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50章 对龙娘特殊拷问道具

时间:2018-03-12作者:小电流

    “好了,龙娘小姐,您一定认为我手上的是那种精神控制类的药物,比如喝了以后您就会不受控制地吐露出真话的药吧?”裁决者冲着瓦瑞拉晃了晃瓶子,一脸笑意。

    “你大可试试。”瓦瑞拉一副无所畏惧的姿态。

    “您可是龙娘,毒抗很高的,要是是这种药剂,可能一箱喝下去您也毫无反应,曼陀罗那家伙,怎么可能会给把这种药当成对龙娘专用的药呢?”裁决者拔开瓶盖,闻了一闻,只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奇怪“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曼陀罗给了我什么,我只是这样一说而已,看上去这应该是饮用类的吧,那就还请原谅我的冒犯了。”

    说着,裁决者将瓶口对准了瓦瑞拉的嘴,但瓦瑞拉的嘴又没有被固定张开,于是她猛地一甩头,瓶子就从裁决者手上脱落,摔在了地上成了一地碎片,里面金黄色的液体也撒了一地,但奇怪的是,液体很快就挥发成了金黄色的雾气,一片清香在屋子内飘散了开来。

    “”裁决者看着一地碎片,显然是有点懊悔,忘了把瓦瑞拉的嘴固定住再灌药了,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药,香水?不像啊,罢了,有没有药都一样吧,反正她早就有自己的方法来拷问瓦瑞拉了。

    随后她重新定了定神,抬起了头看向了瓦瑞拉,令她惊讶的是,瓦瑞拉此刻满脸通红,一对金色的眸子变得迷茫起来,浑身不自觉的扭动抽搐着,呼吸沉重而急促,头上的双角发出了淡淡的光芒,那是龙娘一族情绪激动时才会有的现象,背后一对没有被束缚的翅膀也在不住地颤抖,不仅如此,裁决者还闻到了她的身上还散发出了和那瓶药一样的香气,只不过瓦瑞拉身上的更加浓郁就是了。

    “不愧是曼陀罗,她早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么,真是的,明明只是个药剂师,那么聪明可不太好。”裁决者无奈地一笑,随后从虚空中的魔物娘空间内,摸出了新的一堆道具,堆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只见这些道具一半以上都是长条形的,有几个还是在不断震动的,而且所有的东西,还很奇怪地被神秘力量打上了马赛克。

    “那么,这位龙娘小姐,现在您是什么感觉?这就是你们龙娘一族的弱点了吧,您一看就是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配偶的,或者说最近没有发泄过吧,散发的气味好浓郁啊。”裁决者的脸色平静,似乎是没有收到任何影响,随后她拔出了腰间的剑,剑尖空中迅速划过,瓦瑞拉身上由元素凝结而成的衣服就崩碎了开来,不仅如此,连护身鳞片不知为何都消失了,整副身躯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而这时,高超的捆绑技巧也把她良好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至于是什么绑法,大家心知肚明。

    “真是可惜啊,这里暂时还没有人类男性哦~哼哼,回答我刚刚的小问题的话,我就帮你一把,如何?”裁决者晃动着手上的马赛克物体。

    “呸”瓦瑞拉使劲抵抗者身体上传来的异样感觉,只不过这句话却带着丝丝颤音,而且声音也变得没那么有力果断,还带着几分娇弱。

    “那这位龙娘,我可是裁决者,这种的技巧,可是数一数二的,在这样的‘刑讯’下,不知道您还能不能撑住呢?”她缓缓地把手上的道具伸向了坚决的脸上,却隐隐带着一丝渴望的瓦瑞拉

    ————自主和谐,净化荧屏,世界和平~

    “哈啊~再再快一点”大半天后,瓦瑞拉的理智彻底在感官的刺激下泯灭了。

    “哎嘿~龙娘不愧是龙娘,竟然还那么有力气。”裁决者的手突然停了下来,随后看向了地上一滩水渍,啧了啧“都这样了,却还不肯说吗?”

    “呜不要停”瓦瑞拉略带恳求道。

    “你说我就继续呀~”裁决者诱惑道。

    “呜我我是不会”瓦瑞拉每每听到这句话后,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咬紧了牙关,浑身颤抖着,可就是不肯说。

    “明明都这样了,却还坚持着不肯说,真是可怕的顽强啊。”裁决者叹了口气,随后继续着瓦瑞拉“呐,胜负很快就会揭晓的”

    “哈啊~”羞耻的声音响彻了小屋。

    ————继续自主和谐。

    “大人,安照您的吩咐,恩赐们带来了额,您这是?”又过了一会儿,屋子的大门缓缓打开了,那只狼娘身子也微微颤抖着,像是在忍受什么似的,带着一些浑身上了枷锁的,一脸麻木的,身着单薄的勇者走了进来,原来勇者就是她们口中的恩赐。

    看到屋子内百合花开的一幕,不,是已经略带鬼畜的一幕后,那只狼娘都没敢多看一眼已经需要完全打码的瓦瑞拉了,只是看向了衣衫竟然依旧整齐,只是浑身几乎湿透了的裁决者,愣了一会儿以后,才接着开口道“裁决者大人,您喜欢这样的玩法的么”

    “什么叫玩啊,这是审讯啦,学着点,龙娘虽然不怕刀剑加身,但是这种比起别的种族更大的**,才是她们可以利用的弱点。”裁决者再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那已经说不出话的瓦瑞拉“看到那些勇者了吗?没错~如果你说的话,就让他们来服侍您哦,活生生的勇者,可比这些道具来的更有感觉吧?”

    “哈啊~哈啊~”这一次,瓦瑞拉看向了门口那些勇者,大脑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法思考了,纯粹的交尾本能和对龙娘一族的忠诚在这一刻起打成了平手,她比较还是一条没有伴侣的龙娘,对于这种事情,她完全抵抗不了,之前在龙岛压抑太久了,现在更是如洪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勇者们,如果你们能让这位龙娘说出龙岛上有没有一些特殊的勇者拜访的事情的话,我就放你们走,以契约为证,如何?”裁决者笑了笑,转身看向了那些勇者。

    “”勇者们也沉默了,他们本来就已经失去了自由的渴望,如今一束光明就在他们面前,虽然很可能是欺骗,但万一是真的呢?总比永远的被囚禁在这里,身不由己地,每天就是和魔物娘们交尾来的要好吧,但听面前这位魔物娘的意思,也许他们换取自由的条件,就是套出一名其他的勇者的踪迹,言下之意,就是牺牲一名其他对教会更有吸引力,也就是说人类中更强的勇者,简称出卖。

    “机会,只有一次。”裁决者的面前浮现出契约的光芒“我承诺,如果你们能用任何手段让这位龙娘说出情报,我以生命和灵魂起誓,放你们自由的离开教会,你们的意见呢?”

    “”勇者们低着头,依旧是沉默着,看得出,他们的脸上有挣扎的痕迹。

    “呵呵,反正勇者又不是只有你们,不愿意的话,那我大可换一批”裁决者冷笑一声,一副要让狼娘换人的姿态。

    “等等,我愿意”

    契约上多了一个名字……

    一位勇者答应后,其他勇者内心的坚持也随着倒塌了

    至于怎么套话,看着面前这幅模样的龙娘,看着之前这位猫娘所做的事情,这些勇者自然是知道如何利用他们的优势的,只是这次,他们主动而已,但既然已经出卖了灵魂,些许尊严,又有何妨呢?

    ————

    “再来~我还要更多”

    “唔,等等,这位魔物娘小姐,放,放过”最后一位勇者突然清醒了过来,之前四周浓郁的香气让他们在放开心神的一瞬间就迷失了自我,不由自主地与瓦瑞拉交尾起来,但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不停流逝,身体已经开始冰冷时,才猛地醒悟过来。

    瓦瑞拉浑身一颤,随后平静了下来,她浑浊的眼神渐渐变得清澈起来,但那位勇者则是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气。

    龙族秘法中,在交尾时榨干勇者,吸取他们的生命力和魔力来回复自己的,也不是没有,而瓦瑞拉作为龙娘一族的精英,虽然没有自己的配偶,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不会这种秘法。

    此刻,她身上的伤势完全恢复了,魔力和体力也恢复到了巅峰时期,但奇怪的是,她依旧无法挣脱束缚。

    “力量回来了,只是,我出卖了龙族”瓦瑞拉懊恼着,回想起之前自己屈辱的屈服,心理有一种事后抽根烟的懊悔感,为什么当时自己就没忍住呢?

    “哈哈,这位龙娘小姐果然没有让我看错,勇者们啊,我也算是放过你们了哦,只是,你们自己走不出去而已。”裁决者看着一地勇者们的尸体,微笑地拍了拍手,随后把瓦瑞拉身上的道具全部拿了下来,丢在了地上“好了,作为约定,我放你走,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清醒了呢,整整6名优秀勇者的全部都被吸干,果然不愧是龙娘呢。”

    “是想让我和他们一样,以尸体的形式出去吧。”瓦瑞拉脸上还带着兴奋的潮红,连续深呼吸让自己稍微平静一些后,语气重新变得冷漠起来。

    “怎么会呢,这些勇者就当是情报的交换费,以及让您受惊的赔偿费了。一些无用的勇者而已,您能喜欢的话就再好不过了,只不过现在得让您稍微睡一会儿,醒来后,您就在外面了,冕下,还请您帮一下忙。”裁决者向着空气说道。

    瓦瑞拉心中一惊,她难道不是这里的最高领导吗?但这也是她最后一个意识了。

    不久后,瓦瑞拉发现自己在一个阴暗的洞窟里醒了过来,她捏了捏自己的脸,痛感让她确定这里不是天堂或者地狱后,她用魔力重新塑造了衣服,鳞片也由于发情期的度过而回来了,她缓步走出了洞窟,面前却是一片山岭。

    “这里是大陆?”瓦瑞拉看着湛蓝的天空,光秃秃的石头山脉,感受着心中与龙岛那微弱无比的联系,心中十分震惊,自己已经离龙岛那么远了,那么也就意味着,这里确实是大陆上的某一地,那个名叫裁决者的猫娘,没有杀自己?

    自己也仅仅说了岛上来了位很奇异的勇者而已,而且也没说他的名字叫陆亡,更没有透露半点关于龙娘的信息,自己这究竟算不算叛族呢?瓦瑞拉心中很是纠结,决定要当着妮尔芙的面请罪,即使是被判叛族,即使是真正地被关进永恒监狱,她也心甘情愿。

    不过,在此之前,不知为何,那猫娘说的话让她有点在意

    难得来到了大陆,不去探索一下吗?龙娘的冒险之血,蠢蠢欲动了起来陛下已经恢复了力量,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的吧我太弱了,只能给陛下添麻烦,不如先游历一番,和古兰娜尔芙那样变强一些,才有资格做陛下的护卫。

    “发个讯息给陛下吧”她拔下自己额头上的鳞片,随后鳞片化作一道光芒,飞向了遥远的南方,那是龙岛的方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