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55章 神仙打架

时间:2018-03-12作者:小电流

    “我去,这就开始了吗?”感觉大地都在隐隐震动的陆亡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他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似乎变热了几度,这可不是全球变暖引起的,而是空气中的火元素浓度一下子变高所导致的,要知道这可是一座岛,能让岛上气候一下子变化的,那怕不是移动天灾类型的强者来了。

    “龙皇,把我的女儿放了,不然,别怪我把你们的这片岛屿变成一片火海!”一个霸道的,携带着无边怒火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龙岛,声音就像是穿过了一切阻碍一样,钻进了所有岛上龙娘的耳朵中,也同样让陆亡和伊丝姬听得一清二楚,不仅如此,陆亡听完这句话后,竟然感觉自己的耳朵有点隐隐发热的迹象,就像一团火焰冲进了耳朵一般,虽然没有被灼伤,但还是热的不舒服。

    听声便可识境界,陆亡面对这超越想象的情景,心中只剩一句斗帝强者,竟然恐怖如斯!

    谁读的旁白啊喂!串台了!不知为何,陆亡就是想这么吐槽一句。

    陆亡看着旁边神色激动,张口就想大喊的伊丝姬,眼疾手快地抓起旁边桌上的水果塞在她嘴里。

    “唔唔唔!”伊丝姬愤怒地看向了陆亡,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呼救。

    “伊丝姬啊,我也得为我自己考虑一下的啊,你想啊,你母亲那么厉害,到时候看到咱们这边,孤男寡女,同处一个帐篷内,你还被绑得严严实实的,这完全就是一副强强人所难的未遂场景么,到时候她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我变成灰不是吗?”陆亡皱起了眉头“之前一直浪是因为有资本,或者说脑子一热,但是你母亲那么厉害,万一咱们的力量没能像之前那样帮我装逼可咋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就死,至少我答应希芙会平安回去的,现在我的生命可不仅仅是我自己的。所以,这波我不敢赌。”

    “唔唔唔!”伊丝姬似乎是理解了陆亡的顾虑,支支吾吾的用眼神向陆亡传递这样一个信息你放了我的话,我会和母亲解释,让她不杀你的。

    “可她坚持要杀我,你也拦不住,是吧?”陆亡苦笑一声“可躲着也不是办法,那么就稍微委屈一下你了,我先出去再说。”

    说着,陆亡掀开了帐篷的门帘,开启了视觉感光欺诈魔法隐身后,快步跑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龙皇殿的上空。

    此时此刻,两只凤凰娘与两只龙娘正在空中遥遥对峙着,妮尔芙和特蕾芙是一边,另一边是一只浑身黑色羽毛的凤凰,以及一只长得就是成熟版伊丝姬的,一看就是伊丝姬母亲的凤凰娘。

    “我说怎么最近底气足了,还让咱们的孩子吃了一场败仗,原来是你回来了啊。”伊丝姬的母亲看着特蕾芙,讥讽道“龙娘一族,现在已经衰弱到了要靠着被流放的龙娘作为主力,才能生存下来了吗?”

    “呵呵,总比某些凤凰娘连孩子都被俘虏了要来的好。”特蕾芙不甘示弱。

    “你!”伊丝姬的母亲周身的空气波动起来,炽热的温度将下面的树木都点着了,而且燃烧的树木一刹那就化作了灰烬,温度之高,甚至让妮尔芙都忍不住展开了青色的护体屏障。

    “伊丝娜,别激动。”旁边的黑凤凰娘制止了伊丝姬的母亲,伊丝娜想要开大的举动,而是沉声道“既然你们这边有了与我们抗衡的实力,开战并非最好的选择,我想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只要你们把伊丝娜还给我们,我们便直接离去,如何?”

    “你当龙岛是什么地方?放完火以后,让母亲来就可以接回去?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怎么不让咱们去‘参观’一下你们的宝库?顺便随地吐两口龙息?”特蕾芙把话语顶了回去“想让我们放人?可以啊,总得表示表示吧。”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伊丝娜怒发冲冠“就凭特蕾芙你,还远远阻止不了我将龙岛变为废墟,只要我想,虽然你们两位可以幸免,但其他的龙娘,就会统统替你们愚蠢的行为陪葬!”

    “可以啊,如果你想你的女儿被你自己亲手杀死的话,你现在就放火吧。”特蕾芙有恃无恐,身为一名长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虽然妮尔芙还年轻,谈判时底气未免有些不符合实力,但就凭特蕾芙一个人,加上人质在手,掌握主动权,就足够占据话语优势。

    “好了,伊丝娜稍微冷静下吧,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管小辈的事情了,最近才听说我们和你们龙娘开战了,伊丝姬毕竟还年轻,不太懂事,也许是想着立功所以才做了这种事情,特蕾芙和这位新皇,小辈的事情,咱们插手是不是不太好呢?”黑凤凰淡淡地说道“人,我们一定要救,而筹码,我们双方也差不多,你们不敢动伊丝姬,我们也因为伊丝姬在你们手里而不敢直接开战,所以我们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不是吗?”

    “我又不傻,你解释那么多废话,是想好赔什么了吗?”特蕾芙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很简单,用咱们祖上传下来的规则,凭本事说话,咱们2对2,赢得一方自然有话语权。”黑凤凰提议道。

    “你当我蠢吗?龙岛上开战?”特蕾芙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是不是还要加一句‘你们肯定不会不小心把魔法打偏的?’,那你们怎么不说在凤岛上打?”

    “呵呵,咱们就在海上打,这下特蕾芙陛下放心了吧?签订契约,如何?”黑凤凰的面前浮现出了金色的契约文字。

    “好啊,既然你们不愿意赔偿的话,那就打吧。很久都没有动真格的了,生死不论是吧。”特蕾芙露出了嗜战的表情,读了一遍契约确认无误后,在契约上签了字。

    “哼!”伊丝娜和妮尔芙也跟着签订完了契约。

    四只魔物娘带着恐怖的威压飞向了远处的大海,天空上就像是划过了4个流星一般。

    不久后,远处海面上的空间都仿佛破碎开来了一般,那边的昼夜完全混乱了,汹涌的魔力将空间堵塞的水泄不通。

    “特蕾芙陛下,上次我们交手,还是在多少年前?100?200?时间太久远了,记不清了啊。”伊丝娜与特蕾芙面对面浮在空中,两人仿佛处于两个世界一般,一条看不见的线,将她们两个所处的空间划分为红色和银色,仅仅是散发出的气势,就将周围的虚空都变得扭曲了起来,两人也不急着先动手,等一方气势衰弱的一刹那,就是她们交手的开始,在此之前,自然是先用言语让对方心境露出破绽才是。

    “是吗,那么多次平手,今天看来要分个胜负了,不知道你参悟那个什么祖凤之源,可有什么进展?我说,你坐在那玩意儿面前就想变得和祖凤一样强,就和孩子一样天真,想力量想疯了吧。”特蕾芙一副很鄙夷的语气道“你以为那种力量就和天上掉馅饼一样,突然就会砸在你头上吗?”

    远处正在思考如何过去观战的陆亡,突然打了个喷嚏,虽然陆亡很担心自己会不会翘辫子,但是他更担心妮尔芙和特蕾芙的安危,如果妮尔芙死了,希芙会很难过的,自己和希芙过来这里的意义也就少了一半,总之,在力量的限度之内,要想办法保全两只龙娘。

    可,陆亡不会飞。他残念地趴在了岸边,成为了一条咸鱼,可恶啊,打架为毛一定要在海上,还在空中,不知道飞行事故幸存率极低的吗!

    “陆亡勇者,想过去看强者的对决吗?”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在咸鱼化的陆亡边上响起。

    “想啊,可我不会飞啊。”陆亡顺口回答道,随后浑身一个激灵“你怎么”

    “别乱动。”

    伴随着这句话话音落下,陆亡再次被抓住了肩膀飞了起来,转头一看,果然是古兰娜尔芙“你怎么跑出来了,不是受重伤在龙崖养伤吗?之前把你捞起来的时候,要不是你是龙娘,我都会给你确诊一个植物龙了。”

    “快速自愈,是战士的基本素养,况且最近几天我一直都在专心恢复,加上稍微从勇者身上学会的‘调息’技巧,我现在就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古兰娜尔芙隐瞒了自己大招不能开的事实,随后抓着陆亡飞向了战斗中心处,陆亡能清晰地感觉到随着自己的不断靠近,身子也变得越来越重,这种威压就想化作了实质一般,要把陆亡往海里压。

    古兰娜尔芙在距离战斗处一公里左右停住了,随后她的双瞳微微闪过一道光芒“好了,就在这里看吧,再过去,可能会被波及到。”

    看个鬼啊!陆亡表示自己的视力没那么好“古兰娜尔芙,我是人类,你这都能看清的话,视力至少是我的几十倍啊,我现在之内看到远处隐隐有光辉闪过,哦,天色变暗了,但完全看不见人影啊。”

    “”古兰娜尔芙微微一愣,随后点了点头“也是,一昧的担心自身的安危,不敢将自己置于危险中,是没法突破自我的。”

    额,虽然不知道你把我的话语怎么理解了,但只要你肯再往前一点,怎么理解都行啊。

    “风葬!”气流从不同方向向着黑凤凰撕扯过去,黑凤凰的周身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将风吞噬一空后,顺着魔力燃烧,很快就要烧到妮尔芙了。

    妮尔芙一个闪身,黑炎射了个空,只见妮尔芙出现在了黑凤凰的身后,她的背后展开了一个巨大的法阵“秘术,风祝之锁。”

    无数的青色锁链从法阵上射出,很快密密麻麻的锁链交错着,将这片小小的空间封锁住了,黑凤凰看着锁链不断延伸转折,一点点锁住了她的退路,并且朝着她不断逼近,锁链如同一条条毒蛇一般,向着她亮出了狰狞地毒牙,对此,她毫不犹豫,张口吐出了一颗纯黑色的珠子,随后她的双目变成了漆黑色“幽冥地狱。”

    黑色火焰组成的结界以这颗珠子为中心展开,所有的青色锁链上出现了黑色的小点,小点冒出了火焰,一点点将锁链吞噬殆尽,不久后,黑色的火焰悬浮在这片燃烧的空间各处,反而把妮尔芙包围了起来。

    妮尔芙也不甘示弱,展开了自己的结界对抗“风灵结界!”

    青与黑交织在一起,随后如同镜子破碎般,世界碎裂了开来。双方的结界旗鼓相当,所以互相挤压之下,结界壁承受不住强大的魔力冲击,便爆碎了,妮尔芙和黑凤凰在结界破碎后被魔力的爆发给弹向了远处,双方在空中停止住了身形,各自喘了几口气后,再次从更远处聚集起了各自的元素,青色的风刃和黑色的火焰从各自的身后浮现,结界破碎,大魔法没时间准备,所以现在拼的是一场消耗战,以及双方对魔法的掌控程度。

    而真正关键的,是特蕾芙和伊丝娜之间的战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