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74章 法则之间的较量

时间:2018-04-06作者:小电流

    ,!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虽然陆亡对于面前周身散发着恐怖波动的斯图克尔芙毫无了解,但他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底牌,心里是很有b数的。

    也就是说,要想杀死斯图尔克芙的话,一瞬间用死亡之力直接攻击她,说不定能起到奇效,毕竟她似乎也衰弱了,虽然不知道比起以前到底弱了多少,但看她愿意和自己废话的姿态,想必自己未必不能对她产生威胁,甚至将她干掉。

    只可惜玛格丽特被夺舍了,要是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祖龙这个大阴谋家做了嫁衣的话,恐怕会很失望的吧,所以说......

    “十字斩。”陆亡踏前一步,将身体重心放下后,猛地前冲,双手握住一念生死,随后斜放于身侧,当他估摸着自己与面前的祖龙距离差不多后,手腕一转,将剑猛地朝面前一扫,打出一个十字状的黑色剑气袭向祖龙的全身。

    “空间爆破。”顶着玛格丽特的脸的祖龙做出了一个不屑地笑容,她仅仅是伸出一只手往面前一抓,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延伸出来一半,面前的空间一瞬间踏缩扭曲了起来,陆亡的剑气自然跟着空间的崩塌一起毁灭了,但很快空间又自我修复了,陆亡仅仅是与斯图尔克芙距离拉近了一点,但见识了祖龙这种举手之间就能毁灭空间的力量,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迈出一步来试图贴身近战了,陆亡双脚并拢,保持着双手握剑的姿势,与祖龙相距仅仅10米,随后遥相站定。

    “不继续冲过来吗?还是说你觉得,在你那个位置,吾就没法用刚刚的方法攻击你了吗?”斯图尔克芙似乎是看穿了陆亡心中的纠结一般,嘲讽道:“那么怕死,为什么还要当勇者,为什么还要回头阻止我呢?”

    “怕死......么?”陆亡随意地回应道,对于她的嘲讽,也毫不在意,他此时此刻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斯图尔克芙能那么轻易地干掉那只先驱者的魔物娘,又能随手一抓就造成这么大威力的空间影响,那为什么她不直接用这个方法干掉自己呢?想再羞辱我?不,她应该没有那么闲才对。空间塌缩只能作用在无生命体的位置,就和传送一样?那之前她远程秒杀了那只魔物娘的场景也说不通啊......

    “还有心思开小差么!”祖龙见陆亡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她眼神一凝,身体变成一片火焰消失,随后瞬间出现在了陆亡的身后,闪着红色光芒的爪子狠狠朝着陆亡肩膀抓来,一副要把他的身子斜劈成两半的架势。

    “闪现。”陆亡心中警兆狂响,牧师的逃生本能让他下意识地用出了储存位里最后一个闪现,闪现到了几十米开外,让祖龙的这一抓落空,但回头看去,她那一抓竟然在空中抓出了4道黑色的痕迹,那不是魔力的残留,正好相反,而是连同光线在内的一切全都都被蒸发掉的表现。

    “空间转移技能么?”但是祖龙却不在刚刚的方向了,声音从陆亡的背后传来,感受到背后危险的气息,陆亡意识到了,从战斗开始的一刹那,就已经完全没时间给自己思考对策了,他急忙将一念生死往背后一挡,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背后传来,让他整个人向前飞去,巨大的力量让他撞上了墙壁后身体都因为冲击,碎裂了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

    “完全不符合你强大力量的,漏洞百出的战斗技巧啊。”祖龙浑身就像是披上了一层火雾羽纱一般,双角上分别亮起了一红一黑两种颜色,她金色的瞳孔冷漠地看着那边再黑雾中复活的陆亡:“看来,也只是一个只会说大话的勇者,怪不得之前没有听说你的名号,是害怕地躲起来了,才能活到现在的吧?”

    “背后的伤势,果然没法修复了。”陆亡摸了摸自己背后,几道凹陷的抓痕以及已经很久都没有过的,仿佛自己的一部分被撕裂一般疼痛感,让他确认了面前的自称祖龙的斯图尔克芙确实有着能克制自己死亡之力再生能力的本领。

    然而,他通过刚刚那一次复活,以及斯图克尔芙对于自己的复活那种预料之中的样子,也明白了之前为什么她不选择用那种诡异的手段杀死自己,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

    被她攻击产生的冲击力给击飞撞死可以复活,被抓伤却无法修复,也就是说,斯图尔克芙她心中早就明白,只有特定条件下才能真正的“伤害”到自己,而条件,陆亡并不知道是不是仅仅是“抓”这个攻击方式,但远程类的,似乎已经可以排除了。

    “你,很了解我的力量吗?”陆亡没有急着再打,而是问出了一个让斯图克尔芙一愣的问题。

    “哈哈哈。”她突然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着一种自傲和蔑视:“你的力量?死亡的力量?笑话,像你这种程度的......”

    陆亡瞳孔一缩,视野里的祖龙突然不见了,再次出现时,一只火红色的龙爪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胸口。

    “我以前,杀过不知多少了!”斯图克尔芙残虐的笑容出现在了陆亡的面前,此时此刻,再举剑已经来不及了,身后也已经一堵墙壁了,再用死亡之力破开墙壁腾出躲闪空间,已经不现实了。

    也就是说,这一招致命的杀招,已经让自己走投无路了么?

    但是,自己还有最后能做的一件事情!

    陆亡的右手一瞬间化作了黑雾,剑身上被刚刚那一抓抓出一个缺口的一念生死掉落在地,陆亡完全放弃了逃跑和抵抗的念头,而是全力操控着自己的雾化手臂,同样抓向了斯图尔克芙的胸口:“就是不知道,现在的您,还能不能抵抗的了这种力量啊!”

    近了,更近了,自己与死亡近了一步,但同样的,陆亡的手臂也与斯图尔克芙的胸口更近了一点......

    “真是疯子。”斯图尔克芙最终还是退缩了,也许是觉得复活后力量太弱而没有自信,所以一个闪身拉开了与陆亡的距离,这下,两边都离死亡远了一步。

    陆亡缓缓坐倒在地,随后伸出左手重新拿起了躺在地上的,很不正常的一念生死,扶着墙再次站了起来,右手的黑雾四散开来,缓缓在空中形成一道门扉:“冥界之门......”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我竟然对着一个区区勇者后退了,换做是几千年之前,你的这种力量,又怎么能伤我半分!”斯图尔克芙愤怒地张口咆哮一声,产生的风压竟然将陆亡右手臂组成黑色大门的雾气给震散了开来,陆亡心知自己与她的差距后,不再妄图着有着刚刚那样的好运气,斯图尔克芙这一次不会再给自己有同归于尽的机会了,那么......

    “神明禁令,解除。”陆亡毫不犹豫地将左手拍在胸口处,无数金色的符文从他体内弹出,随后缓缓地在空中淡化消失,每消失一个,他的身子就颤抖一下,体内随后的囚禁被打开,如图一个背着沉重包袱的人,一点点卸下了身上的负担,当最后一个符文消失后,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感在陆亡体内肆虐开来,一瞬间冲上了他的大脑,他的精神海,久远的压抑因为这一刻的释放爆发了开来。

    “好累......就这样,休息一下.......”意识里传来了这样的渴望,是啊,陆亡太累了,都已经拿到死亡之力了,为什么还要朝着相反的方向努力?为什么还要特地用那种方法将自己完全封印起来呢?明明当时,自己只需要完全解开力量,就不必活的那么累了,本来,自己就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纠结着,挣扎着,以活着的姿态活着呢?

    人死了以后,什么都没有了,连死了以后都还想拿起这份奇怪的责任,何必呢?按照自己心中的本愿,遵循自己的本能,无拘无束地存在着,将所有困扰自己的生命都杀死的话......就不会那么累了。

    所以,就这样把锁丢了,无论是力量上的,还是心灵上的,这份力量,注定了你不能和生者共处,不如,从此以后,与死亡相伴......

    陆亡的精神海中,黑雾笼罩了天空,海洋,空气,陆亡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黑色中,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摸不到,疲倦,是他唯一的感受,如果说,就将自己暂时交给体内的力量引导,那么外面的自己,肯定能够打败面前的祖龙的吧。

    “完全不符合力量的战斗技巧,倒是没错,说到底,我只是一个用了送错外挂的牧师而已,就像是穿着一套满级装备的新手,怎么可能打得过她呢。如果是让体内这股力量自己发挥的话,显然会比我更强,那我的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仅仅是为了阻止这股力量破坏一切吗?仅仅是作为一个意识来记录发生的一切吗?那么,只需要将自己的记忆与执念永远地融入这片精神海中,刻印下自己想保护他人的念头,就可以了......”陆亡看着周围的一切,多么像自己力量失控后的样子啊,什么都没有了,有的只是一片死寂的黑色。

    好困啊,只要自己将最后的灵魂和意识燃烧掉,那么就可以完成自己存在的意义,然后好好地睡一觉,以后的陆亡,或许会变得很强,强到足以保护一切,也不会再因为和力量不契合导致失控,误伤到身边的人。

    这样,死亡之力本身的意识,加上我的记忆与执念后,新产生的“我”就会代替现在弱小无力的我,成为莉莉丝与希芙心目中,真正的勇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