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48章 纯白色的幕布

时间:2018-03-02作者:小电流

    由于被勾起了心事,特蕾芙之后在会议上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妮尔芙不愧是现任龙皇,果断接手了特蕾芙的盘,重新展开了新一轮关于下一次战争准备的议论话题,甚至提到了有关出现在战场上的奇异魔物娘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着下面龙娘的描述和妮尔芙的描述(之前陆亡没见过,每次去战场要么打完了,要么也只剩下凤凰娘和龙娘了,没见到那个奇异的魔物娘),什么镰刀状的手臂,腿上有刺,头上也有刺,浑身纤细速度敏捷等等特征,让陆亡突然想起了这些似乎自己在永恒监狱中的一个“死亡仆从”,那个被他怀疑是接骨后的魔物娘的骨架很像啊。

    不会,有什么联系的吧?陆亡用这样无力的话语尝试说服自己,但后来还是没法把它说成是个巧合。

    因为陆亡觉得很奇怪,按理说这个新品种魔物娘应该是大家都没见过的,甚至是一点不熟悉的,包括妮尔芙和特蕾芙在内的在场所有龙娘,对这个奇异而强大的魔物娘毫无见闻,但这样的奇异种,虽然并不是和描述的完全相同,但颇有几分神似的尸体骨架,明明就躺在永恒监狱的牢房中。

    永恒监狱,按照瓦瑞拉的说法,应该是关押重罪犯的地方,一般而言,里面的罪犯都是那种被抓到后直接公开审判,以此展现龙娘一族不可侵犯的威严才是,那么,大家也至少对监狱里的魔物娘有所耳闻才对,可明明在监狱里,大家却都不知道,这就很奇怪了,总不见得是自己跑进去的吧,那么就是有龙娘偷偷把它丢进去了?陆亡不太清楚,人生地不熟的,也许人家龙娘有自己特别的习性,也许永恒监狱里的犯人也不是公开处刑的。

    对了,说起来,瓦瑞拉呢?陆亡发现自己一路上,貌似没有发现她,奇了怪了,明明之前把自己丢在龙崖,说是要去支援妮尔芙,但自己都带着妮尔芙逛了一圈龙岛了,愣是没见到瓦瑞拉,最扯淡的是,这边大会上应该聚集了所有能来的龙娘才是,身为对妮尔芙忠心耿耿地侍卫,没理由翘课啊。

    可,打死陆亡都不信她被截了,难不成对方又在龙岛上截了她?上一次是三位长老联手,这一次凤凰娘一族没那么多力量去悄无声息地刺杀她,那个神神秘秘的势力的主力么也在妮尔芙那边见到了吧,自己在瓦瑞拉身上留下的印记也没有发出警告,说明不是遇袭了才是

    陆亡身为一个谨慎的人,自然是在瓦瑞拉抓着他飞时,偷偷给她留下了一个自己专属的,死亡之力追踪印记,一旦瓦瑞拉被庞大魔力笼罩,这个印记就会迅速让那个魔力“死亡”,并且传递给陆亡位置信息。

    可现在没有反应等等!陆亡一愣,再一感应,喵的,哪里还有什么印记的感应啊,那一抹死亡之力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不明不白死翘翘了,愣是一点点感觉都没给自己传过来不是吧?哪怕是一击把可怜的瓦瑞拉打成灰灰,也不可能不触发印记的啊!瓦瑞拉的死亡按理来说也会让印记触发,但突然消失是怎么一回事啊!难不成,有人发现并破除了自己的死亡印记?

    陆亡心头有种很不妙的预感。

    ————

    陆亡踏上旅途一周后的伊文森城,今天依旧是一片祥和,自从陆亡和莉莉丝走了以后,莉莉娜便如同勇者一般,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就学会了一个神奇的技能,它的名字叫——自力更生。

    “呜~我好想莉莉丝”莉莉娜如此抱怨着,用手拧干了手上湿漉漉的衣物,然后说出了下半句“帮我做家务~”

    说着,她把手上洗干净的衣服套上了竹竿,随后几只蝙蝠托起了竹竿,把它抬到了阳台上晾好。

    “呼啊~”莉莉娜伸了个懒腰“魔王城那边给的奖金,足以让我舒舒服服地过上几年了,哈啊~刚刚做完家务好累啊,稍微休息一下,阳光那么好,正适合午睡,躺在阳台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吧,可惜了,没有勇者陪睡的说,要是陆亡勇者在就好了,让贴心的莉莉丝借她的勇者给我陪睡,该有多好啊~”

    毫无节操的莉莉娜就这样躺在了阳台的躺椅上,一边幻想着粉色的白日梦,一边享受着生活“嗯~算算时日,如果莉莉丝进展顺利的话,说不定已经有孩子了,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莉莉娜自说自话地陷入了奇怪的幻想中。

    “嗯?不对!”5分钟后,莉莉娜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地一睁眼,瞳孔一瞬间变成了金色,只见虽然周围的环境依旧和原来无二,但仔细看去,整座房子像是被一层透明的薄膜所笼罩住了一般,与外界完全隔离了开来,无论是声音,阳光的温暖,还是空气中的元素,仿佛全部和这片空间断绝了关系。

    “呵呵,查的好快啊,果然逃不过这一劫的么。”莉莉娜这样说着,再次闭上眼睛躺了下来,随后浑身传来的的沉重感与束缚感,让她微微睁开眼睛,释然一笑,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少女,一位让人第一眼看上去,便会惊呼是神明造物般完美无缺的少女。

    少女穿着一身纯白色的修女袍,这件袍子却不如同别的教会魔物娘一般暴露,反而是将她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胸口处的银色十字架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背后的光翼自由地舒展开来,虽然无风,光翼却在空气中飘荡着。她面无表情地用一双独特的,粉色的眸子,俯看着躺椅上的莉莉娜,玉唇微张,犹如天籁般清脆的声音荡漾在这小小的阳台上“将安瑞莉拉杀死的勇者,在哪里?”

    “想不到啊,百年足不出户的您,还亲自为了一个小小的勇者过来了一趟。几十年前,我就该死在你手上了,如今我的力量既然没法替她报仇,那就只能是当还了这个债,既然如此,你觉得早有死志的我,还会告诉你任何信息吗?”莉莉娜看着那个少女,突然噗嗤一声笑了,明明知道自己要死了,但不知为何,就是想笑,突然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啊“况且,我说是我杀的,你信吗?”

    “”少女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莉莉娜,莉莉娜也一脸微笑的看着那位少女,一副将生死置于度外的表情。

    她自觉没有活路,甚至还对少女说了一句“原来那被称为与神明最接近的教皇,也不是无所不知的啊,呵呵,这幅急切的样子,配上您的名声,甚至还有几分好笑。”

    “好笑么”少女将手贴在了莉莉娜的额头上,她的双眼中,一丝粉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莉莉娜的双眼一瞬间浑浊了起来,她仿佛置身于另一片空间,而空间中全是各色的一丝不挂的勇者,她身处于这些勇者中,却怎么样都抓不到任何一个,身为魔物娘的她,加上之前也因为寂寞的胡思乱想,导致她心中那最原始的渴望被勾起了,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对她说“只要你说出那位勇者在哪里,这里的勇者,你可以尽情的享用,直至永远”

    这个声音一定是正确的,只要说了,就能和那些勇者交尾了意识朦胧地莉莉娜不知为何突然就对这一点很肯定,她此刻满脑子都是些不好的画面,而且浑身也炽热无比,梦境里的抵抗力非常的低,她已经忍不住了,莉莉丝的话,肯定能逃脱的吧,既然这样,说一点的话,也没关系吧,只是稍微莉莉娜就这样说出了一个“西”字后,体内魔力的自动爆发让她突然清醒了一瞬,浑身的燥热感消退了,她立刻咬破了自己的舌尖,疼痛和血液的味道,让她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她用尽一切的力量想要抵抗这股诱惑着她的力量,眼前的景色光幻迷离,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呜,我是,不会说的”她奋力地在这幻境中挣扎着。

    但下一刻,她又回到了现实,之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般,她惊慌地向四周看去,哪还有什么结界?虫鸣声不绝于耳,而之前明明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也早已不见,更别说自己身上的压力感了。

    精神也没有一丝疲惫,按理说,这种对于精神控制技能的抵抗,多多少少会让人产生精神疲劳的才是,这种舒适平和的感觉,让莉莉娜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夜有所思,日有所梦,刚刚是自己做梦吓自己了?

    “大概是梦吧,毕竟如果真的是她来了,我哪还有命啊。”说着,她倒是一副坦然的样子,就这样再次闭上眼睛睡了,反正打不过人家,不如趁着人家还没来干掉自己,多享受会儿魔生才是“再说了,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教皇,就算是幻境神马的,怎么可能是那种令人心驰神往的后宫幻境呢?那么圣洁而冷血的教皇,怎么可能会用这种和魅魔一样下流的幻境啊,果然是我积攒太多压力和寂寞,导致做梦时想多了,嗯要不明天去城里的人类区去找两个人类男性享受一把,就当是放松一下吧~”

    “西”淡淡的声音在一处辉煌的大教堂内回荡着

    “教皇大人,有什么吩咐?”教堂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位猫娘虔诚地低头一步步走进,随后对着那背对着她的圣洁身影单膝跪下。

    “裁决者,接替瓦尔基里和安瑞莉拉的位置,接手她们的人手,打探一下伊文森的西面的消息。”少女的声音幽幽响起。

    “遵命!”猫娘起身鞠了一躬后,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了教堂的大门。

    大门突然缓缓地自动关上了,将悦耳的祈祷声音留在了教堂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