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19章 我为自己背锅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女皇大人也收获自己的爱情了啊,可喜可贺。”“是啊,这下两件盛事可以一起举办了,只是丽莎公主和女皇的孩子,该怎么称呼这位勇者大人呢?”“你笨吗?之前这位勇者说了吧,丽莎公主要留给他的朋友来着,也就是说,他其实早就看上咱们的女皇了,连公主都不要了,真是令人感动的,忠贞的爱情~”一位人鱼娘摸了摸眼泪。

    “混蛋啊,才不是啊!喂!谁能给我解释下刚刚发生了啥啊!”陆亡听到后差点没跳起来,什么叫早有预谋了啊:“先说好,我和你们女皇只是第一次见面啊,至于这样.......战斗总是难免会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的吧。”

    “一见钟情么。”“他刚刚说了‘战斗’吧,真是‘激烈’啊~”“对着咱们的女皇做了什么呢?哎嘿,只有他自己清楚了吧?把女皇大人都弄成那副模样了,好厉害呀~”魔物娘们纷纷捂着嘴哄笑了开来:“那么,勇者大人以后就是咱们的皇了吧?称呼的话,果然还是勇者大人更顺口点。”

    “大哥,以后要是生出了公主,小弟我立马改口岳父大人啊。”

    “滚,哪能轮得到你啊!”另一位勇者争道。

    “大哥,之前说你是萝莉控,真是错怪你了,我在这里诚恳地道歉,以后看在同为勇者的面子上,多帮衬着小弟点啊。”一位勇者朝着陆亡深深鞠了一躬。

    “请继续误会下去啊谢谢!”陆亡快要泪崩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算是明白了,铃铛神马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要升职了,一跃成为了碧蓝之海的皇耶.......个鬼啊!我只是旅游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还有,刚刚到底发生了啥?

    “莉莉丝?”“不知道的说。”

    “希芙?”“.........”“希芙!”陆亡看见了在那边奄奄一息的希芙,急忙冲上前去晃动着她:“你怎么了希芙!”

    “噗!”希芙喷了陆亡一脸水,随后猛烈咳嗽几声,睁开了眼:“陆亡大人,这里是天堂吗?”

    “刚刚还不清楚,但现在我感觉这边是地狱.......”陆亡感受着周围异样的目光,顿时说出了悲伤的心声。

    “希芙,抱歉了,先躺一会儿,等会儿来救你。”陆亡见希芙没什么大碍,轻轻放下希芙后,一个箭步冲到了卡娜莎面前,对着她就差跪下来了:“女皇大人啊,说点什么啊,你是知道我什么都没做的,证明一下我的清白吧!”

    卡娜莎的目光凝聚了,她重新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陆亡手里的铃铛,又看了看自己浑身上下的衣衫不整,回忆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心中只剩下了羞愤,混蛋,竟然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的吗?身为女皇,她感觉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如此大的,从魔物娘层次上收到的侮辱,随后她挂上了一副陆亡熟悉的笑容,开口道:“陆亡勇者哟,吾对你的技巧很满意,呐,之后就当我的夫君,跟我一同共享这片蔚蓝平静的海洋,和这座繁华的城市吧,孩子的话,最好是一男一女。”

    说着,她还捂住了肚子,柔声道:“会不会2次就怀上呢?”

    除非神明显灵从天上丢个孩子到你肚子里啊喂!还有2次这个数字是哪里来的啊!那么短的时间里,请尊重我身为男性的时间问题啊,啊呸不对,你这是是哪里捏造的故事啊!陆亡石化了,随后风化了,等等,我是清白的,女皇不愧是女皇,轻轻松松,奥斯卡到手,还把一个牧师的节操,丢进了无底深渊。

    “女皇大人,你........”“夫君大人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不过瘾呢?就在这里?”卡娜莎看向了陆亡,陆亡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深深的恶意和报复成功后的快意,喂,你是女皇吧,为什么会有小孩子一般输不起的小脾气啊!把自己赔进来就为了报复我一个小小的牧师,太坑了吧!

    但问题是,自己接话了,就意味着承认了身份,不接话,又没法反驳她的话,我去,言语艺术果然还是要靠脸皮厚度支撑起来的啊。

    “女皇大人,你再这样,我分分钟以死明志。”陆亡一脸决绝。

    “夫君大人,为什么要这样,难不成是我还不够满足您吗?没关系的,我的属下您也可以一起的.......请不要离开我啊~”卡娜莎摸了摸眼角沁出的泪水,说哭就哭,演技满分。

    “是啊勇者大人!”下面的魔物娘顿时对女皇大人好感度+100,共享勇者神马的,赛高啊!

    陆亡一口老血。

    “霍呀~陆亡的灵魂飞走了的说~”莉莉丝看着天空道。

    ————

    “总之,吾身为女皇,这点气概还是有的,愿赌服输,吾答应你们的婚事了,好了丽莎,别总是待在房间里冷抗议了。出来见你的小情人吧,真是的。”在一座豪华的水下宫殿内,卡娜莎端坐在正殿中央的皇座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拥抱在一起,泣不成声的丽莎和林诗音。

    喵的,现在说的好听,刚刚诬陷我清白时,你怎么没能拿出您那一丢丢的气概啊!陆亡在心里不平道。

    “至于陆亡勇者么.......”卡娜莎看着在那边满腹牢骚,听到她叫他后由于紧张而身体绷住的陆亡,忍不住轻笑出声来。

    “女皇大人,反正我已经跳黄河洗不清了,既然这样,您是否已经感到心里舒服点了呢?放我走吧,算我输了好不好。”陆亡以orz姿势倒地。

    当时在广场上,陆亡索性破罐子破摔,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于是霸气地喊了一句:“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区区女皇的温柔乡,并不能拦住我这风暴一般的脚步啊,女皇哟,或许有一天我累了,再回到您的港湾里来也不迟啊,只是不知,你愿不愿意等我了。”

    以及卡娜莎似乎是报复完毕,不想再整陆亡了,所以含情脉脉地说了一句:“陆亡,放心吧,我会在这里一直等着你的,如果哪天你累了,就回到这里,我永远欢迎你成为这片海域的主人。”后,风波姑且就平息了,只是明面上陆亡成了待定,啊不,钦定的卡娜莎的夫君而已,不过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反正就目前而言,陆亡大可拍拍屁股走人了,果然还是希芙的事情要紧,等以后.......我一定绕路走啊!

    “算我赢?”卡娜莎皱起了眉头,似乎有点不满。

    看看你这气量啊!陆亡心里再次吐槽一句后,嘴上却是急忙改口道:“啊不不不,的确是我用不光明正大(开了黑色结界遮挡视野)的手段赢了,因此,女皇大人其实是你赢了才对,我才是输的一方。”

    卡娜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嗯,但是对于陆亡强那啥了女皇的事情,现在大家现在坚定不移的选择了相信,只是陆亡身为一名勇者,能够在魔物娘面前,还是高位魔物娘面前做出提起裤子就跑的举动,着实让他成为了不少勇者和魔物娘的偶像,甚至有些魔物娘还特别渴望陆亡给她们也发生一夜那啥的关系,为什么?没看见人家火力强大到让女皇大人都失神了半天吗?

    对于这锅,陆亡也只好背了,反正男人么,肩膀厚实,因此总要背几个锅的,既然莉莉丝和希芙不介意,那这事儿就当过去了好了,泪水往肚子里吞吧。

    这么一想,早知道当时趁着女皇不能动,还不如直接.......

    “那这个定海之铃送给陆亡勇者了,女儿也没意见吧?反正我的海域也用不上,此行去龙岛,陆亡勇者可要小心点啊,毕竟你可是我的.......”卡娜莎轻笑一声,抿着嘴唇,一字一字道:“夫.君.大.人.啊。”

    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上头顶,陆亡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呵呵,好好好,那我就在此多谢了,然后,后会无.......”

    “嗯?”四周的海水突然沸腾起来。

    “啊哈哈,我开玩笑的啦,后会有期,我会常来看你们的。”陆亡心里落着泪。

    “陆亡,真的是万分感谢您的帮助,才让我和丽莎能最后在一起。”林诗音从腰间解下了那根笛子,双手捧着它,低着头恭敬地递给陆亡:“我没有什么足以报答您的恩情,这根笛子,从我懂事起就长伴我身,早已是我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陆亡,我虽然不能亲自帮到你,但至少,请让它随行保佑你。”

    “这怎么好意思,这笛子是你的最珍贵之物吧,失去了它,你不就不是吹笛人了么?”陆亡想婉拒。

    “不,现在我最珍贵之物,是丽莎。”林诗音把笛子塞到了陆亡手里,随后一把搂住了旁边内向的人鱼公主,一波狗粮塞了陆亡一嘴:“笛子总可以再做,但丽莎不可再得,而且陆亡说的对,我不应该再这样日夜笙歌下去了,这根笛子的失去,也算是见证了我立下了志向。”

    他转头朝着卡娜莎跪伏下来,五体投地,诚恳地说道:“岳母大人,我知道您还对我不满意,我无法给您承诺,只是,我恳求您,能否把我培养成一位配得上您女儿的勇者。”

    他直起身子,右手握拳放在心口,一字一句道:“无论付出什么,我都愿意,碧蓝之海的女皇啊,能不能,答应我这卑微的勇者的无礼要求。”

    “母上大人,我也恳求您了。”丽莎也跟着一起跪伏了下来。

    “本事没有,骨气倒是有点,好啊,既然丽莎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稍微玩玩好了,林诗音是吧,如果你能在我的训练中坚持下来,也算是勉强了,女儿啊,我训练时稍微严格一点,你总不反对的吧。”卡娜莎看向了跟着跪倒在地的丽莎,陆亡看见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心里为林诗音默哀了一句:但愿你不会死的吧.......

    “母亲大人,多谢了。”

    “把头抬起来,你可是我未来的接班人,像什么样子。”卡娜莎眉头一皱。

    “是.......”丽莎和林诗音同时起身。

    “我让我女儿起来,谁让你站起来的?”卡娜莎对着林诗音凶道。

    “万分抱歉!”林诗音秒速空中翻滚五体投地。

    “........”陆亡表示同为男人,甚是理解。
小说推荐