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43章 跟着剧情飞

时间:2018-03-02作者:小电流

    “这个,商业机密,我们做勇者的,总要有点压箱底的本事。”

    陆亡打定决心了,如果特蕾芙再逼问自己的话,那么自己立马就招了。

    没办法啊,自己要出去只能靠特蕾芙了啊,现在人家是大爷,自己只能从了啊。

    没想到特蕾芙竟然真的不问了,而是问道“瓦瑞拉,还活着?”

    “恩,我顺便救了。”陆亡点点头。

    “谢了。”没想到特蕾芙还跟陆亡道了谢,看着陆亡那仿佛太阳从西边出来一般的眼神,特蕾芙怒道“怎么,大人就不能向小孩子道谢了吗?偶尔小孩子也能帮上忙的不是吗?你这是偏见!”

    “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陆亡欲哭无泪,姑奶奶,随便你怎么说好不好,赶紧带我飞啊。

    “不过,永恒监狱,那可是魔力混乱之地,传送?”特蕾芙的眼睛死死盯着陆亡,仿佛是想看穿他有没有说谎一般。

    “厉害不?”陆亡一副很得意的表情,让特蕾芙叹了口气,低声说了句“小孩子。”后,不再追问了。

    陆亡odjob!陆亡自己给自己点了个赞。

    “不过啊,陆亡勇者,有一点,我倒是比较好奇。”特蕾芙微微一笑“希芙,没有和你说起过她母亲的事情吧?甚至希芙,都不知道她母亲的名字吧?”

    “啊,是啊?”

    “那么,你是怎么知道,她叫妮尔芙的?”特蕾芙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要知道,妮尔芙平日不怎么出去,那次偷偷出去,连龙娘内部都不清楚她去了哪里,而你,只是她女儿的契约勇者,甚至还是在她回龙岛后才有的,那么我就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陆亡觉得面前这位可真难对付,不过随后他微微一笑“不然,我还待在监狱干嘛?我既然有办法传送,自然有我的办法得到消息,比如,战争开始了。”

    “看在契约的份上,姑且相信你。”特蕾芙转过了头“那么,我要走了,你要留在这里吗?”

    “不!绝不!大佬带我飞!”陆亡等这句话等的早就不耐烦了。

    “所以说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特蕾芙叹了口气“龙娘,凤凰娘,哪一个都不是你能对付的,你还是安心留在这边吧,大人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小龙们挺可爱的,看上哪只也无所谓,我不会和希芙说的,好好陪她们玩吧。”

    说着,她就这样化作了一条银白色的巨龙,飞出了洞口。

    我x,耍我!陆亡的心里传来了破碎声,不过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

    哼哼,我早就准备好了4个闪现,以及刚刚默念的闪现,走,滴滴打龙!陆亡心念一动,出现在了银色巨龙的背上

    ————

    “我错了啊!打人不打脸!”陆亡蜷缩在洞窟内的地上,双手死死护住脸。

    特蕾芙面色通红地用脚猛踩着陆亡“混蛋,流氓,竟敢这样对我!早知道就把你煮了吃了才好!”

    虽然很想说你没穿鞋,这样踩我其实不疼,而且有种奇怪的柔软感等等!我不是变态!这幅手铐是什么情况,警察叔叔,我才是受害者啊!被摁在地上踩的人是我吗?

    “我到底做错了啥啊,让我死个明白吧。”

    特蕾芙一脚踩在陆亡头上,像是气消了一点,狠狠道“小勇者,你可知道骑在一只龙娘身上,是什么意思吗?”

    “可我是那种纯洁的骑,并不是那种骑吧,龙骑士难道不是”陆亡话还没说完,脑袋又被踩得贴在了地上。

    “哼,看样子你还不懂。等希芙长大了,你大可以骑她,算了,念在你是小孩子不懂的份上,加上你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身为大人的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走了,都怪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孩子,浪费我这么多时间。”

    要节省时间的话,你大可不打我的啊喂!感觉头上的小脚离开了,陆亡一个撑地站了起来“等等,滴滴打龙,啊呸,特蕾芙,带我一个。”

    “我说了”

    “你不带我,我就再来一次。”陆亡坚定道。

    “你想死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啊!”特蕾芙的周身出现了无数银色的光芒。

    “那,你打死我以后,能不能带着我的尸体去那边,我想被安葬在海边。”陆亡目视着远方的天空,一副深沉决绝的模样。

    “”特蕾芙实在是对这个厚脸皮的没办法,俗话说的好,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更何况是不怕死+不要脸的集合体,她轻轻叹了口气“你确定吗?你可要想好了,如果你死了,那么希芙肯定会心痛死的,我知道你的心意,但请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当赌注,要知道,你的命,可不仅仅是你自己的。”

    “恩,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去,因为我的命,不仅仅是我自己的。”陆亡用同样的话语回答道。

    “”特蕾芙看着陆亡,一言不发,随后展开了翅膀,抓住了他的肩膀,只说了一句“别乱晃。”后,带着他从洞口飞走了。

    “额,就不能骑吗?”陆亡很是遗憾,一位龙骑士的梦想就这样变得遥远了起来“可惜啊,希芙要变成巨龙,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

    “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放手吗?”特蕾芙威胁道。

    “我错了,这样挺好。”陆亡看着脚下的云雾,立刻道歉。

    “哼。”特蕾芙不满的哼了一声“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好好培养希芙,等她变成巨龙的那天,想必等等。”

    “怎么了?敌人?”陆亡心道不妙,但四周看看,还是一片安静啊。

    “我说,你该不会是打算让希芙算了。”特蕾芙不说了,带着陆亡向前飞去“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倒算是有点大人样子了,不过啊,我倒还是希望,大人越少越好,如果大人太多,这个世界可就太累了。”

    “谁知道呢?也许孩子突然有一天就变成大人了哦?”陆亡打趣道。

    “你是指,勇者被魔物娘推倒的那一天?”特蕾芙毫不犹豫地回击道“这也算是一天变成大人了不过,有些品种的魔物娘,可能要花几天。”

    “我错了,我不该聊这个的。”这一刻,陆亡回忆起了被大龄魔物娘们支配的恐惧,莉莉娜,玉藻,女王们,果然,年龄越大越污是定理,那么面前这位不知年龄的,肯定和自己也不是一个等级的,早点认输还能留住一点节操。

    “无趣。”好在特蕾芙还是有点节操的,没有就这个问题展开新的联想。

    ————

    “怎么了?刚刚不是还挺嚣张的吗?吹啊,继续吹你的风啊!”一只浑身冰蓝色的凤凰娘用冰块夹住了一只绿色的龙娘,那正是绿龙长老,冰凤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摸出了挂在脖子上的一个绿色铃铛“对了,说起来,这还是你们给咱们的好宝贝呢,怎么,连自己都没法破解的宝物,好不好笑啊。”

    “没有了风,用爪牙一样弄死你!”冰块崩碎开来,绿龙长老猛地一爪子抓向了面前的冰凤,只可惜爪子穿过了几道冰凤瞬间竖起的护体冰墙后卡在了那里,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因此动弹不得了。

    “没了风,你什么都不是,早点弄死你去支援别的凤凰娘好了。”她手上出现了一把冰蓝色的剑,随后对着绿龙长老的胸口狠狠一刺。

    不过,一阵暴风袭来,将她手上的剑,以及所有交战着的魔物娘们吹得七零八落,魔法和武器在这突如其来的狂风中熄灭和四处飞舞,根本形成不了有力的攻击。

    “龙皇陛下,我听说,你已经不是龙皇了吧,竟然命大活着,呐,对面的长老是吧,不用谢我,我今天就帮你们把她干掉吧。”冰凤摇了摇铃铛,周围的风果然安静了下来,她阴阴一笑“妮尔芙陛下,别来无恙啊。”

    “我确实无恙,但你的尸体,将会挂在我昔日的宫殿上。”妮尔芙一出场就直接化作龙卷袭向了冰凤“放弃抵抗,赐你一个不痛苦的死亡。”

    “陛下”绿龙长老看着挡在他面前的身姿,顿时愣住了“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现在不是龙皇,叫我陛下干嘛?至于为什么救你。”妮尔芙冲向了冰凤,留下了一句“同为龙族,面对外敌,我为什么不救?”

    “”绿龙长老默然无声,随后突然喊道“小心她手上的铃铛,那是定风之铃!”

    “晚了!死吧!”冰凤一摇铃铛,随后冰剑朝着妮尔芙一刺。

    冰块崩碎,冰凤倒飞而出,身上满是撕裂的伤口,她勉强稳住身形,难以置信地看着手上变成碎片的剑,以及胸口断裂的链子,还有妮尔芙手上的铃铛“为什么,你不受铃铛影响!”

    “很简单啊,定风之铃而已,要是它是完全禁风的效果,哪还轮得到你拿着它?力量限制了你的眼界,这个铃铛,对我没用。”妮尔芙将铃铛塞进了自己的巨龙空间内,微笑道“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送给希芙当嫁妆吧。”

    “可恶,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冰凤咬了咬牙,召回了残余的十只凤凰们,看着已经不可能逾越的妮尔芙以及那些目光灼灼,重新有了信念支柱的龙娘们,向着空气中抱怨道“不是说,妮尔芙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她还在这里!”

    听到这话的龙娘们羞愧地地下了头,绿龙长老也向着妮尔芙微微低下了头,妮尔芙没有回头看她们,而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回去之后,再重罚汝等。”

    这句话在龙娘耳朵里听着就像是奖励一般,浑身的负担一轻,纷纷激动地对着妮尔芙喊道“谢陛下宽恕,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一群善变的龙娘,前一刻还说着要把您送上祭台,现在被您救了,就拍着胸脯说赴汤蹈火了。”冰凤冷笑道“妮尔芙陛下,您的心不寒吗?”

    “寒,当然寒,但是,你们凤凰娘一族的火稍微帮我解冻了一下,虽然心寒,但在要烧断我种族的火焰之下,我就不能坐视不理了。”妮尔芙淡淡道“我身上的毒已经解了,你不可能打赢我的,自尽吧,给你个体面的死法,我答应放后面的凤凰娘走。”

    她的话,同样是说给这些龙娘们和长老们听的,之前中毒严重,导致她没法发挥实力,任人宰割,但特蕾芙仔细帮她查看后,又在龙崖一番搜刮,终于是配出了帮她解毒的药,现在的妮尔芙,是真正的龙皇,天空霸主的统领者,区区一群凤凰娘,哪怕有着长老,也没法和她相媲美。

    这就是,没有王的一族的,唯一的领导者,龙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