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26章 陆亡的冷静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瓦瑞拉,你亲自押着他们去永恒监狱。”“遵命,龙皇大人。”从近处的席上站起一只土黄色翅膀的龙娘,向着龙皇微微一鞠躬后,飞落到了陆亡身边。

    “等等,龙皇大人。”一位龙族长老看着瓦瑞拉的手上凝聚着魔法,急忙制止道。

    “怎么,连审判罪人的这点权利,本皇都没有了么!”龙皇愤怒地打断了她的话语。

    “不,只是龙皇大人不觉得奇怪吗?即使是想要逃脱罪名,也不至于有龙娘会以称呼您为‘母上’来作为借口的,我建议不如再审问一下她也不迟,说不定,她是哪只我们遗失的皇脉后代,所以才会误将您认为是母亲的。”几位长老纷纷附和道。

    “怎么,就算是皇脉,她也难逃罪名,我族的大事为先,皇脉,哼,族难当头都不回来的,算什么皇脉,反正,她的罪名至少也是永世不得离开龙岛,日后有的是事件审问,先关进永恒监狱,怎么,你们还怕她跑了不成?这里,可是龙岛,你们不放心,大可派自己的手下跟着一起去啊。”龙皇不满道。

    “自然不敢,龙皇大人的命令是绝对的,就按照龙皇大人说的做,还不快押去监狱!堂堂龙皇殿,都要被这吸血姬的血腥味污染了空气了。”

    “等等,魔法就不必了,我自己会走,还是说,你堂堂龙娘,还怕我一个小勇者在你眼皮子底下跑了不成?”陆亡紧紧搂住了失声痛哭的希芙,缓步走出大殿,走到门口时顿了一顿,回头再次环顾了大殿内的一切。

    “怎么,想反抗么?尽管可以尝试。”龙娘长老轻蔑的笑道。

    “不,我记住了,深深地记住了,这就够了。”陆亡转过头,继续迈开步伐出了大殿。

    陆亡抱着两只魔物娘,被瓦瑞拉抓着肩头,飞向了龙岛上的监狱。

    “在空中看龙岛,还挺漂亮的。”陆亡被抓在空中时,看着下面秀美的景色,赞叹了一句,只是希芙的哭声一直不停,陆亡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好了好了,都事已至此了,别哭啦,回去以后,我给你讲几个有趣的故事,希芙啊,至少你还有我,不是吗?”

    “陆亡大人.......”希芙哽咽着,随后哭的更厉害了。

    陆亡:“........”感觉起到了反效果。

    “回去?哼,有这样的妄想,不知道你是源于对自己实力的自行,还是说你不知道什么是永恒监狱,我们龙族的监狱,就算是魔王进去,都不一定能再次出来,甚至,连狱卒都不需要,因为,从来没人能从这里出去,除非,是带出去执行死刑的。”瓦瑞拉冷哼一声,随后身形迫降,来到了一个螺旋塔一样的,气氛阴森的建筑前,默念一句咒语后,突然陆亡眼前景色一变,便已经出现在了塔内。

    塔内阴森森地一片,混乱的空间和时间魔力在肆意流动着,几根蜡烛在墙上摇曳着,不是不用魔法灯,而是这座塔内,根本就没有魔法元素,除了混乱的空间和时间以外,什么都没有。陆亡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四周阴暗牢笼内的尸体,有很多,而且,质量非常上乘.......

    “看见那只黑龙娘了没,按照你们的话来说,可是一名大魔官实力的黑龙,叛族罪,随后被处以永世监禁,关押在这里,只是,它再也没能出去过了。”她一指边上一间牢笼房内一副龙娘的骨架,那副骨架还保持着啃咬着牢笼铁栅栏的姿势,希芙看得浑身发抖起来。

    “别怕,我陪着你。”陆亡将希芙的头埋在怀里,不让她看周围面目可憎的尸体,斥责了瓦瑞拉一句:“她还小,怎么能让她看这种东西,龙娘,喜欢吓小孩子为乐的么?”

    “........”瓦瑞拉没有说话,而是带着他们一层一层地转,明明有很多空着的牢笼,她却没有把陆亡顺手关进去,牢笼内甚至还有不少活着的魔物娘,但她们的一举一动,都是无声的,似乎空间和时间在内都被扭曲了一般,真是可怕的地方啊。

    “你想着,这么简单的牢门,怎么关住她们的是吗?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去打破它们,这可是固化了祖龙魔力的监狱,每一个监狱的房子,都是一个个单向闭锁空间,你们进去以后,除非有着祖龙一般,打破空间屏障的能力,不然.......哼。”她冷哼一声,随后说道:“到了。”

    恍惚的一刹那,陆亡一行人已经出现在了牢笼内,果然是空间转移的效果。

    瓦瑞拉隔着铁栅栏站定了一会儿,盯着陆亡看了一会儿,随后向着他丢了一个圆形的水晶,陆亡急忙接住了:“这是什么,食物吗?”

    “不.......”瓦瑞拉再次死死盯着陆亡看了一会儿后,说道:“等一会儿我走后半个小时,这块石头会发光,到时候,看到你身后的凹槽了吗?把石头放进去,墙上会打开一个一次性单向传送门,传送的位置,是你身旁这条小龙出生的位置。”

    “........”陆亡一愣,希芙也跟着愣住了,这什么操作,放自己走?难不成是这只龙娘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只听瓦瑞拉接着道:“别误会,顺便,女皇大人让我向你们传达几句话,这位不知名的勇者,带着希芙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她这一生,唯一最对不起的,就是希芙你了,只可惜她没法陪着你走过接下来的路了,她很高兴,很高兴看到你变强了,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勇者,她与你姐姐都很欣慰,都为你自豪。”

    她顿了顿,看着陆亡,接着面无表情道:“至于勇者,不要多管闲事了,带着希芙离开后,一切都听天由命了,只是我想拜托你替我们照顾好希芙,她身为女皇,族人的利益为上。”

    “最后,对不起。”瓦瑞拉深深对着希芙和陆亡鞠了一躬:“这是我代替女皇向你们的道歉方式,那么,我走了,后会无期吧。”

    “前后语气差别极大,而且让你这个冷冰冰的龙娘来复述,真是一点也不感人,喂,等等。”陆亡叫住了转身的瓦瑞拉:“女皇这种话却不当面说清楚,是有什么隐情吧。”

    “无可奉告,勇者,我也劝你少管闲事,不如留着命照顾龙皇的孩子,还有,别想着打破牢门,就凭你,远远不够。”瓦瑞拉再次向前走去。

    “让我想想,女皇派了你过来说这些,说明,你是她最信任的亲信,可这恰恰说明了,你是她,唯一的亲信了吧.......”陆亡的声音缓缓从身后飘来,瓦瑞拉一愣,随后一言不发地默念咒语离开了这里。

    “看来即使说的不对,也差不多了。”陆亡叹了口气,坐靠在身后的墙壁上,举着手里的宝珠打量了起来:“单向一次性传送门,好东西啊,直接回到那片森林,真是好东西啊。”

    “陆亡大人........我........”

    “嘘.......”陆亡伸出手指堵住了希芙的嘴唇与话语:“这么好的东西,我怎么舍得现在用呢?等我旅行完,那这东西回城岂不美哉?还有啊,有些话,一定要当面问清楚才对,我陆亡,像那种被人说两句就打道回府的人吗?”

    “那陆亡大人,我们该怎么办,母上大人,她果然还是爱我的,但为什么........果然是因为希芙太弱小了,她是龙皇,碍于身份,不愿意也不能当众承认吗?不过没关系,只要知道母上大人和姐姐大人还喜欢我,哪怕是一点点,这就够了,希芙已经很满足了........”希芙捂着胸口,随后对陆亡喃喃道:“陆亡大人,我们还是回去吧,希芙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已经很满意了........您说得对,希芙还有陆亡大人你呢.......”

    “别傻了希芙,你真以为现在你母亲是因为身份才不愿意承认的么?”陆亡索性把莉莉丝搬到一边,让她平躺好后,伸出了3根手指:“现在的情况,我有三个推测,在我说之前,先问你个小问题,希芙,你知道什么地方最安全吗?”

    “?”

    “呵呵,当然是这种固若金汤地监狱中咯,龙皇的命令下的不错,关在这边,可真是最好不过的了。”陆亡哈哈一笑,随后接着道:“来,就让我这个冒牌勇者,稍微给你分析一波局势,之后你再考虑咱们要不要走。”

    这个任务,有趣起来了啊.......陆亡这样想着,但不知为何,也有一种淡淡的蛋疼感。

    如果没有刚刚瓦瑞拉的突然变故,陆亡哪还有那么多破事,直接等她走后,逃出监狱开溜就好,但现在,一下子一个地狱级副本地图,变成了一个连环大型复杂任务,身为陆亡,他明知道自己蹚浑水肯定会很糟糕,但问题是,事件关系到丈母娘,额我是指希芙的母亲,那就是和希芙有关了,也就是说,为了让希芙不留下遗憾,陆亡决定。

    这闲事,我管定了!恩,像不像勇者的发言?——陆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