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51章 浑身一寒

时间:2018-03-12作者:小电流

    时间回到现在,陆亡一个人漫步在龙岛的丛林中。

    “陆亡勇者,很感谢你能留下来帮我这个不称职的母亲,也很感谢你把希芙和伊芙送了出去,我发誓一定会用生命来保护你的安全的,所以今晚和特蕾芙陛下一起,干脆就住在龙皇殿内吧。”妮尔芙在会后对陆亡说道。

    “也是,虽然我这种大人对你这样的小孩子没兴趣,但住在龙皇殿,确实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了,哼,看在你那么努力的份上,今晚就准许你睡在床上好了。”特蕾芙是这样说的。

    睡你麻痹起来嗨啊!咳咳,其实我完全不用睡觉的好不!而且住在龙皇殿会让陆亡有点不自在,于是他对于妮尔芙和特蕾芙对他今晚就睡在龙皇殿的邀请委婉表示了拒绝后,就出来闲逛了,好想回到永恒监狱,但总不见得潜入过去再给塔上开个洞进去吧,他有点担心希芙有没有睡好,会不会食物不够,会不会到处乱跑,监狱里只有她和伊芙会不会无聊,无数的担忧从心底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他却对现状又无可奈何,如今处于危险时期,不能暴露希芙的位置,更不能让希芙跟着自己。

    他走着走着,不知为何,突然浑身一寒,就感觉是自己被什么盯上了一般,但仔细感知一下,也没有魔力波动之类的。

    “哎,本来打算就这样带着希芙走的,但没想到监狱中的传送阵给人封印了,光明正大带着希芙和莉莉丝出海也是不现实的,现在毕竟还在战争期,更何况还有一个未知的势力对龙岛虎视眈眈,看样子,不把任务做完,身为冒牌勇者接任务的我,是没法离开了的。”

    哦,陆亡还有一个很蛋疼的事情,就是他刚刚意识到自己的游艇估计已经化作灰的事实,海上打的那么刺激,一个小小的游艇怕是早就凉了,就算没凉,估计在他在监狱的期间,也被那些调皮的小龙拆成零件玩了,反正,陆亡逛了一圈龙岛的海岸,也没发现海里有个叫“船”的交通工具。

    “算了,我丈母娘是龙皇,问她要点赔款总是可以的。”陆亡对此只能叹气了。

    “不过,龙岛的环境还真是美啊。”看着面前平静的大海,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身后便是一片树林,树上长满了像是椰子一样的植物,陆亡抬手制造了一把光剑,随后朝着树一指,剑就把那颗果子切了下来,陆亡急忙跑过去接住了椰子,结果手臂咔嚓一声,椰子摔落在地,陆亡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为牧师的体质。

    伴随着黑雾闪动,陆亡尴尬地重新捡起椰子,随后用剑在上面戳了个孔。

    里面倒不是椰汁,而是一种奇怪的红色果肉,很像西瓜,但味道却不是,清淡爽口又多汁,陆亡点了点头,随后用光剑连续砍下一片这种果子,这次他学聪明了,用光系护罩拦住果子,让它一点点自由落地,再捡起来丢进储物袋里,以后给希芙和莉莉丝尝尝。

    “这个岛用来度假很不错,大海,沙滩,阳光,美食,美女额,美丽的龙娘,就是稍微冷清了点,哎,路漫漫兮修远兮,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像上个世界那样,安逸自由的生活啊,说起来,我之所以离开莉莉丝的家,就是因为当时惹了教会和先驱者吧,和平派,激进派,小小的人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顶开头上这两个盖头,抛开魔物娘和人类之间的那一丢丢奇怪的偏见,重见天日啊。”陆亡顿时觉得前路好漫长,最起码在这个世界微妙的性别比例下,这个梦想还是有点遥远的,不过要是能把上个世界的人类搬过来,说不定就可以了,不过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在海滩上布置个警戒法阵,就在这里修炼一下魔法,说起来,我把那本诅咒忘在了伊文森城,现在也只会一个吸取诅咒,厌食和怠惰诅咒都没啥用,好后悔”

    说着,他在沙子上画上几个符文,随后盘腿坐下,开始突破自己的魔力限制。

    ————

    “裁决者大人,为什么刚才,您不直接问那位勇者的名字,特征,或者是一些别的更清晰的问题呢?一个模糊的有特殊勇者去龙岛的回答,没有数量,没有特征,我们如何定位他?”狼娘看着裁决者将手上湿漉漉的拖把丢到门外后,出声问道。

    “别小看龙娘的意志力啊,如果我问的是那些一听就是出卖别人的情报的话,她估计还是不会说的。”裁决者将手上已经湿透了的手套往门外一丢,从魔物娘空间内重新拿出了一副白色的手套戴上,转身教导道“但如果说的只是模糊的信息,避免她联想到‘背叛’二字,才能让她稍微松口,我们估计是抓到了一位身份不低的龙娘,她的意志太坚定了,真是的,不然普通龙娘,早在恩赐们来之前就会说了,晃了几乎一天了,手好酸。”

    “裁决者大人,我们,真的要去传说中的龙岛吗?”狼娘站在一边,看着来回在房内踱步的裁决者,忍不住出声问道。

    “去,必须去,教皇大人说什么,我们就应该做什么!”裁决者停下了步伐,神色坚定,但却又透露出一种疲惫,那是她连续两天没有睡眠的证明“龙娘,虽然在教皇大人面前不堪一击,但对于我们而言,是完全不敢想象的强敌,哪怕是擅长战斗的骑士团长,在其巅峰时期,也怕是不敢说自己能打得赢任何一条成年龙娘,更别说如何到达岛上,我们完全没有眉目。”

    “那意思就是,我们去了,其实就等同于送”狼娘没有说下去,但话语的意思很明确了。

    “不会的,仁慈的教皇大人不会下这种必死的决策的。”裁决者顿了顿“不管怎么说,先召集一下我们总会裁判所里还留着的魔物娘,然后再向教皇大人请示”

    就在这时,裁决者的眼前,光芒渐渐汇聚在了一起

    “你,在为自己的力量而迷茫吗?”教皇的声音从光芒中响起“那,我来给你指引吧。”

    光芒化作了一根纯白色的羽毛,飘落在了裁决者的手心

    ————

    阳光洒落在龙岛上,一切又染上了一片绿色,陆亡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初生的太阳高挂天空,象征着今天又是一个平和的一天,但陆亡,却对这个平和的一天又爱又恨,希芙和伊芙在监狱内很安全,却不能长久地待下去,他恨不得现在所有的居心叵测之人排好队站在他面前一起上,好让他一锅端了早点结束这浑浑噩噩的龙岛之旅。

    “陆亡勇者,你在这边啊。”妮尔芙的声音从陆亡背后响起,随后陆亡脚边的地面突然爆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妮尔芙看着沐浴在光芒中的陆亡一愣,陆亡也跟着一愣,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撤销掉警戒法阵“额,这个是我布置的法阵,妮尔芙陛下早安啊。”

    “早,叫我陛下是不是太生分了?你都是希芙的契约勇者了,稍微换个称呼吧。”妮尔芙冲着陆亡笑笑。

    那该怎么叫?契约岳母?啊呸,虽然现在我的确和希芙是契约关系,但难不成在这个世界的契约关系就完全等于婚姻关系了吗?是这样的吗?那可就真是厉害了,神明指婚。陆亡心理吐槽道,嘴上说着“那该怎么称呼?”

    “和希芙一样,叫我母上大人吧。”妮尔芙噗嗤一笑“陆亡还很腼腆呢。”

    不,是您太开放了。陆亡很是尴尬,要知道,他都没叫莉莉娜为母上的,这个称呼对于两世孤儿的他有点陌生,而且,以后在希芙面前这么叫,很尬啊有木有。

    “啊啦,是我没注意呢,害羞的话就算了吧,那,就稍微亲近一点,先叫我妮尔芙吧。”妮尔芙看着陆亡欲言又止的样子,再次笑道。

    “嗯妮尔芙。”虽然称呼是没问题了,但陆亡总觉得自己更尴尬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的,那么正经的前辈魔物娘,以前面对莉莉娜,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只想吐槽和互相伤害,彼此之间的称呼倒变得不重要了,现在看见正经的妮尔芙,竟然不自在了起来。

    难不成,这意味着我更适合和那些轻浮的魔物娘待在一起?!陆亡想起了玉藻给自己的称号,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顿时大惊失色。

    “陆亡勇者,变成了白色?你的母亲,是变色龙娘吗?”妮尔芙问道“这样说来,和咱们龙娘,还有一丝丝血缘联系呢,真是缘分啊。”

    “不不不,我只是被自己的猜测,吓得掉色了,等会儿就会恢复了。”陆亡急忙否认道,这样的缘分太奇怪了啊喂,变色龙和龙,怎么看都是两种天差地别的生物吧,难不成这个世界还讲文字遗传学的?不魔法啊。

    “很久都没有带着这样普通的心情来海岸边了。”妮儿芙往陆亡身边的沙地上一坐,抓起一把沙子,看着它们在指缝缓缓流下“陆亡,喜欢这里吗?”

    “不讨厌吧。”陆亡回答的很诚实。

    “是因为现在岛上不安全吗?”妮儿芙懂得他话语中的委婉,于是这样问道。

    “不是,只是稍微有点冷清,没有召龙令的话,这里其实也不会有这么多龙娘来的吧。”陆亡低声道“也许龙娘身为长寿而强大的魔物娘,习惯冷清,独来独往,但我是人类,还是希望住在热闹的环境中,热闹,代表着活力和生命……”

    陆亡语气中带着一丝微微的叹息。

    “嗯,陆亡这么一说,我也挺希望希芙和伊芙能过得热闹些。”妮儿芙将手上的沙子拍干净“安心吧,我很快就能处理完岛上的事情,然后亲自送你回到陆地的。”

    “你的意思是,你还要继续留在岛上?可是我觉得,希芙和伊芙,不希望与你分开的吧。”陆亡有点奇怪。

    “没办法,我是一族的皇,虽然我也很想和伊芙希芙待在一起,但在种族大义面前,儿女情长我必须放在一边,所以,拜托你照顾好我的两位女儿了,偶尔想休息的话,能回来看望我,我就很满足了。”妮儿芙勉强挤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妮儿芙的选择,没有对错,甚至,她还很伟大,在一位优秀的母亲,和一位伟大的龙皇中,只能选择一个,无论哪个都会让她痛苦,这就是力量带来的责任,她必须去面对和承担,地球,上一个世界,这样的人也不少,每一个,都是值得尊敬的。

    也许唯一讨厌她们这种选择的,只有最爱她们的家人了……

    “我会的,一定。”陆亡只能说这句话了。

    “那我就放心了。”妮儿芙微笑着看着天空“以后啊,告诉孩子们,千万别想着当龙皇,这个位置虽然高高在上,但是却很虚伪,很辛苦。嘛,这话我只和你说,可别把这话告诉特蕾芙陛下哦。”

    “我怎么会打小报告呢。”陆亡微微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