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80章 自行车上什么高速

时间:2018-04-25作者:小电流

    “哈?你说我要以一枪横扫在场上百只龙娘萝莉?让她们统统躺倒?旁白君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哦,你说**上的教育啊,那当然是......”陆亡举起一念生死,对着一只冲过来的小龙娘,毫不怜惜地一击额头上的全垒打,那只可怜的龙娘晕头转向地在空中飘忽了一会儿,但龙娘一族的强大恢复力,让她很快重整旗鼓,随后依旧用水汪汪地大眼睛看向了陆亡,一脸xing奋地扑了过来。

    “这简直就是龙娘版丧尸啊。”陆亡无奈之下转身再次打飞一只龙娘后,一个闪身躲过了一只龙娘的禽抱,向后一个踏步,借着身体回转的力量将两只龙娘打飞,随后迅速收剑奔跑,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还不忘吐槽一句:“不过说实话,上百只不穿衣服的龙萝莉围攻一个男性勇者,这个画面确实挺丧失的。”

    吐槽完了,陆亡突然意识到旁边两只猫娘呢?再一看,果然早就没了踪影,溜了,也是,凭着那只没有口癖的猫娘那种隐身移动,折断气息的能力,很容易就能全身而退,但作为那群饥渴龙萝莉主要目标的自己,哪怕是实体镜像,都一瞬间被完全看穿了,这让他把自己那套“饥渴中的魔物娘可能有着嗅到男性荷尔蒙能力”的理论给搬了出来。

    “哎,好奇心害死勇者啊。话说以后我一定会在魔物娘图鉴中一定要加上这一条‘荷尔蒙寻人’的备注,所以她们到底是怎么迅速找到我的位置的!”陆亡再次被4只萝莉包围了,其中一个正是妮尔芙,而且更坑的是,其它龙娘萝莉似乎是中毒太深,只能做出一些基本的动作来抓陆亡,而现在陆亡看到了什么,妮尔芙他喵的貌似在用魔法!

    “你都神志不清了还能用魔法的吗?这到底是有多本能啊!”感知着空中似乎有几道密集魔力流朝着自己聚拢,判断出这大概是“空气束缚”类的魔法的陆亡,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头打飞身后的萝莉,不管抱住自己双臂的两只,拖着她们就猛地开始飞跑,一边跑一边大喊道:“妮尔芙啊,你醒醒啊,我是陆亡啊,你女儿的契约勇者啊!你现在的行为很危险啊你造不造!这一不小心踩下了这一脚油门,就会伤害一对母女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的啊,哈?按照希芙温顺的性格,你说母女盖饭的可能性高?哎,这句话有点小诱人啊......啊呸,我才不会有这么龌龊的思想呢!”

    陆亡的话语似乎是有点凑效了,也可能是妮尔芙抗性高中毒不深,更可能是她刚刚发泄地差不多了,只见空气中的无形锁链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她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清澈,表情也开始有了一丝挣扎。

    “有戏!”陆亡迅速一个回转,心中说服着自己,龙娘物抗高,砸两下没事的,于是双手往边上树上一砸,把手臂上两只萝莉砸下来后,飞快地朝着原地挣扎的妮尔芙那边折回,举起手上的一念生死将空中混乱地风之锁链斩断后,来到了他的面前,随后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妮尔芙醒醒,我是陆亡......还是说,其实这是我的梦,是我应该醒醒?”

    “陆......勇者......”妮尔芙开始挣扎了起来,她头上的双角闪烁着,似乎是在努力抵抗着什么。

    “对,没错!所以说,你不能这样做,别屈服于内心的**啊,想想自己的身份!”

    “我是......龙.......”

    “对!是高贵的龙娘!”

    “我族现在......需要吾的力量.......”

    “没错!所以更不能在这里掉链子!”

    “陆亡......勇者......很强......而且,很温柔.......”

    “没错没错......恩?”陆亡下意识地同意了以后,觉得这话貌似和之前没啥联系来着?

    “所以,为了更多优秀的子嗣......吾身为龙皇.......哈啊......要和优秀的勇者交尾......”妮尔芙一下子抓住了陆亡的肩膀,随后将他猛地压倒在地:“陆亡,当吾的勇者吧......”

    “等等,这车有点不太对劲!”陆亡一下子哭笑不得,这剧本又不对了啊,不应该是妮尔芙历经挣扎后,从幻觉和控制中脱离,然后跟着主角一起平息事态的么!怎么就一言不合就踩油门!

    “冷静啊妮尔芙,我是你女儿的契约勇者啊!”陆亡试图重新唤醒妮尔芙的理智。

    “无所谓......吾乃龙皇,不拘于小节......女儿.....的......就是吾的......”

    “这能叫‘小节’吗?而且,您这话我要是录下来,怕是可以作为永远的黑历史来玩了,好吧,她大概现在也听不见。”

    妮尔芙的眼神浑浊一片,想必也不会有什么思考了,她的呼吸声也变得无比沉重,气息都打在了陆亡的脸上,浑身还有着一股好闻的香味,比周围雾气的香味还要浓郁几倍,让陆亡闻着有点不太自然。下一刻,妮尔芙的周身出现了无数风刃,一下子将陆亡身上的袍子撕成了碎片。

    不愧是龙皇,善解人衣的本事也是比其它龙娘强多了。

    只是陆亡身上的衣服很快就在一阵白光闪烁中自动恢复了,之前有说过他衣服不会处于破损状态的特性。

    “幸亏是魔法袍。神明一念瞬息万里,吾等借用神的力量,在祈祷声,在神明的祝福声中,漫步于神明缔造的花园。”陆亡念诵法咒,身形一闪出现在了旁边,也算是挣脱了妮尔芙的束缚,但看着一愣后缓缓起身,重新转向他的妮尔芙,陆亡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开结界把她们力量全部吸收掉,索性一锅端了?

    可万一力度没控制好,把人家龙娘生命力吸收掉的话,她们现在按年龄来说是小孩子,万一这么做毁坏了她们的天赋就不好了啊。

    “算了,这个控制看上去是有持续时间的,你们先自己玩着,我撤了还不行吗!”陆亡打算开冥界之门跑路了,但下一刻,他的身子被一股巨力拉扯住了,随后重重摔倒在地上,只见妮尔芙手上似乎是抓着看不见的锁链一般,然后迅速的骑跨在了陆亡身上。

    “女皇大人,饶了小的吧。”陆亡真的是心累了:“算了。神明一念唔......唔!”

    只见妮尔芙如同吸收了教训一般,迅速地低头用嘴唇吻住了陆亡的嘴,让他下面的话语全部堵死在嘴中了。

    这柔软的触感以及一条试图撬开他唇缝探进来的火热小舌,让他不仅想起了上一个世界的故事:

    “老师,法师的吟唱可以被打断吗?”“可以啊,比如用干扰魔法,或者让他们直接受到攻击。”

    “如果是无害的打断呢?”“唔......那样倒是挺难的,趁着他们的魔力还没成型就堵住他们的嘴?这种事情,战场上怎么可能发生,那是多大的实力差啊。从没听说这样的例子,你都被捂住嘴了,还想反抗啥?与其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去练习精神抗性,别被法术反制了才是硬道理。”

    陆亡当时也是不可置否地笑了笑。

    而如今,陆亡也依旧想笑,带着泪的笑,老师,你看见了么,这种不可能的事情,他喵的还真发生了啊!关键是,嘴巴被封无法吟唱,双手被锁写不了符文,对方也没想着杀自己吧,我也不太想用死亡之力,妮尔芙那么虚弱,万一吸收过头伤到她了咋办?咱们以后的关系容不得我现在嚣张啊。那么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反抗您这不还是没教我么,在线等挺急的啊!

    哦,心里一慌,都忘了我还会默念吟唱......

    不过身上这怎么越来越重了,喂你们是龙娘,不是小狗吧!

    感觉几只小舌头在自己脸上和身上舔来舔去,貌似是其它的小龙娘感到准备来“分食”自己了,陆亡只剩下了一种深深地蛋疼,话说妮尔芙不愧是身为母亲的龙娘,虽然不知道可怜的父亲去哪里了,陆亡大概也猜得到吧,但最起码,她的吻技还挺不错,至少他竟然对此起反应了......这倒是让他自己都有点意外......

    不对!现在起反应才是危险的吧!话说妮尔芙你的手在干吗!等等,放开我的小伙伴,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差点.......”一阵光芒闪过,衣衫不整的陆亡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握着剑,准备来个“击打报仇”的他,看着那边聚集的十几只龙娘萝莉,以及背后飞过来的几十只后,果断地把“报仇”的念头连着自己的节操一起丢在了原地,选择飞快地转身就跑,一闪身躲过了一道锁链的扫卷,嘴上愤愤道:“混蛋,要是让我知道这个魔法是谁搞出来的,我一定用物理方式教她重新当一只正直的魔物娘!”

    就像是陆亡的自言自语起到了什么作用一般,身后那群追着他不放的龙娘们,突然浑身一晃,纷纷一头栽倒在地,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了,就连妮尔芙也不例外,再看四周,粉色的雾气不知何时已然消散一空了,这让陆亡不由得长舒一口气,虽然不知道缘由,但这总是好事。

    “没想到,我陆亡还会有转运时候,还是说我今天已经把坏运气用完了,所以这算是否极泰来?”陆亡看着一地躺尸的龙娘,叹了口气后,手上书写着魔法符文,编制出一件又一件地白色袍子,盖在了她们身上,虽然没空把她们一个个搬运进附近的山洞内,但给她们盖点什么这种小事还是可以的。

    虽然空中没了龙娘,但远处很快出现了许多小黑点,黑点不断放大,陆亡的视野内出现了一只只背后长着一对透明光翼的猫娘,为首的那只,正是刚刚坑了他的裁决者,这让陆亡咬了咬牙,既然你送上门来,就别怪我等会儿让你领略一下永恒监狱塔顶那别样的风光了。

    当然,是吊在塔尖上让你慢慢欣赏个够!顺便日出日落一整套都可以完整的欣赏!陆亡刚刚经历了那种可怕的事情,还差点就做出些不可挽回的事情了,现在隐隐有黑化趋向了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