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29章 不可能的可能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这么算算,还真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实力对比。”陆亡伸出手指,掰着算:“加上我,这位假死的龙小姐,特蕾芙,你姐姐和你母亲,把你也算上吧!小希芙哟,我们这边只有6个战斗力,虽然特蕾芙是特种战斗力,可是对面起手就是6长老对掉了,跟别说还有一些她们的亲信龙娘,随时倒戈的中立龙娘,暗中虎视眈眈的凤凰娘,还有那个不知道倒向,却应该不是咱们一边的龙巫女,虽然龙巫女为龙很好,但在政治和种族的大是大非面前,谁知道呢?”

    希芙熟睡着,没能听见这句还算挺绝望的话语.......

    “好在我们可以随时开溜,到时候带着她姐姐和母亲,随后立马跑到这里开传送就好,命重要啊,龙皇的位子丢了就丢了吧,难不成这些长老龙娘们还会追我一路不成。”陆亡翻看着手里的水晶,水晶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但中间的符号却是陆亡从没见过的,听着晚上没什么情报了,于是他就开始钻研起这块水晶:“中间的符文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怎么运作的啊,看看异世界魔法,和我上一世的魔法有什么共同之处吧.......”。

    一夜无话.......

    “唔.......龙皇陛下,不好了........嗯?我这是在.......”最先醒来的是瓦瑞拉,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才缓缓意识到自己现在貌似是在永恒监狱中,说来也真是可笑,这原本龙岛上令人闻风丧胆,进入就等于死亡的建筑,昔日她可是高傲地亲手将无数敌人和同族送入这里,如今这座监狱竟然成了她的庇护所。

    “早,我估摸着,现在应该是清晨5点左右,距离凤凰娘们到来还有3小时,距离决斗还有7小时,你是要先喝水,先吃早饭,还是再睡个回笼觉呢?”陆亡无比流畅地秒速回复道。

    “........我可以飞了。”瓦瑞拉看着陆亡,认真地说道:“勇者,还有几小时的时间了,请尽快启动传送.......”

    “唉”陆亡看了她几秒后,见她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一摊手:“这样,你先把你的智商上线,我来给你分析一波局势。”

    “?”

    “就是动脑子的同时,听我说。”陆亡伸出手指道:“首先,我可以把现在咱们划为三个势力,一个是你效忠的龙皇,一个是凤凰娘,一个是长老会。”

    “恩。”瓦瑞拉点点头:“所以呢?”

    “额,你竟然没有问龙族内部为什么分为两派。”陆亡顿时对她这个死脑筋竟然察觉了这个问题而惊讶,看着她有点不耐烦地样子,干咳一声接着道:“那么,把我和我的契约魔物娘算在龙皇势力中,请问一下,瓦瑞拉小姐,你觉得我们这边,打任意一边,胜算是多少。”

    “0。”瓦瑞拉很快回答道。

    “那你这不是知道的吗!更何况现在很有可能令两边是联起手来的,那可不是赤壁之战,而是曹吴连手打咱们一家,更何况我们有没有刘备的实力还是个问题呢!那你还一副要出去送死的样子是闹哪样啊!”陆亡有点无语,还以为她是和别的龙娘一样,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一条龙可以来一场无双表演呢。

    “但是,我必须得去救龙皇陛下。”瓦瑞拉清澈的目光直视着陆亡:“这和胜率无关,我身为陛下的侍卫,我必须死在陛下的前面。”

    “原来你也觉得龙皇陛下一定凉透了吧。”陆亡揶揄道。

    “不......不敢。”瓦瑞拉犹如说漏了嘴一般,急忙捂住了嘴,随后表情一黯淡:“勇者,这事关我们龙皇陛下的尊严,还请不要声扬,我想,长老们即使是要造反,她们哪怕是成功后,也会给陛下足够的尊严的。”

    “让她体体面面地自尽么?。”陆亡笑笑,给她递了个包子:“饿了一晚上了,先吃点早餐吧,其实并不用心急的,你的龙皇陛下,长老们应该给她的死期定在了一个月后,至于今天,你所应该担心的是伊芙的问题,也就是希芙的姐姐。内忧外患,两边都想让她输,那这可是一场必死的决斗啊,我得想办法把她救下来以后,再偷梁换柱到这边,冥界之门最好还是别用了,嗯........”

    陆亡站了起来,来回踱着步:“瓦瑞拉,你有什么办法能把龙娘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监狱里来。”

    “如果有,那我早就把所有反抗陛下的龙娘全部关进来了。”瓦瑞拉摇了摇头。

    “........”貌似自己想多了,陆亡现在才意识到这里是监狱,不是避难所:“那就难办了,如果我贸然出去,肯定会引起怀疑,啊对了。”

    陆亡就当着瓦瑞拉的面,施施然穿过了那个铁栅栏,走出了监狱的门,随后跑到了隔壁一间里面装着许多虫娘尸体的监狱门口,熟练地运用死亡之力破开了房间门:“呵呵,我怎么把降临献祭给忘了。”

    “........”此刻瓦瑞拉还处于震惊状态中:“这.......监狱门的守护禁制,祖龙大人布置的.......”

    “忘了和你说了,我开锁,贼在行。”陆亡回到自家监狱房内,如同串了个门一样写意,还顺便补充了一句:“现在,知道为啥我说这边安全了吧?不过,你不会还想再冲出去了吧。”

    “.......”这次,瓦瑞拉聪明点了:“勇者既然如此深藏不露,我暂且先听从你的话语也未尝不可,只是,你得答应我救下龙皇陛下。”

    “自家人我为什么不救?”陆亡说道:“希芙是我的契约魔物娘,那么龙皇就是我的契约丈母娘,啊呸,差不多就这意思,救,我肯定要救,但怎么救,至少目前,第一场演出结束之前,我不打算露面,不然难得的敌明我暗的局势可就要被破坏掉了。对了,说起来.......”

    “?”

    “古兰娜尔芙,你认识么?”陆亡问道。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她可是龙族真正的天才,仅仅百岁就帮我龙族连续夺下三场和凤族决斗的胜利,即使对方不守规矩派出了老牌凤凰娘,她也依旧潇洒获胜,小小年纪就进入了魔王城的核心层,在外游历几十年内,未尝一败........哦,除了竞选魔王那次。”

    “我擦,这么强?好啊好啊,越强越好,对!就是她了!哎嘿嘿”陆亡笑的很邪恶:“把她这个单纯的武痴龙娘骗上咱们的船,那到时候船可就稳多了,再也不需要全靠浪了。”

    “然而,她似乎没有到龙岛上。”瓦瑞拉摇摇头:“对于她的大好前程而言,确实跑回来把自己卷入其中是不明智的选择,如果是为了明哲保身,虽然这有违龙族的骄傲,但可以理解。”

    “我倒是不觉得她是不想来,不然她也就不会告诉希芙这边的事情了,她肯定是迷路了,铁的。”陆亡撇撇嘴:“不过既然都有心灵感应,怎么说都总会到的吧,一个月都找不到的话,我要她何用。”

    ————

    “阿嚏!奇怪,我为什么会打喷嚏。”依旧飞在风暴之海上空的红龙疑惑地自言自语道:“不过,都飞了一天一夜了,可龙岛的影子都没,感应很强烈,可就是找不到,究竟在哪里呢?罢了,这次朝左走走看。”

    说着,她......真的又朝左飞了,哦,那是她来时的方向了。

    ————

    “欢迎各位凤凰娘来到我岛,很抱歉,这次又是我们作为主场。”妮儿芙在岛边接见凤凰娘的队伍,身边跟着4位长老,与其说是为了彰显她的气势,不如说是为了监视,因此,至少现在,妮儿芙必须做出一名龙皇该有的表态,高傲,威严,对凤凰娘的看低。

    “没事,很快下一届就会轮到我们了,听说这次是陛下您的女儿上场决斗,新人,并不一定可靠啊,你们的古兰娜尔芙呢?”对面为首的凤凰娘也不甘示弱地回应道。

    “一直输给她,你们也会腻的吧。”妮儿芙淡淡地回应道,于是两边就这样不再多言了,一副针锋相对的样子。

    “决斗的地点是龙神台。”紫龙长老默默地低声道:“龙皇陛下,不知您的女儿准备好了没?以及,决斗结束后,无论成败,今天您都还是龙皇陛下,那永恒监狱里的几位犯人,也理应由您来处决。”

    “哼,自然。”妮儿芙冷笑一声,低声道:“怎么这么急,莫非是等不及了?还是说,你们在担心她回来?说起来,今天你们少了两位啊.......呵呵,也就只能仗着年纪去欺负一下后辈了,不过这要是都输了,可就太丢脸了。”

    “龙皇陛下的话,恕我愚昧,没能听懂。”紫龙娘表情不变,心中暗暗冷笑,看着妮儿芙的眼神,就如同看一位死龙一般,多年的计划终于要成功了,她心中甚至有几分激动,不过在还未能完全胜利前,她还不能给那些新来的龙娘找到问题。

    “决斗是中午12点?”一位年轻的凤凰娘梳理着自己金黄色的头发,不满道:“不能稍微快一点吗?磨磨蹭蹭地,我的家可是修到一半啊,更何况,对手不是古兰娜尔芙,听说换成了一个叫什么‘伊芙’的龙娘,真是失望啊。”

    “奥妮西娅,稍微耐心点吧,即使对手换了个弱一点的,也要给予她尊敬么。”凤凰娘的长老看似是在安慰,其实言语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讽刺。

    伊芙就当耳旁风,坐在一块天然形成的岩石上一动不动地眺望着远方,视线不断穿梭,跨过了海洋,山脉,荒原,啊,看到了,遥远处的那片森林,是希芙出生的地方吧.......她仿佛看见,自己正抱着希芙哄她睡觉,母亲准备着晚餐地温馨场景,如果这样的场景能永远持续下去多好啊。

    不过,希芙也长大了啊,还找到了自己的勇者,身为姐姐的她,很开心。

    她微微一笑,希芙,现在应该已经回去了吧,希芙已经成为一条合格的,自由自在的龙娘了,距离她征服天空的梦想,也不久了吧,真好啊。

    “陆亡大人早安。”希芙揉了揉小眼睛,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说道。

    “希芙早安啊,吃点什么,包子还是蛋糕?”小小的监狱房间内,新一天的交流开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