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70章 这叫领导视察

时间:2018-04-06作者:小电流

    ,!

    “龙墓,想必就是这里了吧,也对,亡灵的气息最浓郁的地方。”陆亡面前是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洞口处还有着一个隐藏魔法阵的痕迹,只可惜被陆亡的神之右手一抹......好吧是雾气右手一抹,面前的空间瞬间就扭曲起来,最后一个洞口出现在了陆亡面前,他深吸一口气:“之前通过亡灵视角共享,就是看到那个龙巫女带着一只普通龙娘跑到这边后消失的,再加上妮尔芙的话语,想必那个祖龙之源就在这边了吧,好吧,既然这是引发一切争端的核心,那么也就意味着所有敌方的boss全部都会在这里聚集吧,很好。”陆亡拍了拍手,大踏步地走进了面前深邃的洞穴。

    “额,果然,龙娘一族的大手笔,连墓地守卫都那么的别出心裁。”陆亡很快就来到了第一道防线,漫天的幽灵和无数的骨架感知到他的入侵后,开始飞快运转起来,朝着他进行攻击。

    陆亡微微一笑,双眼中黑色的火焰一闪而逝,随后整个大殿内所有的亡灵一下子如同卡壳了一般不动了。

    “这简直就是我天然的主场啊。”感知到对所有亡灵控制权的陆亡,顿时心中乐开了花:“之前还担心我这边只有一个人,气势不够呢,现在问题解决了,战场是墓地,简直就是你们最大的败笔啊先驱者们。”

    只是,面前有三道门,陆亡开始纠结了。

    “这样,按照惯例,先丢树枝......”陆亡随手从旁边一副骨架上拆了一根骨头,然后往地上一抛,骨头尖稳稳地指向了第一扇门。

    “很好,第一扇门是陷阱。”陆亡自信一笑:“我的运气绝对是实力保证的,那么这个办法就不管用了,2分之1的概率,我就不信我还猜不对了。”

    说着,陆亡大踏步走进了第二扇门,果不其然,那是一道陷阱门,在陆亡踏进门内的一刹那,身后突然降下了一道墙将退路封死,周围一下子伸手不见五指,陆亡脚下的地板上,那一个个昏暗的符文亮起了暗青色的光芒,但......啥事都没发生。

    “我看看啊,唔......这些符文完全看不懂啊。”陆亡纳闷地朝前走了一段,随后动用体内的光元素,亮起了一个光球,光芒驱散了黑暗,但周围的景象反而变得更可怕了:陆亡处于一个开阔的甬道,但甬道尽头却是一面墙,显然这是一个死胡同,而无数干枯的尸体倒在各处,墙上还有着隐隐被魔法轰击的痕迹,尤其是他背后那道封死他的墙上,布满了裂痕,但尽管如此,依旧稳稳地立在那里,阻止一切生物从中出去,门上隐隐传来的波动,陆亡可熟悉了,不就是永恒监狱和上次困住妮尔芙她们的祖龙之力构成的禁制么,虽然面前的门上强度,是之前的好几倍就是了,怪不得没人能从这里出去,不如说那只鬼娘能不变成和这里的魔物娘一样的下场,似乎是有几分本事的。

    “生命力被吸干,哦,这个符文和我的死亡之力有几分共通之处啊。”陆亡看着这些尸体的死状,微微点了点头:“说明这还是一条死路么,怪不得外面的幽魂那么多,原来这整个龙墓就是一个庞大的魔法结构,把里面死去的魔物娘转化成不死生物守卫,再用她们的生命力维持法阵运转。”

    陆亡看着遍地的尸体,缓缓以orz的姿势跪地:“可恶啊啊啊!我的运气真的那么差,连2分之1都赌不中吗l蛋!”

    哀嚎声充斥了甬道,但也没人回应他,自觉无聊的陆亡缓缓站起,撇了撇嘴:“算了,不玩了,赶紧去第三道门吧。”

    说着,陆亡伸出了手臂,死亡之力贯体而出,覆盖上了那道大门,面前那道坚不可摧的大门上,那祖龙之力的魔力突然爆发开来,竟然与死亡之力相抗衡了一会儿,这倒是让陆亡有点惊讶,死亡之力竟然第一次开锁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啊。

    但陆亡的死亡之力源源不绝,而门上的力量则是没法那么快的补充速度,于是大约3分钟后,祖龙之力消耗殆尽,没有了这股力量支撑的大门,其上的裂痕一下子扩展开来,最后化作了一堆腐朽的碎石,轰然倒塌。

    陆亡拍了拍手,从石头上踩过,随后转身走进了第三道门内。

    “我这可不叫盗墓啊,最多算是一个领导视察。”感觉自己破坏了人家的墓地机关,似乎是做了什么坏事的陆亡,在心里说服着自己,随后看着面前似乎看不到尽头的黑暗长廊,举起手上照明用的光团,奇怪道:“话说,走了那么久,竟然还没到头?”

    他再次向前走了两步,结果他手上的光团很突兀地熄灭了,而周围的墙壁一下子挤压下来,上面褐色的痕迹,代表着已经有无数生命丧生在这退无可退的陷阱中了。

    “触发式禁魔结界,但为什么配上了一个那么低端的墙壁挤压陷阱啊,总感觉两边画风不一样啊。”陆亡动也没动,果然,一念生死从他体内窜了出来,陆亡倒挺想看看这把剑会怎么进行一次对全方位打击的防御,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一年生死竟然转了个弯穿进了面前那堵压下来的墙中,过了一会儿,又自己飞了回来,而陆亡则是奇怪地看着如同幻影一般的墙壁穿过自己的身体后,如同泡沫般消散的奇怪场景。

    “哎?”陆亡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走进了一个视觉欺诈类的陷阱中,或者说面前的一切都是视觉欺诈,但这里光元素一片混乱,完全没法进行感知,但是之前一念生死做出了自我防御的行动,说明刚刚一瞬间确实是有冲着自己来的攻击的,那么,攻击方式是什么,从哪里发出的?墙里?

    陆亡有点懵了,他一回头,果然,来时的路突然变成了分岔路口,而且还是通向两个根本不是走过来时笔直的方向。

    “搞不好会被困死在这里啊,要不......我看这个地方风水不太好,环境也不优美,设计也不独特,so......拆迁一下?”陆亡右手握着一念生死,左手上冒出一团黑色的死亡之力,无论什么迷宫,走笔直一定能出去这是硬道理,哪怕到时候突然发现面前海水倒灌了,那好歹也是一个“我把岛挖穿”了的信号,总比永远迷路好啊。

    “嗯?等等!”陆亡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举起一念生死,看向了这把剑:“之前你也有回应过我的话语的时候,按理来说,的确是你自主把古兰娜尔芙送回去的,而我只给了一个命令,那么,我也许可以赌一赌你能带我走的可能性,刚刚的攻击毫无前兆,你都能发现它的本体,那你的感知是不是和我不一样呢?”

    “.......”剑当然不会回答陆亡。

    “好,反正不就是一赌,赌不赢我就掀桌子了!一念生死,带我前往龙墓深处!”陆亡像是自言自语般对着手里的剑喊道。

    “.......”剑照样不鸟他。

    “也是啊,只是一把剑么,怎么可能听得懂人话,我肯定是抽风了才会有这种念头。”陆亡尴尬的一拍额头,幸亏这里旁边没人,不然肯定被当成一个跟剑说话的变态......啊嘞?

    只见一念生死突然从陆亡手上跳了出来,剑柄勾起了陆亡的衣领,然后带着陆亡缓缓离开了地面,嗖的一下往天花板的方向冲去。

    “喂,等等,那边是.......哎?”原本都已经做好了头槌准备的陆亡,惊奇的发现自己穿过了天花板,虽然不知为何自己的下半身突然消失了,貌似是被某个陷阱切开了身体,但墓地这个环境的死之力太浓郁,只是一瞬间陆亡就恢复了,而且虽然七转八绕无视地形前进的路途上,陆亡的身子一直遭受着莫名其妙的陷阱打击,如果换成别人,估计都已经死了几十次了,而陆亡就和吃饭喝水一般写意,啊,手臂掉了,算了不管了,看,又长出来了。哎呀胸口穿了个洞,嗯,修好了,我去这个岩浆魔法是怎么回事,哎,全身得重新重组了......

    但过了一会儿,都已经死习惯的陆亡发现似乎一路上没有陷阱再攻击他了,而且不多久后,前路突然出现了火光,两边的火炬映衬下,一扇辉煌气派的大门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之前果然是空间系的大魔法,面前原来全是假象啊,不过这扇门和这个走廊,应该不会再有假了吧。”看着一念生死乖乖的飞回了手心,似乎是撒娇一般,剑身在陆亡的袍子上蹭了蹭后,重新变回了一把不会动的普普通通的剑,这流畅的一套操作看的陆亡很是一阵智熄,喂,这个世界只许动物成精的啊,你身为一把剑,要成精的话去隔壁剑娘世界里啊!

    “唔......但是里面什么都感知不到啊,这也许就是最终boss房间了,打败里面的boss我们就可以去下一层攻略了......啊呸,总之,这一看就是门后有一场恶战了吧,存个档先。”陆亡再吐槽了这道门的设计和梗后,缓步上前,握紧手中的一念生死后,缓缓推开了大门.......

    面前的景象让他有点纳闷,9把椅子围城一个圆面朝着广场中心的空地,9位倾国倾城,体态各异的龙娘端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打瞌睡一般,而且陆亡推门的声音那么大,她们都一副没听见的样子,真不愧是“聋”的传人。

    要说她们是亡灵吧,首先长得也不像木乃伊,其次这个容貌和皮肤保养的也太好了,让陆亡差点忍不住问出一句:“哪个牌子的护肤品啊?能不能来一发啊?”这种问题......才怪!

    其实让陆亡疑惑的是,死亡感知中,面前的这些龙娘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状态,既不是生者,也不是死者,陆亡感觉她们就和自己一样,处于生与死的边界,明明生命力已经枯竭了,但却没有任何的“死”的迹象,虽然看上去一样,但自己貌似更加活跃,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思想,能不能醒过来。

    所以.....她们是自己的同类?

    骚年,难得发现了同类,不来一发吗?

    不,至少九发才是,雨露均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