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67章 用头探路

时间:2018-03-22作者:小电流

    “你先在外面等等,我去探个路,如果我出来了,说明里面没问题,如果我没出来,你就原地待命......”陆亡转身对着伊丝姬说道:“一直在这里和一道门僵持着也不是办法,是吧?”

    “不,我现在魔力充足,不如我去吧,我的火焰可以迅速再生,一击破开我的护体是很难的。”伊丝姬闭着眼睛摇了摇头,但却发现没有人回应她,睁开眼睛,就尴尬地看见陆亡整个身子已经缓缓没入黑暗了。

    “......”伊丝姬有点纳闷,怎么这个勇者那么喜欢去作死?

    一踏入殿门,陆亡就感觉不对了,准确的来说,他感觉自己的视野出现了一定的问题,比如他明明就站在原地,但是视野却不断降低,甚至还看见了自己的身体.......

    “我擦,一进门就变成学姐了啊!”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断头了的陆亡,先吐槽了一句,然后默默地站在原地等自己复活,掉在地上的脑袋化作了一股黑雾消失,而脖子上冒出的黑雾又重新聚成了一个头,这样猎奇的场景幸好没人看见,不如说,只有着4只奇异的魔物娘看见了。

    “这些魔物娘,似乎有点眼熟?”看着一进门就断了他头,而且毫不犹豫地朝着他发起了第二轮突击的,手臂和螳螂娘一样的魔物娘们,陆亡突然想起了之前龙皇殿议事厅内提起的奇异魔物娘,又想起了永恒监狱内的那具骨架,貌似和面前的魔物娘特征一模一样,这样一愣神的时间,陆亡就感觉眼前一花,这一次自己连头一起断成了几截。

    这些魔物娘击杀陆亡的手段干脆利落,一击截断后立刻把身形藏在周围的黑暗中,一点气息也感知不到,感觉到陆亡重新复活后,如同脱兔一般,同时迅速地从阴影中飞出,随后臂刃一横,就要对着陆亡的各个要害进行无死角地第三次截断。

    “事不过三,安息吧你们。”就在刀刃入体的一刹那,这一次,陆亡毫不克制地全力发挥了死亡之力的吸收,四只合作默契,几乎是一瞬间切割陆亡身体的魔物娘,刹那间浑身变成了黑色的雾气,随后缓缓被陆亡吸入体内,连渣都没留下。

    “我去,全力吸收那么可怕的吗?”仅仅是一刹那,陆亡就看见自己4杀了,连控制都控制不住,本来还想留一个活口审问的,但没想到吸收生命力的一瞬间的舒爽感,让他完全无法自控地全部干掉了,这让陆亡心有余悸的同时,决定以后还是别乱用这个能力了,大概是之前吸龙娘形成了铺垫,自己本能地动用了全力,哪怕是一刹那,失去理智控制的感觉也让他很不舒服。

    “还好是先驱者的4只奇怪的魔物娘,而且也是她们先动手杀我两次的,我杀起来没啥心理负担和后遗症,要是不小心对龙娘这样做了,那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陆亡叹了口气,随后默默退出了大殿外,看着门口一副已经顶起了红色的火焰护体,展开了背后金色的翅膀,一副要强冲大殿姿态的伊丝姬,默默道:“我用头探过路了,危机解除了。”

    “.......”看着陆亡一副像是进了公园一样的淡然表情,以及依旧整齐干净的衣服,似乎是没有发生战斗,那那你在里面待那么久是逗我开心吗?

    本来还蛮紧张的,替陆亡的安危担忧着的伊丝姬,一瞬间觉得自己的感情浪费了,一脸不满地跟着陆亡走进了门内。

    ————

    “怎么了,开拓者小姐。”见面前伪装成一只普通龙娘的,先驱者协会里“开拓者”幽影娘脚步一顿,跟在她身后的玛格丽特开口问道,如果这位幽影娘一有异动,玛格丽特就会毫不犹豫地立刻动手制服她。

    “龙巫女大人,我想我们得快点了,我留在您家里的四只最强实验体一瞬间全死了,有这种实力的,应该是某位魔王城的十二议会中的某位议员接到了那只名为古兰娜尔芙的求援,亲自过来了。”

    “议员?哼,你不用担心这些有的没的,即使是魔王亲自前来,也不可能打的破那个屏障,而且就算她们追过来又如何,我出手帮你们杀掉就是了,少废话了。”玛格丽特冷哼一声。

    自大的龙娘,我们的四只合成魔物娘究竟多强,你肯定是不知道的吧,能一瞬间将阴影中突袭的它们四个同时杀死的,在议会中也只有渺渺几个,而她们明明被我们组织的大人们牵制着,怎么可能这么快赶到这边呢?恐怕这一次,是某位隐世的强者赶过来了吧,哼哼,也好,就顺便利用你将这多管闲事的家伙干掉,还可以消耗你的实力,龙娘就是龙娘,这份对其他种族实力上的轻蔑已经是刻进血脉里的了,即使是龙巫女,也不能免俗啊。

    “那是,比起龙巫女大人,她们的确差得远了。”幽影娘表面上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微微一笑:“那么,就有劳大人接着带路了。”

    ————

    “这个巫女殿黑咕隆咚的,上一次我来的时候,还是挺亮的来着。”陆亡带着浑身发光的伊丝姬走近殿内,要不是伊丝姬的火焰护体自带了火光照明,他可能还是看不太清周围的环境。

    “谁知道呢,也许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光明正大战斗的龙娘,就是为了隐藏在这里偷袭的龌龊而已。”伊丝姬还是对龙娘很不满,下意思就黑了一把龙娘。

    陆亡也知道自己除了吐槽以外,也没理由和她争论,耸耸肩就当听过且过了。

    但随后,陆亡和伊丝姬面前突然一亮,原本的黑暗一扫而空,眼前变成了亮堂的大厅,周围挂着无数龙娘的画像,正中央的大型巨龙雕像前,还有一个半透明的金色护罩,而护罩内,则是五个坐在地上,闭目恢复的魔物娘。

    “母上大人!”伊丝姬看见了自己的母亲伊丝娜,虽然她似乎变小了,但血脉上的感应还是让她确定这就是自己的母亲,伊丝姬急忙扑过去敲打着护罩:“母上大人,我是伊丝姬啊!”

    “!”伊丝娜睁开眼睛,看见伊丝姬后激动地趴在了护罩上,与伊丝姬一罩之隔:“伊丝姬,你没事吧,没受伤吧!那群混蛋龙娘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喂喂,我们还没死呢。”旁边的特蕾芙不高兴了,白了伊丝娜一眼。

    “额,特蕾芙,也许是我的错觉,你怎么......”陆亡看着幼女形象的特蕾芙,后半句话愣是没说出口。

    “陆亡勇者!”听见陆亡的声音,相貌和伊芙差不多的妮尔芙激动地睁开眼睛喊道:“你还活着,太好了。”

    “你,很不错。”古兰娜尔芙的语气也带着一份欣喜,她看向陆亡,从腰间拔出了一念生死:“这把剑之后还给你,等事情解决后,我不会忘了和你的约定的。”

    “我用了禁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只在意外表有什么用!”被提起了痛处,特蕾芙语气有点不满:“陆亡,如你所见,我们被困住了,虽然你能活着回来让我们很高兴,但是请千万小心龙巫女玛格丽特,是她把我们关住的,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她貌似和先驱者是一伙的。”

    “哈?”陆亡有点懵,随后转念想想,虽然这有点出乎预料,但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很多事情就能解释了,比如为什么先驱者能够瞒住所有的龙娘来到岛上,为什么伊丝姬会出现在宝库,为什么永恒监狱莫名其妙地被封印了出去的能力,是啊,龙岛上权限最大的不是妮尔芙和特蕾芙,而是这位龙巫女啊。如果是玛格丽特作为内奸,在巫女殿这个自己都没法探知的地方建立双向传送阵的话,那自然是可以做到掩人耳目。如果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收在眼底的话,那么那个看着自己的龙娘,也只能是玛格丽特了。

    “可还是难以置信啊,她对龙娘一族应该非常忠心的才对,明明保护了妮尔芙,怎么会做出背叛的事情呢?”陆亡有点不明白。

    “是我们的过错,我们没能好好的领导龙娘一族,反而还发生了之前叛乱和被凤凰娘一族屡次打败的事情,导致了玛格丽特对我们失去了信心吧,这份过度的忠心,对龙娘一族的爱,扭曲成了对我们的无力的恨,才让她决定和外人联手的吧。”特蕾芙叹了口气:“她大概是找到了祖龙之源的使用方法,所以设局将我们战力消耗,无人能阻止她后,取出祖龙之源振兴龙族,只是我有点奇怪,祖龙之源的封印禁制应该要龙皇和巫女联手解开才行,光凭她巫女的身份,应该是不可行的才对,况且现在龙皇之位严格来说,在妮尔芙退位之后是空缺的,举行登基仪式,应该要至少半个月......”

    “那就说明人家有办法绕开你咯,比如之前在龙皇殿内问你要点血,估计就是能代替你的媒介吧。”陆亡似乎是早有预料一般地说道:“事已至此,玛格丽特那边似乎已经没法阻止了,而且我们也没必要去猜测她到底要干什么,先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恢复力量,构筑最后的防线应付接下来的变故。”

    “不,小勇者,你做的已经够多了。”特蕾芙打断了陆亡的话语:“我们被困于此,只能听天由命,玛格丽特看上去还是念及同族情,不会杀死我们的,而你就不一定了,所以,你现在跟这只小凤凰娘离开这里,小凤凰娘实力还是不错的,应该可以突破风暴之海的阻碍,现在所有的敌人都被吸引到了岛上,海上的防备肯定很弱,后面的事情你们就不必再管了。”

    “虽然和你不对眼,但这一次我也觉得你说的没错。”伊丝娜看向了伊丝姬:“女儿,这次就听特蕾芙这只笨龙的话,带着这位勇者跑吧,不要再顾忌什么巫女候补的破身份了,作为一个母亲,女儿的命最重要,就让那个巫女传承见鬼去吧!”

    “哈?你想打架是吧!”特蕾芙顿时炸毛了。

    “母上大人,伊丝姬不会抛下您离开的!”伊丝姬坚决地摇了摇头,随后退后两步,目光坚定:“没关系,我现在就帮各位破除这个碍事的罩子。”

    “笨女儿,省点力气,这个东西可是祖龙的力量,有这个魔力,不如趁着敌人还没得手,赶紧给我走!你还当不当我是你母亲了!”伊丝娜冲着违抗她话语的伊丝姬发怒道。

    “母上大人,事后女儿任您责罚,这一次,您就当是女儿长大后叛逆了吧,恕难从命!”伊丝娜微微张口,吐出了一颗金色的珠子,她一开始就打算直接动用本命凤珠进行最强的攻击。

    “好热......话说,你们还不走,一定要留着把戏演完吗?又没有多少观众。”

    陆亡的话语让护罩内的几只魔物娘们一愣,随后她们看见了突然出现在护罩外,站在一边把那把黑白色的剑递还给陆亡的古兰娜尔芙,不约而同地选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随后,她们看见了护罩边上开着的一个空洞,虽然护罩还是没有崩溃,但那个洞却足以让她们用人形状态的体型大小钻出去了。

    可是这个洞貌似之前还没有的来着,也就是说.......

    “看我干吗,我说了我是专业开锁的,你们怎么不动啊。难不成里面其实很舒服?”陆亡一脸疑惑地说着,做出一副想要钻进去试试的样子......

    随后他就被特蕾芙一脚踢脸给踢飞了出去。

    “我是该先说一句恩将仇报,还是说一句白色,血赚?”陆亡从旁边的墙壁上缓缓滑落,只可惜没人听他吐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