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49章 瓦瑞拉奇遇记

时间:2018-03-12作者:小电流

    我叫瓦瑞拉,是一只魔物娘中,作为最顶级种族的龙娘。

    省略掉一些次要的东西,在与神奇的陆亡勇者分别后,从龙崖飞出的我,准备前往海岸边支援同胞和妮尔芙陛下。

    说起来,陆亡与其他勇者带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不仅仅是力量的强大,还有着奇怪的思想,把永恒监狱当做是避难所的生物,真的是人类的胆量能做到的吗?哦,还有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虽然表面上他是个很热情很友好,很有勇者的无私精神的勇者,但不知为何,总感觉他有着一股很违和的冰冷感。

    嘛,虽然那样的勇者作为配偶也不错,但还是不要和希芙殿下抢了吧,妮尔芙陛下对我恩情似海,虽然掠夺是咱们龙娘的天性,但是毕竟是妮尔芙陛下的女儿的契约勇者,还救了我一命,就这样当做是挚友吧,嗯,他也算是我的第一位异性挚友啊。

    奇怪?为什么明明看上去海岸就在眼前,可是都飞了那么久,却依旧还是离我那么远呢?

    天空的太阳怎么渐渐变成了白色的十字架,头好晕,哈啊,睡一会儿吧不对!我现在应该是在空中才对,而且陛下还等着我去支援,我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疲惫感?不好,肯定是中了埋伏,但这明明是在龙岛上,凤凰娘们也应该被同胞们拖住了才对,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人光天化日之下潜入龙岛,目标竟然是大家都以为已经死了的我么?那么这就意味着,陆亡勇者的计划暴露了,还有其他人知道

    随后,瓦瑞拉眼前一黑,径直从空中掉落了下去,一个裂缝从她身下打开,将她的身子吞入。

    “死的力量?”伴随着这句略带着疑问的话语,瓦瑞拉脚腕上的一个淡淡的黑色印记,在白光的照耀下化作了一丝丝黑气,随后就在空中消融了

    ————

    不知过了多久,瓦瑞拉缓缓睁开了眼睛,她回想起刚刚昏厥前发生的事情,这些事在她脑袋中有如轰鸣一声,让她一下子全部清醒过来,随后猛地用力,却发现自己似乎是被绑在了空中,浑身的魔力完全没有动静,而且四肢酥软,一点劲儿也使不出来,中毒?不,身为一名纯炼体的物理龙娘,自己的毒抗和魔抗甚至比妮尔芙陛下还高,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抓住自己当俘虏?还是审讯情报?她们难道不知道自己是龙娘吗?怎么可能会说呢!

    四周的环境倒不是想象中那阴暗可怕的地下室,墙壁也是一片洁白,没有斑斑的狰狞血迹,四周的玻璃是彩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变成各种颜色,就和在室内摆了一个彩虹一般漂亮,这样漂亮的房子,瓦瑞拉总觉得自己应该在书上读到过,却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过了一会儿,房子那木质的棕色大们缓缓打开,一只佩戴着长剑,穿着刻有白色十字架的披肩的猫娘,带着一只微笑着,露出了满口锐利尖牙的狼娘走了进来。

    “不说点什么吗?”狼娘上前一步,她的脸正好与吊在房顶上的瓦瑞拉相持平。

    “哼。”瓦瑞拉哼了一声,什么都不说,既然被抓住了,那么问出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这种问题,对她而言是不存在的,反正一旦被抓,结局么,要么杀了她,要么放了她,既然这样,她说与不说都没啥区别。

    “脾气还挺倔,这位高贵的龙小姐,大人把你请来,可不是为了请你过来喝茶做客的。”狼娘看着一脸不配合的瓦瑞拉,从旁边搬了一张长桌放到瓦瑞拉的面前,随后从身上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个寒光四射的刑具,镊子,尖锐的长针,无数的刑具让人看着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对此,瓦瑞拉一言不发,反而还轻蔑的笑了一声,她总算是说话了“省点功夫吧,我可是龙娘,你可知道魔物娘面对刑具,还从来没有一个叛徒的种族,是哪一支吗?”

    “从今天起,这个记录就会被打破了。”狼娘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拿起了桌上的一把小剪刀,剪刀尖戳向了瓦瑞拉的脸颊。

    对此,瓦瑞拉依旧没什么反应,冷冷地看着剪刀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甚至都能感受到从刀刃上传来的一丝冰凉感和刺痛感。

    只是剧烈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只见狼娘一脸不满地将剪刀放回了桌上。

    “怎么,一群懦弱的魔物娘,连给我上刑都不敢吗?”瓦瑞拉见状大笑起来“来试试看啊,看看你能不能打破我族的这个记录?虽然屈辱地成为了全族历史上第5只被俘的龙娘,但我绝对不会成为第一只面对酷刑而屈服的龙娘。”

    “的确,你们龙娘一族,确实是最坚毅的种族。”那只猫娘淡淡开口道“我早说了,这种小威胁最多吓吓那些普通魔物娘和人类,真正的强者,不会因为区区威胁就屈服的。”

    “大人,至少让我先试试”那位狼娘语气很不甘心,但依旧对那只猫娘毕恭毕敬。

    “试试?呵呵。”猫娘微微一笑,挥了挥手“退下去吧,在我身边再学几年,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试了,记住,不是我不让你试,而是我不想失去一位得力助手,懂了吗?”

    “属下愚钝,没明白大人的话语。”狼娘一脸的疑惑。

    “以后你就会明白了,这种事情,要用合理的方法来,你先下去吧,顺便帮我去找一下曼陀罗,就说问她借两只对龙娘的特效药。”猫娘如此说着。

    “是。”狼娘收起了桌上的一排冒着寒光的道具,果断地退下了。

    “好了,在她回来之前,咱们可以先聊聊,这位尊贵的龙娘小姐。”猫娘搬了张椅子,很自然地坐了下来,抬头看着吊在空中,闭着眼睛一副不想搭理她的瓦瑞拉“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没有自己的名字,但你可以叫我裁决者,大家都这么叫我。”

    “裁决者?”瓦瑞拉睁开了金色的眸子“这个称呼,有点耳熟。”

    “您想必是很久没有出过龙岛了吧。”裁决者轻轻一笑“那正好,这次事情结束后,您大可趁机在外游历一段时间,毕竟这里已经不是龙岛上了。”

    “什么?”瓦瑞拉虽然早有猜测,但真等听到了事实时,还是难免有些震惊,把一只强大的龙娘从龙岛上直接传送到大陆,首先就要布置一个很强大的传送阵才是,但这样的传送阵,没理由不会被其他龙娘发现,更何况,这样的传送阵本身,就需要很高的技术搭建。

    “没错,您确实已经在大陆上了,但不必担心,我们只是问个话,就立刻让您自由,毕竟,杀了您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还容易招致龙娘一族的报复。”裁决者接着微笑道“那么,不知您尊姓大名?”

    “”瓦瑞拉沉默着,没打算回答,不知道名字就抓了自己,看来只是碰巧而已,但也可能对方是在诈自己,总之,她咬定了牙,打死不说就行。

    “不说的话也没有关系,其实,我们就是想问您一件事,最近,你们的龙岛上,有没有一些特殊的勇者来拜访?或者说,有没有一些稀有强大的勇者?”裁决者见瓦瑞拉不出声了,便没有追问,而是换了个问题。

    “我说过,我不会说任何的事情的。”瓦瑞拉冷冷地回答道“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现在你们对我而言可是敌人。”

    “也是哦,可是我又不敢替您松绑,毕竟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猫娘的耳朵耷拉下来,一副很失落的表情,随后她自言自语道“这种小事也不肯说啊,哎,果然事情和龙娘扯上关系,就很麻烦了,可是冕下的任务必须要完成,实在是想不出那个完全没有任何信息的勇者会去哪里了,或者说那位名字叫古晓然的勇者的位置,虽然很有可能在前往狐族的城的路上,但那边实在是没法渗透人手了,只能去看看龙岛和凤岛上有什么珍品了,但愿能找到冕下喜欢的。”

    “对了,干脆这么和您说吧,其实我们也抓了一只你们的邻居凤凰娘的,人家就很配合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再通过契约确认无误后,咱们就已经放她走了。”裁决者抬起头,对着瓦瑞拉说道。

    “哦?你们还抓了只凤凰娘啊,你怎么不说抓了魔王回来啊?你以为这样的谎话我就会信吗?”瓦瑞拉不屑道。

    “不信的话,我可以和你签订一份契约。”裁决者站了起来,对着瓦瑞拉说道“契约是最公平无私的存在了,如果龙小姐您不相信我,又想要自由的话,现在和我一起向契约起誓如何?”

    瓦瑞拉有点错愕,的确,向契约起誓的话,如果得到了那神秘的存在——契约的保障,也确实不必担心对方会毁约,但有些利用契约钻空子的事情也是有的,比如“我不杀你,但不代表我朋友不杀你呀。”“我放了你,但没说放的是死的活的啊。”这样的事情。

    但只要避免这些语言陷阱,契约还是很可靠的。

    “不,谁知道你们有什么诡计,我宁可死,也不愿意冒着哪怕一万分之一的风险出卖我族。”瓦瑞拉一口回绝了。

    “这样么不愧是龙娘。”猫娘重新耷拉着耳朵坐了下来,随后不说话了。

    双方都沉默不语,整座屋子一下子变得寂静起来,直到一声“大人,您要的额,药来了。”打破了这份沉默。只见那只狼娘手里拿着一个装有金黄色液体的瓶子走了进来,浑身紧绷,一副小心翼翼,生怕没拿稳而打碎的样子。

    “嗯,交给我,然后你就关上门出去吧,明天这个时候,带上几位恩赐过来就好。”裁决者接过了小瓶子,只是稍微看了看后,便抬起头看向了那只狼娘。

    “额,大人,您确定是拿恩赐?”这次狼娘没有直接离去,而是面色奇怪,再次问了一遍。

    “没错,挑一些品质稍微好一点的,毕竟不能亏待客人,人家可是高贵的龙娘,自然要一些稍微能符合身份的,不是吗?”裁决者点了点头“就从大祭司和团长的私藏里拿就行了,就说是我要的,不会有其他人敢不给的吧?”

    “行”狼娘一脸迷惑地,心不在焉地走了出去,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退了回来,带上了门。

    精神控制的药么?瓦瑞拉看着他手上的小瓶子,心里期盼着自己的毒抗性能帮助自己度过一劫。

    “祖龙大人,庇佑您的子孙吧。”她虔诚地祈祷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