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75章 失败?

时间:2018-04-06作者:小电流

    ,!

    黑色的空间中,雾气渐渐缩拢,凝聚成一个黑色的人影,陆亡明白,只要自己走过去,只要自己融入进去,那样的话,一切都完成了,新的陆亡就会诞生了,那也许是自己,也许又不是,但无论如何,总比现在的自己,要强,因为他才是真正的死亡之力的主人。

    “但是......我......我还是想回去!莉莉丝与希芙想看见的陆亡,也许是那个更完美的,更能被称为勇者陆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再重新舍弃了,就当是我的私心也好,我要以自己的身份回去!把意识,还给我!”陆亡停下了脚步,随后眼神中燃起了一丝丝光芒,看向了那团人形的黑雾。

    “愚蠢的家伙,就凭如此软弱的你,也想斩杀死亡么?”那个黑色的人影突然缓缓凝聚出了轮廓,相貌,赫然是穿着一身黑袍的“陆亡”,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穿着白袍的陆亡,默默道:“你自己知道的,死亡,才是真正的你,不是吗?陆亡,只是一个虚伪的容器而已,赶紧作出决定吧,外界的我,如今太脆弱了,把虚假撕开,把外面那个具有法则的生物吞噬,然后,让我回归真实。”

    “是么......”陆亡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从很久以前,我就想过为什么这个奇怪的力量找上了我,我本以为只是一场送错的外挂而已,但是现在想想,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呢?我的精神海里有‘你’的存在,让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对死亡之力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自称死亡的,那么中二样子的你,才是真正的‘我’吧?”

    “没错。”黑袍的“陆亡”面无表情道:“既然想明白了,那么你渴望的,那几十年的虚假的‘人生’,想必让你满足了,也让你理解了力量的意义,‘你’是不可能代替‘我’的,就如同现在一般,活着的心,是掌控不了死亡的,你不过是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而诞生的存在,但是,愚蠢的‘我’,即使你变成了‘陆亡’,你的本质还是死亡,命运,是躲不开的。所以,把自己最后想留下的东西交给我,然后,永远的长眠吧。”

    “.......”陆亡不说话了,默默地继续迈开了步伐,如同失了魂一般,走到了黑袍的自己的面前,向着黑袍的“陆亡”,伸出了自己的手,手心内,捏着一个光团,光团中,有着一个个微小的泡泡。泡泡上,刻画着陆亡记忆的点点滴滴,有代表着喜悦的,发着光的泡泡,比如陆亡与莉莉丝的相遇,也有暗淡的,希芙挡在自己面前受伤的泡泡,这些,都浮在光团里:“你说的对,几十年来,多谢你和这份力量,对我的照顾了,我本来就无依无靠,死了以后就彻底死了才是,是因为你,让我来到了两个异世界,体验了不一样的三种人生。现在,该还给你了。这是我最后的一切了,你能答应我,保护好身边的人吗?”

    “虚伪的‘我’,你临消失前,还想着这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吗?”黑袍的“陆亡”轻蔑地笑了笑,随后随意道:“行吧,看在你我本是一体的份上,把它交给我,作为能让你彻底消失的交换,我答应你。”

    “好。”陆亡缓缓将手上的光团递向了黑袍的“陆亡”,不知为何,黑袍“陆亡”明明都要重新掌控身体复活了,眼神中却无喜无悲,仿佛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

    但下一刻,他那古井无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只见陆亡手上的光团突然化作了一把光剑,插进了他的胸口。

    “你......”

    “我?”陆亡抬起头,脸上满是得胜的开朗笑容:“你以为我会就这样轻易屈服,让自己彻底消失吗?抱歉,哪怕我只是冒牌的,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弃活下去的信念,不然我还怎么教别人这个道理啊l蛋,我才不管你是谁,生存的权利是自己努力争取的,无论是牧师还是勇者都不例外!我想要再次用这双手拥抱莉莉丝和希芙,想亲口对她们骄傲的说出‘我回来了!’,所以,还是你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正牌去消失吧!我是陆亡!不是你口中的死亡!”

    “你以为,这种小伎俩,能够消灭我这个本体么?”黑袍的“陆亡”周身弹出了一个黑色的屏障,将陆亡狠狠弹开,摔落在精神海上,溅起了一片透明色的波纹,他默默地抬起手,握住了胸口处的光剑,只见那把光剑很快就染上了漆黑的颜色,随后化作了墨汁般融入了他的身体。

    “果然还是你比较强一些,不偷袭我都不知道怎么打赢你。”陆亡对这个情况早有预料,他刚刚就没指望用偷袭能干掉对方,不如说,只是为了削弱对方实力而已,这里可是他的精神海,那把光剑可不是单纯地光元素剑,而是一把精神力凝结成的剑,虽然他不会精神力大剑外放到现实空间中,作为一种精神攻击手段,但是在这片自己的空间,还点是做得到的。

    “那么,我就亲手打破你这个空幻的泡沫人格吧。”黑袍“陆亡”朝着旁边伸出了手臂,默念道:“挽歌。”

    一把骨剑从旁边冒出来的空洞中伸出,剑柄稳稳地停在了“陆亡”的手心,他握住了剑,手上的大剑一扫,指向了对面刚刚爬起来的陆亡。

    “靠!精神海里能召唤实体武器的吗!这我从来没学到过啊!”陆亡懵掉了,虽说一个孝拿着武器未必能打得过大汉,看着目前寂静的挽歌仅仅是一挥的气浪,就将精神海面划出一道浪花的场景来看,目前的情况,按照这把陆亡还挺熟悉的,名字叫“寂静的挽歌”的大剑的强度来算的话,是两个大汉打架,结果一个手里拿着一把加特林,还已经指着自己身体了!

    教练他开挂!我要举报!陆亡感觉到了世界对他的浓浓恶意,他也是第一次在自己的精神海里战斗,但就碰上了空手萌新落地被一把98k指着脑袋的窘境。

    “安静地消失吧。”黑袍“陆亡”一瞬间来到了陆亡的面前,朝着他的头顶挥下了手中的骨剑,陆亡已经来不及退了,只得举起手臂,十字交叉在头顶,祈祷着自己的精神体构成的手臂够硬。

    但想想中精神被撕裂的痛感没有降临,伴随着一声金铁交击声,陆亡愣愣地看着头顶上,还是一把熟悉的,黑白色相间的长剑,死死地抵住了那把狰狞的骨剑。

    一念生死被动技能,完全抵挡第一次收到的伤害类攻击!

    “嗯?这把剑,从未见过。”黑袍的“陆亡”僵在了空中,只见白袍陆亡伸出手握住了一念生死的剑柄,随后猛地一发力,将黑袍的“陆亡”弹了开来,黑袍“陆亡”在空中调整了下姿态后,稳稳地落在了精神海之上,脚尖点地时,一圈黑色的波纹从他周身如同水波般扩散开来。

    “这装逼特效也和我不是一个级别的。”陆亡撇了撇嘴,举起了手上的一念生死,手上传来熟悉的感觉,让他心中一暖,仿佛回忆起了,他与希芙契约时的场景,他喃喃道:“你是我和希芙的契约祝福,当时还认为你是个坑真是抱歉了,不过,你的出现,不仅仅是救了我一次,还坚定了我要回去的决心,多谢了。”

    一念生死轻鸣一声,像是在说“不必谢”一般,心里传来的这般感受,让陆亡不由得微微一笑:“真是的,差点以为你要成精了都,不过,一起努力干掉他吧!”

    黑袍的“陆亡”只是站立了一瞬,随后猛地前突朝着陆亡就是一记斜劈,陆亡毫不示弱,手指一收,左手握住右手,身子一沉,左脚向前半步,然后膝盖微微下压,双手向着黑袍陆亡的剑轨迹的反向就是一扫,两把剑在空中相击,爆发的黑色气浪将两人的衣服下摆掀起,随后两人猛地一个变招,将剑化作残影朝着对方砍去,来回攻守之下,竟然不分上下,在最后一击交叉交剑后,双方一发力,纷纷向后弹开。

    “竟然还有挽歌杀不死的剑。”黑袍的“陆亡”看着那依旧完好如初的,和之前一样仅仅是缺了一个缺口的一念生死,皱了皱眉头:“对死亡法则免疫的,能绑定于灵魂武器,虚假灵魂的‘我’,是怎么得到的呢?”

    “也许是你作为本体,所以运气比我还差,这是天要亡你。”陆亡想想一念生死的特性,顿时明白了为啥之前被一爪子抓残的一念生死,现在却不受影响,大概是法则相同,都是死亡,所以能吸收掉吧,要是对面换作那条祖龙的话,说不定自己的剑已经断了,还真是难得的运气......

    不对,现在我在这里和他耗,外面还有一条祖龙对我的身体龙视眈眈啊!虽然大概是不会和其他魔物娘一样饥渴地,把我的身体这样那样,但把我变成灰灰是完全有可能的,完全恢复不了的话,那我和面前这货打了还有啥意思啊!

    “可恶,得赶紧把你干掉。”“一样。”两个陆亡再次朝着对方举起了剑,随后双方很有默契地同时踏步前冲,但这一次,陆亡奇怪地发现对方竟然没有用剑防御,而是任凭自己的剑刺入了他的身体,黑袍的陆亡的样子一瞬间变得模糊了起来,似乎是收到了很严重的伤害。

    自杀?不,不对,这是!陆亡作为死亡之力的使用者,突然想到了一种死亡之力的最大效果的运用方式。

    “越是濒临死亡,死亡的力量就越强。而我死亡的一瞬间是死亡之力最强的时刻,然后把你一同带进深渊,在法则之体的作用下,我会重新逆转生死,而你则会彻底地步入终焉。你终究只是一个虚假的‘我’,这种运用死亡之力的本能,都已经忘记了么。”黑袍的“陆亡”的身体一瞬间变成了一股黑雾,将陆亡包裹起来:“好了,被我同化吧。”

    陆亡的身影完全被黑雾吞没,黑雾蠕动着,就像是在消化一般......

    “结束......了么?”陆亡感觉周围一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仿佛时间与空间都不复存在,无穷无尽的黑暗,连自己也看不见自己,没有声音,没有方向,也不知前一秒和后一秒的差别,这就是死亡后的世界吗?

    “果然,还是打不过么。”陆亡自嘲地心中苦笑一声:“真是.....可惜啊......好不甘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