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36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时间:2018-02-24作者:小电流

    “可是,希芙的勇者为伊芙牺牲了”夜晚,妮尔芙与特蕾芙住在了瓦瑞拉的龙巢内,她辗转难眠,一闭上眼睛,陆亡**的场景就如同噩梦一般将她惊醒,明明自己当时是想着放他走的,明明自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可是陆亡那双清澈而坚定的眸子,那干脆利落的**而亡,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灵。

    虽然不知道陆亡到底是如何潜入的,但是,他毕竟是一个无辜者,就如同希芙一般,他们本该无忧无虑地在外面的世界过着自己幸福的生活,也许百年后,他们会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诞下新的具有龙皇血脉的幼龙,一家人和乐融融,原理纷争和残酷的权利斗争,更不用为了那毫无意义的龙娘荣誉而出生入死。但是如今,一切都随着这场变故,在那焚烧着陆亡的黑色火焰中化为了灰烬。

    原本,希芙可以过得更好的

    妮尔芙心中对希芙无比的内疚,要不是她的无能,又怎么会让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希芙走了,伊芙也不知何踪,最好的希望,是她现在和希芙在一起,从此自由自在,如果能把自己和龙岛忘了,那是再好不过了。

    自己如今被困龙岛,虽然暂时有着龙巫女的保护,免去了献祭的下次,但长老会大权在握,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死于非命”。

    只能希望伊芙和希芙以后再也不会经历这样的悲剧了,她悄悄地摸了摸眼角的泪水,辗转反侧,心头如潮水的悲伤让她无法入睡,她只好坐起,从桌上拿了一瓶酒,敲开了瓶盖后,仰头咕嘟咕嘟地灌了下去。

    “一个人喝闷酒有什么意思,给我倒一杯如何?”不知何时,特蕾芙也坐了起来,一对金色的眸子在夜色的映衬下格外地亮,妮尔芙没有说话,随手一挥,一道风托起了一个酒杯,随后她抱起了酒瓶,给面前浮空的杯子满上后,用风送到了坐在桌前的特蕾芙面前。

    “唔姆,果然还是龙岛的酒烈一些,适合咱们这种大人喝,碧蓝之泪的酒,比起这些珍藏,也就是小孩子的饮料罢了,好喝,但解不了愁。”特蕾芙抬头一饮而尽,面色不变,举起了杯子“满上。”

    “特蕾芙陛下”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叫我特蕾芙就好。”特蕾芙手中的酒杯再次被灌满,她晃了晃手上的杯子,这一次,她没有一饮而尽,而是小酌一口,惬意地舒了口气,眯着眼睛看向了妮尔芙,双脚荡在椅子下,洁白的玉足晃动着“呐,心里对那个勇者的死很内疚?”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您那双智慧的眼睛。”妮尔芙深深叹了口气,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给自己倒满“原本,牺牲的只有我一个就够了,牵扯到无辜的人类为我的女儿们牺牲,我心里很难受,况且,他是我小女儿的契约勇者,那可是契约勇者,说明她们是真心相爱,并且达到了契约的境界了,如今却在这里牺牲,让可怜的希芙失去了挚爱”她双手掩面,哽咽地说不出话了。

    “是吗?”特蕾芙微微一笑“在我看来,他肯定没死。”

    “陛下”妮尔芙以为特蕾芙在安慰她,于是轻轻摇了摇头。

    “说了不用叫我陛下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守那么多规矩干嘛。”特蕾芙轻笑道“这可不是空头安慰哦,达妮兰曾经和我说起过他,你可知,达妮兰对他的形容是什么吗?”

    妮尔芙颤抖的身子一顿。

    “哼哼,是‘弄不坏的无价商品’。”特蕾芙轻笑一声“对于达妮兰而言,世界上只有商品和顾客,她对任何商品的任何评价,都是十分贴切的,但第一次,她对一个勇者,给出了这样一个很奇怪的评价,弄不坏和无价,明明还是个孩子,却得到了这种意外的评价,倒也是有趣。”

    “您的意思是”

    “嘛,既然是弄不坏的,那么他也不可能就这样‘坏掉了’,而且我和他相处过很短一段时间,我能感受到,他对于自己魔物娘的爱,对于生活的爱,已经是一种信念级的了,这样的人,就算是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主动牺牲了,我也不会相信他死了的,像他这种人,即使要死,也不会是自杀,无论什么情况,目的如何。”特蕾芙再次泯了一口酒“嘛,换作再早个几百年遇上他,说不定啊,那只被他这种特殊的气质吸引住的,就不是你的小女儿,而是我了呢。”

    “能得到您这么高的评价,我真为希芙高兴。”妮尔芙破涕为笑,笑容中满是欣慰“只是,您说他没死,可是当时,在场所有龙娘和凤凰娘,全部都不认为那是传送”

    “妮尔芙啊,你也是大人了,难道还不知道,世界上如果有人能用出那些匪夷所思的魔法,那么那些人只能是勇者的这个道理吗?”特蕾芙对妮尔芙的消极稍微有点不满“勇者,永远都掌握着超乎想象的力量,也许那个力量很弱,但靠猜,是猜不到的,蜘蛛娘会吐丝,龙娘有巨龙本尊,也可以凭借翅膀和魔法判断属性,凤凰娘掌控火焰,人马娘擅长冲锋和射箭,虫娘的人海战术,吸血姬的血系魔法,夜莺的歌声,魅魔的梦境,精灵和猫娘的刺杀,狐族的月华和土之力,但人类的勇者”她顿了顿,双眼带着笑意,看向了妮尔芙“你能给出一个总结吗?”

    “我明白了。”妮尔芙做出了一副受教的表情。

    “告诉你这些,并不是想教育你什么,而是想让你稍微乐观一点,你看现在,你们都还活着,这是你之前有所预料的吗?”特蕾芙顿了顿,将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跳下了椅子“最重要的一点,你要学会信任,相信别人的力量,学会依赖别人,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最终你会被压垮的,而在你庇护下的那些孩子,也会跟着你的倒下而倒下。让她们肩负起责任,从而成长,稍微把她们背不下的那份拿走,才是一个大人该做的事情,酒就不必了,我想,你也应该不用再喝了才是,好歹给瓦瑞拉留一点吧,想想吧,万一,她还活着呢?发现她敬爱的龙皇陛下偷喝她的酒,那可真是”

    说着,不顾身后举着酒杯愣在那里的妮尔芙,特蕾芙跳上了床,盖好被子,舒舒服服地闭上眼睛睡了。

    酒杯放回桌上的声音和从椅子上站起的声音响起,特蕾芙的嘴角挂上了一抹微笑

    ————

    一个古朴的木质房间内,散发着梧桐木清醇的芳香,四周是红色亮丽的装饰,阳光透入窗户,让房间亮堂一片,充满了活力,但坐在桌前用羽毛笔奋笔疾书的一只凤凰娘,却显得有些疲惫,与这红火的装饰有些格格不入。

    “伊丝姬大人,您的茶准备好了。”一只穿着女仆服的凤凰娘走了进来,作为飞行种族,衣服后面都有两个供翅膀伸展的洞,而这件女仆服还特地用高度防火的材料做的,原因自然不必多说。

    “知道了,放在这里吧。”桌前奋笔疾书的凤凰娘头也不抬。

    “伊丝姬大人,您的午饭做好了。”过了一会儿,凤凰娘女仆又端着个盘子进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跟茶放一起吧。”伊丝姬完全没有碰过那杯茶,而是转着笔,右手撑着下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

    “伊丝姬大人,饭要凉了,要我给您热一下吗?”

    “啊啊!全部放在那里就好了,我又不是不会点火加热。”伊丝姬有点抓狂。

    “伊”“伊娜娜,你纯粹是来捣蛋的吧!”伊丝姬总算是抬起了脑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看着女仆。

    “您的羽毛乱了。”“那就”伊丝姬顿住了,这句话让她浑身难受了起来,明明知道羽毛并不是很乱,最多也就是一两根卷起了,但还是仿佛浑身都起毛了一般的难受,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面色微红,嘟囔道“伊娜娜,帮我梳理一下吧,之后可别进来打扰我了。”

    “好。”女仆缓步走到了伊丝姬的身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长长的梳子,帮着伊丝姬梳理起翅膀上的羽毛和她火红的秀发,伊丝姬就像是暂时忘却了烦恼一般,闭上眼睛,专心享受起梳毛的过程。

    ————

    “小孩子不许喝酒!”陆亡将手上的一个瓶子高高举起,希芙在地上蹦跳着举着手臂,可就是够不着瓶子,顿时做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陆亡大人,希芙不小了,就让我尝一口吧!就一口。”

    虽然陆亡很想吐槽你其实会飞,为啥不飞起来抢,但他态度还是很坚决的“不是所有闻着香的东西都是好喝的,我现在有点怀疑你被莉莉丝带坏了啊,总之,这是给瓦瑞拉的酒,你想喝好喝的话,我这里有音塞克特的蜂蜜果汁。”陆亡从袋子里摸出一个金黄色的小瓶子,递给了希芙。

    “呜”希芙接过了果子瓶子,委屈的跑到旁边伊芙处,把瓶子放到了她手上“姐姐大人,喝点果汁吧,很好喝的。”

    “不用了,在这里,食物吃一点少一点,龙娘可以很久不用进食,还是留给你的勇者吧。”伊芙摇了摇头。

    “额,我不用吃饭的,你就当是契约祝福带来的效果吧。”陆亡推辞道“而且你受伤严重,消耗大,还是你喝吧,我这里食物储备绝对够咱们撑过一个月的。”

    “陆亡勇者真是有先见之明。”瓦瑞拉毫不客气地喝着酒,吃着碧蓝之泪的荷叶卷饼,一脸满意地称赞道。

    “不,这只是常备物资,本来只有1周的量,但现在却有一个月的量了,前提是莉莉丝不醒。”陆亡这句话包含着槽点,但在场的也就只有他自己能理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