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76章 因为我不孤独

时间:2018-04-06作者:小电流

    ,!

    黑雾重新分出一块,凝聚成一个模糊的黑袍“陆亡”轮廓,对着面前聚成一个球,消化着里面陆亡的死亡之力默然道:“这样,就结束了,似乎是前一个轮回,用作伪装来积蓄力量的虚假人格就消失了。既然我已经重新轮回了,那就继续完成终焉大人的任......嗯?”

    只见一道光芒突然从黑色的茧中射出,随后是两道,三道,无数金色的光芒洞穿了死亡之力组成的茧,而且金光周围的死亡之力,竟然开始隐隐消融了起来。

    “我说过的,如果我的幸运是f,那你肯定是z。”陆亡铿锵有力的声音从里面响起,伴随着死亡之力轰然消散,一把黑白色的剑从那照的黑袍“陆亡”身躯都隐隐有崩溃趋势的金光中刺出,一下子刺入了黑袍陆亡的胸口:“你输了!”

    “身为死亡,终焉一方的我,是如何掌握“存在”类的法则的?”黑袍的陆亡收回了空间内仅存的黑气,抵挡着光芒的灼烧,一边面无表情地用手握住了胸口的剑柄,很硬汉地用力一拔,一甩手将面前的陆亡甩开半步后,似乎毫不在意身体上黑雾的溃散,开口问道。

    “我不明白什么是法则,但我知道契约祝福,这一次,是莉莉丝的力量。”陆亡的胸口,那和莉莉丝缔结的契约印记,正在闪闪发光,那模糊的让自己重获“生”的契约祝福,此时此刻在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明确的名字——

    “执着么,倒也挺符合的。”陆亡一甩手上的一念生死,将它支在旁边,刚刚被死亡之力侵蚀,他并不是毫发无损,要不是这个契约祝福仿佛有所感应一般,在自己强烈的不甘中爆发出神秘的光芒救场的话,自己怕是真的要交代在自己的精神海里了。

    “是么,既然这样,你已经背离了终焉大人和上一世的夙愿了吧,那么,不惜轮回为代价,也要将你杀死。”

    金光来得快散的快,陆亡感觉一阵脱力后,金光就消散一空,更要命地是,面前的黑袍“陆亡”仿佛不要命了一般,用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整个人化作了一团黑雾,如同一颗炮弹般向着陆亡冲了过来,哪怕陆亡举起了手上的一念生死做出一副劈砍状,那团黑雾也不躲不避,迎头冲上来。

    “生死全看淡,单纵就是干!”陆亡将所有的杂念与退缩抛去,他知道这是最后一击了,既然这样,那就要用上自己最强的信念和状态,能不能重新回到莉莉丝和希芙身边,成为唯一的自己,以陆亡的身份堂堂正正地活下去,就看这一招了!

    “我要活下去,所以,你得死!一念生,一念,死!”一念生死的黑色一边绽放出了前所未有地深邃光芒,光芒几乎将精神海都变暗了几分,一道巨大的黑色剑气,将陆亡头顶的黑雾一下子劈成了七零八落,黑雾被黑芒吞噬一空,看着面前重新变得清澈的精神空间。陆亡长舒一口气,坐倒在地,身子缓缓倒下:“我......赢了!”

    “是么?”突然,一念生死的黑色剑身波动了起来,一团拳头大小的黑雾猛地朝着躺倒在地的陆亡冲来,此时此刻,陆亡的精神已经疲惫到连手指都动不了的地步,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团黑雾,冲向了自己。

    就在陆亡释然地苦笑一声,等待着自己的死亡时,他的体内,突然弹出了一道绿色和一团土黄色的光芒,死死地抵住了那团黑雾,仔细一看,那道绿光化作了一只笛子的形状,而土黄色的光芒,则是化作了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和一把厚实的大剑形状,那团黑雾用尽了全力,却最终无法再进一步,颓然般地无力消散了。

    “笛子,尾巴和大剑啊......”不知为何,陆亡的鼻子一酸,心中有着一股几十年未有过的,炽热而温暖的感觉,一行泪水从他的脸颊划过......自己,多久没有哭过了?

    “为什么,虚假的我,能够战胜真正的死亡呢?”心中百感交集的陆亡仿佛听到了耳旁,传来了这样的疑问声。

    “大概是因为啊,我不是一个人,我不像你那么孤独吧。”躺倒在地地陆亡微微一笑,心中如此回答道:“所以,我爱着这个世界,热爱着自己的生命,热爱着和大家一起活着的感觉。只是这次我表现的不像一位勇者吧,怎么看,都是别人联手保护了我才是,这就是,所谓的同伴吧?”

    “同伴......”声音渐渐虚弱了下来,仿佛渐行渐远般,最后,陆亡听见的一句话是:“陆亡,你赢了,那么,就换做我,把还剩下的这些,交给你,这样......似乎还不错,我想起来了,终焉大人,对不起,不能完成你的命令了。我......果然是爱上了......”

    声音消失了,陆亡的眼前模糊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是要重新回到现实了,但是......太累了,这样的自己,就算成功地回到了现实,果然还是赢不了那只祖龙的吧,隐隐间,陆亡看见了一团黑色的光球,没入了自己的体内,随后,一种对死亡之力的那股熟悉感,充斥了全身。

    “唔......”一瞬间身体上传来的沉重感,脑袋中传来的精神撕裂感,让陆亡一下子痛苦地闷哼了一声,但睁开眼的一刹那,惊喜与担忧,同时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因为入目的景象,祖龙还是以之前那个姿势,朝着他摆出了进攻姿态,貌似刚刚精神海里的大战,是在时间裂缝中完成的,完全没有影响外面的时间流速,这无疑让陆亡高兴了不少,但忧的是,托刚刚那个“自己”的福,现在自己更虚弱了,就像是中了怠惰诅咒一般,累的一动都不想动,这样的状态,和原本就比自己厉害的,战斗经验丰富的斯图尔克芙战斗,无疑是没有半分胜算的。

    “去死吧,虫子!”虽然娇嫩的声音配上这句话,有几分恶意卖萌的嫌疑,但斯图尔克芙口中那团充满着毁灭性气息的金色火球,貌似和“萌”搭不上一点关系。

    火球很快朝着陆亡飞了过来,陆亡却无法做出一点回避动作,但奇怪的是,他此时此刻竟然惊讶地发现自己面对这个貌似能把自己干掉的火球,没有一点点慌张,而是很熟练地低声说道:“领域,展开。”

    一道灰色的结界从陆亡身上展开,火球和祖龙瞬间来到了一个新的空间内,原本应该打在陆亡身上,或是打在墙上的火球,则是在空旷的荒野上平直的飞着,没有尽头般地一直超前飞着。

    “领域么?奇怪,我的法则竟然无法毁坏这片领域的空间?既然是领域的话,那么,天空神国,展开。”斯图尔克芙冷笑一声,周身也弹出了一个结界屏障,但下一刻,一股庞大的挤压力传来,让她猛地吐出一口金色的血液,周围的屏障如同玻璃般粉碎,这是领域碰撞后失败的结果。

    “怎么可能,区区一个勇者的领域!”斯图尔克芙惊讶地环顾着周围这片荒芜之地,什么都没有,没有独特的领域象征,没有充足的主场元素,没有法则的气息,什么都没有,如此的场景,不禁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这样的地方......真的是可以扩大自己优势的领域吗?

    “唔嗯......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我不应该亲自拿剑砍人的直觉,好奇怪啊,就仿佛我觉醒了什么本能一般,死亡之力全部都乖乖听话了......不对,是本来就是我的东西这样的感觉。”在一片虚无空间中,陆亡看着自己的双手,虽然很疲惫,但体内这种力量的充盈感,却是前所未有的,黑与白,彻底地相容了起来,两边不再是争得你死我活,而是大家和和气气,圣光的力量储存在魔力回路内,而死亡之力则是充斥着身体,左手上亮起一个光团的同时,右手上竟然能冒出一团黑雾,陆亡差点都以为自己在做梦,要知道以前一用死亡之力,光系力量就如同见了猫的耗子一般,无论如何都不肯出来的才对;相同的,一用光系力量,死亡之力就会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搞事。

    同时?别逗了,你是想让我力量失控后自炸吗?

    “是么,这就是他的馈赠么?”陆亡想起了之前以为是幻听的话语,顿时明白了一些:“什么嘛,我为了制服死亡之力,辛辛苦苦搞了几十年,什么办法都用了,拼死拼活地抑制,结果你一句话,一个什么馈赠就给我摆平了,搞得我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挫败感啊,明明是敌人,不,是我?好乱,头好疼......算了不管了。”

    “原来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我的么......埋藏在大地,天空,一切空间之中的,整整12个位面世界的全部生灵化作的亡灵全部都在这里,这样的世界,还真是。”陆亡看着面前的虚无中,突然映照出的祖龙正在大肆破坏周围大地的场景,他无奈地笑了笑:“让人讨厌,却又恨不起来啊,这算是外挂吗?还是说我原本就是失忆大佬?算了不想了,先搞定面前这个龙娘吧。”

    “是打算把我困死在这里,就和我当年布置的监狱一样么。”祖龙打了一会儿后,周围的大地已经完全被毁坏,无数如同陨石撞星球般的大坑出现在了周围,但这个领域依旧没有被破坏,相反的,她心头那种不妙的感觉,反而越来越浓郁。

    “发动领域后,发动者必须在领域内维持领域运转,干脆把你这个该死的小虫子找出来捏死吧。”暴怒的斯图尔克芙一扇翅膀,朝着天空冲去,勇者应该是不会飞的,而领域也是有边界限制的,那么居高临下,通过空中视野,很快就能找到位于领域中的那个勇者了。

    她是这么想的,但随后,空中突然出现了无数地黑色大门,大门中冲出了成群结队的亡灵生物,而与此同时,整个世界一下子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中,只剩下祖龙的一对金色眸子在黑暗中熠熠发光,这可不是普通的暗,而是蕴含着死亡之力的吞噬光芒,所以光暗的一瞬间转换让斯图尔克芙也花了一瞬才适应,而这一瞬间,伴随着一股失力和疼痛感,她感觉身子一个不平衡,险些从空中坠落。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所有的亡灵突然就和打了鸡血一般,速度和力量上升了一大的档次,那些骨头架子一拥而上,先以无数幽魂的自爆破开了她的护体能量,而一群体型纤细的飞行骷髅,瞬间用利刃般的骨架将她一只翅膀撕裂开来,而一些如同出手一般的灰色亡灵,则是死死地缠上了她的全身,吸走了她的生命力,最要命地还数地上那些不知何时出现的,面目狰狞地肉块巨人,身躯足足有百米多高,身上的肉块蠕动着滴下恶心的各色液体,封锁了她四周空间的同时,那种恶臭气息让她脑袋一阵晕眩,无数肉块组成的手臂,朝着她蠕动挤压过来。

    “也是,身为死亡,我最擅长的,貌似是群战啊。”处于虚无空间的陆亡看着面前斯图尔克芙窘迫的一幕,虚弱地笑了笑。

    “不不不,我是陆亡,死亡这个中二的自称,还是别继承了吧。”陆亡突然浑身一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