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37章 暗棋

时间:2018-02-24作者:小电流

    “凤凰娘一族是疯了么!”紫龙长老把一封信种种丢在了桌上,信上红色字如同一个个跃动的火焰一般刺目前几日我族使团在贵岛收到了你们十分低劣的待遇,甚至被外人破坏了龙凤两族几百年来从未有变故的神圣决斗,我族深刻怀疑是你们内部故意所为,意在给我族一个下马威,又或者是刻意包庇族人的举措。因此,作为补偿,要么将祖龙之源拱手献上,要么,我族近日就要大举进攻贵族,前来讨个说法,亲自取走你们的赔礼,如果不想让族人有所损伤,你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后半句完全无礼仪可谈,感觉就和土匪绑票一般不讲道理。

    “不应该啊,我们已经掌权,并且承诺会给她们想要的东西,可这封信”金龙长老皱着眉头“应该是凤凰娘一族的新皇亲笔写的,那几位与我们联手的长老也纷纷与我们断了联系,发过去的消息也都毫无回音了。看来,是想要反水了吧。”

    “谈不上反水,这样也好,撇清关系,省的以后我们暴露。”绿龙娘不屑道“真当自己是大爷了么?我们龙娘一族有这么好欺负?还把祖龙之源交给她们,笑话,我们没去抢她们的祖凤之源就是她们的福分了,真是嚣张至极!”

    “但你们不觉得奇怪么,就算我们提前将部署和人员的情报交给她们,她们也不应该能打出三战将我方尽灭的战绩。”紫龙长老伸手示意几位长老先别激动“这已经超出了她们的实力预估了,仔细想想,她们前几日来我岛的使团实力,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异,几位长老也都与吾等差不多,那么,她们是怎么才能不动用长老和皇脉,就做到这样的战绩呢?虽然这在当时对我们的夺权有利,但现在我们掌权,根基未闻,大多数龙娘也是外来的,不可能为我们马首是瞻,在这种关键点上,凤凰娘立马翻脸,确实对我们而言是个大麻烦。”

    “哼哼,来得也好,不如说妮尔芙的召集令,现在想想,可真是帮到我们了啊,现在可是龙岛上战力最充足的时期,凤凰娘如今装在枪口上,趁此机会把她们削弱一点,对我们日后的管理也有裨益。”风龙娘暗中磨了磨爪子。

    “说得对,哈哈~”一群龙娘长老完全不把凤凰娘的威胁放在眼里,伸手将这张纸撕成了碎片,随后进入了关于龙岛管理事宜的讨论。

    ————

    “嗯果然凤凰娘是看上了你们一族的那什么祖龙之源。”坐在边上闭着眼睛的陆亡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之前他一直都在窃听,不如说,他现在就仿佛开了全岛监听一样,有着十足的反派boss的意味。

    他的这句话让那边无聊地趴在垫子上(储物戒指里拿出来的),眯着眼睛,正一脸享受的让瓦瑞拉给她刷鳞片服务的希芙睁开了眼睛“祖龙之源?”

    “这是我们龙岛上的秘宝,也是我们龙娘一族的根本,它的位置只有龙皇陛下和龙巫女大人知道,供应着我们整个岛一切所需的魔力,包括那个只有我族能通过的大结界,这座监狱的第一层空间制御防护,还有一系列的事物。”瓦瑞拉跪坐在希芙边上,给身下的希芙解释道“据说那是祖龙体内的魔晶内核,她自知命不久矣后,将全身心奉献给了种族的未来,死前用这颗内核制造了龙岛,甚至传说祖龙之源是我们龙岛的命脉,为我们龙岛每一只新生的小龙祝福与传承记忆,还能将死去的龙娘的魂魄送到龙墓安息,吸收天地间的魔力精华补给总之,是这座岛上,不,是我们龙娘一族最珍贵的宝物。”

    “哦,那么它还可以被带走的?”陆亡问道。

    “不清楚,就记载而言,从祖龙大人逝去后,从来没有龙娘这样做过,毕竟我们这些龙娘连它的具体位置都不清楚,传说只有现任龙皇和龙巫女联手才能找到它,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毕竟祖龙之源放在那里就可以庇护整个龙岛,即使是拿出来,我们也无法利用祖龙大人强大的力量,所以也没有任何意义。”瓦瑞拉摇了摇头“更何况,凤凰娘与我们种族不同,我实在不明白她们想要祖龙之源的原因是什么,毕竟她们不也有自己的祖凤之源吗?”

    “别看我啊,我只是一个人类而已,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的。”陆亡看着那边3条龙,包括伊芙都转过脑袋看向了自己,顿时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围观群众而已“也许人家觉得铃铛不够过瘾,想把你们的宝物挂在她们的荣誉室里?”

    “可这就意味着,她们想与我们全龙岛上的龙娘开战。”瓦瑞拉一下子激动地站了起来“狂妄至极,仅仅是打了几场小胜仗,就真以为我龙族可欺?!”

    “大姐别激动啊,人家敢这么说,肯定是有所准备的。”陆亡一脸无奈,压了压手臂示意她坐下,于是瓦瑞拉余怒未消般坐了下来,重新帮希芙刷鳞片,只不过这次下手似乎重了点,让希芙吃痛叫了一声,她这才向着眼泪汪汪地希芙道歉,随后放轻了手上力度,希芙不多久就忘掉了疼痛,眯起眼睛,重新享受起来。

    “这个世界上,除了凤凰娘,还有没有势力能够和你们龙娘旗鼓相当,甚至比你们强一些的?”

    “哼,比我们龙娘还强?”

    “现在是紧要关头,稍微把尊严放一边,如果想要尽快救妮尔芙的话,那么还是稍微诚心说话吧,这里的,都是自己人了。”陆亡微微一叹“经历了这些事,瓦瑞拉你也该知道,所谓的尊严,在自己生命面前,其实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了吧,没有尊严,可以再努力变强争取回来,没有了生命,就只能留下永远的遗憾了,现在,这些情报就关乎我们能不能知道对方到底会下什么棋子。”

    “”瓦瑞拉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沉默了一会儿,低下了头,随后就这样低着头默默道“有,魔王城算一个。”

    “还有呢?”

    “教会的教皇,应该也算是一个。”

    “额,竟然是单独列举么,好吧,还有?”陆亡听到她的结尾是平音,说明还没说完。

    “其他的,我并不清楚,你们的勇者学院,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我想也应该要算一个才是,毕竟”瓦瑞拉看了一眼陆亡,没有说下去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呵呵,好吧。”陆亡只能尴尬地点点头,误会就误会了吧“就这样,没了吗?”

    “唔,我多年没出龙岛,对大陆上的事情并不了解。”瓦瑞拉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清楚了“至少从一些回来的年轻龙娘口中,这两个就应该是当下最强大的势力了,还有的,即使有,也是在暗面了,但我想,比我们龙娘要强的势力,大概也不会再有了吧。”

    “好吧。”陆亡摊了摊手,不说话了。

    “怎么了?”瓦瑞拉对他这个举动很奇怪“有什么结论吗?”

    “首先,魔王城并不会帮凤凰娘一族,其次,教皇要是过来了,那动静肯定也不会小。”陆亡叹了口气“毕竟我稍微见过她一次,即使是一只手,那场景也总之,你说的两个势力直接就排除了,我还是不能判断出那个也许支持着凤凰娘一族,甚至给了她们强大到对抗你们一岛的实力的,到底是谁。”

    没办法,陆亡刚来这个世界不就,情报跟不上,在这种大型局势对抗中,的确很致命,虽然他现在处于暗中,但同样的,真正的敌人也处于暗中,但问题是,现在他的时间不多了,这个监狱中无魔力的环境,待久了就会和那些囚犯一样,魔力长期枯竭,可是会威胁到身体和生命的。

    好在现在希芙没有用过魔力,瓦瑞拉好歹还有一点剩余,自己不需要,莉莉丝冬眠消耗估计少了吧,但唯一让陆亡担忧的,就是伊芙,她既受了伤,魔力又只剩从魔晶石中吸收的一点了。

    陆亡咬了咬牙,啧,这可真是麻烦啊。

    ————

    “伊丝姬大人,陛下说了,在这段时间内,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还请您留在这颗树内。”一只身着华丽的凤凰娘走到了门口,却被两只站在树洞口的凤凰娘给拦下了。

    “即使是我是下一任巫女,你们也敢软禁?”伊丝姬的凤眼一横。

    “请恕罪,这并非是软禁,而是对您的保护,这是新任凤皇大人的命令,而且巫女大人也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所以”两只凤凰娘很是为难的模样,但依旧挡在门口不让伊丝姬通过。

    “保护?哼,你们都打到隔壁龙娘的岛上了,我在家里还要什么保护啊!”伊丝姬气的跺脚“可恶,我写的信肯定没有送到巫女大人手里,你们就不觉得我们的新皇太过诡异了吗?一上任就三番两次挑衅隔壁的龙娘一族,你们也应该知道,这次的挑衅太过严重,甚至是意味着全面战争了,而和龙娘一族的战争本身意味着什么吧!”

    “确实,但新皇带领我们全族打了三场漂亮的全歼灭战,虽然战争很残酷,但如果能因此彻底击败龙娘一族,奠定我族在魔物娘中的霸主地位的话,那么新皇的行为,只是在打破我族头上的桎梏,让我族重回巅峰时刻而已。”两位凤凰娘说这话时,眼中满是对新皇的敬意,毕竟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在打出了这样的战绩后,她们总是愿意无条件追随的,毕竟是为了自己凤凰娘一族的荣誉而战

    “一群被胜利蒙蔽双眼的笨蛋!你们会后悔的!”伊丝姬抛下这句气话后,见两位凤凰娘还是没有一丝丝让路的意思,只能转身用力踩着木地板回去了,随后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伊娜娜!给我去拿瓶冰火酒!不,两瓶!”

    “伊丝姬大人,生气时喝酒会伤身体。”

    “我没有生气!哼,好好好,一个个都气我,我自己拿还不行吗!”

    “您一生气,头上的头发和羽毛就会竖起来,这样看上去就显得很杂乱,要不要我帮您梳理一下?”

    “梳完我还是要喝酒。”语气软了下来。

    “伊丝姬大人,如果您坚持的话,我给您拿凤焱酒如何?”

    “伊娜娜,别以为我没喝过酒,就不知道这是你平时拿来骗我的饮料!唔姆~”发出了享受的声音。

    “伊丝姬大人,喝完酒后,羽毛会乱掉,还可能会吐,您也看见那些喝醉了以后,衣衫不整,行为颠三倒四的凤凰娘们的样子的吧?凤焱酒虽然并不是纯粹的酒,但也算是酒的一种吧,而且喝完没有任何副作用,还能品味到酒的味道,您也不希望第二天醒来浑身杂乱,而且身上沾满了呕”

    “停停停!好吧好吧,怕了你了,那就拿凤焱酒吧。”伊丝姬最终向着女仆屈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