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42章 跟着剧情跑

时间:2018-02-24作者:小电流

    走进峡谷后,陆亡就感觉有点奇怪了,前方地面一直在向上升,走了大约几里路,陆亡在一处悬崖边停了下来,望着脚下被云雾笼罩的无尽深渊,看着远处一座座直入云霄的山峰,以及一根根冲天石柱,远处眺望还可以看见几只调皮的小龙娘在绕着石柱你追我赶,甚至有一只笨拙一点的龙娘直接一头撞在石柱上掉了下去,看得陆亡想吐槽的同时为她捏了把汗,但他似乎是多虑了,不过没多久,那只龙娘就就又飞了上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面对此情此景,陆亡只想大声呼喊一句“不会飞真的没人权啊!”

    顺便再呼喊一句“我又穿越了吗?我读的书少别骗我,我刚刚只是走了一段上坡路而已,怎么就能走到这么高的悬崖边了啊!果然祖龙手笔大,连空间拼接这种上一个世界只是设想的魔法都弄得出来啊!”

    “我带你过去?”瓦瑞拉看着悬崖边欲哭无泪的陆亡,秒懂了他遇到的麻烦。

    陆亡只能点点头了。

    “看啊看啊,是当时在岛边见到的勇者!”几只龙娘远远看见了悬崖边的陆亡,随后小黑点一点点在陆亡视野里放大,最后变成了3只少女龙娘“呐呐,我听说你被关到可怕的小黑屋里去了,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啊?”

    “你们管那地方叫小黑屋?”陆亡顿时惊了。

    “是啊是啊,龙崖中间的那个小山洞,超可怕~”几只龙娘似乎是回忆起了不好的往事一般,闭着眼睛死命摇了摇头。

    哦,陆亡明白了她们和自己说的不是一个地方,连概念都不同,我想呢,永恒监狱如果叫小黑屋,那小黑屋怕是永久封号的意思了。

    “我越狱了。”陆亡如此回答着,让瓦瑞拉顿时手足无措起来,这勇者脑子缺根筋吗?这都能说的吗?

    “哇!好厉害~”几只龙娘的眼睛闪闪发光“也教教我们如何越狱吧~”

    “”现在的新一辈,已经让瓦瑞拉看不懂了,你们这么早就做好了被关进永恒监狱的准备了吗?你们是小小年轻就开始考虑残害同族(残害同族是永远关在永恒监狱的罪行)了吗?

    显然,瓦瑞拉并没有意识到陆亡本来就在另一个频道和这些龙娘交流的。

    “以后吧。”没想到陆亡还真的点头答应了“不过呢,现在我过来是为了找个人。”

    “哪个勇者?”龙娘们好奇道“是你的伙伴吗?”

    “哦,说错了,找条龙,你们知道妮尔芙在哪里吗?”陆亡改了口。

    “龙皇陛下?她刚刚听说要打架,所以出去了的说”几条小龙突然笑着抓了起懵逼的陆亡的肩膀,用力一挥翅膀,带着他往龙崖飞去“来我们家做客吧,我想听勇者大人讲讲上次在殿内听到了什么的说。”

    “我去叫别的孩子~”一条龙娘飞远了。

    “”等等,怎么自说自话开车,还强行拉了一个乘客啊,这不是通往幼儿园的车!啊呸,这不是通往剧情的车“各位龙娘,有话好好说,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可是……勇者大人会飞吗?”龙娘看了看自己脚下,一片云朵下,隐藏着的是摔下去就会粉身碎骨的深渊。

    “,呵呵,我突然想喝杯茶,找龙么,不急的,先做做客也不是不行。”陆亡也跟着看了眼脚下,然后怂的贼快。

    “陆亡勇者,那我先去支援吾皇了,你”瓦瑞拉这一波智熄了,嘟囔着“留在这里,诞下新的后代也不错,即使不是皇脉。”之类的话,就和陆亡背道而驰,飞远了

    等等啊喂,我还想一落地后让你立刻带着我跑的啊喂!什么叫留下新的后代,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啊喂!我是有尊严的勇者,所以陆亡看着渐行渐远的瓦瑞拉,顿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看着那立于云端中的山洞,山上郁郁苍苍的丛林,再看一眼山与来时的悬崖中,隔着的天壑,话说,我还能自己出去吗?

    绑架良家勇者啦!希芙救命啊~陆亡就这样被几只小龙娘抓到了一座大山上。

    “阿嚏~陆亡大人是想我了吗?”希芙帮伊芙盖好被子,坐在角落无聊地玩着手上一个不停转动的小风球“呜,陆亡大人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

    瓦瑞拉的家中,妮尔芙已经出去战斗了,所以山洞内又变得空旷起来。一条银色的龙抓着一个双臂尽断,浑身烧伤,背后翅膀也被撕裂了一条,整副身躯就如同一个破烂的玩偶一般的龙娘飞进了山洞。

    幸亏是烧伤,让伤口处的血液都凝结了,再加上龙娘本身强大的生命力,这条龙娘才还留着一口气,不过不管的话,她肯定很快就会回归祖龙怀抱了,于是特蕾芙将她丢在了床上后,从边上的柜子里驾轻就熟地掏出几个瓶子,从里面倒出几颗药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塞到那只龙娘口中“别装睡了,拿出你身为龙娘的意志力,做出‘下咽’这个动作。”

    “特蕾芙陛下。”由于嘴里含着药,而且实在是受伤严重,声音很是含糊不清。

    “如果你还把我当成龙皇,那就执行我的命令。”特蕾芙冷眼相对。

    “遵命。”咕嘟一声,那条紫龙娘将药吞了下去,随后她低笑一声,但牵动了伤口,让她浑身发疼,于是只笑出了这一声“我,没有丢了,龙族的,咳咳面子。”

    “是啊,如果说你不分敌我全灭了也算的话,确实是。不过就当时的局面,你的做法也无可厚非,但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以为自己长大了,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就想着赶跑那些大人,自己来充当英雄,结果落得个这样的下场。”特蕾芙的话语毫不留情,但手上还是为那只龙娘涂上了药膏,这些药膏是瓦瑞拉收集来的“宝物”,原本龙娘就不屑于药物治疗,但如果是被精美包装的药物,她们这种不识货的龙娘,也会当成好东西一起带回来保存着“你可做好了心里准备?”

    “陛下臣,知错了。”紫龙龙娘,也就是那位长老并没有哭,而是用一种无奈的语气道“将我献祭赎罪也可,还请您,救救我族。”

    “哎,果然是小孩子啊。”特蕾芙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族?你族就不是我族了?说到底,我这次冒着被你们发现的风险来这里的目的,你还不知道吗?更何况,即使要惩罚你,我也不会是现在,看在你为了种族还那么拼命的份上,暂且不计较你的罪过,所以说小孩子就应该听话一点,你还算是幸运的。我这样的大人可不会跟你们计较什么,哼,她们既然敢来,我就敢杀,你就在这里躺着养伤吧。”

    特蕾芙站了起来,转过身子展开了翅膀“有些事情,还是让大人们挡在前面吧”

    “呜哇!不带空投的啊!”

    于是,特蕾芙就看见了远处天空掠过了两只轻笑着的龙娘,以及一团黑影渐渐从空中朝着自己这边落下,而且听声音,还挺熟悉

    “我擦!”“是你?!”两人相视的一刻,陆亡是又惊又喜,至于特蕾芙,则是只剩下惊了“你怎么还没走?还跑到了这种地方。”

    “我也想走,可是走不了啊,话说,能接我一下不?”陆亡眼看自己要落地了,只能强行挤出一副笑容,想让特蕾芙接住他。

    “不要。”特蕾芙退开了一步,甚至还给陆亡留出了一段落地点“不听话的小孩子,我最讨厌了。”

    “”陆亡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闭上了眼睛,他心中也有同感,不听话的小龙娘,他也讨厌啊!不然他为什么又头朝地了啊!

    不过,想象中的撞击和复活没有发生,甚至失重感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脚踏实地的安稳,陆亡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突然完好无损地站在了地上,他低头看了看面前比他矮了一个头的特蕾芙“我摁了快进?还是大脑下意识抹消了羞耻记忆?”

    “戚,又是一个麻烦的小孩子!”特蕾芙不知何时在发光的双角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她对陆亡居高临下看她似乎很不满,干脆利落地一转身走回了山洞。

    陆亡尴尬地笑了笑,跟着走了进去。

    “不如坐着聊?”陆亡看着站在地上,总算是比坐在椅子上的他高一点的特蕾芙,尴尬的笑着。

    “不用,大人讲话站着就好,小孩子就只需要乖乖做好听就行了。”特蕾芙抬手将床与上面的紫龙长老用光罩隔绝了开来,随后面色不善地看着陆亡“我给你时间解释。”

    “额,不是说我只要听就好我说,我立刻说。”看着特蕾芙手上亮起的银色光球,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看她不耐烦的表情,肯定不会是什么治疗buff就对了“我本来来到龙岛的时候,这群小龙娘们热情好客,纷纷出门迎接我,而且龙岛上风景秀丽,气候宜人,深吸一口空气,毫无25,那感觉”

    “那时候我也在,还有,你再不说重点,我就让你知道惹恼大人,和浪费大人时间的后果。”特蕾芙手上的光球变成了一把利刃。

    “可这说来话长”

    “叮!”利刃将陆亡裤子前的椅子切开了,这条缝堪堪到他的裤裆。特蕾芙神色平静,只说了两个字“概括。”

    “我去了龙皇殿,没想到希芙母亲是龙皇,为了保希芙她假装不认识希芙,把我们关进永恒监狱,给我们开了后门,说是让咱们传送走,但我觉得这事儿没完,一定要让希芙和妮尔芙相认,大团圆结局后才能走不是吗?于是我偷偷留了下来,顺便开传送救了一手瓦瑞拉,今天战争的事情瞒不住了,瓦瑞拉说一定要出去,我没办法,于是越狱跑了出来,听说龙皇在这里,所以赶来了,没想到妮尔芙没见着,倒是见到了您”

    “”陆亡的话语信息量有点大,饶是特蕾芙都愣在那边,花了一会儿时间消化,随后她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你们,是怎么逃出永恒监狱的?”

    气氛一下子很尴尬,难不成说,我暴力拆墙出来的,顺便还替你们改造了几间作为经济适用包间?被子垫子零食饮料一应俱全?陆亡欲哭无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