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81章 第四类勇者

时间:2018-04-25作者:小电流

    “裁决者大人喵,任务目标,就是他喵?”几位猫娘看见了那边一副摩拳擦掌的陆亡,向着领头的裁决者问道。

    “不知道,但比起这边锐气被消磨一空,就和恩赐们一般的勇者们,这位显然更贴近于‘强者’的概念。”裁决者一挥手,她身后所有的猫娘很有默契地同时停在了空中。

    “辣鸡,你们以为飞在空中就能为所欲为了吗?敢不敢光明正大接受我这个勇者的挑战?”看着一副要空中进行三角阵型轰炸姿态的猫娘们,陆亡对她们这种卑鄙行为很是鄙视,显然他已经忘了之前是谁一样不合就偷袭,不如说是每次打架开场全靠偷袭的,恩,没错,就是抱着牧师用什么方式打架都不算错的想法的陆亡。

    也就只有在这种需要用到身份来进行公平决斗,或者至少可以占据一个道德制高点的时候,陆亡对于自身勇者身份的觉悟会变得很高。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看得出来,你很强。”裁决者轻笑道:“我没那么笨,去跟一个我正面打不过的勇者较劲。”

    看得出来,她这句话一说出口后,后面的猫娘们冷静地脸上多多少少有些惊讶,裁决者是教会的顶层之一,实力自然可想而知,虽然她职位大多是负责情报类的,但裁决者这个名号,可是她亲手刺杀了5位魔王城的‘守卫者’获得的教皇赐名。(注,魔王城12位大魔官职位之下,就是守卫者和白手套,但白手套是魔物娘与契约勇者的特殊组合,单独实力也许不强。)

    也就是说,面前这位勇者,单独的实力竟然超过了和平派魔王城中的精英‘守卫者’?

    那可真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要知道当时被誉为最强勇者的那位‘曙光之剑’,实力也仅仅是有着大魔官的级别而已,其实还是远远不到魔王的地步的,而如今这个大家都衰弱的年代,勇者由于饱受‘残害’,导致自身变强的机会减少,实力是一代不如一代,数量虽然是变多了(原因大家都懂得),但质量越来越差,别说是守卫者,就算是普通的首领级魔物娘实力的勇者,都属于那种容易招蜂惹蝶的了,现在冒出来一个被裁决者如此高誉的陆亡......

    那些猫娘们有点激动,恨不得陆亡不是教皇要找的勇者,这样的话,陆亡被抓以后,在教皇眼里没多大两样,于是就会变成属于她们教会的‘恩赐’,她们也就有机会分一杯羹了,尝尝这位强大的勇者的滋味。

    “虽然你夸奖我是没错,但你们的眼神怎么有种让我有种我被你们吃定了的感觉?这么自信的吗?”陆亡被几十道这种充满着热切的目光盯得有点不自在,于是晃了晃手上的剑缓解这种感觉。

    裁决者没有回应,而是默默地从脖颈处的项链上,轻轻摘下一根银白色的十字架挂饰,所有的猫娘随着她这个动作,一同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就像是在进行祈祷一般。

    陆亡对于这个看上去像在拖时间一样的举动有点无语,你们就不怕我偷袭么?

    “祈祷完了吗?话说开打前这种习惯总觉得有点奇怪啊……算了,你们好了的话就一起上吧,我赶时间。”看着那个十字架渐渐开始发光,上面传来的隐晦波动不像是任何一种魔法波动,这让陆亡压制住了偷袭的冲动,还是先先静观其变吧,但嘴上,还是得说的大义凛然。

    不知为何,听到陆亡这句话后,那些猫娘们以及裁决者脸上的表情,变得有点奇怪,不如说是有几分诧异。

    裁决者看着手上越来越亮的十字架,又看了看一副呆在原地有点不耐烦的陆亡,嘴唇动了动,一开始没有说出什么,不多久,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看见这个十字架后,还如此淡定的勇者。是不认识,还是自信过头了?”

    “不不不,虽然我也是牧师体系,但咱们神系不同,仅仅是十字架我也没必要那么敬畏......等等,十字架?”陆亡眉头一皱,貌似无论在哪个世界,教会和十字架更配哦这个设定应该都是通用的,那么也就意味着......

    “猫娘还可以是神职人员?!”陆亡震惊了,之前没往那方面想,是因为他理所应当地进入了种族思维惯性了,等他反应过来后,那个十字架的光芒,不知何时已经笼罩了他全部的视野,明明他没有直视那根十字架,依然被夺取了视野,这怎么看都不正常。

    不过陆亡也没多少慌张,他现在比起以前是大不相同了,虽然精神力和实体决定了他不可以动用全部力量,但是同样的,他也不再担心死亡之力的失控问题了。

    当眼前已经完全变成一片朦胧的白色后,就看见一道朦胧的身影轮廓,渐渐在这片朦胧白色的空间中清晰起来,背后的光翼无风却自然地飘荡着,纤细轻柔的身躯,被一层白色的牧师疱紧紧包裹,那精致的脸庞,与洁白的双手,给人产生一种不现实的美感,毫无瑕疵,就像是天工玩偶一般地精致。整个空间的光芒都因为她的出现而黯然失色,只能作为陪衬,聚集在她的身边。与其他魔物娘不同,她的全身上下,只有圣洁二字,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都会让人的心底产生一种自卑。

    所有的勇者,在见到这般圣洁无暇的姿态后,无外乎会分成三类,第一种是退缩,认为自己是污秽的,哪怕仅仅是触碰,仅仅是靠近,都会打破这份唯美。于是他们仅仅是看了一眼,心中的自卑便油然而生,而在这片空间中,他们退无可退,最终内心防线彻底崩溃,沦为失心的傀儡。

    第二类,是屈服于这份高洁,心甘情愿地为了这份美丽付出一切,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献给面前的天使是一种恩赐,于是,他们便毫无反抗地任凭摆布了,如果再让他们看上这个姿态一眼,即使条件是让他们成为魔物娘的玩物,他们也会毫不犹疑的答应。

    第三类,是想要玷污这份圣洁,让一朵纯白染上自己的颜色,内心的欲望在圣洁光辉的映照下无处可藏,黑色的情感在白色的光辉中愈发明显,在意志力到达极限后,他们便会不由自主地下半身代管上半身,扑向那道不可亵玩地身姿,男性的本能被唤醒,但这意味着,他们就将沦为野兽,从此在幻觉与真实中沉沦。

    无论是哪种勇者,在看到教皇的姿态后,都完全没有反抗这种举动,退后便是逃避,未战,心里却已经输了。向前,则是沉沦,未战,理智却已经泯灭。即使是站在原地,也只能在这种仿佛自身污秽无处可藏的气氛中彻底崩溃。

    以前,教皇并没有那么强,在殇之战的时候,教皇是在形体上战胜对手,但如今,看着仅仅是一个姿态,就已经让一个个棘手对手不战自亡,最早跟着教皇的裁决者,她心里明白了一件事:有些魔物娘,即使世上再无对手,却也可以不断变强,那样的魔物娘,简直......就是神明。

    在她面前,陆亡依旧静静站立在原地,而十字架的光芒并没有陆亡眼中那么耀眼,仅仅是微微闪动着而已,裁决者没有动手,她在等,等待陆亡和所有之前被制服的勇者一样,目光涣散地倒下的时刻。

    但她万万没想到,陆亡,却是第四类.......

    “那个,我说,你们搞那么大动静,就想让我看一个4d投影?”只见陆亡突然开口说道,随后他揉了揉眼睛,但放下手臂的陆亡顿时也愣住了,就只是以揉眼的功夫,面前的白色空间和那个让他春心萌动的,长得很像天使的完美魔物娘就消失了,他不禁有些怅然,又有点自嘲,随后患得患失般地轻轻叹了口气后,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眼神重新变得清澈深邃起来:“如果你们只是想让我为自己不知为何突然对一个投影心动而自卑倒地的话,那你们是把我想的有多脆弱啊。”

    “投.....投影?”这下裁决者彻底愣在了原地,虽然陆亡并不是第一个挣脱教皇冕下的这个法术的,在此之前,有一位名为“古晓然”的勇者在其契约魔物娘的帮助下也成功脱逃,但他也因为挣脱魔法后,内心对美好的失去而不由自主产生的极度失落感,导致浑浑噩噩,实力发挥严重失常,被一些普通教徒给打成重伤逃遁,而面前这个勇者,仅仅是拍了拍自己脸颊,就一副重新振作的样子,这恢复魔法是通过拍脸颊就能发动的吗?

    其实原因很简单,在陆亡的感知里,面前那个身姿虽然完美,虽然有呼吸,有温度,有实体感,有魔力波动,甚至陆亡走了过去捏了一捏对方的脸,入手处的柔软和温度,就像是活着的一般,但问题是,没有生命波动,至少,在死亡之力的感知下,对方没有生命波动。

    而且更奇怪的是,陆亡仅仅是捏了一下对方的脸,对方就轻哼一声后倒下了,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害怕和娇弱的姿态,让陆亡顿时对这套操作给惊呆了,话说,你的敏感点难道是在脸上的吗!不不不,是一个充气娃娃竟然还有敏感点这种设定的吗!这样的东西给我来一打谢谢!

    吐槽归吐槽,陆亡也没忘自己现在在战斗中呢,至少他手中握着的一念生死对他而言是一种提醒,告诫他现在还处于战斗中,虽然不知为何对着面前的这个魔物娘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但对方不是真的魔物娘,而是充气的,白浪费了这么一种气氛了。

    这样一想,陆亡心中只剩下一种淡淡的忧伤了,他也不至于在战斗中对着一个假的魔物娘发情是吧,所以说感觉没别的办法出去后,只能放下心中的不忍,对着面前地上的魔物娘抬手就是一发死亡之力组成的魔弹。

    随后,感觉面前的景色有点扭曲的陆亡,就吐槽了一声后,揉了揉眼睛.......

    于是,他又回到了现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