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47章 玛格丽特的宽容

时间:2018-03-02作者:小电流

    “祖龙之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个词陆亡已经很不陌生了,不如说,他最近一直听到这个词,凤凰娘之所以打过来的借口,也是因为想抢这个,而如今玛格丽特又提到了这个东西,让陆亡嗅到了几分任务道具的意味。

    但关他何事?他又不想抢这个东西,也不懂这个东西的用法,在他看来,这祖龙之源就像是家园创造石一样,埋在一个岛上,就能创造出一片仙境之岛,如果陆亡是上一世那种追寻魔法本源的大魔导师,也许会对这玩意儿感兴趣,想要拿它造一座传说中的永动魔法塔来玩玩,但他现在只是一个牧师,姑且想着以后就这样安安静静开一家异世界医馆,难不成咱们的医馆还开成一座岛那么夸张的吗?

    话说,这个世界的魔物娘生命力那么顽强,看那些龙娘身上的伤势,放在上一世的强者身上,也早就一首凉凉送上去了,压根就撑不到见牧师的好不?可人家就和植物光合作用一样神奇,只需要魔力和体力,就能很快恢复。而人类勇者各个都有自愈的那叫“调息”的技能,医馆似乎没啥用?

    年轻的陆亡感觉自己璀璨的梦想又蒙上了一层来自异世界恶意的尘埃。

    “祖龙之源?可我们并不能使用祖龙留下的力量。”特蕾芙听到这个词后一愣,随即也面带失望的摇了摇头“以前也有过许多这样的例子的吧,我想巫女大人也应该知道,强行使用祖龙之源中的力量,虽然的确可以让我们得到‘返祖’的效果,但相应的,我们会因为反噬而失去理智”

    特蕾芙说这句话时面色有点黯淡,她到现在都还记得,还是她在位之时,曾经有龙娘误入了祖地,不知为何绕开了禁制,接触到了祖龙之源。

    最后,没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知道她变成了巨龙本尊,失去了理智疯狂地破坏周围的一切,特蕾芙身为龙皇,不得不亲自了解这个已经被视作为敌人的,前不久还是伙伴的龙娘,还记得,那只龙娘与特蕾芙打的势均力敌时,如同回光返照般的一瞬间清醒下,泪流满面地恳求自己杀了她时的表情。

    一个个名叫“身为龙皇”“保护岛屿”“守护同族”的责任,推动了当时的特蕾芙发动了魔法,血,溅满了她的身躯。

    特蕾芙如梦初醒般猛地摇了摇头,想把这段痛苦回忆给抛到脑海外,却总是有点挥之不去的意味。

    还记得在那之后,特蕾芙就开始着手重点培养起了妮尔芙,她完全把妮尔芙当做了是一位现任龙皇作为要求来培养,她灌注了全部的心血在妮尔芙身上,将自己所会的一切,所能教的一切都教给了她,其中,她对妮尔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记住,身为龙皇,我希望你不要像我一样。妮尔芙,记住,宁可让自己的血流到同伴的手上,也不要让无辜的同伴的血,溅在你的手上,这是我对你未来成为合格的皇的,最重要的要求

    特蕾芙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当时那么爽快的退位龙皇,究竟是纯粹想要布局,还是自己内心深处,觉得一双沾满了同族血液的手,不适合再触碰那个龙族领袖的椅子了,总之,她终究是退位了,怀着这样的疑惑退位,最终不了了之。

    多年过去了,时间也许真的能冲淡一切,如今的特蕾芙,将这个秘密深深埋藏起来了,她一心只想着回到龙岛振兴龙族,回到龙岛拯救妮尔芙,却不曾想,今天,祖龙之源中的力量,也许就要再次被使用了。

    她应该是一口回绝的,拒绝地像昔日在位时一样,毋庸置疑,也无人敢于质疑,但这是玛格丽特——现任的龙巫女提出的意见。

    “特蕾芙陛下,妾身已经找到了前任巫女留下的记载,找到了祖龙之源的真正用法,找到了祖龙大人留给我们复兴的契机,并不会再发生那种令人遗憾的事情了,特蕾芙陛下,您体内的龙皇之力还在,妾身知道的,正因为妾身知道,所以妾身来了。”玛格丽特微微鞠躬,如是道“凤凰娘一族的威胁日益增大,我们这次虽然挡住了她们的进攻,却也损失惨重,就连我们的荣耀古兰娜尔芙,都已经重伤了吧,我不想再看见孩子们为了守护家园而受伤流血了,正因为缺少了力量,她们才会选择牺牲。身为巫女,我不能再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请您与我联手,打开祖龙大人留下的‘门’,用那份无敌的力量,来将一切敢于冒犯我族的魔物娘,消灭殆尽。”说到龙娘为了保护龙岛牺牲时,玛格丽特原本慈爱的脸上,出现了几分愤怒。

    特蕾芙一惊,玛格丽特竟然知道了古兰娜尔芙的事情,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中犹豫了,为了种族的复兴,她应该听从玛格丽特的意见,祖龙之源毕竟是祖龙留下的,祖龙没有理由会用自己的东西来残害后族才是,也许失去理智,只是个例,或者是使用方法的确不对,而祖龙之源,这份祖龙遗产按理来说,龙巫女一脉身为将全身心献给龙族和祖龙的一脉,对它更熟悉才是

    但特蕾芙不得不承认,她动了私心,她,怕了

    “龙巫女大人,也许,我们有别的方法。”特蕾芙轻轻摇了摇头“正如巫女大人所见,即使没有祖龙之源,我与你,也可以做到本尊自由显现,也许只是修炼和传承出现了些偏差,我身为一名大人,必定会找出为了孩子们的解决方法的,祖龙之源的风险,不仅是上一次,再之前也有使用失败的记载”

    “特蕾芙陛下,妾身很不明白,昔日的您,可不会说出这种不符合我族性情的,代表着退缩和懦弱的话语。”玛格丽特的脸上写满了疑惑“您愿意为了守护家园而自我牺牲,愿意不与同族冲突而放弃一切,您曾是妾身心目中的榜样,但就是这样的您,在面对祖龙大人留下来的力量前,为什么反而退缩了呢?明明有着可以不再让孩子们受伤流血的方法,明明有着让我们重回辉煌,没有魔物娘敢于冒犯我们的时代的方式,怕冒险?我们龙娘一族的字典上,有过‘怕’这个字吗?还是说,特蕾芙陛下不信任妾身?”

    “”特蕾芙无话可说,她没有任何反驳玛格丽特的话语,玛格丽特是龙娘一族的巫女,其对于龙娘一族的衷心,是契约见证的,如果说谁都可能背叛同族,但玛格丽特不可能,如果她有这个念头,那么契约自然会直接斩杀她的灵魂,这听上去像是上了枷锁一般残忍,但历代龙巫女对此毫无怨言,甚至觉得这样挺好,可以以此证明她们的赤诚。玛格丽特说她敬佩特蕾芙?特蕾芙又何尝不尊敬玛格丽特呢?只是,这就如同心里阴影一般,没有人知道特蕾芙在杀死那条龙娘时,究竟有多么绝望,就像是自己为了责任,必须亲手了结一个善待自己的亲人一般绝望和无助。

    “妾身理解了,特蕾芙陛下。”玛格丽特看见了特蕾芙眼神中的动摇,她没有责备,甚至也没有叹气和失望,而是展开翅膀,一脸安慰地飞到了特蕾芙身边,摸了摸她头上的角“昔日那件事的发生,不能责怪您,在龙皇之前,特蕾芙陛下也只是一只龙娘,在龙娘的骄傲和责任之前,你也是一只魔物娘而已,魔物娘应该要有感情,忽视感情而强迫您,是妾身的错。妾身不该提起这件事的那么,妾身相信陛下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说着,玛格丽特似乎是放弃了一般,又像是包容了特蕾芙的为难一般,准备离去了,随后她顿了一下,最后问了一句“特蕾芙陛下,能问您借点血液吗?既然也许是传承的问题,那么,妾身也想从另一个角度去探索让我族重新恢复的方法,不能把一切都推给您不是吗?毕竟,我好歹也是龙巫女,虽然管理事务方面帮不上您,但对于研究和远古知识,我还是想有所贡献。”

    “当然可以。”特蕾芙毫不犹豫地划破了自己的手臂,随后银色的血液从她皮肤中渗出,缓缓在空中凝聚成皮球大小的一团后,飞到了玛格丽特的身边。

    玛格丽特朝着特蕾芙一鞠躬表示感谢后,和一群意外地安静的龙娘们挥挥手道了别,随后就这样带着悬浮在空中的血球,缓步离去了。

    “龙巫女大人,真是一位高尚的龙娘,正如她说的一般,我不知从何时起,变得懦弱了,也许这座岛上,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大人的,也只有她了吧。”特蕾芙轻声自言自语道。

    “嗯,确实是一只性格温和的龙娘,感觉她有点像当时在莉莉丝的学院里遇到的那只负责治疗的蜘蛛娘,很温柔,很善良,但对于自己的信念却意外地坚定。”陆亡感慨道“她就像是完全为了龙娘一族而存在一般,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说过‘自己’如何。”

    “你听见了?”特蕾芙转头看向了陆亡,自己明明是很小声的才对,连旁边的妮尔芙都没有听见。

    “额,我就听见您后半句说龙巫女的好话。”陆亡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听全了。

    特蕾芙盯着陆亡看了一会儿,陆亡也神色平静,目光如水地回看着特蕾芙,表情丝毫不露一丝破绽。

    “小勇者你一直盯着我看,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特蕾芙突然开口道。

    明明是你先盯着我,我才回看你的好不!陆亡很想这么说,但他的危机意识告诉他还是别这么说为妙,也只能尬笑一声说了句“没有”后转过头去。

    玛格丽特走后,会场有点冷场。

    都看着我干吗,难不成想让我讲个笑话活跃下气氛?陆亡感觉周围龙娘再次看向了他,心里如此想着,但他还没有脱线到这种地步,于是为了避免成为一名逗逼,他很严肃地趴下装睡了。

    嗯,很严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