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79章 丧luo尸li出笼

时间:2018-04-25作者:小电流

    “慢着!”感觉对方两只猫娘准备上自己了,啊呸,是准备攻击自己的一刹那,陆亡及时地大喝一声,让她们的身形一顿。

    “怎么,现在你想投降的话,也是可以的。”

    “不,能先告诉我,那堵墙里到底是什么吗?”陆亡指了指她们背后那堵红色的墙。

    果不其然,那只新来的带翅膀的猫娘顺着陆亡指的方向回头好奇地看了一眼。

    “那里面啊......你到时候自己打开看就是了。”裁决者卖了个关子,但下一刻,面前的陆亡突然消失了,敲击声,“喵~”的一声惨叫,加上一声身体倒地声,让她下意识地一个滑步,只见一把黑白双色的剑从她身旁堪堪划过,而之前那只猫娘,早已眼冒金星地摔倒在地,不省人事,头上多了一个大包。

    “真是阴险的偷袭呢。”裁决者跳到了一个树枝上,稍稍平复了下心情后,居高临下看着为自己没拿到双杀而脸上略带可惜的陆亡。

    “你都说了让我自己打开看,那我只好先打败你们然后才能看吧?”

    陆亡摊了摊手,心中为自己这熟练的一波实体镜像魔法迷惑对手后偷袭而点赞,之前这个技能几乎就没成功过,每次都被看穿了,他对此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反思的结论是:自己最近遇到的对手太强!

    现在碰上了两只萌新一般的猫娘,虽然一个体内的魔力貌似也有点规模,但充其量也就是和第一次见到的瓦尔基里她们差不多,陆亡不知为何,反而产生了种这只貌似还“挺弱的”感觉,一路上遇到的对手,几乎每一个都差不多有这种实力了吧,至于旁边那只......作用仅仅是让陆亡找回了自信,坚定了这波偷袭战术的实施而已。

    “没事,只是敲晕了而已,咱也不至于一见面就杀掉。”陆亡这话是9真1假,他隐瞒了一念生死的杀生条件,对于一只带着萌萌哒口癖,第一次见面的,还会飞的猫娘,他怎么可能心中起杀念呢?心中没有杀念的话,一念生死的黑色那面就完全没有杀伤力,不过打闷棍用竟然意外地顺手......

    “是么......勇者你的实力挺强啊。”

    “.......”陆亡不知为何,突然感觉一阵恶寒,貌似面前的猫娘看着自己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熟悉......那种炽热的眼神以及深处那种**裸的渴望......

    “就算你要以身相许,就算你对我一见钟情,你也得考虑我的意见是吧?你是一位合格的淑女的吧?”陆亡虽然对战斗无惧,但本能地对另一种意义上的“战斗”有点虚,毕竟如果一旦那样做了,死亡之力就会......

    嗯?死亡之力现在貌似已经是我自己的了,那样的话......是不是有什么......陆亡脑中突然闪过一件事情,貌似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当他打算仔细思考时,面前的猫娘裁决者,抓住了陆亡一刹那分神的机会,朝着他丢出了一大片飞刀暗器,看那片飞刀的尖头,那绿莹莹的光芒闪烁,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些都是抹了毒的刀呢?

    “可为什么涂了毒的刀就一定要变成绿色的啊!透明色隐蔽一点不好吗?毒属性的颜色只有绿和紫吗?!”陆亡一边吐槽着,一边用左手飞快地在空中画上了一个一级圣光盾的魔法符文,一道金色的半圆形屏障包裹住了陆亡,那些飞刀丁零当啷地打在了盾上,不出陆亡所料,对方应该是没想下杀手,而是有意控制了飞刀的力度,这个小屏障竟然都能挡住大部分飞刀,偶尔几只漏网之鱼,则是被陆亡轻松地挥动一念生死打下来了。

    “护盾类的魔法么。”裁决者的身影突然变成了一片模糊地阴影,随后消失在了原地,暗影突袭的天赋发动,在这片视野并不开阔的大树林内,潜行类的技能,倒是占据了一定的地利。

    “偷袭么......”陆亡反手就是一剑,只听一声碰撞声响起,裁决者手里的短刀和陆亡的剑相击,她那娇小的身躯在无力可借的空中被陆亡打飞了出去,但她很轻松地调整好身形,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茂密的树叶中,随后再次消失不见。

    “速度有点快啊.......”陆亡眯起了眼睛,随后手上的剑甩出一个剑花,空中传来了连续的4声击打声后,陆亡的手臂跟不上意识了,他的腰间被划开了一道小口子,而裁决者则是突然出现在了陆亡面前10米处,好奇地看着他:“虽然最后还是打中你了,但看得出来,你完全看穿了我的移动,这让我很奇怪啊。”

    “嘛,我是勇者么。”陆亡换了种说法。

    裁决者的移动无声无息,而且凭借肉眼也完全看不到,但她好歹还是活着的,陆亡很轻松地就能锁定她的生命气息,自然知道她的进攻方向,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着了道,对方似乎之前有意压了速度让他挡住了四下,第五下时陆亡惯性思维地挡在了进攻路线上,但没想到对方突然加快了速度,刀刃做出了一个回转姿势绕开了陆亡的剑,结果造成了陆亡反应不及,给划出了一道口子。

    “勇者可真是人类中一群神奇的存在,天生明明什么都不会,魔力也那么弱小,但却能那么快地成长起来,每个勇者都能学会一些奇奇怪怪的技能,没有血脉传承,也没有良好的教育环境,却能将技能完美学会,而且也不存在魔法不兼容的现象,什么元素的魔法都能学,而且一用就能成功。”裁决者收起了短刀,开始和陆亡聊了起来。

    “是啊,颇有同感,简直就是外挂啊。”陆亡对于自己比不上勇者的天赋,有着深深的怨念:“感悟天地就能学习技能,坐着调息竟然能回血条,这能是人吗?”

    “......”这下换成裁决者意外了:“你,不攻过来吗?”

    “哈?不是你在和我聊天的么?”陆亡有点奇怪:“难道是我的话有错么?”

    “呵呵,勇者都是群天真的家伙,果然没错,你不会以为你腰间的伤势完全无碍吧,我......”

    “我这可是涂满了毒药的刀,再过不久,你就会毒发昏迷,是吗?”陆亡抢了对面的台词,让裁决者顿时一愣,只见陆亡伸出手指晃了晃,得意地笑了笑,微微叹了口气:“哎,图样图森破的是你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拖时间等我毒发吗?”

    “哦?毒免疫?”裁决者重新从腰间拔出了短刀:“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勇者中也会有这种特殊体质的啊,很久没有和强大的勇者作战了,貌似有点大意了啊。”

    “确实是,那你不猜猜为什么我和你扯皮?”陆亡将剑撑在地上,静静地看着裁决者。

    “猜?唔......什么时候。”裁决者突然感觉脚下一软,身体内的力量不知何时流逝了大半,而且身体也越来越沉重了,她明白自己大概是中招了,但却不知道原因。

    “当你在凝视死亡时,死亡也在凝视着你。”陆亡打了个响指,裁决者顿时一头栽倒在地,陆亡走过去弯下腰,冲着面带不甘的她微微一笑:“刀刃刺中我,也同样代表着我碰到了你的刀刃,不是吗?”

    “持续性反击技能么......”裁决者苦笑一声,虽然意识还清醒,但浑身却没有一丝力气了,面前的勇者是自己从未碰上过的强大者,按理来说,反击技能都有个明显的前兆或者是姿势,但这个勇者,一边格挡着自己的连刺,一边却在自己毫无察觉中使用了反击,可谓是老谋深算,深不可测啊。

    “看来你的手下应该不止她一个。”陆亡站了起来,指了指那边躺尸的猫娘:“我干脆就在这里等着她们一个个来吧,话说,现在你能告诉我那边墙里是什么了吗?”

    裁决者心中一动,随后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我不会说的。”

    “无趣,那我自己看不就得了。”陆亡不管她了,朝着那堵散发着灼热的墙走去,然后贴着墙边,试图用死亡之力打开一个小口,但没想到死亡之力的侵蚀力有点强,面前的口子,和他理想中的“小口”差了那么一丢丢,大概......是两扇门那么大吧。

    但问题不是开口的大小,而是里面映入陆亡眼帘的那一幕,让他顿时震惊在了原地。

    嘘,天啊,瞧我发现了什么,一群可口的龙娘小萝莉,还是连衣服都自己乖乖脱完,直接可以装盘上菜的那种......而且这密集程度和数量,霎时间让陆亡有了一种因为数量过多所以反而没感觉的感觉。

    “.......”怎么看这百合朵朵开的一幕都不正常吧,之前也比较好奇这四周为啥有淡淡的雾气和香气,本来陆亡还以为是这边的龙娘喜欢这样的意境,用香水喷的,现在貌似一想......还是没想明白这和面前的荒谬景象有啥联系好吗?!

    “哎?那边那个有点眼熟,虽然现在是没穿衣服的,但如果想象成穿上衣服来看的话......我擦是伊芙,不对,这是变小后的妮尔芙吧!”这个发现让陆亡又陷入了混乱,脑海中只剩下一句:不愧是龙皇,以一敌四,竟然还不落下风,看啊,又让一只小龙娘歇菜了,喔~周围原来已经躺了3个了吗?

    不是这个问题啊!

    “哦!我明白了,我现在肯定是中了魅魔的梦境术了!”陆亡飒然一笑:“是么,这样就解释的通了,只是梦而已,只要我打破了梦境,就能.....啊嘞?时停了?”

    陆亡面前的百合突然不再摇曳了,当他开口的一刹那,所有的龙娘萝莉们像是有所感应一般,齐刷刷地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用迷茫的眼神看向了陆亡,有些嘴角还挂上了一丝晶莹的口水,如同深渊的低语,如同低音的合奏,龙娘们的口中,不约而同地发出了这样的支吾声:“勇......者.......”

    “哎?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我帮你们关门就是,别害羞的,我对这种不歧视的。而且你们只是幻象而已,对吧?”陆亡尴尬地退开了两步,但小腿突然传来了一阵沉重感,只见离得最近的两只小龙娘突然抱住了他的大腿,并且还用力地把他往墙内拖,而其他的萝莉们,则是如同叠沙包一般,双手双脚并用地爬过来,随后猛地扑向了陆亡。

    虽然画面美得难以直视,但问题是这个数量,怕是一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吧......而且她们貌似被控制了,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连飞都不会了,再加上里面不知为何还有妮尔芙,陆亡表示我是拒绝的。

    “闪现!”他急忙瞬移到了旁边。

    随后,萝莉们争先恐后地从那个洞中涌出,是涌出,背后的翅膀纷纷展开,朝着陆亡冲刺过来。

    陆亡很想打自己一嘴巴,乌鸦嘴,说什么不会飞!

    “各位龙娘妹妹们,你们先冷静下,让你们的上半身出来和我交流。”

    一只龙娘抱住了陆亡,随后试图着撕扯他身上的衣服。

    再次交了闪现的陆亡,明白了言语对于这群孩子来说已经没用了,看来只有用**来教育这群不听话的萝莉了!

    哦,其中还混着一只变小了的丈母娘,这样一想,总觉得有点背德......咳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