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28章 吃个苹果?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小姐,吃个苹果不?”瓦瑞拉的耳旁,突然传来了一声很熟悉,却又很奇怪的话语,自己的灵魂就和传说一样,来到了龙墓吗?不行,我要出去,即使神魂俱灭,我也要把凤凰娘潜入龙岛的事情告诉陛下........

    她猛地睁开眼,却看到面前一个男性居高临下看着她,同时还递了个红色的水果给她。

    甚至,稍稍还觉得,这位男性挺帅的.......

    这是.......死后的梦吗?也是,自己一生都没有找到伴侣,死后竟然用这种方式达成自己的愿望吗?也好,先享受一番,再去找女皇陛下吧,至少在彻底死前,也算是做了一个完整的魔物娘了........

    “喂,等等,你脱衣服干嘛!就算要报答,也不要以身相许啊!我擦嘞!”陆亡顿时惊了,龙娘这么开放的么?一言不合就脱衣服,怪不得你们墙壁上的雕塑都是不穿衣服的啊!

    “你自己脱就算了,别拔我裤子啊混蛋!”

    ————

    “抱歉,是我误会了。”瓦瑞拉躺倒在地上,吃着不知名的红色水果,脑袋上挨了陆亡一击手刀,却依旧面无表情地向陆亡道歉道。

    “吓死我了。”陆亡反而是虚惊一场:“我还以为我中了苦肉计+美人计的一套操作了啊。”

    “勇者,你是怎么知道我陷入了危难,又是怎么,才能在这种地方.......使用魔力的。”瓦瑞拉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现在好了,她也跟着被关进去了,不过她随即一愣:“你竟敢违抗龙皇大人的命令!这是我的失职,赶紧回去,不然,我就要动用武力........”

    “噗”陆亡和希芙同时笑了,陆亡指了指她的伤口,现在那边由于陆亡的治疗,已经恢复如初了,只是那边的衣服已经破碎,她也没力气再弄一件新衣服,只能将就着穿了:“这位龙娘小姐,您现在对我动用武力,是真的死脑筋,还是觉得自己还有力气啊。”

    “陛下的命令,必须完成........咳咳.......”只是瓦瑞拉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以目光盯着陆亡,证明自己的决心。

    “你这是愚忠,真是的。”陆亡算是拿她没辙了:“怪不得你能成为她母亲的亲信,算是没看错龙,不过啊,我预防针先给你打好,我救了你只是偶然,毕竟我可不想大团圆结局时,多浪费一些眼泪在你的墓碑前,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的那种,而且我救你的方法,是穿越冥界之门,那个可不是你一个活着的龙娘能走的门,虽然只是一瞬间,虽然这附近尸体足够我玩几百次这个门而不出差错,但是,你还是以生者的躯体穿越了死者之门,即使我很快就把你身上的死气吸收了,也仅仅是保住了你的命,至于你的实力和生命力,事后恢复后要掉落许多的,你可以接受不?”

    “比起丢命,我自然可以接受这点代价。”瓦瑞拉算是理解自己的处境了,她缓缓道:“抗命的事情先不与你计较了,把我传送去龙皇陛下面前,我要向她示警。”

    “你疯啦?”陆亡被她的逻辑吓到了:“我刚刚说了,冥界之门的穿行代价吧,你还穿上瘾了不成,没有我在这头压门帮你吸收死气,就你现在这状态,你过去也是一副尸体啊,再说了,别说我压门了,连续穿这门两次的活人,估计就可以待在冥界里别出来了。”

    “........”瓦瑞拉默然无语,随后道:“那么,我与你们一起走,随后再赶回来,勇者,把传送石放进去。”

    “这样,你先飞,飞的到房顶,我就放石头。”陆亡无奈的指了指天花板。

    “这有什么难的。”瓦瑞拉一用力........

    10分钟后........

    “看吧,所以你这状态,连飞都不行了,还想飞过一片海洋和风暴之海?”陆亡看着在地上挣扎了很久都起不来身的瓦瑞拉道:“我要是你,就闭上眼睛睡一觉了。”

    “可恶,我是龙娘,竟然连飞行都做不到.......陛下,请为我的无能定下重刑吧。”瓦瑞拉放弃了,闭上眼睛如此说道。

    “.......那就罚你在这里睡一天。”陆亡如此回应道。

    “你又不是陛下,凭什么敢以区区勇者的身份,命令一名伟大的龙娘!”瓦瑞拉睁开眼睛怒视陆亡。

    “可我是她女儿的勇者,没听说过吗,女儿就是未来的龙皇陛下,这点规矩都不懂?”

    “.......”瓦瑞拉看了看希芙,随后缓缓道:“是么.......那么我只能遵旨了吧。”

    说完,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陆亡:........我怕不是发现了一个脑袋里只有一根龙筋的稀有品种龙娘!

    “陆亡大人,太好了,瓦瑞拉姐姐被救下来了,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我好怕母上大人也会这样.......”希芙看着一动不动的瓦瑞拉,担忧道。

    “不会,你母亲的位置高,难动,一般而言,勾结异族进行暗杀这种方法不会用来对付她的,毕竟那些主谋也要顾着隐藏自己的想法,要是明目张胆地刺杀你母亲,肯定会被追查,一旦被查出来了,肯定一个叛族罪没跑了。”陆亡淡然道:“现在这边就是咱们的庇护所了,我袋子里食物还有很多,哪怕莉莉丝醒了,都够我们吃一周,所以,希芙今天你也累了,先睡一会儿吧,有变故的话,我会叫醒你的。”

    “可,希芙睡不着........”希芙心中焦虑,自然睡不着。

    “那就坐着闭上眼睛,闭目养神也好。”陆亡先靠在墙边闭上了眼睛。

    “陆亡大人,我能握着你的手吗?”“可以,不过现在应该是冰的,过一会儿才会变热,不建议吧?”陆亡刚刚用了死亡之力,所以现在是死的状态,等会儿契约祝福才会重新生效,让他活过来。

    “没关系,只要陆亡大人在身边,就很安心.......”希芙握住了陆亡的手,闭上了眼睛。

    不多久,她便睡着了。

    “这不还是睡着了么,好吧,继续工作吧,来,化作我的耳朵!”陆亡的手再次变得冰冷起来,不过,他又听见了,龙岛上的各种声音........

    ————

    “母上大人,不要难过了,我想瓦瑞拉在天之灵,肯定不想看到您为她落泪的。”伊芙安慰着掩面流泪的母亲,虽然平日里她身为龙皇,一举一动都要保持威严,但她同样也是脆弱的,尤其是现在,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她而去,明明女儿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而是要狠心推开她,看着她痛哭却不能给她怀抱和安慰,只能做出一副不认识的,愤怒的表情,甚至,如今最信任的瓦瑞拉也因为自己的私心给长老们找到了可乘之机,随后逝去了,而明天,自己就要眼睁睁地,亲手将面前自己的女儿伊芙,送上十死无生的决斗台。

    她太了解长老们的手段了,这次与凤凰娘的决斗,只是一个陷阱,一个要将她一族赶尽杀绝的陷阱而已,伊芙又有什么能耐,她又如何能担得上年轻一代最强龙娘的称号呢?一切都是算计好的,等伊芙败亡,自己下台,随后便将自己两罪并罚,关进永恒监狱,这样,一切都结束了。

    只是不知道希芙,现在怎么样了。龙皇想起了希芙,她没有办法,才以这种方式放弃希芙,其实一开始,她想保住的是伊芙,毕竟伊芙的潜力很强,她渴望伊芙以后能为她们报仇。可伊芙疼妹妹,主动抢着要代替希芙牺牲自我,这样坚定地想为妹妹牺牲的伊芙,让她突然觉得报仇什么的无所谓了,只是想着希芙能代替她们的两份,好好活下去。

    只是没想到,希芙竟然能回来,只是一个月,她变强了,还带着勇者,这本来足以令她喜极而泣的事实,却成为了让她心惊胆战的现实,她必须要让希芙离开这里,趁长老们还没意识到希芙的存在,只不过,看见希芙长大了,她觉得就算现在自己立刻死去,也没什么遗憾了。

    但是啊,最后,至少再让我为族人做些什么吧。她抹干了泪水:“伊芙,我去找一次龙巫女。”

    “母上大人。”伊芙摇了摇头:“您也知道,龙巫女对此事的熟视无睹太过反常,我看,极有可能,她也是谋反者之一。”

    “是啊,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尝试一下.......”龙皇,伊芙与希芙的母亲,妮儿芙如此说着。

    “后辈哟,你遇到麻烦了?不知,我这个被放逐者,可不可以听听呢?”特蕾芙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房间内......

    ————

    “我就知道特蕾芙肯定是隐藏着什么,结果是她竟然是被放逐的前任龙皇啊!”开着全岛窃听的陆亡,自然什么都听到了,只是奇怪的是,有些地方他还真的听不到,比如巫女殿,又比如禁地,要么就是地底下没有亡灵,要么就是那边有着特殊的禁制守护着。总之,还是专注于听听龙皇妮儿芙和特蕾芙的交流吧。

    “百年前,长老们怂恿我派出精锐去刺杀教皇时,我就觉得有点纳闷,其实教皇与我们并没有直接冲突,至少当时是这样。”特蕾芙黯然,随后眼睛一亮:“但是她们说什么龙族要称霸大陆,教皇迟早是心腹大患,趁她刚刚战斗结束无力之时,将她暗杀掉以绝后患,毕竟她们说服了不少的龙娘,于是我还是照做了,当然,那些死去的龙娘,我也会背负着她们的仇恨一起活下去的。教皇哪有那么好对付,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后,她们立刻因为此事弹劾了我,哼哼,我当然知道自己没法辩解,但这也是我将计就计,我故意由于此事被放逐出去,还在之前培养了你继承我的位置,让她们的计划被拖延了。”

    “赶走了我以后,按照她们的愿,龙岛最强的力量又少了一个,我在碧蓝之泪住下,她们不知道的是,我救过洛圣都的主人达妮兰一命,昔日的小商人,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名纵横世界的大商人,区区模糊的情报,还是送的过来的,就这样,我隐忍到了今天,就是为了抓住她们的尾巴,她们早就与凤凰娘勾结,意图篡权的尾巴,甚至,她们还与激进派的魔物娘有勾结,不然,当天魔王城被教皇血洗时,为什么凤凰族的大魔官特地请假没有去,而我黑龙族的大魔官,却在长老的怂恿下过去开会了呢?”

    “前龙皇大人,我该怎么做,我太大意了,被她们下了毒.......更何况,她们手里有着铃铛,死死地将我克制了。”妮儿芙对着特蕾芙跪拜在地。

    “不过我没料到的是她们选择这个时候动手,而且龙娘和凤凰娘三战三败,甚至生还的龙娘都下落不明。竟然逼得你用出了两道召龙令,这点着实可疑,短短几十年内,凤凰娘的实力为什么会这么强?这虽然给了我回来的理由,但问题是.......”特蕾芙皱起了眉头:“虽然证据很快就在眼前了,但我感觉我们这边实力不足以让她们露出尾巴了,你大多数的亲信早就被派出去交战战死了吧,身边唯一的亲信也遭遇暗杀死了吧,你,我,加上你的女儿,那些中立的龙不仅不一定会帮我们,甚至还会因为我的身份,以及你的弱势反水,那么还有谁能够帮我们呢?”

    “前任龙皇陛下也没办法么。”伊芙有点失落:“没关系,我和母亲早已有了死志,前任龙皇陛下,我们的时间最多只有一个月了,而我也许只有今天一天了,陛下,今晚,能让我和母亲说说话吗?”

    “让小孩子承担这份责任,我身为一名大人,可真是失职啊,失职啊。”特蕾芙摇了摇头,随后展开翅膀飞了起来:“只可惜了,就差一点了啊,罢了,只能祈祷奇迹发生了。”

    说着,她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