路啊!

    “这里是现实,还是幻境。”陆亡直视了教皇银白色的双眸一会儿后,不自然地偏过了头,人生第一次有种真正的一见钟情的感觉,虽然他觉得这有可能是像刚刚那样认知阻碍那种的魔法的效果,但死亡之力并没能屏蔽这份奇怪的情感,不如说,这种的感觉还不错,恋爱的酸甜味......额,不不不,冷静啊陆亡。

    “一半一半。”教皇缓步从台阶走下,走到了陆亡面前的5米处后停下,微微抬头看着尴尬的陆亡,就像是看穿了他的内心一般,面无表情道:“你也会对我心动的么?”

    喂,这个发言不符合外交辞令!还在自我交战的陆亡被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有点懵,但随后,多位魔物娘联手把他的节操抢走的功劳,让他回答上了这个尴尬至极的问题:“你那么漂亮,从下半身思考的角度,说不喜欢明显是骗人的吧。”

    “哦,从交配角度上来说,是喜欢我的么......”没想到这位教皇还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顺便面色不改的以更不堪的话语重复了一遍:“很诚实。”

    果然,年龄与下限成反比,这话出口的一刹那,教皇的圣洁感与神秘感,在陆亡的心中一下子滑了一大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