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53章 背锅的伊丝姬

时间:2018-03-12作者:小电流

    想象中的混乱没有发生,一道淡淡的白色屏障将空中所有的东西托起,偶尔有两件威力比较厉害的,径直在屏障上插了个洞,掉在了地上,也没发生爆炸之类的事故。

    “圣光屏障!”陆亡在接椰子中磨练到的眼疾手快技巧,在这时充分发挥了,他现在虽然没有伤员救,但还是觉得自己装逼很成功,心情很舒畅。

    “陆亡又一次帮忙了,真是感激不尽。”妮尔芙急忙用风之力将那些物品放回了原处,对着陆亡道谢后,把目光投向了地上的伊丝姬,那苦大仇深的目光,显然是把自己在特蕾芙面前冒失的这笔账,也一起记在了这位“袭击宝库”的凤凰娘头上。

    “擅闯我龙岛,还敢在宝库放火,最后让我在特蕾芙陛下面前失态,死罪!”妮尔芙的气势外放,将地上的伊丝姬压得贴在了地上,连头都完全抬不起来,屈辱的泪水在眼眶打转,但伊丝姬明白,自己身为凤凰娘未来的巫女,绝对不能在龙娘面前落泪,让她们看笑话,况且,现在伊吉璃老师和凤岛也似乎处于危机中了,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活着将消息告诉在祖地闭关的母亲大人。

    其实,你只是对自己在特蕾芙面前失态而最生气的吧。陆亡看着一脸气愤,充满威严的妮尔芙,却偷偷心虚地瞥了一眼边上的特蕾芙的小举动,果断在心里开始吐槽了起来。

    “妮尔芙,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做事情冒冒失失的!”特蕾芙先不管地上那个已经就地伏法的伊丝姬了,而是飞过去敲了敲妮尔芙的脑袋教训她,后者虽然身高比特蕾芙高出不少,但在特蕾芙面前就像见着了猫的耗子一般,脸上满是对特蕾芙的敬畏“特蕾芙陛下,我错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再找个凤凰娘烧一次宝库吗?”特蕾芙抬手又是一记手刀打在了妮尔芙的脑袋上,顿时妮尔芙就变得眼泪汪汪了起来。

    陆亡很想对她们说住手啊,现在场上还有一名人类和一只敌对凤凰娘啊,你看人家被俘以后依旧饱含尊严,而你们呢,则是疯狂地在别人面前往地上满地丢威严,妮尔芙你可是龙皇啊,说好的坚强,说好的龙娘一族不流泪的么?这不就在敌人面前眼睛里进沙子了吗!

    但最后,陆亡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句“额,那她怎么处理。”

    陆亡机智的指了指地上由于妮尔芙气势散去,总算可以微微抬头的伊丝姬。特蕾芙被陆亡转移了注意力,终于是放过了妮尔芙仅存的一点威严,转而说道“嗯,先把她带回龙皇殿,当着所有龙娘的面审判,竟然让一只小小的凤凰娘烧了宝库,虽然损失不大,但龙娘一族的颜面无光,不杀鸡儆猴,怕是还会有第二只,第三只来烧咱们宝库。”

    特蕾芙顿了顿,又看向了妮尔芙,不满道“那倒是可以给你再一次的表现机会了,你干脆就一直坐在海滩边,等着宝库烧着了再回来,烧一次抓一只,不久后凤凰娘就全军覆没了,那你就成龙皇史上最光彩的,在位时将凤凰娘完全消灭的龙皇了。”

    妮尔芙被特蕾芙的冷嘲热讽说的战战兢兢,却又为自己的疏忽而内疚,因此完全不敢反驳,内心的情感交杂,于是又变成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最后的一点威严被特蕾芙给消灭掉了。

    见状,陆亡已经不想吐槽了,真的,怎么说呢,这就是妮尔芙这只坚强的龙娘隐藏在心中的柔弱面吗?不过,陆亡更觉得似乎是由于特蕾芙以前肯定是银切黑,所以让妮尔芙长期被恐怖支配下产生的天然畏惧,简称——心理阴影。

    “嗯?陆亡勇者,你是不是在心里想我的坏话?突然有种很不爽的感觉呢。”特蕾芙将目光转到了陆亡身上。

    “怎么会呢?我刚刚在想您竟然那么厉害,这么快就制服了对方,究竟靠的是什么。”陆亡大脑飞快地做出了反应,随后他就开始自我思考自己的问题,他打量了特蕾芙浑身上下,随后心里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该不会是被那只凤凰娘错当成幼年体,所以轻敌了吧?不会的吧?

    猜到正解的陆亡,换来的是特蕾芙更加怀疑的目光,以及她幽幽地一句“虽然你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不知为何,咱想放下大人身份打你的冲动更强烈了啊。”

    “冤枉啊,特蕾芙大人英明神武,何必和我这位小小的勇者计较呢?我是不是哪里冒犯了您,您直说,我保证主动赴死,但至少,让我做个明白鬼吧!”陆亡说的那叫一个真诚,就差几滴眼泪了。

    “算了。”特蕾芙拉起地上的伊丝姬,转头带着身后微微弯着腰,似乎心有余悸的妮尔芙走了,而妮尔芙身旁,是心里吐槽着特蕾芙的心理感应肯定是个bug的陆亡。

    ————

    “凤凰娘,报上你的名字,作为对你勇气和成功的肯定。”在龙皇殿内,这次来看审判的龙娘并不多,只有大约20多只,毕竟大家都要休养生息,陪陪自己家的勇者,或者带带孩子,宝库烧了?又不是自己房子烧了。罪犯抓到了?哦,很正常么,特蕾芙陛下和妮尔芙陛下那么厉害,肯定能完美解决的,犯人死定了,去看个将死之凤凰娘有啥好看的。

    “在此之前,能否告诉我,这里究竟是哪里?”伊丝姬反问道。

    “你还敢”

    “龙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口水战,为了避免伊丝姬打死不说半个字,陆亡急忙开口回答道,不就是问个地名么,人家死刑犯行刑前都会满足一个小要求,稍微回答一下伊丝姬的问题也没啥大不了的啊。

    当然,这话他只是憋在心里,陆亡知道龙娘的高傲尿性,特蕾芙和妮尔芙自然不会免俗,既然她们拉不下面子,那还是自己这个勇者代劳吧。

    “陆亡勇者,你不是之前还对咱们会议不感兴趣的么。”看得出来,特蕾芙对陆亡的“插嘴”有点不满。

    “此一时彼一时,人类总喜欢凑热闹的么。”陆亡圆滑的回答了,随后他开口问道“那么,这位美丽的凤凰娘,你的名字是?”

    “伊丝姬。”被一位很绅士的,长得还不错的勇者问话,和被一位高高在上的敌对龙娘问话,对于伊丝姬而言感觉完全不一样,前者的话,名字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说就说了,后者的话,连半个字都懒得回答。

    显然,龙娘并不知道伊丝姬是候补巫女的事情,只是稍微点了点头,特蕾芙接着道“今日来袭击我龙族宝库,是想借此示威吗?还是说是一种挑衅?”

    “龙族宝库?”伊丝姬一愣,才意识到刚刚那座仓库的身份,不过她很是迷茫“我并没有袭击贵族宝库的意思,我被人打晕后,一醒来就是在这里,火也不是我放的啊。”

    “胡扯,在场只有你一只凤凰娘,那个扑不灭的火也只有你们凤凰娘用的出来,本来是觉得你是来偷祖龙之源的,但你放火的行为,可真是一大败笔。”特蕾芙冷笑道“怎么,你还想说你是被嫁祸的不成?可是你这理由也太牵强了,要嫁祸你,不仅要打晕你,还得带着没有办法隐藏气息的你,瞒过我们龙娘的守卫直接出现在设有空间禁制的宝库内,再放一把大火,你觉得可能吗?只有你们凤凰娘带着一些神奇的宝物,才能做到这一点吧,就像上次你们攻打我们龙岛时来的增援一般。”

    “增援?”伊丝姬一头雾水“什么增援?”

    “好了,要装傻到底也行。”特蕾芙有点不耐烦了“虽然我不屑于做这种事情,但为了龙族安危着想,如何潜入龙岛的方法我一定要从你口中逼问出来,就别怪我不择手段了,哼哼,你知道体内的空间被分成两块的那种感觉,有多么痛不欲生么?”

    “哼,别说我确实不知道,就算是凭着我们巫女一脉的尊严,绝不会向你们屈服的。”伊丝姬闭起了眼睛,神色坚毅。

    “巫女一脉?”特蕾芙愣了愣,说起来,她的确姓“伊”来着,这倒是反而让特蕾芙奇怪了,凤凰娘一族那么缺心眼的么?竟然让巫女一脉的凤凰娘,干出单独来龙岛上烧宝库这种一看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唔,巫女一脉,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反正你也跑不掉,如果你说的是实话,把你当成人质也不错。”特蕾芙如此说着,一挥手道“把伊丝姬压下去,关在永恒监狱内,到时候,我亲自和凤凰娘那边交涉,不给个说法的话,就永远待在里面吧,少了一只巫女一脉的凤凰娘,我就不信她们不心疼。”

    “永恒监狱。”伊丝姬的心里稍微有点害怕了起来,这个地方她也有所耳闻,龙娘一族最可怕的监狱,传说中进去了以后,会被里面的触手怪抓住,然后再被里面别的可怕生物抓住,然后最后里面还有可怕的亡灵,待久了以后全身会腐烂,变成一只僵尸之类的,反正怎么可怕怎么来的地方,最可怕的是,从来没有任何一只从里面魔物娘出来过。

    这个判决一下达,台上这位刚从里面出来的陆亡也顿时慌了,我擦,万一负责押送伊丝姬的龙娘,碰巧看见了咱家希芙的贵宾房咋办!这可不妙啊!

    “特蕾芙,让我押送伊丝姬去永恒监狱吧!”陆亡拍着胸脯,主动请缨。

    “可你只是人类,没法自己进出永恒监狱的吧,你去,不就相当于没用吗?话说,你那么主动干嘛?那地方你难不成还待上瘾了?还想回去看看,作为一种怀念?”特蕾芙有点疑惑。

    忘了这茬了!陆亡顿时哑口无言,行,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出一记下策了。

    “特蕾芙不是想要知道她怎么潜入的吗?那就先把她交给我,我来问话!”陆亡如此道“反正她没法逃脱了不是吗?既然如此,那关在哪里都一样,可否为我准备一个小房间?不放心的话,你大可监视我。”

    “哦~”龙娘们的眼神一下子如同陆亡所想的那样变得暧昧了起来,这下她们理解了陆亡想“单独押送”的意图了,她们才不信陆亡能审问出什么,不过让自家的公主殿下的契约勇者,糟蹋掉一只凤凰娘一族的巫女,大家也喜闻乐见。

    “盯~”特蕾芙带着异样的眼神看了陆亡一会儿后,叹了口气“随便你吧,妮尔芙既然不反对,那也行吧,岛的中央有露天营地,帐篷什么的也凑合着可以吧,不过啊,要是怀孕了的话,你可得自己负责,永远记住你可是咱们这边的勇者,懂?”

    陆亡吞下了心里为节操逝去留下的泪水,从说出这句话后,他就知道自己会被这样误会,但他此时此刻,只能哽咽道“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